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二十八章:试图抓住蝴蝶者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74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陈医生说得没错,我根本没必要那么倔强。现在弦雅儿与我和陈曦同在一个屋檐下,帮助她是理所当然的,帮助亲人是理所当然的。

如果连亲人都选择不帮,连最低限度的努力都没有做到,那么七宗罪中的「懒惰」对于我来说可就是实至名归了。

即便我再这样漠视下去,名为「傲慢」的晓凌迟早会对我动手,她的手上拥有能让我名声扫地的丑闻,可以轻而易举的让我一败涂地。

经过这次跟踪与反跟踪事件,偷拍者一定已经意识到,我们已经找出了他的跟踪器。

那么,再利用跟踪器把他引出这个方法就不会奏效了。而他今后的行动也会更加谨慎。

我一边对这件事烦恼,一边把轮椅推回了家。大厅中央的饭桌上已经一片狼藉,而欢闹声也从饭桌上转移到了浴室里。

(我的妹妹居然和其他女孩子共处一室洗澡,作为一名哥哥,真是令我羡慕,阿不,是羞愧。)

我把饭桌给收拾干净后,把碗筷浸进了洗碗池里,开始进行清洗。

碗筷被我搓得“嘎哒嘎哒”的响着,洗洁精所造出的泡沫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我趁这个时间清理了一下头绪,让大脑像我的双手一样运转起来。

我闭上了眼睛。那五张照片开始在我的脑内逐渐浮现。

一个戴着红鼻子,涂着夸张的红唇,脸涂满白粉,腮帮子也被染得通红的小丑,从我的脑中蹦哒了出来。

他僵硬且诡异的肢体动作让人觉得惊悚,但更多的是可笑。

小丑竖起了食指,戴上了一个猎鹿帽,拿出了一个放大镜,对并不存在的观众说道:

“真相只有一个。”

我对这个小丑感到一阵厌恶,挥了挥手,他便烟消云散。

那五张照片围绕着我慢慢的旋转,让我产生一种,是自己在原地打转的错觉。

来,让我看看你那隐藏在摄像机后的真面目吧。

首先,偷拍者可以接近弦雅儿的母亲,甚至可以博取她的信任。

还有一个问题,出在这个盒子上。如果那枚戒指是买的,那么应该装在同款的盒子里才对。可这个盒子既没有商标,也没有什么印在上面的名称,只是一个比较高调的盒子。

既然弦雅儿的父亲曾贪污过,那么这个蓝宝石会不会就是这样来的?

可能性不大,但依旧存在这个悬念。

想象一下,弦雅儿的父亲像追债一样压迫当地的居民时,其中某个人,禁不住压迫,献出了自己宝贵的戒指,祈求能获得一时的安宁,而这枚戒指正好被弦雅儿的母亲看中,由于指环的型号不符,弦雅儿的母亲便叫人更换。

不对,这个推测有点悬啊。

果然只能向弦雅儿本人索取情报,获得线索了吗?

想到这里,我转着轮椅回到了大厅,正好看到弦雅儿和陈曦,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雅儿妹妹,今晚要不要和姐姐一起睡啊?”

“不,不用了。我可以睡沙发。”

(谁允许你们的关系突然之间变得那么暧昧了?好嫉妒,阿不,太可恶了,该死的弦雅儿。)

我轻咳两声,让她们两人注意到了我的到来,然后对陈曦身旁的弦雅儿说:

“弦雅儿,你过来一下,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

弦雅儿与陈曦面面相觑,然后穿着拖鞋走到了我面前。

弦雅儿身上穿的是陈曦的睡衣,虽然陈曦在同龄人中是一个比较瘦小的女生,但弦雅儿穿着陈曦的衣服依旧显得大了许多,两个空荡荡的衣袖前端在小跑途中不停晃荡。小脚好像是刚刚洗澡时,被热水泡得通红,还有几滴剔透的水滴粘在上面。乌黑发亮的头发披在肩后,前额的刘海也梳理得很好,那个有些稚嫩如精致陶瓷般的面容正好奇的看着我。

眼前这名女孩虽年纪尚小,但也有了几分姿色。

可惜的是,美貌并不能瓦解我的抵触心理,我依然无时无刻的提防着弦雅儿。

“你那颗蓝宝石以前是在你母亲戒指上的吗?”

我单刀直入,毫不客气。

“嗯,是呀,好像爸爸也有一个。”

“是什么时候有的?”

