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二十一章:迷之摄影师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51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整个房子都安静了下来,就算我说话没多大声也能让人听得很清楚。

“铃声怪人事件,我们是出于维护学校的立场才进行了干涉,而这次,你们只是出于怜悯不是吗?”

我觉得我就像一个把一些看似很难的词汇拼凑在一起,显得我好像很厉害的虚伪者。

“那就是你想要袖手旁观的理由吗?”晓凌质问道。

我并不是想说这个,而是想要让自己有一个可以接受的理由,以此来帮助弦雅儿。

简单来说,我不想因怜悯而随意对人伸出援手。

可是,现在这个状况,看来很难解释得清了。

最重要的是,即使解释得清楚,他们也不一定能够理解。

人不是一直想要渴望理解的生物吗?

“那你们随意好了,我现在也只能跟着你们走,多说什么也没用。”

说完,我们继续抬头浏览了起来,但我的注意力却一直在弦雅儿身上。

“你在这个城市待几天了?”我把轮椅推到了弦雅儿身旁,用温和的语气问道。

“四天。”弦雅儿把脸转了过来,对我说道。

“这四天来,关于弦雅儿的舆论就没有停过,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那个神出鬼没的偷拍者。”

晓凌把几张照片罗列了出来,这样可以方便我们分析。

第一张照片是弦雅儿和她母亲出现在机场的时候。

第二张照片则是弦雅儿出现在超市里的时候。

第三张照片是弦雅儿在一家布偶店前停留的时候。

第四张照片则是弦雅儿坐公交车下车时。

虽然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可没想到偷拍者比我想象得要变态得多。

是一直在跟踪弦雅儿吗?

“如果在超市里偷拍,会被监控录像发现吧?”

我最先提出了这个问题。

“是啊。可是一无所获呢。”

“也就是说,偷拍者是一个对摄像头有一定了解程度的人,很有可能是曾做过这方面工作的相关人员。”

我分析了一些我自认为可能的信息,然后把目光转移到了第三张照片上。

“这个拍摄位置有点微妙,很有可能是坐在车上的时候偷拍的,也就是说,偷拍者具有一定经济条件,也不排除他坐出租车的可能。”

我肆意的摸着自己的下巴,滔滔的说。然后看向了第一张照片。

“根据这个拍摄位置,可以判断偷拍者的身高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左右。弦雅儿,你印象中有这样的人吗?”

弦雅儿被我问到后,摇了摇头。

“也就是说,不是认识的人了。”

我把一直摸着下巴的手放了下来,然后环视着四周。发现所有人都一脸惊讶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又说错什么了吗?”我询问道。

“呃,没有。你还看出了什么?”周闭辉说道。

(还看到什么吗?凭现在的这点时间很难推测出大量信息吧。)

“弦雅儿,第四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三天前。”

“具体时间。当时你是要去哪里?”

“上午九点三十分。当时是从邻市来到这的时候。”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明明和偷拍者不认识,那为什么每次出行偷拍者都会知道呢?

我低垂着头,看着自己打着石膏的头部,静静的踩在轮椅上。

“弦雅儿。你那块蓝宝石呢?还在身上吗?”

“嗯。”弦雅儿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取出了那个蓝色盒子。

我把蓝色小盒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让周闭辉上二楼拿我的工具箱下来。

大约过了两分钟,周闭辉提着箱子下来了。

“你要干什么?”晓凌问。

“我要解剖这个盒子。”

说着,我从工具箱里取出了一块磁铁,在盒子四处晃了晃,在经过盒子底部时,磁铁突然被吸了过去。

我拿起一把剪刀,将盒子底部拆开,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有我一个拇指那么大,还闪着红光的仪器。

“跟踪器……”

晓凌看到后,第一个说出了这个仪器的名字。

“那么,偷拍者一定接触过这个盒子。”我看着这个仪器道。

(弦雅儿不慎让这个盒子丢失过,然后被鹤艳捡到,接着被扔到了偏僻的草丛里。这些都是巧合吗?)

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鹤艳的嫌疑最大。

我看向了晓凌的方向,琢磨着,要不要把鹤艳的事情告诉她。

如果可以私自调查的话,那再好不过,借助他人力量是弱者的行为。

而且,现在还不能把弦雅儿往乖宝宝的方面看,著名的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曾经说过,世界上有两种东西不能直视,一种是太阳,另一种是人心。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是百度告诉我的。

现在我对推理已经有了一点了解,和以前不一样,连顾名思义都想不出来。

所以我也算是成长了吧,依靠度娘成长了。

“诚君,你看起来好像非常纠结的样子”

是呀,如果擅自进入思考空间总会偏离主题,真是罪孽啊。

“以前就觉得旧日偷窥者前辈很厉害了,没想到其实力达到了我浅星羽的三分之一啊!就让我来给你那个低垂着头的状态起个名字好了!就叫<思考迷宫>怎么样!”

(为什么是偷窥者啊?不是旧日支配者吗?你哪来的克苏鲁神话啊?还有不要随便给我起名字啊!)

我扶着额头,强忍着想上去把浅星羽打一顿的冲动,把鹤艳那件事告诉了晓凌,而晓凌则是打算先搞清楚这个蓝宝石的来历。

弦雅儿作回忆状,说:

“这个蓝石头是妈妈临走前给我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也就是说,有可能是在那之前就已经安装好了的。”

我看着晓凌,不知道能不能达成共识。

“弦雅儿,你妈妈更换盒子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是在一个星期以前吧。”弦雅儿抱着脑袋,看样子回忆不出更多事情了,毕竟她或许都没怎么在意那个盒子。

“现在我们还是去找鹤艳一趟吧。”

在这样的情况下,晓凌发号了施令。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