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二十七章:蝴蝶煽动翅膀之时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48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段旅途,我的腿部可谓是饱经风霜,好像这条腿有一个吸引攻击的被动技能一样。

在这样下去,我迟早要残废。

晓凌完全没有在意坐一旁沮丧的我,只是一直看着车外。虽然,就算她注意到了我也没有什么用,那样搞得我像是寻求安慰一样。

一路无话可说,围绕在我们耳畔的只有汽车的低鸣声,以及时而在车旁驰过的车辆所刮起的风声。

我不是没想过帮助弦雅儿,而是突然间发现,如果轻而易举的帮助了他人,那么我的自我就会被渐渐的扼杀。

人是群居动物,可我选择了独自一人。人是只有投身于阳光才能获得救赎的生物,我依旧选择了面向黑暗。

我才不会被<阳光>所蛊惑,所以我必须时刻保持着自我。

而且,现在还不能够完全排除弦雅儿撒谎的可能性,得对一切保持警惕,这才是我的作风。

家里突然入住了一个年幼的异性什么的,任谁都会感到心里不舒服。

嗯?貌似只有我会不舒服。

“你就那么多疑吗?像第二个曹操似的,可千万不要哪天像他一样错杀了好人。”

我心中自问道,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

为了缓解这穷极无聊的气氛,我也抬起头,朝窗外看。

晓凌坐在最右侧,她的双眼始终盯着玻璃外那些快速闪过的事物。我也坐于最左侧,漫无目的的看着车外那些高可参天的建筑物。

我和晓凌之间隔着一个无人的空椅,两人皆望着完全相反的方向。

对啊。

这样的处境就已经说明了一切不是么。

一个是带领着团队,见人就帮的烂好人。一个是对一切抱有敌意的家里蹲。

“我说,晓凌社长。”我打破了沉默,时间仿佛重新转动了起来。

“嗯?”她的头没有转过来,依旧望着外面。

“铃声怪人事件也是,这次的偷拍事件也是,为什么你总是喜欢做这种事情?”

我认为晓凌不止是乐于助人那么简单,试探着问道。

晓凌总算是把头稍微转了过来,眼中闪过一丝波动。

“因为他们微不足道啊,因此危险起来才更可怕。”

晓凌说,接着把头扭了过去,让我只能看得到兜帽的背面。

(蝴蝶效应么……)

“我从小就一直在想,为什么警察只能在犯罪后抓到犯人。”

晓凌对着玻璃上倒映自己的脸说。像是讲给我听,也像是自言自语。

原来如此……

我竟有点了解了晓凌的心情。犯人在犯罪之前大部分都会有一些预兆,但那些预兆过于细微,甚至连路人都对其谈笑风生,认为这算不上什么。

如果你某一天发现一个身上有淤青的小孩,你会联想到什么呢?

是校园暴力,还是不小心跌倒的?

关于那个小孩子的事,我依然记忆犹新。我原本有阻止蝴蝶煽动翅膀的机会,但我却一笑而过。

因此。那个小孩化作了灰,被埋在了土里。就像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一样。

死因是家庭暴力。

这个只是在我记忆中的一个例子。

出现在我视线中,那个微不足道的淤青。如果我当时追问他是怎么弄成这样的,或许他现在还健康的活着。

(如果能够抓住蝴蝶煽动翅膀的源头,就有可能在发生大事件之前结束一切。晓凌,她是这么想的吧。)

我默默地琢磨着晓凌言语中的深意,没有再说过什么话。

大约过了几十秒,晓凌突然喊道:

“杰尔克!右转!”

白发苍苍的老司机娴熟的操作着方向盘,往右侧转去。霎那间,我竟后悔没有戴上安全带,身体失去了重心,脑袋差点砸在车窗上。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刚刚那是漂移了吧!不愧是老司机啊!

就在我那么想的时候,晓凌突然朝我这边砸了过来,她居然也没有戴安全带!

接着,我的身体一阵剧痛,脑袋终于顺理成章的砸在了玻璃上。

我感觉脖子上有什么凉凉痒痒的东西,睁开眼睛才知道是晓凌的银发。

(胸部完全感受不到,平得像是地板一样。)

她慢慢的抬起头,强压住了绯红的双颊,对老司机继续发号施令道:

“追上前面那辆车牌号是xx507的车!”

