书单内容 > 重生异能女强文
小说列表9
傲世毒妃,狠绝天下
鬼王嗜宠,庶女不为后
庶女当宠
庶女当宠 简介:她,是相府最不受宠的庶女,上一世,受尽欺凌,惨死在嫡母之手, 再次睁眼,她回到了自己七岁那年,而后将计就计,她成功带着母亲离开了相府。 遇上他,大概是命运的安排,他救她,医她,并收她为徒,十年的相处,让她慢慢对他暗生情愫。 只,就在此时,父亲竟然亲自上门,求她与母亲回家, 然,回归之后,却是桃花缠身,太尉之子,将军之子,仿佛着了魔般盯上自己, 而嫡姐的陷害,嫡母的阴狠,皇帝的指婚,也令其焦头烂额, 偏偏此时竟还被告知父亲要求自己回家却是另有不可告人之秘! 这一桩桩一件件,皆将她逼得精疲力竭,无路可逃! 面对这混乱的局面,她,究竟应该何去何从? 场景一: “既然决定了下山,那从此以后,你我便不是师徒。”他冰冷的声音狠狠得砸在了她的心头。 “为,为什么!”她不敢相信得看着他,企图在他的眼里,读到一星半点的不舍。 只是,留给她的,便只有他俊挺的背影。 场景二: “你竟,竟然是……!”她双眼瞪大,看着眼前俊逸的男人,惊喜已经不能形容她此时的感觉。 “娘子。”他坐在她的身旁,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抬便手抚向她的肩头,微一用力,便将她的衣裳扯了下了大半,“你现在应该唤为夫,相公。” “你,你……”女子羞红了脸儿,窘迫得直拍他的胸膛,“真没看出来,你竟然是个流氓!” “流氓么?”男子浅笑一声,将她猛得扯过,搂进怀里,俯下头,在她耳边轻声道,“对着自己的娘子,便称不上流氓。” 而后顺势将其推入纱账…… 流氓,等不及了! 玄幻,养成,宠文,重生
众夫争仙
庶女仙途
蚀骨宠婚,情挑终极BOSS
蚀骨宠婚,情挑终极BOSS 简介:遭陷害,玉女天后意外变身傲娇小太妹;为寻找她遗失的记忆和真实死因,她华丽逆袭、勇闯娱乐圈。 一边是倾心守护、帮她步步为营、唯宠她一人的终极大BOSS;一边是曾经自以为深爱却夺她家产、骗她感情、谋她性命的娱乐圈大咖…… 她一朝沦陷、覆水难收。 情深篇: “你……喜欢我。”宫沫儿开口,用的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不,我不是喜欢你。”龙御泽低头,跟她的双眸平行,她能清晰的看到蓝眸中自己精致的容颜,然后……他微微勾起一抹坏坏的笑,贴近她的脸:“我是……爱你。” 虐心篇: “我娶你,沫儿,回到我身边。”龙御泽蓝眸微眯,深情的看着女王般高高站在红毯上的宫沫儿。 “在我眼里,你不过就是一枚被利用的棋子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说爱我?”宫沫儿鄙夷的说完,踩着十公分高的鞋子华丽转身离去。 身后,刺耳的刹车声和唏嘘声,她充耳不闻、径自离开。 粉拳紧握和那掐进肉中的疼痛感,早已被心口的窒息所替代。 终结篇: “我要跟妈咪睡一起。”三岁的小宝宝睁着一双分外明亮的蓝眼眸,转身扑进宫沫儿怀中。 “龙亦轩,你再趁机占我女人的便宜,小心我……”龙御泽挑眉,带着一脸不快。 “妈咪,爹地凶我。”小宝贝万分委屈的蹭着女人光洁柔嫩的胸前。 “轩轩乖,妈咪带你去睡觉。”宫沫儿扬起一抹明朗笑容,抱着龙亦轩往房间走去。 看着小宝宝趴在她肩头吐舌头,龙御泽嘴角微扬……臭小子,想跟你爹斗,你还嫩了点。 于是乎,自以为胜利的小人儿睁开蓝眸,才发现妈咪早已经不知去向。
妖孽邪王,废材小姐太凶猛
花妖涅槃:仙尊难驾驭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 已完结 | 103万
简介:五岁之前的沐子言天真快乐,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孩。 然而,当利刃划伤面庞,面皮被扒,看着庶姐换脸成功,变成了自己,整个世界轰然坍塌。 如果,那刀刃没有剔出她胸中的骨,她不会知道胸口被撕裂的疼痛,亦不知道亲情可以淡漠到绝情。 十五岁时,她徒手挖出自己的心脏,‘重生’而来,只为仇恨而活。 沐子晴,就算是同样扒了你的皮,剔了你的骨,挖了你的心,也仍然填埋不了那刻骨的仇恨!十年囚禁,亲人宠爱,死寂的心,你如何能还? 夺你所爱,助你所恨,灭你前程,一点点,终究都要讨回来。 她的仇恨之路不需要爱情,男人,死远点,别忘了我是没有心脏没有情感的! 什么?身世之谜,死而复生的娘亲,失踪在外的哥哥……这些均与她无关,她只为仇恨而生。 可,那是怎样的世界?无力抗衡?笑话,阻她复仇,便是毁了这世界也在所不惜,还有,这个男人,虽然我不爱,但你们也休想伤他分毫,我的主子,还轮不到你们来伤! 片段一: “做我的女人!”他神情悠然地坐在书案后,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没兴趣!”这的确不是一个让人满意的回答 合上手中的文案,他抬头有些好笑的看着她“我只是在告诉你,我的决定,而并不是在问你是否感兴趣!” 说完便不管那神情有些呆愣的女子,起身往书房门外走去,行至门口,脚步微顿“一个称职的武器不会怀疑她主人,这便是你的第一个任务 第一个任务便是做他的女人?沐子言欲哭无泪,他们才刚刚认识好吗?可她并没有拒绝的权力…… 二: “啊!”她瞪眼,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的意思 “这是你的第二个任务!”涩哑地丢下这么一句话,他有些狼狈的逃窜,在这场他自导自演的游戏里,终是他自己先一步丢了心,而她却是真正的无心无情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沐子言更是惊讶,他是怎么了? 第二个任务,不勾搭男人?这是什么奇葩任务啊!她遇到了什么奇葩主子啊!可是,纵然再奇葩,她得接……

关闭

免费言情 文随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