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断 第十一章:闹剧未落幕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837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此时的晓凌样子十分狼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强人如此狼狈的模样。

那个大号的兜帽不知何时被揭开,一个梦幻般的银发女孩,全貌就这样呈现在了我面前。

晓凌依旧喘着气,膝盖处贴了个创可贴,那是她被夜兰姗锁住时,单膝跪地的腿部和地板接触留下的伤疤。

她喝完了我买给她的冰镇酸奶,随手扔进前方的一个垃圾桶里。

“结果还是败了啊社长。”

“住嘴,我本来就不擅长体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戴着兜帽的缘故,晓凌好像一旦失去帽子就会变得极其不安,所以她很快就把兜帽给重新戴好了。

我以前还很在意这件事,甚至还曾以为晓凌是个地中海,或秃子。

“……总之!我不允许你去接近那个夜兰姗。”她恢复了以往的情感,冷漠地说。

“噢哦,好。”

我跟在晓凌身旁走着,这并不讨厌,因为她选择的路径对于我来说也刚刚好。

宁静的午休就这样结束了,接下来只要把下午的课上完就可以回家了。

想到这里,我的步伐也开始变得轻快。

“等会……”晓凌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

晓凌拍了拍自己左侧的衣兜,里面发出了纸的“嘎吱”声。

“虽然很不甘,但应该是夜兰姗当时放进来的。”

我走了过去,发现那张纸是写在琴谱背面的,这样也就排除了晓凌自制的可能。

“上面写着“枯萎的花颜”。什么意思?”

晓凌掂着自己的下巴,很迷惑的样子。

“是在自嘲还是在调侃你?”我说出了自己优先考虑到的想法。

“应该不会那么简单,夜兰姗这个人比你想象得要聪明。”

我默默注视着晓凌,她把那张琴谱塞进了自己的衣兜里,然后继续漫步在树荫下。

操场在树荫的右侧,教学楼在最前方,未来高中的绿化做得很好,一条小道两侧栽满了树木,由于我基本上没有关心过这方面的知识,所以我叫不出这些植物的名字。

教学楼在这所学校内有两座,我所就读的那座教学楼位于校园的正中央。

据说这个学校的围墙后,有一颗很大的樱花树,有机会真想看一看。

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在学校内也是刚刚安置上去不久,也是这样才给了那个怪人有机可乘的机会。

搞不清他的目的,为什么要对学校的铃声动手脚呢?这样他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吗?

反正我也没有解决这个事件的打算,现在再怎么想也是没用的。

回到教学楼后,与晓凌同行的我和周闭辉在楼梯相遇,他看到我们两个人的时候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又笑了笑:

“看来诚君已经和晓凌社长和好如初了。”

我听到后皱了眉头,讥笑道:

“等会,我有点理解不能。周闭辉同学,我从来没有和这家伙有过什么要好的关系,当然,和你们也一样,你们打算把伙伴游戏进行多久?毕业吗?这种虚伪的东西……”

从楼上走下来的几名学生让我闭上了嘴,这种话本来就不想让其他人听到,索性转身离开。

只是,我没能看到楼梯的不锈钢护栏上,倒映着周闭辉失落的样子。

我为什么要说出那种话?

从没想过要和他们建起友谊的城池是绝对的。可是,为什么心中会有一种强烈的负罪感。

我只是好好的做了一回自己而已啊。

我在走廊上缓缓地走着,越是思考,身体愈发沉重。

好沉。

斩断这些无所谓的关系,不正是我所期待的吗?

茫然若失。这就是徘徊在我身体里的情感。

渐渐的,起风了。

好想旷课。

我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到了教室,走回了自己原本的座位上。

下午的历史课就这样进行着。

周闭辉很快也坐到了我面前的座位上,晓凌没过多久也叼着一根棒棒糖回来了。

沉默,持续了大约半节课。历史老师是一个头发稀疏,白发多过黑发,还总是眯着眼睛的老头。他现在正站在黑板上滔滔地讲着。

因为天气转冷的原因,风扇被同学们关掉了。

“那么,这个宗法制啊……”

我看向不远处的浅星羽,他正兴致勃勃的在课本上沙沙的写着什么,意外的认真。

(嗯?他好像是在画画。)

他把画作完成的时候兴奋的把课本抬了起来,让我看到了一个持剑的柯南。

(等会,那不是剑,那是毛利兰!柯南紧握着毛利兰的腿部!毛利兰的身体十分笔直,头部更是闪闪发亮,头发的尖端像是要捅破云端一样无比笔直!)

