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断 第十章:铃声怪人事件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360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首先,操作铃声的相关人员声称控制室内的规定铃声响起时间被人为改动了,虽然发现及时,但上课铃声还是延长了三分钟。”

晓凌坐在电脑前的转椅上,和浅星羽他们述说情况。

我倒是没什么兴趣,只是穷极无聊的坐在一旁。

“好!那社长,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该抓住篡改铃声时间的犯人?”

浅星羽好像很有兴致,他的中二病终于有发泄的地方了。

我不耐烦地说道:

“因为自身工作上的失误而怪罪并不存在的犯人,这才是最大的可能性吧。”

此话一出,浅星羽和晓凌都安静来下来。

“这就是你的思维方式么?”晓凌嘲讽的问。

我默不作声,只是和她对视着。

“开学典礼的时候,需要播放国歌,开学典礼占用一节课的时间,因此需要对铃声顺序进行更改,这时候操作不慎很正常吧。”

大概数十秒后,我才反驳道。

晓凌捂着嘴,好像在回味我说的话。

“确实,你所说的可能性比较大。”

“那就好。”

“如果犯人没有留下纸条的话,或许还真的可以就这样蒙混过去。”

晓凌拿出了一张纸条,周闭辉和浅星羽两人凑了上去。

“遵主所命,掌控时光”

周闭辉用他柔和的声音把纸条上的字念了出来。

“所以,陈默研同学,请你仔细判断好再做发言,作为社长,我不希望自己的社员总是运用那么消极阴暗的思维。”

晓凌一边摆弄着那支钢笔一边说,还有一些想让笔立起来的无聊举动。

“抱歉,我先走了。”

我离开了椅子,朝外走去。周闭辉想说些什么,但被晓凌制止了。

烦躁。

我去到贩卖饮料的地方买了瓶酸奶,仰头便喝了起来。因为是午休的缘故,校园里的人不是很多,显得十分静谧。

呀!绝大部分饮料被冻过之后,口感就像升华了一样呢!

我坐在树荫底下的长椅上,喝着酸奶,看着无人的操场,感受拂面的微风。

树木“沙沙”的响着,与其说喧嚣,不如说悦耳。

好不容易感受到昔日难有的风平浪静,我不禁露出了微笑。

我不知道自己微笑起来是怎么样的,不过小曦以前捕抓到过一两次,还对我说过:

“什么嘛,原来你也会有发自内心的笑容啊,这样就挺好看的啊。”这种话。

也是在这时候,琴声响起了。

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安静的校园里显得格外空灵。

该怎么说呢……很动听。

声源处应该就在附近,我像是变成了一个想满足自己好奇心的小孩,开始攀着那空气中的美妙旋律往身后的一栋建筑物走去。

那是……音乐社在排练吗?

弹奏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叫什么名字的曲子?

我的鞋子与白瓷都地板接触,发出“哒,哒”的声音。

低沉的琴声来自走廊的尽头。

会不会戏剧性的出现一具尸体呢?会这么想的我也是够奇怪了。

在最后那间教室里,我终于发现了弹奏者。

纯白的窗帘随风飘动,乌黑的发丝也跟着摇曳。女生灵活的手指不停在钢琴上跳跃,时而倒戈般一压,时而聚在一起纠缠。

她似乎已经弹得忘我了,甚至没发现我站在门口注视着她。

“呼。”她用手臂擦着并不存在的汗,呼出了一口气。

我也是这才反应过来,我一直在一旁看着她。

“那个,这个曲子叫什么?”

为了不让尴尬的气氛出现,我打破了沉默。

“这个好像叫“LetmeHear”,我最喜欢的一个音乐。”

明明是最喜欢的,为什么要加上“好像”呢?

“你弹得,呃,很好。”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

她好像受到了什么很难得的褒奖,开心的把手一拍:

“真的吗?”

“嗯,确实很动听。”

她这个反应有点奇怪啊,弹得那么好的人还会那么在意别人的评价么?

