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二十二章:大难不死必有后患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33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鹤艳的所在位置由晓凌来负责定位,而其他人都进入了无所事事的状态,包括我也是一样。

目前所知道的就是,鹤艳也在未来高中就读。

我看着自己手中的那枚跟踪器,打算用它引来偷拍者,而这个计划也得到了晓凌的同意。

弦雅儿抱着枕头躺在沙发上,两只水灵灵的眼睛充满了疲惫,眼神一直瞭望着远方,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浅星羽正玩着手游,玩得如火如荼。周闭辉只是一直安静的等待着。

一时间,这个房间内只剩下了浅星羽连绵不绝的嘈杂声,却没人想让他停下来。

我心想,让他喊吧,那声音好似寒冬里的暖被,如果连他都停下了,那么这里将万籁俱寂。

大概过了十分钟,晓凌把鹤艳的住址查了出来,为此她只是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没再多说什么。

让晓凌用我的电脑真的好吗?会不会被她动了什么手脚?

多疑的我察觉到了晓凌的异常,这让我更加确定我的电脑已经危在旦夕,被她安装了定时炸弹什么的,可能性也非常高。大概。

“那个叫鹤艳的就住在右城区,G街22号。”

比我预想的要远许多啊,根本就是两个方向。

“各位是想步行还是坐车?”说完,晓凌的视线落在了骑着轮椅的我身上。

“算了。还是坐车吧。”

(喂,别突然改口啊,我的轮椅已经没燃料了啊,我也没打算骑着那么羞耻的东西出去。)

晓凌用手机发了个信息,很快,上次在学校见到的那辆黑色轿车就来到了我家门前。

我把弦雅儿安顿在家之后,就用两根拐杖支撑着身体,打算上车。

我看着坐满的座位一时语塞,周闭辉打算让座却被晓凌凶了一眼,就缩了回去。

“你打算让我坐车顶上吗?”我闻着因这个车辆的到来而变得轻度污浊的空气,有些生气的看着晓凌。

“不是还有后车厢吗?”晓凌讥笑说。

“我可是病人啊!病人!”

我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满目疮痍的腿部,却被晓凌毫不留情的往上面踢了一脚,疼得我嗷嗷直叫。

很快,又有一辆车开了过来,浅星羽和周闭辉被晓凌“请”去了那边,理由是「不喜欢拥挤的感觉」。

而我也顺理成章的……

被个彪悍的保镖塞进了后车厢里。

“喂!既然已经有两辆车了!为什么我还是得进后车厢啊!”

我的双手被一条腰带紧捆在一起,另一条腿被铁链锁着,动弹不得。

“啊……开车吧。”晓凌好像没听到我的呼喊似的,指示那位司机启动了车辆。

我像是一个木桶,被汽车前进时的惯性滚到了另一边,时而一个转弯,我又得滚到另一边。

晓凌像是观察某种动物一样,趴在椅背上看着我。

(混蛋……)

我用嘴巴咬开了锁住我手腕的腰带开关,随后将两手抽了出来。

“哈!”

就在我敬佩自己无人能敌的强大时,一个急刹车让我的脑袋撞在了后车厢的门上。

“嗷唔!”

我捂住自己针扎般疼痛的头部,原本被实心球砸过的地方又肿了起来。

晓凌把椅背往下一压,由于这辆车的并不是很特殊结构,椅背就这样无情的横在了我的腿上。

这是我距离晓凌第二近的时候。

我们之间就隔了一块椅背加石膏。

这样的说法只会让不知情的人笑出声来吧。

“那么,接下来再把你的上半身也给封锁住。”晓凌穿着运动鞋的左脚先是把右脚的鞋子踢落,然后穿着袜子的右脚也让左脚暴露在了空气中。

“你可是富家小姐!怎么能用那么粗鲁的脱鞋方法?”

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我现在满脑子只想帮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哈?脱鞋当然是要讲究效率和速度,干嘛要像老太婆一样磨磨唧唧的?”

我争取时间的方式并不是很管用,晓凌已经抬起了脚,即将更加无情的踩在我的头部。

为了抵御这次攻击,我连忙伸出了舌头,示意:

「来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吧!」

哼,如此高傲的你,一定会对我的唾沫感到厌恶,因此收手。

稍微分析一下那双袜子的防御力就可以知道,如果她敢踢下来,那么我的舌头也是能够扳回一城的!大概。

晓凌的脚如同断头台一样悬挂在我视野的上空。

我本以为她已经放弃踩下,结果她居然穿回了鞋子。

(要死!)

我仿佛看到了下一秒自己脸上多出的运动鞋鞋印。

那一刻,历史上的伟人们,开始在我眼前逐个浮现。

那位永垂不朽的英雄,刘胡兰的样貌在我脑中出现。她拍着我的肩膀告诉我,还不能放弃。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我一时间被感动得害怕了起来,心中开始大声呼唤,企图感动上天。

神啊,赐予我力量吧。

晓凌。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困兽犹斗。

我用猛的手抓住了晓凌的腿部,心中开始对耶稣祈祷。但是大局已定,由于过于狭窄的环境,我完全使不上力气。

耶稣:“抱歉,我不帮。”

“噫啊啊啊啊啊!”

我的呼喊声仿佛引起了什么可怕的蝴蝶效应,又是一个急刹车,晓凌像失去了平衡一般朝她身后倒下。

我喘着粗气,方才仿佛在生与死之间游走了一般,如此惊心动魄。

这从掌中传来的舒适触感是怎么回事?

我往晓凌方向看去,发现她的腿部依旧被我紧握着。

“噫啊啊啊啊啊!”

这次我的呼喊声没能引起什么神迹。

恐怕这次在劫难逃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