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者们 第四十二章:那天的周闭辉喊出了我的全名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8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个鸡冠头的壮汉递给了我一瓶冰镇橙汁,一脸爽朗的笑容,好像在对我说:“老大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这种心有灵犀的相视我什么时候也学会了?

不可能,我绝不可能学会看别人脸色,一定是这个鸡冠头的表情太露骨了,想要表述的文字都印在了他的脸上。对,一定是这样没错。

“怎么了伙计,你不喝吗?还是说你比较习惯啤酒?”鸡冠头问我说。

(鬼才敢喝这么可疑的饮料啊!你要是在里面放了摇头丸怎么办?)

世界灰暗了下来,城市里灯火通明,街道上喧闹不减。晚风带走了暮色时所留下的酷热,卷来了几许苍凉。

虽然我是看着鸡冠头亲自动手买的饮料,但还是放心不下。

首先我是检查了瓶身,周围结霜的厚度和饮料机内的并不一致,因为鸡冠头握着瓶子的时候用体温融化了不少冰霜。然后检查瓶盖,并没有启封的迹象,然后是检查气味,重量,生产日期,然后和其他橙汁进行比对。

顺便寻找一下,有没有注射针孔,或者量子传输的迹象。

算了,我还是一会拿回家检测水质好了

鸡冠头说他叫李黎,他以前是周闭辉的小弟之一,负责跑腿的那种。现在他已经成为了一方霸主,拿着菜刀扶摔倒老人,拿着行车记录仪到处找碰瓷的,可谓是无恶不作。搞得许多熊老人失业,民不聊生,叫苦连天。

“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寒暄以后再说吧。”

我不客气地对李黎他们说,使得李黎眉头一皱。

“辉哥,以后你还会回来吗?”李黎和其他小混混脸色沉重的看着周闭辉。

“当然不会了,你们以后好好走自己的路吧。”周闭辉笑着说,但语调里听得出一丝不舍的情感。

周闭辉朝我这边走来,以李黎为首的小混混们在远处默不作声地观望。喷水池在冉冉升起的月亮下倒映着银光,风儿吹得人的衣物啪啪作响。

“这样真的好吗。”我问道。周闭辉只是笑而不语。

我也没再多问什么,与他一起漫步在夜色下。

是厌倦了吧,他曾经的生活肯定不堪回首。

是逃避了吧,害怕面对现实的家伙大有人在。

猜测占据了我的心头,但我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个“最的可能性”。

“你已经,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对吧。”

这句话没有经过更多的思考便脱口而出,违反了我喜欢心照不宣的原则,也让周围的气氛为之一变。

我们双双停下了脚步,周闭辉的镜片反射着街道的灯光,让我看不清他现在的眼神。

一辆大巴车驰过,卷路旁的尘土。

“呃!”

我的领口突然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将我的身躯几乎提起,衣物也发出了嘶啦的悲鸣。

“陈默研,别把那么高尚的东西强加于人,你很了解我吗?别整天摆着一副看透一切的臭脸,然后狂妄的对别人进行猜测,你这个混蛋。”

拳影在我脸上迅速放大,然后脑袋重重的一震,牙齿与骨骼随之发出碎裂的声音。

“唔!”

我的侧脸遭到一击勾拳,头部因此侧向一旁。

好痛。

“你知道什么?明明我已经可以摆脱那样的生活了,明明我已经努力的成为一个你们眼中的好人了,可我为什么还会遇到像你这样令人火大的家伙!”

挥拳还未停止,我的脸至少被连续打了五下,他才暂时停手。

(压抑已久的心理决堤崩溃了么?)

周闭辉喘着粗气,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开始压制自己的怒火,但还是最后又给我来了一拳头,松开了我的领口,让我像一滩烂泥般瘫倒在地。

我将一颗带血的牙吐了出来,从地上摇摇晃晃艰难地爬了起来。

“我……”

周闭辉刚想开口说些什么,我已经离开了原地,双手插兜,与他背道而驰。

我看着掌中的那颗染红的破裂白牙,将其扔入了一处不可回收垃圾箱里。

(终于破裂了,终于。)

这是因我所崇尚的“最正确”所付出的代价。胃好难受。

陈默研,你原来也会把事情搞砸呀。

抚摸了一下疼痛的脸庞,已经浮肿了起来。我走到一处贩卖饮料的店铺里,买了瓶冰啤酒,冰敷着脸部,做暂时的应急处理。

我和周闭辉之间,并不存在友谊,所以按照理论上来说,我应该会在褪去这虚伪的人际关系时,变得一身轻松才对。

可我为何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情感徘徊在心头。

我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没有抱怨,也没有反思,大脑是一片空白。

大概我被打成傻子了。

电话的铃声响起,那是动漫《虫师》的主题曲,悠远而宁静。

(是陈曦打来的,也对,我这个时候还没回家,作为我的妹妹,她也该打来电话了。)

“喂。”

“笨蛋老哥,怎么还没回家啊?”陈曦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穿来,里面还夹伴着正在播放的电视剧的声音。

“因为社团活动的原因,所以今晚可能要迟点回家了。”我如实告知。

“嗯~?(故意拉得很长)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坏事了?怎么愁眉苦脸的。”

(你是怎么看得到我的?好神奇啊!我的妹妹有超能力耶。)

“和你生活那么多年,你的语气我还是听得懂的,别想敷衍了事哦。”

我不由得干笑了两下,没想到居然被这家伙猜对了。

我把背往长椅上一靠,瞭望着璀璨的星空。

“是呀,遇到了很糟糕的事情。”

“那是什么事情呢?”

“我因为自己的言行失去了一个并不重要的东西。”

“嘛。哥哥的言行确实很欠揍,既自大又自卑,总是给人模棱两可的感觉。”

(这丫头怎么说话呢?)

“可是呀哥哥,如果只是失去一个并不重要的东西,那么你就不会因此而烦恼了哦。”

我的身体僵了一下,嘴唇微张,惊讶得说不上话。

对啊,为什么我没有发觉呢。

我失去了,一个足以令我烦恼的重要的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