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断 第九章:迟到的铃声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38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听到了庄重的钟声,看到了天国的阶梯,眼前那些长着白色羽翼的天使们,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向我伸出了手。

“同学!同学!你没事吧!”

这个叫声让我缓缓地睁开了双眼,接着我看到一个女孩正十分急切地抱着实心球。

“同学,你流血了,你没事吧!”

她抱着实心球喊着,球上沾满了我的血迹。

等会,让我分析一下现在的状况,难道,我的灵魂和实心球互换了吗?

“同学!你不要失去意识啊!不要死啊!你还很年轻,还有大好的青春,你还是处男啊!”

虽然很感动,但是她好像全部是对实心球说的。

“既然如此,那就人工呼吸吧。”

你要亲吻实心球么?

“我的嘴唇贴上了他的肌肤,我能感受到他温热的血液。已经结束了,他的身体已经逐渐僵硬,失去活力,再没有进的气。”

别自己给自己大特写啊!没有进的气你可以自己用舌头捅出一个再吹啊!

“啊。抱歉,同学你没事吧,我们社长她有些近视。”

一个穿着运动衫的女生跑了过来,将我从地上搀扶了起来。

“那她为什么不戴眼睛啊?”

“好像是因为没钱。我先带你去医务室吧。”

“谢谢。”

太棒了……我居然和除了我妹妹以外的女孩子接触了!好激动!这经历我可以吹十年!

+++++++

一阵简单的包扎后,我从医务室里走了出来,还好被击中的部位不是要害,只是起了个疙瘩。

“不好意思,我是运动部的,刚刚不小心砸到了你,真是对不起,嘿!”

刚刚那个亲吻实心球的女性出现在了我面前,她有一头称不上很长的黑发,和刚才不同,她戴上了眼镜,不过,很明显是借用的。

她的穿着都很朴素,应该是凭成绩进的高中。

不仅是运动健儿,还是学霸么。

“嗯。小事而已。”

我随便回了她一句就回头走。

“等……等一下。”

“啊?”

“有没有什么办法补偿一下你……?”

她推了一下眼镜,似乎很在意这件事。

“不用。”我婉拒道。虽然一点也不委婉。

其实我原本是想让她请我喝一瓶饮料,酸奶什么的最赞了。不过她的家境既然不怎么好,我也不想厚着脸皮去要求补偿。

“也是,你看起来不怎么喜欢和别人相处呢。我叫华言,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帮忙哦,小学弟。”

她锤了一下胸口,震得一阵荡漾。

我立刻收回了视线,摆了摆手,转身离去。

“难道小华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头发又乱,眼神又颓废,看起来像肾虚似的,走路还那么不自信,一点没有男人的样子。”

那个把我搀扶起来的女人出现在了华言身旁,一脸十分讨厌的神情,拍打着自己身上的运动衫,好像和我接触会留下什么致命病菌一样。

“不是哦,我只是因为发现了同类而感到高兴而已。”

华言的眼神开始阴沉,望着我的背影,如此低语道。

++++++++

我摸了摸受伤的部位,疼得我发出了“嘶!”的声音。

人还真是奇怪,明知道伤口疼痛却还是伸手触摸。

我回到了教室,里面的学生基本都到齐了,没有几个察觉到我的到来。

“早上好啊,诚君。”周闭辉像是安装了雷达一样,瞬间发现了我的到来,让存在感一向很低的我甚是感动。

“嗯,早啊。”虽然不能像他一样面带微笑,我还是点了点头,和他打了招呼。

“这个是昨天您的衣服,我帮您洗过了。”

周闭辉拿出了一个袋子,里面就装着我的外套,折叠得十分整齐。

他斜视着我,两只手不停的搓揉在一起,一副等待夸奖的神情。

“呃……谢谢。”

“应该的!”

这个人有毒啊!野兽以眼杀人一点不错啊!我都要起鸡皮疙瘩而死了!