“听别人说,在我出生之前,我爸妈就有了。”

这样就可以排除我那个猜测了。真可惜,我还以为可能性很高来着。现在看来,那蓝宝石以前确实是镶在婚戒上的。

接下来,为了缓解气氛,我得和弦雅儿寒暄几句。

“在这里住得习惯吗?”

(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问题。)

“嗯!侦探社的各位,为人都超好!默言哥哥煮的鱼也很好吃,陈曦姐姐也很亲切,就像是真的姐姐一样,只是喜欢在我身上乱摸……在这里不用再弹琴弹到手指起茧,不用学习英语,法语,日语,德语,拉丁语,也不用学习围棋,象棋,国际象棋。不需要在摄像机前装模作样,不需要再强颜欢笑,也不需要再按照别人的剧本来。能够来到这里,真的很开心。”

弦雅儿说着,看样子确实很开心,没有半点虚伪。

这个笑容,是真的,不是赝品。

这次,是真的很羡慕她了。

“呀嘞,学习那么多,一定很辛苦吧,要是我,早就给家教投毒了。”

我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一句。

“那……我以后可以叫你哥哥吗?”

“可以呀。”

我把手放在了弦雅儿的头上,这在我看来,就像一个恶魔在玷污天使。

不过,她的未来,比我想象得更加迷茫呢。

我在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偷拍者找出来。

我不想要弦雅儿折断,不希望她会成为第二个华言,或者第二个我。

推理就是在线索极少的时候诞生的。

所以,这件事,就由我来解决。

弦雅儿像是享受抚摸的猫咪,不知何时,她抬起了头,说道:

“哥哥。其实,我有一个奇怪的线索。”

我惊异的看向弦雅儿,有些疑惑的问道:

“为什么之前没有告诉我?”

弦雅儿有些吞吞吐吐的说:

“因为,这个线索实在是太过于怪异了。而且,我其实也没有完全信任哥哥你。”

我顿了顿,看着眼前那个有些发抖的女孩。

“你说吧,我相信你。”

“真的?”

相信衍生于怀疑。简单来说,没有怀疑就不会有信任。怀疑和信任是两个共生体。

我还是不要把这些歪门邪道传输给弦雅儿的要好。

“嗯,真的。”

呀嘞,这个慌很难撒得面不改色哦。

“其实,我有好几次看到了偷拍者。”弦雅儿说。

“但是,我发现每一次,他都会乘坐不同的车辆,并不是出租车,而是一些非常常见的车辆。”

(在我心中,出租车司机的嫌疑原本很高来着。)

“我见到过他三次,每次他都落荒而逃了,我也没能看清他的样貌。但他脖子上有一个很老的刀疤,那是他的特征。”

弦雅儿开始述说这个离奇的故事,我在一旁洗耳恭听。

“想偷拍我的人有许多,更何况我正处于舆论最大的时期,但我只好奇那个可以不断更换其他车辆的偷拍者,也是上传了那五张照片的人。”

“那三辆车的车牌号你还记得吗?”

“记得。分别是,xx133,xx476,还有xx507。”

当我听到「xx507」这个车牌号时,顿时惊讶不已。

“你确定是同一个人吗?”

“确定。那个伤疤我记得很清楚。”弦雅儿坚毅的说。

我把背往轮椅上一靠,双目紧盯着地面。

「可以骑乘他人交通工具之人」。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老妈,这也在你的预料之内吗?

“你先和陈曦她看电视吧,这条线索我会转告侦探社的人。”

弦雅儿点了点头,就小跑着离开了。

能够多次的,任意使用他人车辆,这可能吗?

在我和弦雅儿交谈的时候,我一直留意着弦雅儿的身体。

不要误会。我是在观察她的肢体语言。

无论是声线,还是视线,都很正常,看样子不像是在骗人。

除非她的演技十分高超。

能够使用他人的交通工具进行拍摄,迷之摄影师这个称呼也是实至名归了。

我看着自己踩在轮椅下的腿部,心中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波动。

人类总会被未知的事物所吸引。而有的人,则是被危险的事物所吸引。

这次的偷拍事件,居然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

那就让游戏开始吧。

嫌疑人是这个城市的所有人。

我来尝试去抓住那只蝴蝶。

我朝二楼的楼梯走去,把轮椅换成了拐杖,上了楼。

来到了久违的被监视地带,可我只想一头栽进床上,就这样睡去。

开学仅一个星期,就已经顶了我平日里,一年的运动量。

说到底,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的。

闭着眼睛傻等也不失为一种风趣,或许我现在就应该那样。

渐渐沉重的眼睛即将闭合,身体也变得软弱无力,如同一滩烂泥。

最后看一眼那个装出侦探模样的小丑。

他不就是我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