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三十一章:解开。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391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晓凌帮我赔了钱,于是我便安然无恙的回了家,并且开始查阅手机录制下的视频。

我和晓凌俩人,坐在我家大厅中央的沙发上,只是她坐在我对面,中间隔了一张玻璃桌。

我把手机放在玻璃桌上,打开了录制下来的视频。

可以清楚的看得到,地上的照片是弦雅儿一丝不挂,正在更衣的样子,如果这些照片被公布,其危害可想而知。

我看到那些照片后并没有出现什么多余的情感,冷静得让我自己都感到可怕。

也有可能是我对弦雅儿这种体型的身材并不感兴趣。

这件事我只和晓凌进行了讨论,并没有和侦探社的其他人进行公开。

“真是令人惊叹,偷拍者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晓凌惊讶的看着手机中的画面,看样子,即使是她,一时半会而解不开这个谜底。

我看着自己身下那双脏兮兮的运动鞋,开始有了一点头绪。

“晓凌,能不能帮我分析一下那些照片。”

“只此一次。”

说着,晓凌开始观察手机所拍摄到的照片。我知道那很有难度,毕竟我手机的像素不是很高,我想,即使是晓凌也很难发现什么。

“从布置上来看,应该是一间商城里的更衣室,好像是在和我们联系不久前拍摄的,上面标注有日期,也没有PS痕迹。”

你是人形探测器吗?这样你都能看得出来!

“而且,这个距离,已经算不上偷拍了,根本就是明目张胆。”

(那偷拍者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会隐身?)

“晓凌,这是我觉得可能性比较高的一个猜测。”我看着自己的鞋带说,一旁的晓凌也作出了洗耳恭听的样子。

“首先,让我们回到弦雅儿所处的地方。一个简陋的商城更衣室。”

我拿出一块花生米,一个硬币,还有一个糖果,放在我身前的玻璃桌上。然后用一个瓷碗代替更衣室。

“可以看得到,照片中的弦雅儿遭到了近距离拍摄,而拍摄者所处的位置,你觉得正好是哪里?”

“镜子。”

我把那枚硬币当作镜子,然后把花生米当成偷拍者,再把糖果当成弦雅儿。

现在弦雅儿来到更衣室,然后卸下了包装纸,整个糖果就暴露在了空气中。

“这时候,如果我是偷拍者,我会把更衣室的镜子换成“单反玻璃”,也就是警方审问室里采用的玻璃制材。”

花生米被我剥开,把其中一个花生仁放在硬币后。

“将摄像机调制成录制视频模式。”

而此时的弦雅儿只能看到镜子上倒映的自己,却不知道镜子的另一面,有一个摄像机正在进行拍摄。

“就这样,偷拍完成。”

我把花生米丢入口中,开始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

“可他如何做到更换镜子呢?就算他能用跟踪器知道弦雅儿的行动,可那也毕竟是商城吧。”

“他可以选择在商城人流量比较大的时候,避开摄像头,破坏镜子,然后乔装成更换镜片的工作人员,将更衣室的镜子替换,之后他只需要在弦雅儿来之前,在镜子后放好摄像机就可以了。”

我当我说完时,我意识到,猜测终究只是猜测,不把偷拍者找出,此次事件还会更加恶化。

“接下来是犯人的特征。”

我呼出一口气,把手机关闭。

“他有一个可以接近弦雅儿家人,而且和他关系不错的好友,是愿意为对方挺而走险的那种。”

“这样盒子的事情,也就说得通了。”

“我看到偷拍者和西装男会面的时候,偷拍者手腕上有勒压痕迹,应该是长时间佩戴手套所留下的。”

我回想起当初在咖啡馆时与偷拍者的遭遇。不会记错,他平常的工作应该需要佩戴手套。

“什么样的工作可以使用他人的车辆,并且需要佩戴手套呢?”

我摸着自己光洁的下巴,像是在问自己一样喃喃细语。

“是一个开汽修店的汽车维修员。当汽车维修员修理完毕一个车辆之后,会对这个车辆进行试驾,如果是一般的汽修厂会有指定的试驾路线,所以偷拍者应该是开汽修店的,还很有可能是一店之长。”

“嗯?你好像很清楚。”

(不,我完全是根据制造轮椅时的琐碎记忆得到的知识,所以和瞎蒙没什么两样。)

“接着就是,他的脖子有伤,这个应该非常明显。”

我说着,情不自禁的也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晓凌坐在我的对面,看着桌上我制作出来的模型。

(那啥,我也知道很幼稚,只是我以为这样更加简单易懂啦。)

“很厉害。你的推理,比起演绎,更像是犯罪。”

“什么意思?”

“没什么。那么,你认为我们该怎么抓到偷拍者呢?”

我突然想起,刚刚我是刷碗刷到一半就被晓凌赎了回来,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欠她的。

“只要联系之前那几个车牌号的主人,从他们口里询问出来就可以了。”我回答道。

“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吧,说不定可以以侵犯隐私权和肖像权敲他一笔精神损失费。”

晓凌显然已经为弦雅儿打好算盘,毕竟被人用那么无解的方式偷拍,即便是旁观者也容易愤怒。

我看到晓凌为其他事情忙碌的身影,不禁为自己捏了把汗。

这样一个正义感强到想要自称正义伙伴的女生面前,就坐在一个大大咧咧的杀人犯,真是戏剧性的一幕。

如果那个小丑说的是真的的话,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渐渐的偏离航道了。

这艘小船能够坚持到何时呢?让我也有些期待了起来。

如果我现在去找心理医生,我说不定会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暴露自己是一个杀人犯的事实。

真是麻烦,看来「丢失的档案」确实是毁灭我自身的契机。

而那个小丑口中的,我身体里的其他人,还会有谁的存在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