“哼,暗夜偷窥者陈默研,就由我大侦探浅星雨前来讨伐。”

浅星羽看到周闭辉和我,立刻凑了过来。

你是侦探还是军人啊?话说不要把一些奇怪的称呼加在我身上啊。

他还是和往常一样戴着猎鹿帽,穿着黑风衣,不过这次多了个烟斗,是用木头雕刻的,刻得很难看,更像是畸形的勺子。

“星羽君,怎么可以对诚君那么失礼。”

“哼,和恶势力同盟的家伙,不要着急,很快就轮到你了。”

真吵,有点想念安静的家了。

我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晓凌坐在了我旁边。

和美少女成为同桌不应该是一个令人高兴的事情么,我完全高兴不起来呢。

“你差不多也该察觉到了吧。”晓凌开口道。

“嗯?”

她见我没有理解,又道:

“不觉得奇怪么?”

“奇怪什么?”

“你看看这个教室吧。”晓凌说。

我照做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事情。新生们在与其他新生交流,试着磨合,找到共同话题,建立所谓的友谊。

除了浅星羽和周闭辉那两个傻缺以外,我实在找不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我刚想开口询问,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的抬起手表一看。

“按理说,铃声应该响了啊,可是现在已经上课两分钟了。”

“没错,这就是不同寻常的地方。”晓凌面无表情地看着捧在她手里的书籍。

“难道说,停电了?”我朝窗对面的教学楼看去,那边已经在使用多媒体讲课了。

这时候,上课铃声才响起。

“迟了三分钟。”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手表。

“接下来我会去询问相关人员,或许会有什么有趣的斩获呢。”

晓凌“啪”的一声合上了书,班主任林舒这时才走入教室。

说起来,晓凌这家伙看的基本上都是心理学类型的书籍。果然很符合她的性格吗?

“从现在开始,各位就不再是初中生了,但你们要知道,这是现实,人不能像游戏那样升级,要经历挫折,享受磨难,在这个大好的年华挥霍青春。不过,老师可不会提醒你们珍惜时间,我可是很狡猾的哦。”

林舒威风凛凛的站在讲台上,脸上依旧是与我刚见面时的微笑。

“其实我觉得人生和游戏差不多。”晓凌小声嘀咕。

我并没有认真听着,而是把目光移到了窗外。

无可否认,我们人类是这颗星球上最强的存在,至少目前是。

这个我很小的时候就意识到了。

记得我曾问过母亲这样一个问题:

“妈妈,昆虫会吃掉很多植物吧。”

年幼的我蹲在一个盆栽前,看着绿色叶子上颜色鲜艳的七星瓢虫。

“是呢。”

“青蛙会吃掉昆虫吧。”

“嗯。”

我缓缓地转过头,问:

“有什么东西能够像青蛙吃掉昆虫一样,把我们吃掉吗?我们有天敌吗?”

“没有哦。”

“为什么?”

“因为我们是这颗蓝色星球上的主宰。”

我们,从出生开始就是最强的。

这个想法从那天开始就一直在我的脑中挥之不去。

我看着蔚蓝的天空,伸手想去触摸云端。

“为什么我们会是最强的呢?我们没有大灰熊那样强壮的身躯,没有鲨鱼那样的锋利尖牙,也没有鸟儿自由翱翔的翅膀,为什么我们会成为最强呢?”

我很清楚的记得,那时候老妈是这样回答的:

“因为我们的脑袋里,装着星辰。”

脑中的星辰吗?真会哄小孩呢。

反应过来时,身旁的座位已经空了,我这才意识到,已经下课了。

“诚君,你刚刚在回忆什么呢?”坐在我前面的周闭辉问。

“啊?”

“我懂一点解读微表情啦。”他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关于解读微表情的书籍。

这样的人很麻烦呢,不能在他面前撒谎,否则会被识破的。

“我刚刚在想,技能点的重要性。”

“啊!这样啊。”

我点了点头,开始在崭新的书本上写上姓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