应该会吧,反正我弹不好。

“太好了。”她依旧沉溺在我刚才的夸赞中。

“你一直都是在家弹的吗?”

“是呀……诶?你是怎么知道的?”她睁着两个大眼看着我。

“宅得有些病态的皮肤,说明你长时间见不到阳光,再加上你的反应……”

“好厉害!”

她猛的站起,两手抚摸着自己的脸,活像个病娇。这也让我看到了她手腕处的绷带。

“你的手怎么了?”

“因为这样很舒服,所以我就割了。”

“……”

这个人精神有问题!这是我直觉得出的判断。

“我叫陈默研,请问你是?”

“夜兰姗。”

夜兰姗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像是纯洁无垢的白莲。

“你是我校的学生吗?看起来画风不一样啊。”

夜兰姗摇了摇头说:

“爸爸不允许我上学,因为笔太尖锐了。”

因为这种原因吗?笔尖到底是有多恐怖啊?如果不是笔壳封印了笔尖的力量,是不是要毁灭全人类?

我往下一瞥,透过夜兰姗腿部的白色丝袜能够看见里面被缝合的创口,就像破损的布偶一样,把露出棉花的地方缝了起来。

“这里是我用削薄的木片打开的。”夜兰姗笑着说,好像在谈论她如何用钥匙打开一扇门一样。

我感到了震惊与害怕,但抑制了下来。

总觉得,我好像看过更离谱的。

“快离开她。”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那个戴着兜帽的白发女生站在了门外。

“晓凌……”

“你不会想和一个杀过人的家伙做朋友吧。”晓凌冷道,好像我就算那么做了,她也不会稍作阻拦。

“晓凌妹妹!好可爱!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呀?”

夜兰姗抱着自己的肩膀不停颤抖,看到这个模样的夜兰姗,我本能的往后退去。

“她杀过人……?”我不可置信的自言自语。

“你还是那么喜欢和别人谈起人家的黑历史。”夜兰姗走到一个指挥台上,拿起了一根有点短的指挥棒。

夜兰姗这个行为使我更加摸不清头脑,难道她玩腻了钢琴要试着耍一耍其他东西?

晓凌走到了我的前方,手上多了一个拖把。

我困惑地看着晓凌,她只是回头淡然道:

“退后。”

怎么回事这两个人?

我记得我以前也时常看到一些拿着扫把打架的小孩,所以晓凌和夜兰姗应该是童心未泯吧。

为什么她们在这个年纪还会出现那么羞耻的行为啊?明明光是看一眼就能让人面红耳赤,却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这种奇怪的行为。

现在,我眼前的两位女生握着手中的“兵器”,站在了一条直线上。

好羞耻!

我不能光看着,得赶紧劝阻这两个家伙,可为时已晚。

夜兰姗与晓凌之间的距离大约四米,两人竟然同时摆出了击剑的姿势。

下一秒,夜兰姗的黑发飞舞在身后,一些乐谱被豪风卷起,回过神来时,她已经冲到了晓凌眼前。夜兰姗脸上挂着疯狂的笑容,看着晓凌的眼神如同看待猎物。

时间仿佛迟缓了一般,一向镇定自若的晓凌在这一刻也出现了动摇。

快到难以用视力捕捉到,两个人的武器几乎在同一瞬间刺穿了对方。

与其说是刺,不如说像子弹一样,这让我不由得担忧她们两人的安危。

我眨了眨眼,这才看到两个人现在的状态。

晓凌将刺来的指挥棒用手臂挡向另一侧,如果没那么做的话,那根棍子似乎瞄准的是她的喉咙。

而晓凌的拖把则是被夜兰姗用手牢牢抓住,现在看来,晓凌貌似处于下风。

夜兰姗突然抓住拖把朝她那边一拉,晓凌低鸣一声,被夜兰姗扯了过去,接着我没能看清夜兰姗的动作,晓凌已经被她锁住了。

“是我赢了,体力你不是我的对手。”

“不,是我赢了。”

夜兰姗感觉到有一个尖锐的东西抵着自己的腿部。

“钢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