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倚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272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今天明晓来到月光城,黑月顽石里的修罗器魂告诉他,想要在月光城里活下去,就必须要心狠手辣。因为月光城以‘月光’为名,而且邪恶物种最喜欢的便是夜晚,所以此城是地地道道的罪恶城。来了此地,先去镇中心的茶楼要一大杯‘血沙玛利’,喝下去;后,净等安排即可,而且‘血沙玛利’不是什么别的东西,而是人的鲜血。

缓缓的明晓端起了血沙玛利,一仰脖饮下,安静的等待安排。

过了一会儿,小儿哥来到明晓身边,道:“随我来。”便引着明晓来到了后堂的枯井边,那井是白玉雕砌而成,散发出和煦的白光,但井内却是漆黑一片。这时小二递给了明晓一快玉牌,道:“牌在人在,牌丢人亡。你可以去抢别人的玉牌,只因此物大有用处。”

明晓将玉牌放入怀中,便问:“通过此处可能见到城主?”

小二一愣,看了半响方才道:“福祸相依,见与不见,全凭一个缘字罢了。”听了此话,明晓纵身入井。

过了仿佛有一刻钟左右,明晓已身处月光城的罪恶路。睁开眼睛,入眼帘的是:雪被风筛着,粉细地落。仅仅灰掉了远远进进,并没有服丧一样的缟素气魄。那是一种能勾人想起世上一切惨淡事物的画面。

明晓立刻盘膝而坐,抱元守一,待渐渐适应了此处的气氛才缓缓站起来,向前行进。

不知走了多久,明晓一个人或者说一个活物都没有看见,却见前面有一个人,好像是死了的,就近去探看他的呼吸,那若有若无的呼吸证明着他还活着,可现在明晓却苦恼了:救还是不救?

最终理智战胜了恶念,救他!

将他的手抬起来,明晓用自己的灵力去疏通他的脉络,渐渐的他的身上有了温度,不复死人的那种冷了。

“咳咳,咳咳……”那男子逐渐转醒,待看清眼前的明晓后,双眼立刻戒备起来,全身处于一种随时攻击的状态。

明晓放开了他,不再看那个男人,转身离去。那男子眼神不善地想从后面攻击明晓,但最终还是未出手,只说了一句话:“本主叫孙楠一,日后若相见,你危难之时必救你一命。”

声音随风传入明晓耳中,明晓淡然一笑,道:“那便多谢阁下了,有缘再会。”

该发的善心已经发完了,现在要进入修罗状态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唯杀戮方是正道。明晓双眼紧闭,周身开始出现黑雾缠绕,等再一次睁开眼时,明晓双眼血红,连身上也多了一份嗜杀的味道。

明晓急速向西南方掠去,他的历练之路便从这里开始。

看到明晓这个样子,孙楠一心中一惊,便再次开口道:“想要在这里活下去,你要记住我的话:

男儿莫战栗,有歌与君听——

杀一是罪,屠万是为雄。

屠的千百万,即为雄中雄。

雄中雄,道不同:

看破千年仁义名,但使今生逞英雄。

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

宁叫万人切齿恨,不叫有人骂我人。

放眼天地万千年,何处英雄不杀人!”

明晓知孙楠一是在点拨自己,回身一抱拳,接着便迅速朝着前方奔去。

至于沐云瑾和杜顾天,他们在安夏把沐云瑾和杜顾天推进召唤的古门后,他们的生活就多就几丝“乐趣”。

云瑾和顾天在进入古门后便因体力不支晕倒,待他们醒来时,发现他们自己身在一片星空之中,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族长交待,你们只有过了‘心境’的历练方可传授给你们高深的修行之法,现在你们就开始历练吧!”

语毕,云瑾他们身处的星空中出现了两个黑色漩涡将他们分别卷了进去。

“族长,让他们进入神魔禁地是否妥当?毕竟他们……他们只是懂得一点皮毛的异能者而已。”醉军刀不解的询问。

“呵呵……军刀,他们是有缘人,去了禁地是福是祸就看各人的命数,我们只需静静等待便可。”安夏的爷爷安松魁望着醉军刀,笑道。

醉军刀望着云瑾他们刚才站过的星空的那个地方,释怀的笑了:是啊!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缘,何必担心那么多。

而云瑾他们则被分别传送到了不同的地方。

烈日当空,一望无际的荒漠,只单单看一眼也会让人感觉燥热。但一个人却在这片沙漠里行走,俊秀的脸庞上已生出了许多胡渣,身上的衣服也布满了灰尘。

这是云瑾来到这片荒漠已三个月了,他尝试过很多办法,静心打坐和永不停歇的行走可是不管怎样还是走不出这大漠,就连人影都没有。

云瑾想过了,这沙漠要考验的不是毅力就是一份心性,可现通过实践却否定了云瑾的想法。云瑾迷惘了,这里到底要考验的是什么?

云瑾不想停下来,也许现在只有不休止的走才能让他的心不慌不乱吧!云瑾自我安慰道:”再走一会儿吧,也许前边会有提示的。“

云瑾在苦恼的时候,杜顾天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本来杜顾天身在那片星空时,他觉得夜晚是那样的美好。可是现在他被传送到一点光都没有的地方,伸手不见五指。

杜顾天刚来时,心里一直在骂安夏的那一家子:什么上古预言一族啊,哼!就是一骗子家族,把我关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待我出去后一定要你们好看。

顾天倒没有像云瑾一样刚开始的时候就静心打坐,相反一开始他便在行走。待眼睛能看清一点的时候,便开始奔跑。

就这样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过去了,顾天依旧没有走出这黑暗笼罩的区域。

接下来的三年中,云瑾和顾天依旧在行走或奔跑。

到底他们的考验是什么呢?三年的黑暗让顾天的心由开始的浮躁逐渐平静下来,他在黑暗中甚至感觉到了一丝亲切感。

是的,杜顾天已经适应了黑暗,在黑暗里找到了存在的意义。

渐渐的黑暗中出现了光亮不一会儿黑暗就和有光亮的地方对峙。

顾天从黑暗中走向有光亮的地方,忽然他停在了黑暗与光明交界边缘的地方。转身,再次向黑暗走去。

一会个早已经适应了黑暗的人,若当光明来临,义无反顾的去追寻阳光,那结局注定了是一种悲剧。

再次走向黑暗的顾天,心想:我已经适应了黑暗,若离开黑暗我将再一次进入一个未知的领域,既然他们将我传送来这个黑暗领域,那我的历练一定和黑暗有关,又何必离开黑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