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者们 第三十九章:人生巅峰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8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晓凌的电脑似乎设置了定时关机,而且打开需要密码,所以没能在电脑上确认我的猜测。不过最后还是在周闭辉的询问下,那几位学长告知了事实。

周闭辉略懂解读微表情,所以想要欺瞒他还是比较困难的。

从几位学长的口中得知,晓凌被他们带出来后就去请了假,现在已经离开学校了。

令人费解的是,晓凌为什么要以这种方法离开,而且还带走了那只猫尸。

“会不会是,晓凌想要独自一人解决这个事件?”周闭辉走入摆满器材的侦探社内,不是很自信的说道。

“迄今为止晓凌一直都是和我们一起行动,如今却突然单干了,这和她的性格不符。”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这句话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毕竟我们和晓凌认识没多久,根本谈不上熟悉,这样随意的判断晓凌的性格未免太猖狂自大了。

浅星羽微微一笑,露出一副看待凡人的表情。塑料长棍往地上一戳,发出的响声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

“你们难道还没有看出来真相吗?我可是已经窥破玄机了的。”

他那仿佛能够洞察一切的黑色双瞳带着无比自信的神色,让我和周闭辉肃然起敬。没想到这个名叫浅星羽的男人竟还隐藏着如此恐怖的智力,让人不禁浮想联翩,果然平日里那副傻样都是装出来的,那才是传说中的大智若愚。

“因为今天超市的可乐半价啊!”

好吧,这家伙果然还是白痴。

“让我们从晓凌为何用这种方式离开作为推理的出发点吧。首先,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不能让侦探社里的所有人,或者某个人得知,如果是针对一个人的话,那就肯定是我没错了。”我摸着下巴道。

(也就是说,晓凌那家伙察觉到什么了吗?)

晓凌很有可能是在猫尸上得到了什么信息,毕竟猫尸埋在沙池里本身就非常奇怪,很明显是想要让人更容易发现才这么做的。

如果晓凌发现我是个杀人犯的话,那么,我只能想方设法干掉她了。

只可惜我绝不会这么做。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绝不会这么做。

当我明白自己做过那样无法挽回的事情时,就已经失去了在世间继续生存的资格。

我在洗手间洗了把脸,镜中出现了一个小丑的影子。

「你可真是一个无趣的男人,如果换做我,这样的情况才是最有意思的逆境。」

小丑大言不惭地在我眼前的镜中嘟嚷道。

“好久不见啊。”我拧开水龙头,把手放入那股清凉之中。

「如果你叫我肖恩,我会很高兴的。」

“那么肖恩,我身体里除你之外还住了几个人?”

「呀,那可真是一个拥挤的房间。」

(这家伙回答得真含糊。)

我把湿润的双手往玻璃上甩了甩,小丑肖恩露出一副恼怒的表情敲打着玻璃。

好了,既然晓凌不在了,那么扮演好伙伴过家家这种事情也该停止了。

走出卫生间后,我往楼下走去,绕开了那个所谓的侦探社。

「本性暴露了呀。」镜中的肖恩如此讽刺道。

刚回校不久就遇到了两个麻烦的委托,中途社长还玩起了失踪,真是的,饶了我吧。

铃声怪人事件我是出于晓凌的威胁才解决的,而偷拍事件是因为受害者弦雅儿与我同在一个屋檐下。

现在约束我的枷锁已经破碎,我没理由再那么拼了。

我迈着欢快的步子,往楼下走去,心中充满了重获自由的喜悦。

“哟,什么事情那么开心?”

“啊。一直欺压我的兜帽魔头终于走了,真是开心得不得了,等等等等等,等会!你怎么回来了?”

我惊异地看着站在我眼前的晓凌,心中咯噔一下。

(是抓住我以前犯案的证据了吗?真是神速啊。)

随着腹部遭受到一阵冲击,我痛苦不堪的捂着肚子跪在地上。

“你说谁是兜帽魔头呢混蛋?我就离开一小会,没想到你的气焰飞涨不少啊。”

晓凌把她的指关节压得嘎哒直响,恍若地狱之音。

“我是在另一种层次上夸耀你呀,魔王也是一方的主宰呀!很强的呀!不要小看魔王啊!”

我单膝跪地,因为腹部的一拳重击使我难以呼吸。

微微仰头时,竟无意中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绝对领域,莫非,这就是我的人生巅峰?

这一刻,死而无憾,含笑九泉,做鬼也风流等词汇在我脑中飘过,使我心神不定。

在加上正直夏日,接近33℃的灼热滚烫空气包裹着我的身体,以及紫外线的干扰和1945年8月6日广岛市原子弹爆炸时的余震,再合理对地壳运动进行演算……

“这就是你流鼻血的原因么?”晓凌眉头一皱,一脸鄙视的看着我。

(为什么要打断我,我还想追溯到宇宙大爆炸来着。)

“这样的天气,上火很正常吧!”即便鼻孔血流不止,我依然正义凛然的反驳道。

等会,别走,我还可以多跪一会,请务必再让我多看几眼!

裹着黑色过膝袜的腿部透着几分肉色,再往上看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那片领域在阳光下白皙得耀眼。

天啊,不食人间烟火的我居然起了生理反应,名为青春期的洪水猛兽竟如此恐怖,令人兴奋,阿不,颤抖。

这就是露腿的季节啊,美丽的夏天!我多么想为你欢呼为你歌唱。

当然,这个绝景只在我眼中停留了不到两秒,因为下一秒,我的一颗牙就这样脱离了我的身体。

(这家伙,下手好狠……)

我捂着流血的嘴部,露出一副“连我爸都没打过我”的表情。

原本我的姿势还是单膝下跪,拜她所赐,现在已经直接坐到了地上。

“校园暴力,你这是校园欺凌。”我指着晓凌的鼻子道。

“哈?难道你用脑袋撞我的腿就不算暴力吗?”晓凌邪魅一笑,活脱脱像个反派。

话说还有这种打人的借口吗?!

“嘛。算了,你刚才去干什么了,为什么要瞒着我们。”

只见晓凌从背包掏出了一瓶可乐。

(什么鬼?难不成浅星羽推理正确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