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迷篇 第十八章:陈默言的周末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382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末对于世界上所有的学生来说,都是一个象征着自由的日子。即便是下雨天,周末时,学生们的心情也格外晴朗。

我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日子里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

「打扫卫生」。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对吧,如果你这样想的话,从一开始你就已经输了。

首先是清理地板,这要讲究快,狠,准!要把拖把想象成自己第三条腿,然后疯狂的舞动,搓揉。

每一个动作都变化多端,每一个身法都诡异莫测。如何,这就是我的扫地的方式,能够把灰尘与垃圾瞬间甩得到处都是的可怕技能。

然后是清理天花板,许久没有动过的天花板,角落里已经有蜘蛛在吐丝了。

这时候,由于拖把的高度不够,无法清理到,该怎么办?

不要怕!首先,你要准备一个胶管,然后接在水龙头上,把水流开到最大,然后对准蜘蛛就是一顿乱喷。

激流化作苍龙,把蜘蛛构建的家园破坏得昏天黑地,惨不忍睹。就连那只蜘蛛也被强劲的水流卷走,掉落在地上,被我使用史诗级道具:<杀虫剂2.0>成功击杀,然后转化为经验值,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

接着是窗户,一楼的窗户倒是好擦,可二楼则是十分危险的高空挑战。

我攀爬到窗外,用染湿的毛巾仔细的擦着玻璃的每一个部位。

此时,一个爱蹭WIFI的老头路过。

“不得了了啦!老陈家进贼啦!”

他双目死死地瞪着我的背后,心想,若是老陈欠我这个人情,以后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使用他家WIFI了。想到这里,老人的眼中仿佛有股烈焰在燃烧。

(这个老头怎么回事,现在我的背影那么像贼吗?)

我紧贴在二楼的窗户外,与死神搏斗,与万有引力竞争。

老人不知道从哪搬出了一个梯子,手里拿着个棒槌,看起来想要打人。

(卧槽,这大爷怎么回事,老眼昏花吗?)

大爷顺着梯子朝我爬来,双眼睁得老大,还布满血丝,如同怪物般咆哮着,口水飞溅。

(噫呀!这种丧尸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我还不想英年早逝啊!)

“救命啊!徐老头要进我家偷内衣!”

我慌张失措,连忙大声喊道。那老头的名字我是不知道,只知道他姓徐。

徐老头身体一颤,环顾四周,发现路人稀少,方才松了一口气。却不知道,这给了我喘息的时间,纵身钻入屋内,紧锁门窗。

徐老头见我已经如乌龟般缩入壳中,用双手不停拍打窗户,看样子是想把我家的路由器抢走。

接下来是清理厕所。厕所可是清理难度系数最高的地方,这让我不禁紧张起来。

再加上上次秦仁和我一起把厕所门口给弄坏了,所以,门口也要修理一下。

“来吧,再次打开这个真理之门。”

随后正在使用厕所的陈曦进入了我的视野当中。

我们两人对视了几秒,整个世界仿佛都寂静了下来。

+++++++

打扫卫生任务中断了,我现在身处我家对面的一家骨科诊所当中。

医生是一位曾在德国留学,拥有精湛接骨技术的男人。而且和我同姓,我喜欢叫他陈医生,而他喜欢叫我小陈。

陈医生外貌十分阳光帅气,可却迟迟没有女朋友。

他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人,当初开诊所的时候特地调查了一下附近的居民状况,然后在我家附近定居了。

据说陈医生是因为附近有妹妹的人比较多才选择在这里的,但那也只是谣传,我相信陈医生不是那样的人。

“唷,小陈,今年居然只骨折一次,真是少见呢。”

陈医生爽朗的笑着,热情的打着令人不爽的招呼。

我看着自己身下打上了石膏,隐隐作痛的腿部,叹气连声。

没错,我平均每年脱臼或骨折三次左右,基本上都是被陈曦强拆的。对于陈医生来说,我是一个老顾客了。

由于经常骨折,我家常备轮椅。由于骨折时闲的慌,所以轮椅被我改造过。

改造轮椅时的记忆也属于我脑中的「丢失的档案」之一,我已经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做到的了,不过家里还能找到关于机动车辆的参考书籍。

