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断 第一章:陈默研不愿意面对阳光

作者:吃包子的熊猫 字数:3415
此书首发于【17k小说网】,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你知道吗?人类永远无法杜绝犯罪,就如同人类无法杜绝欺骗一样。

不管刑侦技术再怎么进步,不管法律知识再怎么普及,所能够做到的也只有最大程度降低犯罪可能性,而不是杜绝。

如何让犯罪不存在的呢?

如果让我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我理所当然的会选择毁灭全人类。

因此能够得出结论,无论何时,人类永远都有“错误”的一面。

所以,人类都是不可信的,必须无时无刻提防。

“这就是哥哥你没有朋友的理由吗?”

女孩翻阅着一本有些陈旧的日记,眼神带有些不满的神色,然后像是碰到了什么肮脏的东西一样扔在地上。

“啊。你说那个日记本啊,是我小学的时候写的,拜它所赐,我当时被老师训了一顿。还有,不要随意乱动我的东西。

我的手指灵活的敲击着键盘,一边应付着屏幕上的敌人,一边应付我妹妹陈曦。

“老哥你应该出去走走了,锻炼一下身体也行啊。”

她抱着胳膊,对在电脑前奋战的我说。

我朝陈曦的方向看去,她是一个13岁的初中生,体格瘦弱,面容姣好,成绩也很不错,在学校也属于受欢迎的那种类型。

“不要小看打游戏啊我的妹妹,你还是太天真了,要知道,一局游戏下来的脑力劳动也是极大的,所以,你可以把我视为正在努力锻炼大脑的哥哥。”

我一本正经,得到的回应自然是她鄙视的眼神。

真是痛心。比第一次读木兰辞的时候还要痛心,比读到“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的时候还要痛心。

“为什么哥哥脑子总装着那么多的歪瓜裂枣?未来想去传销发展还是想创立邪教?”

“哈?我才不要去做那么累的事情。”

我的梦想是当一名门卫室里的门卫,然后悠哉悠哉的渡过余生。要么自杀,两个二选一。

我挠了挠我脏乱的头发,看着电脑屏幕上显示出的胜利画面,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发出了拖拉机般的笑声。

“居然还在自己妹妹面前对着屏幕笑……”

“我这个样貌你还不了解吗?难不成还要我保持形象?”

“虽然你长得像是言情小说里,作者为了产生吊桥效应而制造出来轻薄女主然后被男主角打倒的反派角色,但也要注意形象。”

“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人吗?!”

“并不是只在我眼里哦。任何时候的哥哥都是那个样子呢。”

这时,电脑屏幕黑了一下,漆黑的屏幕上映出了我的样貌。我的天,如果说我是阴沉,那简直是在夸耀我,带有血丝的眼睛像死鱼眼一样让我不爽,配上沉重的黑眼圈更是阴郁不已。

所以我属于照镜子都会被自己吓到的级别?

不错啊!既然有人可以用语言杀人,那我用外貌杀人岂不是很新颖?

由此看来,我的外貌还是能用的,属于实用型。

陈曦样子看起来很不愉快,在我玩游戏的过程中,她鼓着脸颊,不停的推着我的后背。

真烦。她也是无所事事到爆炸了吗?为什么老来找我的茬。

“所以你是不是不打算上学了?打算蹲在家里多久?”

如果可以,我真想蹲一辈子。

看看窗外,只要掀开窗帘,那晴朗透彻的天空就会出现在我的视野当中,可那令人生厌的东西也会因此进入我的地盘。

那就是“阳光”。

一切能够让人联想到“阳光”的词语,我都嗤之以鼻。

像青春,校园,运动等,这些容易让人联想到“阳光”的词语,我都感到厌恶。上学也如此。

学校。一个微缩的社会,人们为了利益而互相吸引,拉帮结派,再冠上一个“伙伴”之名,然后名正言顺的相互利用,压榨,索取。

阳光只是表面,阴暗面才是绝对的真实。

仔细一想,果然还是家里蹲好,家里蹲万岁。

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我趁机把陈曦支去开门,自己专心的玩起游戏。没过一会,陈曦就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信封。

“喏,老妈寄给你的。”

我震惊得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那个信封。

从小到大,老妈不管寄什么都是寄给妹妹,可以说是无比宠溺,这也曾让我一度怀疑我不是亲生的。

没想到,就在这无比平常的一天,她寄信了!而且是寄给我!我!