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问道:

“那辆车怎么了?”

“那枚跟踪器我一直带在身上,而那辆车也从一开始就一直鬼鬼祟祟的跟在我们后面。恐怕那辆车上的就是那名摄影师没错了。”

晓凌压的我有点喘不过气,但我又不好意思打扰她的解析,只好一直躺着。

晓凌从我身上离开后,我紧张地看向了前方那辆我们穷追不舍的车辆。

那家伙非常熟悉这附近的地形,车技也丝毫不差于我们的老司机,没过一会,我们就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老司机眼中流露出苦涩味,好像在说「要是我年轻的时候……」这样的俗套话。

这场追逐很快就以失败而告终了。比我追鹤艳用的时间差远了。

“抱歉,小姐。”

“没事,这辆车本身就不是为赛车设计的,会败下阵来很正常。”

晓凌咬着牙,猛的锤向了身旁的窗户,看起来她正在被挫败感所困扰。

“现在的线索根本就抓不到偷拍者。”晓凌不甘道。

我在一旁看着,没再说什么。

+++++++

天色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太阳的落下宣告着一天的结束。

晓凌等人已经都回了家,我也一样。

我现在正站在厨房的煤气灶前,开着哄哄作响的油烟机,呆呆地看着自己煮的一锅酸菜鱼。

原本我和陈曦的晚饭是蛋黄炒蛋白,但因为弦雅儿这个意外来客的到来,陈曦买回一条不大的鱼。

对于下厨一事,我已经轻车熟路,即便是撑着拐杖也可以做得到。

一些做不到的事情就交给陈曦处理掉了。

饭菜做好后,我让陈曦把汤端上了饭桌。弦雅儿比我预想的要爱吃鱼,不过更有可能是饿了几天的缘故。

我看着自己桌前白花花的米饭,提不起什么胃口,所以早早的离席了。只剩下陈曦和弦雅儿两人的欢闹声在饭桌处传来。

(小曦好像很喜欢她呢……)

我坐回了久违的轮椅,开始在室内四处晃荡了起来。

最后闲得无聊的我,推着轮椅,出了房子。临走前还听到了:「不会啦,哥哥他才不会讨厌你,他只是害羞……」这样的话语。

我在空旷的街道上缓缓前进,这几天我家附近安静了许多,反而有点不习惯了。

(蝴蝶么……)

“唷,小陈。”陈医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身上背着个鱼竿,浑身散发着一股鱼腥味。

“您这是……”

“哦,这个啊,我刚刚路过那边那条,哎,就是你家附近那条湖的时候,发现水面是漂着一个鱼竿,我用手电筒一照,发现还挺新的,就捞上来了。”

陈医生说话带着点外地口音,但没人嫌弃,反而有许多人觉得很好笑。

(他这个样子更像是被鱼竿捞啊。)

我暗自吐槽道。

“小陈,我看你和我做了那么多年老顾客了,我把我的一个秘密告诉你好了。”

陈医生装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让我颇感兴趣。

“其实,我当初去德国学习,是因为我妹妹。”

卧槽,你还真有一个妹妹啊!我还一直以为是都市传说而已。

“说实在话,我从你身上看出了我年轻时的影子。”

这样一个满身腥臭,依旧魅力不减的帅哥对一个颓废堕落的学生说出这种话,真的好吗?

“我是指经常因为妹妹被打断腿这方面。”

“啊……”

或许我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可能没什么变化,但我心中对陈医生的看法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呐,就这样,我先回去洗个澡。”

陈医生说完就拎着鱼竿往他家的方向走去。

“陈医生。”

我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

陈医生听到后停顿了一下,转身一脸和蔼的看着我。

“你认为帮助别人需要理由吗?”

陈医生听完后,朝夜空看去,一阵晚风扶过他的碎发。

“帮助别人需要什么理由啊笨蛋。如果硬要找理由的话,就把对方想象成你的亲人好了。”

“亲人?”

“对啊,亲人,妹妹什么的,遭遇挫折的时候,你会毫不犹豫的迎难而上,对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