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二十章:打破宁静的萝莉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563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在这个喧闹的午后,陈曦邀请我骑着轮椅出去散散心。就算陈曦她不摆出一副“打断了哥哥的腿,真是对不起”的表情,我也打算离开这个房子。

一群以社团活动为理由的噪音制造者盘踞在我家的大厅里,大手大脚的吞食着我那本就不多的口粮。

我家的右侧有一条小巷,以此和隔壁那栋建筑物隔绝开来。

我刚出家门的时候,陈曦就像恶作剧般俯在了我的轮椅后,我先是想出了八种解决恶作剧者的方法,然后在发现是陈曦后烟消云散。

没了燃料的轮椅只能依靠手动来推进。虽然这个轮椅总体重量很沉,但移动起来非常方便,会给你一种轻轻一推,却能够行进很远的感觉。

打上了石膏的腿部虽然已经不痛了,但我还是十分不老实的动着脚趾,享受着一下一下的轻微疼痛感。

(真是的……这种行为难道是我的怪癖吗?)

就在我想跟陈曦客套两句的时候,轮椅被她从我的身后推动了。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还有点羞耻感,但更多的还是高兴与欣慰。

“那个,就去家后面的湖边走一走吧。”我提议道。

“诶?为什么?”

“那里中午时的人比较少,要是被你的同学们看到,说不定会误会什么,就算解释清楚,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你的哥哥是这样一个人。”

我嘟嚷着,陈曦听完后捂嘴笑了起来,这在我预料之中。

轮椅碾过松软的泥土,陈曦的脚步随后踏在了轮椅所过之处。

因为重量原因,轮椅在泥土留下的痕迹很深,直接凹陷了下去。看样子,以后下雨,这两条痕迹会积起一点雨水。

我家的位置并不是很接近市中心,但也离得不是太远,可以随时随地就能够看得到通往邻市的大桥也算是一种不错的美景。

当然,比起建筑物,我更喜欢大桥下,那片清澈的河流。

距离很近,出门右转,再前进数十米即可看得到。

陈曦看起来也很喜欢那片河流,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一边推动轮椅走着。

我只需要把手平放在腿上,闭上眼睛就可以了。

湖边的绿化做得很不错,只要有茂盛树木的地方,就总能使我心旷神怡。

“妹妹。”

我看着身下不停递进的地板,叫了陈曦一声。

“嗯?”

“要是哪天你发现你哥哥是一个万恶的罪人……你会怎么办?”

我说完时,轮椅也停了下来。我想转头过去看陈曦的脸,想看看她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是不解吗?毕竟我突然问出这么没头没脑的问题。

会不会是愤怒,或者悲伤?

携带着强烈的好奇心,我转过头去。

我分不清陈曦现在究竟是悲伤还是愤怒,她脸上依然挂着微笑,看起来笑得异常艰难。

“大概会,和哥哥敌对吧。”

令我满意的回答。

情感只会令人变得软弱,影响理智。我也认为陈曦的选择是正确的,可是心中却有什么东西轻微的碎裂了一下。

我放眼望去,可以看到屹立在远方的,河对面的城市。

这个世界没有我的容身之地。让我预测一下吧,在不久以后,我将会失去一切。

“好了,回去吧,已经足够了。”

我像是在自言自语,陈曦听到后把我推了回去。

侦探社的各位都还在,只是秦仁之前离席了。桌上的饼干还残存着一两个,这让我心疼不已。

“所以,把具体情况说一下吧。”我对眼前侦探社的人员们说道。

“有人在偷拍弦雅儿。”不愧是晓凌,单刀直入。

“偷拍?为什么?”我问,这次回答我的是周闭辉:

“弦雅儿曾是一个很红的女童星,而几天前,随着她父亲贪污事件的败露,弦雅儿的一些黑幕也被挖了出来。”

“噢?你是说,弦雅儿是依靠她父亲才戴上的那顶漂亮帽子?”

