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者们 第五十章:此局赌桌无赢家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4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天晚上我是在医院里独自渡过的,医院独特的恐怖气氛在夜晚来临时开始展现了出来,不愧是距离死亡最近的地方。

虽然晚上总会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但对于我来说根本不成问题,毕竟我想死很久了。

就这么说吧,我并不是因为想要活着而活着,而是因为不敢死去而生存。我之所以能够厚着脸皮说出这样的话是因为我不想撒谎,同时也是因为我能够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本质。

我不清楚有几个人和我拥有一致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原因,但勇于承认的,应该没有几个。

人总是会选择性的欺骗自己,很多时候都是这样。

我摸了摸脸庞周围柔软的枕头,来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裹好被子,翻身入睡。

相对来说喧嚣的校园,沉寂的医院非常的清闲。当我开始在意时间这个家伙时,它缓慢得如蜗牛一般,当我在某一刻注意到时间的存在时,它又如白驹过隙般飞逝了。

一晃眼,一个月过去了,我已经可以稍微的动动身子了。因为住院很贵,所以我回到了家里。

老妈为我找了个适合我的工作,就是在一家餐馆里当服务员。

这个工作到底哪里适合我了?没有人会想要一个整天阴沉沉的厌世者来为自己捧上饭菜吧。

离开了那个烦人的医院后,我就带着未康复的身体开始了工作。

那家餐馆离我家很远,每天早上6点半就得从被窝里爬起来往车站赶去。真是反人类的高强度运动,再这样下去我要折寿啊混蛋。

根据我租房子和购买面粉之类的玩意所造成的花销,我至少要工作整整一年,还好医药费有人赔了,不然我非得过劳死不可。

老板和我预想的一样,是一个不怎么友好的人,不过刀功精湛,每次展现出来都能让我啧啧称奇。

“其实老板他这辈子最想做的就是参军呢。”一个很年轻的大姐曾经这么对我说过。

是呀,看样子能当一个不错的炊事兵。

“可他为什么没参军啊?”我当时确实是这么问了那个大姐。

“梦想总是难以企及,不是吗?”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奇亚梅的弟弟,他所渴望的推理大赛的舞台,所期待的奖杯与喝彩。

梦想这种东西……我有吗?

是的,我没有梦想,没有目标,我的一生都会是迷茫的,像是一个没有心脏的木偶,或是任人摆弄,或是沦为柴火。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这是我一直知道的。

真恶心啊,陈默研。

+++++++++++

雨不停的下着,将中午的灼热空气冲刷得一干二净。奇亚梅将伞收起,挂在屋旁的墙壁上,任凭它滴落雨水。

将雨靴一换,奇亚梅走入了屋内,这个矮小简陋的房子已经有好几处开始漏水,开裂的墙壁上爬满青苔。

她慌慌张张的将晾在阳台的衣服收好后,熬起了一锅药汤。

奇亚梅完成了所有该做的事情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那里挂着一个高高悬起的沙包,但奇亚梅现在并不想胖揍这个沙包一顿,而是坐到了一张椅子上,看着一张有烧毁痕迹的全家福。

奇亚梅的父母很早就离婚了,父亲再婚后,带来了一个新的母亲和一个瘦弱的弟弟。

酗酒好赌的父亲似乎是很难找到幸福的,没过多久就又离婚了。

跑到外地工作后,奇亚梅就扛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尽管那个名叫奇辽的男孩已经时日无多了。

药味很快弥漫在了这个屋子里,奇亚梅将汤盛好,来到了奇辽的房间,却发现里面多了一个镀金似的奖杯。

“姐姐。”奇辽手里握着那个奖杯,激动的说。

“这个奖杯是哪里来的?”

“不知道,是今天早上的时候有人寄给我的,你说是不是老爸寄的?”

奇亚梅找到了那个寄过来的纸箱,上面还有一张纸条,写着这样一句话。

“抱歉啊,这个奖杯的年份有差异,是我这辈子唯一曾得到过的奖品,而且是在游戏大赛上获得的,你弟弟不介意的话就收下吧。”

那个奖杯被人处理过,上面的获奖人字样,已经被抹除了。

而那个寄信者,正债务累累,伤痕累累的在另一个城市里,自责着。

我回到了往日的校园,踏入了那个充斥着阳光的领域。还是和以前一样,我阴郁的样子如太阳上的黑子。

一成不变。此次事件给我到来的只有更抑郁,更压抑的心理伤害,以及物理伤害。

无论对于筱柠来说,还是对于佳虞来说,甚至是对于奇亚梅来说,都是如此。

我像一个自以为是的小丑一样,擅自将责任分担给了她们每一个人。

只要她们三人中,有一个人没有以下原因,那么这次的事件或许就不会演变成现在这样:

如果奇亚梅的作品没有那么优秀。

如果佳虞没有那么嫉妒。

如果筱柠当然认真的检查了绘画部。

枯叶在我脚底嘎吱作响,凋零的树叶在空中飞舞。

原来如此,你是早有预谋的吗?夜兰姗。

“那……那个!”

一个声音叫住了我,让我回头往身后看去。

“诚君。”周闭辉紧张的看着我,让我也不禁有些紧张了起来。

“啊。”我回应道。

“上次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

“嗯。”

“我们以后还能成为朋友吗?”

“不能。”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了他,头也不回的继续自己未了的步伐。

在这条校园里的林间小道上,我如此对周闭辉说道。

“但是,我们可以成为比较熟络的同学。”

周闭辉好似看到了希望一般,跑到了我的身边。

“你们两个真慢啊,路上一直卿卿我我的可不好。”

晓凌的兜帽映入了我的视野,那梦幻般的白发与冷若冰霜的表情让我身边的空气多添了几分寒意。

我苦苦一笑,看着自己身后走过的路,落叶如毯,铺在地上。

秋天,要到了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