他这样画没问题吧,会挨打的吧。

这时,浅星羽的同桌发现了这个画作,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这个莫非是传说中,可以击沉一艘航母的最终兵器!还原度很高啊!”

“哼,没想到还是有识货的人嘛,没错,这个就是可以捅穿恒星的灭世剑。”

浅星羽冷笑地说,还顺手压了压头顶的猎鹿帽。

(你们所说的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啊!)

吐槽归吐槽,浅星羽画画的技术确实非常好啊,几乎没有多余的线条,勾勒出来的人物整洁又漂亮。

“那个,诚君。”周闭辉转过头,把我的注意力牵扯到了他那边。

“别叫我诚君了,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没想到自己一时的玩笑话会让他当真那么久。“陈”和“诚”的读音没那么接近吧。

“那,默研同学。”周闭辉试探性地说。很难想象,这个小心谨慎至极可以称之为胆小也不足为过的男生,会有一身怪物般的肌肉,隐藏在那身衣物下。

“嗯。”我点了点头,表示许可。

“你真的不想和任何人成为好友吗?”

如果我如实回答的话,会让他再次失望的吧,期盼落空的那种感觉。

“嗯,我不想和任何人成为朋友。”

意料之中的,周闭辉流露出了黯淡的表情。

“……不过,彼,彼此往来的同学倒是可以有。”

我把头扭向一边,避开了周闭辉的视线。

“不错哦,这很像我哥哥爱看的漫画发展路线。”

晓凌说,用纤指翻了页。

“你哥哥看的到底是哪门子漫画啊?”

“我也不清楚,拜他所赐,我直到十五岁才知道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爱情是不正确的。”

(你哥哥居然是这般恐怖的人物么?!)

“你几岁?”我问。

“十五。”

(结果你直到今年才发现吗?!)

“你是怎么意识到的?”我像是采访一个神奇存在一样向晓凌提问。

“我父母把我哥哥的男朋友赶出去的时候。”

(好可怕!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吗?)

“你还真是辛苦啊。”

“还行吧。”

我这时也意识到了,比起晓凌,眼前这个对我嬉皮笑脸的家伙才是最危险的存在,是一个稍不留神就可以把你掰弯的怪物。

我拿起课本当作盾牌,拿起圆珠笔作为武器,怒视着周闭辉。

还好铃声及时响起,让我松懈了下来,但依旧有着提防之心。

下课后的教室十分喧闹,游戏宅和游戏宅们约好今晚在游戏里会面,人生赢家们聚在一起谈论是一起去饭店吃饭,增进友谊,还是去什么奇怪的地方。

而我则是被浅星羽的画作所渲染,开始在笔记本上画画。

孤独的人和群居动物不同,他们能够更加容易集中精力的做一件事。

有一句话叫做:外向型人格左右世界,外向型人格创造世界,这一点也不假。

我在小学时就一直独自一人,绘画成为我为数不多的消遣手段。

那时候我经常因为在课本上画画而被老师训话,不过,那些话到现在已经连一句都想不起来了。

如果问我为什么喜欢画画的话,我一定会回答:因为在画里,我无所不能。

大概用了四分钟的时间,我画出了一个戴着有犄角头盔的魔王。

“哟,画得不错嘛。”晓凌为了看到这幅画,竟凑了过来。

太近了……

洗发水的味道,还有她微弱的鼻息声,一只手还摁在了我的大腿上。

“我还是挺喜欢魔王的,不过你画的风格也太差了……嗯?”

意识到和我近距离接触的晓凌像是碰到了刺一样把手猛的缩了回去。

“……”

尴尬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

“我还以为你会觉得很幼稚。”我打破了沉默。

“连绘画都嘲笑的人,才是真正的幼稚。”

这个回答意外地,非常震撼人心呢。

“呐……我说。”晓凌微微的,瞥了我一眼。

“什么?”

“你打算解决那个铃声怪人事件吗?”

“没打算,你拿视频威胁我的话,就是另一码事了。”

我看着那个握着我小辫子的女生,目光没有像以往一样抱有敌意。

是呀,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弃权票,只能被她牵着鼻子走。

真是不甘心,特别是那个该死的游戏,不知道是否真的在进行。

侥幸心理都已经在我心里萌生了啊,这可是我最不允许的心理。

晓凌没有再和我对视,只是一直看着书,却没有翻过。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放学。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