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二十四章:奇怪的大叔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9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晓凌不可置信的看着被高空跌落的子弹砸碎的第六个气球,双眼写满了震惊,但更多的是「我的可乐布丁不保」所带来的紧张感。

我咽了口唾沫。焦虑不安的看着店长。

打碎五个气球的奖励是一个可乐布丁,而六个气球则是一个小熊玩偶。

但是晓凌根本不缺那玩意啊!如果得不到可乐布丁,天知道她会怎么样。

面对即将到来的未知感到恐惧,所以紧张。在心理学上,紧张和放松是两个非常危险的情感。而专门学习心理学的晓凌,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但她竟在可乐布丁面前丢盔卸甲,可见其突发事件的严重性。

拜托了,店长,请一定要对我们说:

「这样不算。」来解除这次危机啊!

店长露出了奸诈的笑容,然后把小熊布偶递到了我面前。

“干的不错!”

(不要啊!你没有看到我身后有一个杀气腾腾的女孩吗?小熊布偶会被她残忍杀害的!)

我把布偶推向了店长大叔那边。

“这样不算。”我大义凛然的说,眼神中不带有一丝贪婪之情。

大概是这个眼神感动了店长大叔,让他回想起十年前的那个冬天,他饿得濒临死亡,口袋里仅剩一张三十块钱。

是的,一张三十。

他跑到一家包子铺前,买了几个馒头,然后把三十块钱递给了那个人。

大叔拿着馒头转身逃走,却被包子铺老板追了二十里路。

直到被追上的时候,大叔才知道,包子铺老板是来给他找零钱的。

店长大叔沧桑的瞭望远方。那些年他们在夕阳下奔跑,那是他逝去的青春。

再看看眼前这个少年,腐烂的眼神与颓废的身姿上,隐隐约约有着包子铺老板的影子。

一时间,店长大叔触景生情,不禁潸然泪下。

“不行!这个是你凭实力得到的!请你一定要拿走!”

店长将小熊布偶又推向了我这边,我背后的晓凌更加绝望了起来。

(这个店长有毛病啊,突然间哭什么啊?我不要布偶还能给你省钱,你为什么不给我布丁!)

“不行不行,那都是万有引力和牛顿的功劳!我要布丁就可以了!”

我急忙的劝说着店长,希望他能够把布丁还给我。

多么虔诚的孩子啊!和他的外表截然不同,他的内心竟纯洁无暇得如同白纸一般,仿佛空白无一物,好似无欲无求的圣人,令人钦佩。

“店长!你赶紧把布丁给我吧,一会我还得去找人。”

我情急之下,说出了这句话。店长推着布偶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找人?找谁啊?”

“是一个叫鹤艳的,大叔你认识吗?”晓凌往前一站,询问道。

“哦,那孩子啊。在这条街的人几乎都认识,她是出了名的叛逆,前几天好像还被抓进了局子里。”

晓凌和我对视了一下,确认没错,然后开始对店长大叔发起攻势。

“其实,我们是和她在同一个学校的同学,我们听说了鹤艳同学的事情,所以打算来找她。”

晓凌对店长大叔说。

我走到放拐杖的一侧,准备进发鹤艳家。却发现几个小孩拿着我的那两根拐杖跑了,一个朝我扭着屁股,一个吐着舌头,嘴里还说着一些嘲笑的语言。

不过很快,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男子出现在那两个小孩身旁,夺回了我的拐杖。

小孩子立刻哭了起来。

“卧槽。浅星羽这家伙居然也有有用的时候。”

浅星羽高傲的抬着头,用鼻孔看人,走到了我面前。

“膜拜吧,记住帮你夺回双腿的侦探,浅星羽的名号。”

赶来的周闭辉从浅星羽的手中又夺回了我的拐杖。经过千辛万苦,我的拐杖终于回到了我的手上。

虽然上面有熊孩子留下的辣条味。

“诚君,你的腿不用勉强吧?”

“没事。”

(我只是害怕晓凌而已,如果给我可以停歇的机会,我一定第一个停下。)

这时,晓凌走了过来。

“店长大叔说,鹤艳就住在那栋楼里。因为要守着摊位的缘故,所以带不了我们过去了。”

晓凌指向了一处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居民楼。接着便动身往那边走去。

我们穿过了熙熙攘攘的街道,在途中,我的石膏还被人踢到了几脚,疼得我直咬牙。

鹤艳家比我预想的要普通,平凡无奇,就和绝大部分人家一样。

那些名为家的东西,一个挨着一个,孕育着无限可能。

鹤艳住的地方是在七楼。这居民楼没有电梯,只能从楼梯上去。

那是一个十分狭窄的楼梯,中间估计只能站三个人。护栏也生锈了,看上去给人一种十分脆弱的错觉。

楼下有一条栓着铁链的狗,看到我们来的时候不停的狂吠,浅星羽十分害怕的躲在周闭辉身后,生怕那只恶犬挣脱铁链过来咬他。

我虽然也有点害怕,但不至于像浅星羽那样。只是支撑地面的拐杖变得更加发抖了起来。

晓凌一直走在前头,没有露出什么多余的情感,衣兜里塞着的可乐布丁露出一半在空气中。

在楼梯口的时候,周闭辉想搀扶我上去,但是我拒绝了。

我们一路攀爬而上,途中有一个手中拿着两根长条灯泡,穿着深蓝色工作服的的大叔从我们身边路过。

大概爬到四楼的时候,我的肌肉才开始出现不适感,但还是紧跟着晓凌等人。

楼梯上的一些零食塑料袋随处可见,看来这栋楼的熊孩子也有不少。

我不知道晓凌一会打算怎么对付鹤艳,不过绝不会是什么好方法。我就是一个例子。

说实话,如果可以,真不想看到鹤艳那张脸。我相信她也一样,更何况她最近才被我告进了派出所。

肯定变得更加痛恨我了吧。

想到这里,我开始做好应对鹤艳敌意的准备。

不过,我更想找一个借口开脱。这一点晓凌绝对想到了。

如果我说什么:

「我在外面等你们。」

一定会被晓凌拒绝的。

真是烦躁啊,我当初为什么要捡起那颗蓝宝石呢?真是好奇心害死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