“并不是,弦雅儿不是自愿的。”

“事情发生后就说自己不是自愿的,反正自己父母都已经死了,也没人能作证,还真是一个脱罪好方法呢。”

我把轮椅正了正,面不改色的说道。

周闭辉等人听完我这句话后,脸色都随之一变。

“你就不能相信弦雅儿吗?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啊。”周闭辉开始为弦雅儿说情。

“我为什么要相信她?我对任何人都抱有怀疑,包括你们。”

“够了。陈默言,你那恶心的思维还是不要拿出了的要好。”

晓凌打断了我和周闭辉的争执。我只是把脸扭到一边“嘁”了一声。

“侦探社现在接受了弦雅儿的委托,目标是抓住偷拍者,而不是为这种事情争吵。”

晓凌抱着胳膊,十分不悦的说。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浅星羽已经自顾自的玩起了手机,嘴里还喊着:

“奶爸加血啊!哎呦,这是什么猪队友!”

我轻叹了一口气,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抱歉。把你们现在的线索告诉我一下吧。”

晓凌拿出了一个投影机,将手机屏幕上的内容照在了天花板上。

(这个黑科技好像在哪见过。)

“这个只是普通的投影设备而已,我还有更高级的,可以直接对投影进行操作。”

“那应该和多媒体设备差不多吧,只是把部分性能升级了吧?”

我突然想起了林舒老师用电子笔,在多媒体投影机所照射的白板上操作自如的样子。

“嘛。我也没拆开看过,所以我也不知道。”

晓凌跃跃欲试的样子让我不寒而栗。

“你家到底是有多有钱啊。”

“比不上弦雅儿曾经有钱就行了。”

这家伙绝对是在嘲讽。

“那么,言归正传,让我们先看一看那位偷拍者的神秘程度吧。”

我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投影,一些「弦雅儿光鲜亮丽背后的黑幕真相」「解气!弦雅儿憔悴得在街头失声痛哭」,这种奇形怪状的标题开始涌入我的视线当中。

其次是一些弦雅儿的粉丝评论:

「大家不要被弦雅儿外表上的纯真所迷惑了!」

「这样的人,切开里面一定是黑的。」

「本来还一直对她抱有好感的,这件事之后果断粉转黑」

「粉转黑的!你不是一个人!」

「出售瓜子,汽水,橙汁……」

这让我不由得想起了一句特别有道理的话。

建立坚固的爱情,或友情,或许需要很久,但让它崩塌只需要一瞬间。

“弦雅儿虽然也有说过不是自愿的,但是信服力很低。”

弦雅儿不知何时醒来,抱着和她差不多大的枕头仰望着天花板。

“你看起来也不是很伤心的样子。”我默默看着那个女孩。

先是父母逐个离开,然后自己的事业也随之失败,接着还背上了无聊的骂名,现在居然还如此镇定自若,这让我不禁相信,弦雅儿,拥有超出同龄人的坚强。

弦雅儿穿着我妹妹的拖鞋,显得大出许多,她却也是毫不在意。

不幸,悲剧,分崩离析。

(她可能会,成为下一个陈默言。)

我心中如此想到,仿佛轮椅后有什么东西刺穿了我的胸膛。

胃部,阵阵刺痛。

为了方便浏览晓凌的投影,我们拉起了窗帘,关了灯,尽量让房间阴暗了下来。

仅剩下头顶上方投影的光芒,映在我们每个人脸上。

我陷入了道德的十字路口,不,是人格的分叉路口。

如果我避免了这次的麻烦,能不能省下许多事情……?

那样,弦雅儿会怎么样?

沉默……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盯着投影。

我紧紧的抓着裤腿,把裤腿抓出大量褶皱,指甲透过防御力极低的运动裤,让我的腿部阵阵刺痛。

如果我帮助了她,找出了偷拍者,那样她的生活会有所改变吗?

没有。

一成不变。就像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一样。

“等一下。”

我终于把这句话从喉咙里吐了出来。和预料的一样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了我身上。

“晓凌,侦探社帮助弦雅儿是你的决定吗?”

“不,是我们投票后得出的决定,因为压倒性的票数,所以不需要你来参与了,因为不管你参与不参与都不会有任何变化。”

“除我之外,所有人都选择帮助弦雅儿了?”

周围的人都点了点头。

一想到接下来我要说的话,我的胃就更疼了起来。

“恕我直言。没有目的,没有理由的帮助,只是怜悯而已。”

感觉这句话就像是在说「在座的各位都是xx」一样。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面面相窥,而晓凌则是让我接着说下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