我的轮椅是一个由机油驱动的复杂机械,陈医生总是对这个轮椅啧啧称奇。

我的左手旁有一个类似摇杆的方向盘,如果时速太快会越来越难操作。

此外,这个轮椅居然比我还沉,也不知道我当初研发它的目的是什么。反正我平日里根本用不到这种每小时二十公里的羞耻坐骑,骨折的时候也只是缓慢地行动而已,如果再出什么事故的话,那会死人的。

“对了小陈,你这个轮椅好像还安装了刹车片来着。”

“啊。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在想,刹车的时候你会不会飞出去。”

陈医生这句话把我吓出一身冷汗,不过这个轮椅设计了安全带,所以应该不会出现陈医生所说的那种惨剧。

而且这个轮椅刹车非常平稳,不会出现前倾的情况。

这玩意真的是我发明的吗?

除此之外,我家中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还有很多,例如和闹钟接在一起的电风扇,可以防御重物捶打的折椅,还有会放出高压电的防鼠钢丝网。

不过更多的是精密得不知道该怎么使用,简单来说完全没用的东西。

因为实在太多了,所以我空出了一间房子,把它们放在了那里。

给陈医生付钱后,我转着轮椅走出了诊所,陈医生还在我背后喊了一声:

“下次再见~”

轮椅好像还安装有助力器,移动起来非常轻松,但我对这些并不是很感兴趣。

我现在出现了一个可能性更高的猜测,或许我身体里有两个不同人格,「丢失的档案」就是这么来的。

不过,「丢失的档案」在几年前的时候就突然停止了,所以现在想验证也验证不了。

一想到自己的身体在几年前有可能被另一个人断断续续的支配过,我就浑身不自在。

当我回到家时,如何上楼成了一个问题。

在我发明的部件当中,还有能够越野的履带,用那个可以爬上去。不过那玩意也在二楼。

就在我因为上不了楼而万分焦急的时候,一个女生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的大号兜帽因下楼的步伐而不停抖动,异色的银发也在随之摇摆。

“伏地默,周末可过得愉快?”

晓凌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手中拿着我轮椅的遥控器。

我的瞳孔剧烈收缩,惊愕失色的看着她。

那个遥控器由于各种问题,是无法投入实际使用的,而现在,那个故障的遥控器就这样被晓凌握在了手上,就好像抓住了再次击败我的契机一样。

“真厉害呢,居然可以制作出这种东西。”

“等……!”

求饶为时已晚,晓凌的纤指已经摁在了遥控器上。

霎时间,我的轮椅发出了机械运转的轰鸣声,猛的往后倒去。

我马上把安全带套在身上,随后急忙关闭电源,这才解除危机。

结果晓凌又摁了遥控器上的某个按钮,我的轮椅再次启动了起来。

无奈之下,我只好选择把安全带解开,然后脱离轮椅。

没想到遥控器居然还能操作安全带,我一时半会完全解不开。

大概是因为我最初设计这个轮椅的目的是,坐在轮椅上用遥控器来全盘操作,结果设计没能成功,遥控器成了故障机,可依旧拥有操作整个轮椅的权威性。

这就是初号机的威力吗?

最终。在我原地旋转了上千次后,轮椅终于因为耗尽颜料,停了下来。

“我还以为旋转速度达到某个临界点会穿越时空呢。”

晓凌走下了楼,把遥控器放在了桌上。

“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吧!这个轮椅最高时速也就二十公里。”

我感觉自己的胃部在不停的倒腾,整个世界都在不停旋转,并且头晕脑胀。

“这也算是你偷窥你妹妹的一点惩罚。”晓凌蹲到我面前,无情的说。

我只是想扫个厕所……

而且把我的腿给打断,这惩罚还不够吗?

话说不要乱动我的东西啊!好羞耻啊!

(注:对于陈默言而言,他发明的那些东西就像中二病写下的奇怪笔记本一样,是非常见不得人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