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弈者们 第三十六章:一成不变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9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兰姗离开后,晓凌的敌意减少了不少,眼神柔和的看着筱柠。

(真让人烦躁,为什么你盯我的时候就那么凶狠,隐约还有一种生吞活剥的气势,果然是因为上次漂移时,摔到我身上的事吧。)

“筱柠同学,你今天为了来委托我们,特意请假了对吧。”

“嗯,不愧是未来高中侦探社社长,果然明察秋毫。”

筱柠和女孩聊天就没有丝毫怕生,果然是在害怕我吧。真是可恶,又是一个以貌取人的,你不要看我长得颓废,实际上我比你想的还要颓废啊。

“既然你不想参加高中生推理大赛,那为什么不退出呢?被威胁了吗?”

“或许是吧。让我把此事从头说起好了。”

(喂,我又闻到了一股名为情感的恶臭哦。)

筱柠擦了擦她的眼镜,难为的说。连我都能感觉到她语气中透露的无助感。

我做出“请”的姿势,让筱柠坐在了侦探社内的一把椅子上。她应该没有注意到上面的积尘吧。

不,我不是故意让她坐在脏椅子上的,我也是刚注意到。

可我却因此被晓凌瞪了一眼,吓得我毛细血管扩张。

“我的好友前阵子打碎了其他同学做出来的手工作业,那是我们学校著名的女混混,奇亚梅,雕刻的一具小型维纳斯雕像。”

筱柠开始描述故事,晓凌在电脑桌前仔细听着。

(居然还有如此拥有艺术细胞的女混混嘛,真是大开眼界呢。)

“奇亚梅当时很生气,对我的好友大打出手,我上前劝阻,结果被奇亚梅打到了头部轻微出血,奇亚梅也因为这个被处了分。

事后,奇亚梅开始对我怀恨在心,而我则是对于自己的好友打碎她雕像的事情有些过意不去,就去找了奇亚梅,希望能够和解。

奇亚梅说,想要和解此事,要么把推理大赛的奖杯送给她,要么在推理大赛结束之前,帮她再做十个一样的。

可距离推理大赛开赛只剩下三天了,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做得到。

就在我为此事烦恼的时候,曾和我一起上过小学的夜兰姗前辈找到了我。

所以我就来到了这里。”

当话音落下时,侦探社沉默了几秒。

“你很珍惜你和你好友之间的友谊吗?”

“当然!”筱柠毅然决然的说。

“很可惜,你在你好友眼中只是一个替罪羊而已……”

“你给我闭嘴陈默研。”

晓凌严肃的说,话语中充满威严,让我情不自禁的停了下来。

(我明明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人类真是讨厌事实呢。)

我闷闷不乐的低下了头,开始自己对自己禁言,以免晓凌爆出杀手锏。

“好了,筱柠同学,我们要上课了,详细的以后再谈,我会通过社员们的投票来决定绑还是不帮你。”

晓凌拍了拍头上的兜帽,稍微的整理起来。

“嗯,非常谢谢,那我就先离开吧。”

筱柠女厕方向走去,看样子是要换校服后再走出未来高中,校服自然有夜兰姗会帮她准备。

噢,我这完美的推理。不知道筱柠和夜兰姗在厕中会摩擦出怎么样的火花呢?真是淫秽啊!

晓凌看到我满脸傻笑的样子,露出了厌恶的模样。

“沉溺于幻想的家伙。”

“不要小看幻想啊,合理的幻想可能是创造出有趣的故事哟,那可是灵感的泉水哦。”

“那和你满脸的肮脏笑容有什么关系吗?真希望能够有人在你脸上打马赛克,这样他就算是为民除害了。”

就在我们两人争执的时候,林舒老师走了进来。

“刚刚你们这里好像来了一个不得了的家伙啊。”

林舒脸上仍然是她的招牌微笑,行动还是如往日般洒脱。

“是指夜兰姗吗?”

“当然,她可是一个很麻烦的家伙。”

“连老师你都这么觉得啊。”

我倒是觉得夜兰姗也没什么,对我还有一种莫名的好感,莫非她暗恋我?

能够得出这个结论说明我也真是有问题了。

“我和晓凌同学能够根据一个人的言行举止来区分反社会人格,然后与其划开界限,两者难以往来。”

林舒老师走到我面前伸出了纤手,让我愣了一会,然后突然想起雨伞的事情,于是从书包里掏出了那把伞,还给了林舒老师。

“那么,如果你是筱柠,你会怎么做呢?”

林舒老师笑着问道。

我毫不犹豫的把伞递给了林舒老师,对上这名教师的眼神道:

“舍弃无用之物,换来轻快之身。”

林舒老师长叹一口气,然后狠狠的拍向我的头部,让我的脑袋嗡嗡作响。

“所以我才讨厌你这样的人啊,晓凌,一定要管好他哦。”

林舒老师说完,离开了侦探社,看样子只是为了拿伞而来的。

“真是江山易改……”晓凌有些无奈的说。

随便你怎么说吧。

你们只是难以认同这个最正确做法而已,仅仅因为它残酷,所以就排除?别开玩笑了。

世界上没有让任何人都幸福的办法,但至少可以只让其中一个变得不幸。

接下来你该怎么样?引领侦探社的全员寻找其他最完美的做法,寻找让所有人都满足的可能?

味蕾太长时间受到同种味道的刺激会吃腻,然后渐渐的越来越难以满足。

这样只会让一个人变得越来越懦弱无能啊。

“我说……”

“嗯?”

新鲜的气流引入室内,让晓凌的兜帽微微仰起,绚烂的银发若隐若现。

“你口中的「最正确」真的是最正确吗?”

“……”

我没有反驳,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我这是我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

不,不如这么说。

世界上,真的存在着「最正确」吗?

“我只是想让筱柠抛下一下无所谓的包裹而已。”

“可是包裹可不会这么想哦。”

我微微一惊,心中出现的「抛弃」二字越来越巨大,压得我喘不过气。

“是呀,包裹,会怎么想呢?”

我不禁叹息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