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者们 第四十八章:我的意念,可以穿破苍穹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6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想必但凡是有点经历的人都生过气,或是盛怒或是暴怒,那是想毁灭一切的原始欲望,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体会过。而被怒火牵着鼻子走过的人,也一定在怒火焚烧之后感受过那种空虚感,与寂寥。

这种感觉我拥有的最清晰的时候,是在被人所背叛的时候。自己的真意被那名伪物玩弄于股掌之间,自己的情感到头来如同跳梁小丑,自己曾对他付出的一切都毁于一旦。

所以自己才会狠狠的瞪着他,因此握紧双拳,为此咬紧牙关。

从那以后我开始坚信,人的情感,充满了伪物。

“咔嚓”的一声,门被打开了,进来的分别是带着担忧神色的筱柠,女流氓般的奇亚梅,还有一个我不认识的清秀女生。

看来担忧着自己好友(或自己)被揭穿真相的情感在这时候派上用场了呢。

奇亚梅刚进来就露出了惊奇的神色,然后走到我的病床旁边,用手指戳了戳我的伤口。

“好厉害,我刚说姜梓那帮人怎么会一夜之间消声灭迹了,原来是这样啊。”

喂,这样很痛耶,不过转念一想,我这不是和妹子发生肢体接触了吗?呀!好害羞!

“喂,你就是那个叫陈什么的?”那名陌生的女生抱着胳膊,傲慢的语气像出鞘的利剑一样刺入我的耳膜。

好麻烦,这种女生最讨厌了。

“你怎么和我哥哥说话呢?”陈曦怒视着那名女生,那名女生也毫不畏惧的与其对视着。

“不愧是俩兄妹呢,低劣的气质都一模一样,果然是亲生的。”

“哈?居然把我和我哥相提并论,简直就是世间最大的侮辱,居然能把这么粗鄙的语言从嘴里吐出,想必你本人的口腔也一样充满了恶臭。”

所以你们俩是在变向骂我吗?团队合作能力爆表啊混蛋。

“佳虞,别人还病着呢……”

筱柠打断了陌生女和我妹妹陈曦之间的舌战,并扶了扶她的眼镜框。名叫佳虞的女子“哼”了一声,把头别到另一侧。

佳虞这样的女生确实很漂亮,至少属于班花的水平,如果不是她身上的香水味老远都能闻到,估计我还会多给几分。

我一闻到香水味就头晕想吐,小时候由于长得可爱,曾被一些姐姐抱过不少,导致我有一次差点连肠子都给吐出来,成功的伤了一位小姐姐的自尊。

真是悲惨的往事,我可不想把刚刚吃的香蕉给吐出来。

奇亚梅看着佳虞的眼神似乎也非常不爽,可佳虞却一点都没有害怕,我已经看得出筱柠为什么担心她挨打的原因了。

我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让她们把注意力转移了过来。

那啥,病房里就我一个男生,实在容易让我联想到不好的东西。还是说是我的思想太龌龊了?哦!天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

“奇亚梅,你和筱柠之间的赌约,已经完成了。”

我将乱七八糟的思绪踢出脑门,开口道。

此话一出,整个病房都安静了下来,每个人无一在面面相窥,疑惑的氛围充斥着此地。

“开什么玩笑……推理大赛今天才刚开始。”

“我不是指那个,我是说,你需要的十个维纳斯雕像,已经完成了。”

“你居然钻了我的语言漏洞?”奇亚梅惊道。

没错。不需要参加推理大赛也能够获胜的方法就是这个。

我之所以要借走临摹的画,就是要交给秦仁,让他对比画作,使用3D打印机造出十个一模一样的雕像。

临摹的画因为角度问题,每个画作都有不一样的地方,可以多取走几个,方便建模。

然后,我贷款租了一栋房子,写了挑战信送给姜梓,然后悄无声息的剪断他们无人看管的摩托车的刹车线。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在安置于天花板上的自动灭火器上动了手脚。它喷出来的不是水,而是面粉。

谁会想到面粉能成为杀人利器呢?

只要我用打火机故意点起一把火,自动灭火器就会喷下大量的面粉,这时我会引爆烧水壶,放置在烧水壶旁边的报纸里掺杂着钠,钠遇水发生剧烈反应,引燃空气中的粉尘。

当空气中的易燃物质达到一定浓度,燃烧时便会产生连锁反应。

也就是,尘爆。

因为不想再杀人,所以那个方法只有到进入绝境的时候才会使用。

结果我并没有死,只是残废而已,真是可喜可贺。

奇亚梅好像在后悔当初说出了那样的话,如果她说重新做出一百个维纳斯,或许我们就做不到了。

也不知道3D打印机能不能做出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如果可以,还原度一定很高,搞不好还能量产。

到时候就要因为版权问题和空知老师发生纠纷了,想想真是可怕。

“啊……混蛋,怎么可以这样。”奇亚梅纠结的挠着头,心情一定十分复杂。

我又咳了几声,但奇亚梅的状态过于混乱并没有理会我。

“接下来就是维纳斯石像破裂的真相了。”我装模作样地说,希望能让气氛稍微变得严肃一点。

一般在严肃的场合里,要是有人笑出声,那么严肃的场合就会变成尴尬的场合。

我扫视周围的人们,看到所有人都严阵以待,我也放心了一点。

“关于那个疑点,你们有什么看法?”

“我认为筱柠虽然也有嫌疑,但应该不是她,这样做对她没有任何好处。”奇亚梅坚定的说。

“相比之下,佳虞当时不仅正好被我们发现困在绘画部里,还具有作案动机。”

“哦?那是什么样的作案动机呢?”我虽然浑身不能动弹,但还是用意念摸了摸我的下巴。不愧是我。

“学校里的手工比赛,她的作品永远只得第二。”奇亚梅说着,自信的挺起了胸脯。

而一旁的佳虞,听到了这对她来说十分刺耳的言论后,嘁了一声,没再说什么。看来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我继续用意念摸着下巴,开始分析案情。

被莫名困在绘画部中直至被人发现的佳虞。

被筱柠领走的,掉落在地上的二十块钱。

我不禁用意念幻想出了一副黑框眼镜,并用意念推了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