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断 第二章:高中生活的开端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716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不知道在别人眼里,「美好」是什么样的?是稻花香里说丰年?还是那些早已消逝的时光?是桌上清淡的饭菜?还是掌指间爱人的余香?

美好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仅此而已。这是我所理解的。

美好只会让人变得脆弱,变得懦弱,相比之下,痛苦才是现实。体肤上的伤疤远比虚无缥缈的美好真实得多。

所以,美好在我眼里,不过是精神毒物罢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熬夜过头,睁开眼的那一刻,双眼又立刻变得沉重。

和往常一样,潜意识和主意识开始了一场激烈的碰撞。

一般在日漫里,妹妹不是应该来叫哥哥起床了吗?真是可恶,这样的事情做梦都想试一试。我果然没救了。

我凭借着人类超强的毅力,从床上艰难的爬了起来。

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这样的高强度运动,真是惨绝人寰。

看了看墙壁上的日历,今天就是高中开学的日子。也是家里蹲这种生物最痛苦不堪的一天。

我穿好了拖鞋,拖鞋在我脚底下一边发出嘎吱嘎吱的奇怪声音,一边走向卫生间,

嗯?小曦在上厕所吗?那就等一等好了。

“哥,你上厕所怎么那么久啊?昨晚酸奶喝坏脑子了吗?”

陈曦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话说应该是喝坏肚子吧!喝坏脑子那是三鹿!

“啊嘞?”

我们异口同声,面面相窥。

那谁在用厕所?

难道说……在这扇门后隐藏着异世界的来客?美少女什么的打开方式?

咕咚。我咽了口唾沫,把手慢慢伸向门把手。只穿了睡衣的陈曦不安的躲在我身后。

“咔嗒”,门开了。

一个胖子伸着舌头吐着白沫,脸色苍白的瘫坐在马桶上。

“咔嗒”,门被我重新关上。

“妹妹,如果有人抛尸在我们家,是不是应该焚了。”

“哥,没有千度的高温,尸体很难干净的处理掉的,还是报案吧。”

陈曦因为我一个玩笑话认真起来的样子,让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虽然不想承认,但厕所内的那个胖子是我初中时的同学,名叫秦仁,我们俩是在一个模拟战略游戏中认识的。

当时我吞并了不少国家,不免自信心有些膨胀。然后对那个地区最强的国家发起了宣战。

(真的只是有些膨胀而已啊!)

那一仗打得天昏地暗,兵力与等级上的差距让我只能不停用些策略进行周旋。

然后服务器维护,没有分出胜负。

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们俩就这样线下见面了。

我当时还很天真的认为秦仁是女玩家,秦仁也天真的认为我是一个女玩家。因为我们俩玩的都是女性角色。

你可以试着想象一下我们见面时的样子。

啊……痛苦的回忆,退散,退散!

“秦仁,你在玩什么?差不多可以在厕所里滚出来了。”

我冲厕所喊了一声。没过多久,厕所的门被他从里面打开了。

他那双豆子似的眼睛警惕的瞪着我,然后把目光移到了我身后的陈曦身上。

“呀嘞,呀嘞,这双眼睛真是不老实,让我把它抠出来好了。”

看到他贪婪的目光,我条件反射地说出了这句话,随后我两手便猛的抓住厕所门沿往外扒,秦仁也是像发疯般,在里面努力抵抗。

“墨水!你……你干什么?原来如此,你果然是妹控吧!”

墨水是我的外号,他叫起来还真是随意。

“什么妹控?我只是保护欲稍强一点而已!”

这个胖子的力气是真大,不,应该是我宅得太久,体能退化了。

“把保护欲和占有欲区分开来啊!你这个妹控!”

“等会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就把你扒光,然后扔进盛满风油精的浴缸里!”

胖子听到后仿佛潜能激发,我只觉得门口朝他那里猛的一吸,紧接着一声闷响,宣告我的失败。

话说我明明记得昨晚关门了啊,这家伙从哪进来的?

还是说他家里养着一只哆啦a梦?

“喂,胖子,你怎么进我家厕所的?任意门吗?”

我问。也不知道这算不算私闯民宅。

“呸!关门和锁门你分不清吗?”

秦仁的声音有些颤抖,也不知道这个胖子受到了谁的惊吓,甚是可怜。

“哥,果然这个人还是太可疑了,可疑的程度仅次于你了。”

陈曦扯了扯我的后衣,眨着眼睛说。虽然很可爱,但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无论何时我可疑的程度都处于第一吗?

