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二十九章:恶魔。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6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天是周六,我一大早就用电脑在侦探社的群组上分享了那条怪异的线索。随后各式各样的猜测再次如决堤般涌出。

周闭辉起初是认为偷拍者是进行了偷车,但我却觉得没什么可能性。偷车后还在城市里到处晃荡这种事,只有在侠盗猎车手之类的游戏里才见到过。而且如今车辆的防盗措施也很高,用车辆内的两根电线相互接在一起,就可以不用钥匙启动车辆,那也是电影里误导人的。

秦仁认为偷拍者是借用了他人的车辆,这个猜测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而晓凌一直没有说话。

我摸了摸下巴,拿起了身旁的拐杖,离开了电脑,慢慢的往楼下走去。

在楼梯上缓缓移动着,我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七点三十分。

我的天啊,平日里你要我在周末这么早起,你还不如一剑杀了我。

不知道是不是因此,我的黑眼圈变得更加沉重了。真是万恶的早睡早起。

陈曦和弦雅儿昨晚似乎很晚才睡,现在还没有起床。于是我决定先把早餐给做了。

为了能让弦雅儿吃得消,我特地煮了一锅绿豆粥,并在煮好后放入冰箱降温。

哼,等着吧,由你哥哥所烹饪而成的<夏日冰爽早餐2.1>可不是开玩笑的。

我的料理将会给你们的舌尖带来出乎意料的美味口感!

结果那两个家伙居然十分平常的吃掉了,混蛋,至少夸我一句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没吃,我早上居然把自己做的冰镇绿豆粥吃了将近三分之一。

冰镇过后的绿豆粥有独特的口感,与其说它是粥,不如说它是饮料。冰爽的液体滑入胃中,在口腔里留下一阵余味。

如果不是我做的,那就完美了。

我的腿部疼痛感已经减少了许多,相信过段时间就可以完全康复了。难道是我对骨折产生了免疫力?真是细思恐极。

我坐上轮椅离开了家,开始在街道上缓缓地行驶。

被改造过的轮椅十分吸睛,不少路人都好奇的张望着我身下的轮椅。

看什么看,没见过轮椅啊?真是一群愚民。

我来到了一家咖啡厅,里面一位身穿纯白连衣裙的女生似乎等了我很久。

我推着轮椅来到咖啡馆门前,一个工作人员特地为我打开了这扇玻璃门。

我推着轮椅进去后,咖啡馆的格局便全部展现在我眼前。

这是一个十分淳朴低调的咖啡馆,顾客非常少,硕大的咖啡馆里只有不到十个客人。

在咖啡馆里侧,还有一个柜台,柜台后有两名服务员。柜台最里面还有一个三层柜,上面摆放着许多装着咖啡豆的玻璃罐。

我朝夜兰姗的方向推去,她一直没有回头看过我。直到我来到她面前,坐在椅子上时,她才微笑着说了一句:

“早上好啊,默研同学。”

“嗯,早。那么,你叫我来是为了什么事?”

我挪了挪身下的椅子,看着眼前的那名美女。

“你们最近调查的,那个幽灵一般的摄影师,进度怎么样了?”

夜兰姗用一个小勺往咖啡里放了颗糖,不断的搅拌着那杯咖啡,让其出现漩涡。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哦,陈默研同学,那个所谓的摄影师,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带着照片来这里,和某个记者见面。”

“也就是说,这个咖啡馆就是他们的交易地点?”

夜兰姗点了点头,把咖啡递到唇边,小喝了一口。

(这个事件,她又赶在我们前头解决了么。)

“为什么要帮我们?”我困惑不解道。

“我没有帮你们,我只是在帮你。”

夜兰姗说出这句话时,一辆车停止了咖啡馆外面,一个戴着鸭舌帽,脖子上有伤疤的男子从驾驶位置开门后,走了下来。

另一边,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好像在咖啡馆内等了鸭舌帽男许久。

我看向鸭舌帽男方才使用的车辆,竟是一辆五菱宏光,而上次和我们追赶的车辆明明是一辆北京现代。

现在这辆车的车牌号是,xx404。

(这家伙,真的能任意使用其他车辆。)

“现在你该怎么办呢?现在他们可是在交易你的妹妹,弦雅儿的不雅照哦。”

我心中一惊,朝他们交易的位置看去。他们两人已经坐在了相互的对面,西装男摩拳擦掌迫不及待的样子让我不安。

如果弦雅儿真的被拍到了不雅照,那么她以后,可能连大街都再也不敢走上去。

现在,那个蝴蝶就在我的眼前!

只要我走到大街上,每逢这个时间段都会经过一辆大巴车。我只需要预测好角度,然后冲到大街上,大巴车就会为了闪避我而撞进咖啡馆里。我只需要在警方赶来之前避开摄像头,从他们俩人的尸体上取走照片,然后再用一个石块砸昏自己,伪造成轻伤受害者……

“嗒!”

夜兰姗敲了一下那个杯子,发出的脆响让我缓过了神来。

“默研同学,眼神很可怕噢。”

“抱,抱歉。”

(为什么我会出现那样的念头?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苏醒了一样。)

刚才,我是真的想干掉那两个人。

我脸色苍白,扶着额头,让头发从我手指的缝隙中伸出。

对,我是要抓住那只蝴蝶,然后淡化它,而不是捏碎它。

我现在清楚的意识到,我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恶魔。

不,任何人的身上都住着一个恶魔。我不能被它支配,否则被毁灭的只能是我自己。

七宗罪中的「暴怒」在我的心中油然而生。

冷静。陈默研,现在,你该如何抓住真相。

我的脑中却计算出了三种能够致那两人于死地的方法。

一个小丑从我的脑中蹦了出来,歪着脑袋对我说:

“恶魔,就应该有恶魔的样子啊。”

我掐住他的脖子把小丑放倒在地上,一面怒吼着我不是恶魔,一面怒斥着,想让他滚出我的脑子。

随着我情绪的喷发,他也笑得越来越大声,越来越难听。

所以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