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三十章:杀意。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34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记忆开始崩塌,像是悬浮在空中的城堡轰然倒塌一般,朝地面坠去。

我的脑中一片漆黑,头部阵阵作痛,睁眼看向前方的夜兰姗,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我脑海中的小丑。

四周已经空无一人,原本现实中的咖啡馆荡然无存,只剩下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两个一模一样的男人,只是其中一个是小丑打扮。

我清楚的明白,这个小丑只是我自己捏造出来的形象,从未想过这会证实我自己是个多重人格。

“你很想问「你是谁?」对吧?”

小丑张口说话道,夸张的唇膏划出一个极其畸形的笑容,让我不寒而栗。毕竟他长得像我,几乎是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这样对自己的脸瞎搞,就和我在对自己的脸瞎搞没什么两样。

小丑不断用指尖轻击桌面,好像是在弹奏什么微妙的音乐,这个动作也让他身前的咖啡由于震动产生波纹。

(是摩斯密码……)

把他敲的暗码翻译过来,就是S和Y两个字母。如果他不是指某种损害身体的行为,那么就是在暗指我的杀意了。

“你会在我最盛怒时期主宰我的身体么?”我说出了我的一个推测。

小丑点了点头,示意我说得没错,然后又道:

“准确的说,是针对某一个,或者某一些所产生的杀意。”

所以,现在在我眼前的这名小丑,代表我的杀意,或者说,我的愤怒。

“我的身体里,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吗?”

此话一出,小丑做出惊恐状,把手指塞进嘴里,环顾着四周,然后对着我皱着眉头点头,随后又像个疯子一样咧嘴笑了起来。

这夸张且丰富的表情竟给我一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觉,让我不禁背后发毛。

“如何?要不要把身体交给我?我会帮助你干掉他们。”

小丑把背往椅子上一靠,用滑稽的语气说道。

“冲动作案是很容易被抓到的。”我喃喃道。

(现在我像是对着一面镜子自言自语,只是镜子里的我是个疯子般的小丑。)

“拜托,我有哪次杀人是冲动作案?噢!我忘记你有记忆封锁症了。”

小丑一面摆着他那丰富的表情,一面大夸其词。

我震惊不已,恐惧像是滴入清水中的墨液般开始扩散开来,让我的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你真的利用我的身体杀过人?”我惶惑的问向小丑,不肯接受这个事实。

小丑也再没有说话,也没有摆出什么奇葩的表情,而是缓缓的伸出一只手,然后在我额前点了一下。

一条记忆迅速的从我脑中浮现。

我所看到的一切都十分模糊,但还是清楚的看到眼前有一个男子被锁在椅子上,而且还在不停挣扎。

“见逸先生,初次见面,我叫SY,这是一部一次性手机,所以可联系的次数不多,会在本轮通讯后自动销毁。

现在您静下心来就可以感受到自己正处于一个移动的密室之中,是的,您现在身处一个集装箱里。

您是否感觉到右臂有些异常了呢?如果感觉到了,那么你很幸运,您将会有活下来的契机。

您千万不要尝试呼救,为了接下来的游戏,我特别没在你的嘴巴上蒙上胶布。

如果这个集装箱内的分贝过高,那么我安装在椅子后的加砂水刀将会被启动。

加持了金刚砂的水刀无坚不摧,它会一路划断您的脖子。

接下来是游戏规则。

我刚才在您身上注射了慢性毒药,解药我注射在了你的右臂上,原理和蛇毒的扩散性一样,解药正在你的右臂的血液中扩散开来。

可解开慢性毒药必须口服解药,否则就会失效。

如果在二十分钟之内,你没有解开毒药,那么,安装在你四肢后的水刀将会照常启动。

你是否愿意将右臂吞入胃中来拯救自己?

祝你好运,见逸先生。”

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全身已经被冷汗浸没,眼前的小丑将一个报纸递了过来。

「奇案!警方在死者胃中发现死者自己的残肢。」

“这……是我做的?”我颤抖的接过报纸,不可置信的说。

“对,这是你做的。”小丑一边点着头一边说。

“不,这不是我做的,是你,是你做的。”我怒视着小丑,小丑只是耸耸肩。

如果他是杀意的话,那我就将他压制下来。

我沉住气,开始放空身心,不去思考那些让我生气的东西。

回过神来,夜兰姗依旧坐在我面前,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刚刚你的瞳孔变色了哦。”夜兰姗语出惊人。

“开玩笑的啦。”她为了缓和气氛,又道。

我看向另一旁的西装男与鸭舌帽男,他们才刚刚坐在相互前面。好像时间重新回复旋转一般。

“你刚刚问我,我该怎么办对吧。”

我掏出轮椅的遥控器,随后让轮椅往他们那个方向推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我的轮椅撞翻了他们的桌子。随后我又悄悄的把遥控器藏回了口袋里。

“真是抱歉啊两位叔叔,我这个轮椅好像有点不太听话。”

(接下来我藏在轮椅坐垫里的手机会把地面上的一切录制视频下来。)

“臭小子,你干什么呢?”西装男对我吼道。

而鸭舌帽男匆忙的把散落在地上的照片捡起,随后迅速的转身逃跑。

(啧,还是被逃了吗?)

接下来我只负责赔钱给咖啡馆就可以了。

结果那一撞居然花了我三百大洋,真是恐怖的桌子。

没过一会,晓凌就来到了现场,看到了在厨房刷碗的我。

“你在干什么?”

“抱歉啊,还是被偷拍者逃掉了,不过我这次有了不少收获。我觉得,我已经知道偷拍者是谁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