“唉。我突然出现在你家厕所的原因说来话长。”

厕所内的胖子轻叹一声,说。

“那就给我在30字以内简单概括一下。”

“突然拉肚子,正好经过你家,发现门没锁。”

嗯,完美,这才是我喜欢的回答方式,简洁。

就像一名医生,通常要应付部分麻烦的病人,例如,抱怨这个疾病给自己生活带来的不便,或者夸大自己的病情,云云。当然,这些人不占少数。

由此可见,简洁的交流多么重要。

虽然我说话不怎么简洁。

“总而言之,你就是借用厕所对吧。”

这比借用WiFi要简单,因为连接我家的WiFi的手机,网速都会被限制,这让周围的一些小学生们苦不堪言。

毕竟,邻居家就有一个八十多岁还玩手机游戏的老爷爷,经常为了蹭WiFi跑到楼顶,踩着楼顶护栏晃着手机之类的,已经见怪不怪了。

有飞机经过你还晃就算了!下雨天打雷你也晃!如果不是我家离你家远一点,你是不是还想跳过来!?

为了防止这种智障现象的发生,心狠手辣的我限制了网速。

话不多说,言归正传。

“也不是,其实你老妈让我今天来看看你,怕你不去上学什么的。”

啊……我就知道,这个恶魔早就把我身边的人际关系调查清楚了吧。

“小曦。”我用眼神和下巴示意,让陈曦先离开。

“好了,你赶紧出来吧。”

“不,我能够感觉到门外站着一个杀气腾腾的妹控,他卷着袖子,拿着菜刀,一脸阴笑……”

别说得那么形象啊!就算是我也是会伤心的啊。

我敲了敲门,门口发出了哐哐的声音。

“喂,别闹了,出来吧。”

秦仁感觉到我语气变得柔和,门口打开了一条缝隙。

看到我一脸和善的微笑,他放松了警惕,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呐……哈哈。”

他憨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依旧是一脸微笑。

然后,拳头,毫无征兆的落在了他充满脂肪的脸上,鲜血和口水,一齐飞溅。

“呀嘞,呀嘞,终于出来了么?”

我抹去溅在脸上的鲜红液体,贪婪的舔了舔指关节。

“等,等,等会!墨水,阿不,默研,我们是伙伴吧!”

秦仁倒在地上,手忙脚乱,语无伦次的劝说我。

“火个鸡腿肠子!”

“我只是不小心看到了你妹妹一眼!你居然因为这种小事对自己昔日的挚友大打出手!”

秦仁一脸大义凛然的表情质问着我。好吧,他劝说能力还是不错的。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会。”

我为什么会因为这种小事大发雷霆呢?

很奇怪,换做以前,就算是被人从宿舍楼上泼洗澡水,或是有人往我书包里塞女生的竖笛,都没有那么生气过。

果然。我保护欲很强呢。

“算了,姑且原谅你。你是来和我一起去高中的?”

“啊,是啊。”

秦仁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反正你也不可能会去的对吧。”

他摆出一副很了解我的嘴脸。

“不啊,我会去的。”

毕竟不去就会从此断网,那可是我的生命之源。

秦仁拍打灰尘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像是听到了什么重大信息一般,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你变了,再也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墨水了。”

别带着沧桑的语感啊喂,搞得我好想打他啊。

“说起来,刚在厕所见到你的时候感觉你都已经虚脱了,你到底是吃了什么东西变成这样?”

“啊,因为我吃了我姐姐亲手给我的饼干,很好吃的,你要不要来一点。”

秦仁从口袋里掏出了一袋饼干,十分豪爽大方的递到我面前。

那是一袋黑灰色的饼干,上面似乎刻有人脸,表情有点像是在呐喊,光是看着,就能让人神情恍惚,仿佛看见了生与死之间的交界点。

这是用氰化物做的吗?为什么你吃了却没有死?你是怪物吗?你一定是怪物吧。

“真是神奇呢,我吃了之后居然看到我外婆在一条河的另一头向我招手。”

秦仁挠头说。

何止是神奇,这简直是玄幻。哪天外星人入侵就用这个好了。

不过这个胖子的生命力也是让人震惊,还是说这些饼干徒有其表?

算了,我可不想试一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