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断 十五章:被折断者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2439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尽管我十分讨厌这个世界,但我也明白一个道理。世界是不会改变的,能改变的,只是人罢了。

如果某一天你对世界的看法变了,那么说明你开始有了变化,仅此而已。

一切事情往最坏,可能性最大的地方想,这就是我平日里的思维方式。

把一切最坏的可能思考过,然后定制对付这些可能性的计划。

虽然我是这么想的,但命运总是在我意料之外,让人措手不及。

现在的情况就是最好的例子。

我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上,双手压着护栏,俯瞰身下寂静的校园。

晴朗蔚蓝的天空已经没了昨日阴暗的模样,阳光毫无遮掩的射向大地。

“华言学姐,如果我没猜错,铃声怪人是为了传达信息给你才那么做的吧。”

我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名女生,她尽管近视,却不戴着眼镜。

“你是怎么知道的?”华言好像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言语中并没有夹带多余的感情。

“《枯萎的花颜》是一本很棒的小说呢,你为什么要弃笔,明明还有许多人等着你。”

我没有回答华言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在这个宁静的午后很适合我这么做,不如说,在这个学校,只有安静的午休时间适合我思考。

“为什么你认为作者是我。”

我把身体转了过来,与华言对视了几秒,开口道:

“最近校园里的怪事挺多的不是么?被破坏的校门,被击碎的灯泡,被延迟的铃声。”

“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请问,做这些事情会吸引谁的注意力。”

华言默不作声,这正是我想要的。

“假若有学生发现了被损坏的灯泡,那么接下来他们会干什么?灯泡被损坏的地段正好是存放体育器材的地点,作为体育部的人,这种事情你不会不知情吧。”

好歹你也是一个实心球击中我头部的女人。

“确实呢。”华言回答道。

“校门,铃声,这些只要是多留意的人都可以发现,这也让我更加坚定,犯人是想传达什么信息。”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腿部,天真的认为这样可以起到一点防晒效果。

“那么,你想表达什么呢?”华言虽然微笑着,但双目已经黯淡无光。

“他是想说:花颜未凋零吧。”我说。

花颜:(也就是华言)

未:(未来高中,也就是校门)

凋:(取灯字的第一个字母大写)

零:(铃)。

“这应该就是他想传达的信息,你早就知道了吗?”

我挠了挠后脑勺,期待着华言的回答,结果华言只是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也就是说,暗号已经传达到她那里了吧。

“真是一个简单又乱七八糟的暗号,正因为它简单,所以才方便翻译与交流,正因为它乱七八糟,所以才独特,成为你们两人唯一的暗号。”

我拖着快要被晒干的身体走到阴影处,与华言擦肩而过。

“现在,游戏结束了。”

华言低头不语,这样子已经没办法再交谈了,索性离开天台吧。

“等一下。”华言叫住了我,这句话仿佛有某种魔力,将我的脚步刹住。

“你想问我为什么弃笔对吧?”

我现在身处阴影处,看向站在阳光里的华言时,竟有了一种比站在阴暗处更加阴沉的错觉。

“因为,我和你一样,是折断过的人呢。”

紧接着是一阵漫长的寂静,我呆愣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你知道吗,陈默研同学,并不是所有人遭到挫折时,都可以用「连这点伤都承受不住的话,你还不如早点放弃」这句话来激励。”

微风拂过她的头发,让华言刚好长到肩部的发丝凌乱了些许,又被她用手撩到耳后。

“而我,就是被那句话折断的人,怎么样,很可笑是不是?你尽管嘲笑我的懦弱吧。”

华言紧握着双拳,身体不停的颤抖。

“抱歉,让我说得详细一点吧。和许多人一样,我也热衷于自己喜爱的,感兴趣的事物,也就是写作。

我从初中开始书写属于我自己的故事,沉溺于自己的剧情,经常会写满了好几个作业本。由于我一直处于弱势群体,那些作业本被同班的女生们在我面前烧掉了。

她们仅仅是想以此而取乐,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她们烧掉了,我花费时间创造出来的故事。

我永远忘不掉她们取笑我的神情,至今仍历历在目。

我也是在那天第一次听到了那句话:

「连这点伤都承受不住的话,你还不如早点放弃。」

很可笑啊,这样的借口,我痛恨这样的借口啊。

就连「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样袖手旁观的借口也比不上这个刺耳。

我当时并没有放弃,而是选择了在网络上发布自己的作品。

那一天,令我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不仅没有人取笑我,还有许多人夸我写的好。

读者们的笑容成了我继续下去的动力。”

说到这里的时候,华言停了下来,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所以,那些曾经欺凌过你的人,看不惯你上了高中后混得风生水起,就把你被欺凌时的照片散布到了网络上。

我代替她说了出来,但华言并没有出现什么过激的反应。

那件事是我在未来高中的贴吧里找到的,由于侵犯了肖像权,那些女生已经被罚款赔偿了。

初中时华言的相貌和现在的差别很大,据说这件事让她辍学了整整一年。

学长们为了照顾华言,并没有和学弟学妹们提及。

警方也将那些照片全部处理掉了。

像是一阵风刮过树木,只带起短暂的喧嚣,之后便回归平静,好似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是华言却因此被折断了,她的灵魂残缺了,她被自己所击败了。

那句「连这点伤都承受不了的话,还不如早点放弃。」

是她,对自己说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