我喜极而泣,庄重的接过了信封,并小心翼翼的把它拆开。

「放在冰箱里的那盒酸奶快过期了,扔掉挺可惜,默研你就消灭它吧。」

刚看到开头这段话,我就差点没忍住撕烂这封信。原来你儿子是用来清理垃圾的吗?!

好久没喝酸奶了,姑且原谅你好了。想到这里,我开始朝冰箱方向走去。

接着一边饮用酸奶,一边看着那封信。

「因为寒暄很麻烦,所以我就直接说重点吧。现在我与你的父亲在珠海过得很好,如果被我发现你有欺负小曦的行为,我直接联系你的叔叔们,让他们代我卸掉你的腿。

(突然两腿一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所以绝不能欺负妹妹哦。

还有一个好消息,祝贺你顺利的考上高中,当然,我很了解你,你读完九年义务教育就已经厌倦了吧,毕竟你总是能看到世界阴暗的一面。

即便如此,你也别想不上高中,否则我会忍不住不交网费的。

(你是恶魔吗?)

好像光有威逼还不够对吧,你放心吧,我已经联系了你的班主任,剩下的交给他来处理。」

这就是所谓的差别待遇吗?这种信件和炸弹有什么区别。

我看了一眼身旁的陈曦。原来如此,不折不扣的人肉炸弹么?

“上面写了什么?”

“一封恐吓信而已,老妈写的时候心情愉悦,貌似还喝着咖啡。”

我满面愁容,陈曦却显露出十分好奇的样子。

我把信扔给了她,转身返回电脑方向。反正也不是什么涉及奇怪隐私的东西。

“奇怪……”

“又怎么了?”

“你是怎么看出老妈当时在喝咖啡的?”

我绷着脸,打算无视她,因为那封信太伤人了,实话实说的话,就是那封信引起了我的嫉妒。

“你不告诉我我就告诉爸妈说你欺负我。”她小声嘀咕道。

我想起来了,她小时候也是用这招来对付我的,不过啊,我早已今非昔比了!

“你脸上那种舍身炸碉堡的悲壮表情是怎么回事,要与我同归于尽,玉石俱焚吗?”陈曦护住身体,好像我下一秒就会自爆似的。

“真怀念啊,小曦小时候也曾说过「长大后要和哥哥结婚」这种话的说……”

我走到电源插口前,将两指对准插口。

“难道……哥哥你要渡劫?”陈曦无比震惊的看着我。

“不错,我欲修仙!法力无边!”

只要将这两指捅入,我便能够脱离苦海,舍弃这凡胎浊体。

“别闹了,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居然被她识破了,太强了,不愧是恶魔的女儿。

好吧,怎么想我也不会做这种事情。

“只要你对我说“哥哥大人请你告诉我吧~”,我说不定会告诉你。”

我十分严肃的说着十分糟糕的语言。如果被老妈听到,我的腿肯定不保。

找个时间学习一下德国先进的骨科技术好了,以防不测。

“哥,哥哥大人,请你告诉我。”陈曦竟真的试着说了一下。

卧槽!你的节操呢?

因为我说了“说不定会……”所以完全可以抵赖,但是那么卑鄙确实不太好。

现在再看看陈曦。她不停斜着眼观察我的反应,有种扭扭捏捏的感觉。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我尴尬的把视线移到了一旁。

“在纸的边缘处,有个半圆的压痕吧。”

“嗯,的确有。”陈曦看着信纸说。

“老妈喜欢喝的,我只能想到咖啡,如果你再闻一闻,就可以更加确定她当时喝的是咖啡了。至于心情,是在字迹里看出来的。”

我说完的时候,陈曦正呆呆地看着我。

“怎,怎么了?”我问。

“没什么……就是有些吃惊。”

“吃惊什么?”

“哥哥莫非擅长推理?”

推理?那是什么?

我只擅长家里蹲罢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