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三十二章:你所不知道的故事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5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数十年前。

一个和陈默研所在的地方,相隔千里的城市。

市内有这样一家汽修店,这家店并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鲜有人知。但只要你稍微接近那家汽修店,弥漫在空气中的汽油味总能让人倒退三尺。

何利是一个年轻的小伙,也是这家店的老板。和往常一样,他用千斤顶把车辆稳稳抬起之后,钻入了车底,用那几把被机油染成黑色的工具捣鼓着故障部位。

时而会伸出手来,让一旁的一个看起来10到11岁左右的男孩递来其他工具。

男孩就是他的弟弟,何钱。是一个很爱笑的小男孩。

何利明明是店长,干活却十分卖力,每次都会把洗干净的工作服染黑,就连其他身上的其他地方也逃不开机油的洗礼。

何利与自己的弟弟不同,是一个消极主义,几乎不怎么说话。要什么工具也是通过手势来进行交流。

有时候何钱看不懂,何利就会打开他的金口说上一句:“虎钳。”

虽然何利他那不苟言笑的态度不怎么讨人喜欢,但修理好的车辆却都十分完美。为人也从不小肚鸡肠,大大方方十分豪爽,深受客人的喜爱,也博得了不少回头客。

这家汽修店的名声开始越来越响,渐渐的,何利成了当地一个小有名气的修理工。

那天,大雨倾盆,气氛却和往常不一样。一辆何利一辈子都没见过的豪华车辆在雨中行驶,而且还突然在他家面前熄火了。

何利透过窗户看到了车内美丽的女子,和看起来非常烦恼的司机。

对汽车颇有研究的何利,也对新鲜的车辆非常感兴趣。为此,何利打着一把伞,想过去看看情况。

过去一看才知道,是没油了。这附近又没有加油站,而且还下着大雨,车内的几人已经不知如何是好。

“我,我是那家店的老板,不,不介意的话,我送你们点油吧。”

何利对车上的人说。这对他们而言无异于雪中送炭,求之不得。

何利帮助了那车人后,心里一直想念着女子的身影。

但何利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介平庸之辈,绝对攀不起那种高枝。

过了几天,上次雨中被困的女子来到了何利的店里,给何利送了个金额不小的谢礼。

一个美丽的蓝宝石。

何利哪里见识过这样的珠宝,一下子被那颗货真价实的蓝宝石吓得膛目。

女子名叫颜小小,她称,自己的父亲是一个经常出入柬埔寨的珠宝商,这让何利更加感觉到了异样。她和他几乎是两个世界的人,何利想到这里,婉拒了颜小小的礼物。

何利从未谈过恋爱,但还是借此发出了邀请,没想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颜小小从小就对机械运转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何利正好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十分广泛,共同的爱好一下子就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这让何利不得不感叹那天的那场大雨,真是上天赐予他的宝物。

第一次品尝到恋爱滋味的何利渐渐的放下了对社会与人心的提防,那些深藏许久的语言像永冻土解冻一样表露出来。

就在何利某一天正闲在家里,教导自己的弟弟何钱做作业时,一个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何利收到消息,颜小小与弦硕订婚了。

何利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仿佛所有的东西都离开了他,好像全世界都背叛了他一样。

一天夜里,何利浑浑噩噩的在江边散步,突然看到一个濒死的血人在桥下艰难的爬行着。

何利急忙跑过去一看,这才发现是那位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司机。

司机把真相转告了他。颜小小原来是被逼迫的,但她已经被弦硕绑在椅子上,从楼顶推入了滔滔的江里。

说完,司机的眼神也变得黯淡,那双手无力的垂下。

何利抱着司机的渐渐冷去的身体不知所措,疯狂的跑开了那里,却一个不慎,失足落入了河中。

何利喝了许多夹带沙子的河水,也被冲走了很远,从一个河流断层摔下去的时候,脖子一凉,热腾腾的东西开始冒了出来。

何利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却在最后一刻抓住了一堆浮在水面上的水草,勉强活了下来。

回到岸上后的何利已经大量失血,为了抱住性命,他用附近的草堆烧红了一根木头,然后用赤红的那一端扎入了脖子上的伤口。

何利被巨大的疼痛感所淹没,直接昏迷了过去。

但由于伤口被烤焦,血已经不流逝了。

何利在深夜醒来,回到家后,却发现自己的弟弟何钱已经煤气中毒而死。

何利痛不欲生,他发现现场有一个年长男性的鞋印,何利意识到,之前他和濒死司机的对话恐怕已经被人目击了,所以弦硕才会大费周章的,想要伪造一个煤气事故现场杀死我。

可那个鞋印并不足以作为呈堂证供,因为每天到他店里的人有许多。

何利知道,弦硕绝不会轻易罢休,所以逃到了远方的村落,隐姓埋名起来。

失去了一切的何利终日以泪洗脸,直到有一天,有一个村民告诉何利,他在一个珠宝店里发现了一个和何利描述得一模一样的蓝宝石。传说是在江中打捞到一个女人的尸体上发现的。

何利想去一探究竟,却被弦硕抢占先机。此时的弦硕已经有了其他女人,甚至还挺着个大肚子。

那是何利第一次见到弦硕,是一个披金戴银

那颗蓝宝石被弦硕看中,弦硕便买了两颗,开始定制婚戒。

何利精通机械与焊工,他闲暇时期做出过一把袖剑,现在就藏在他的衣袖内。

看着弦硕和他的新娘其乐融融的样子,何利想起了被推入江中的颜小小与被煤气扼杀的何钱。

一时间起了杀心。

何利戴上了兜帽,手向上一翘,一把闪烁寒芒的利剑弹了出来。

走到弦硕身后,何利朝他后心捅去,弦硕应声而倒,周围的人群一下子惊慌失措,何利趁机收起袖剑,隐入人群之中。

过了段日子,何利听到了弦硕捡回一条命的消息。

何利怒斥着老天的不公,之后他的心情一落千丈,一直颓废在家中。

直到,他想起一把名为法律的利剑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