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不知不觉,爱已渗透骨髓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241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明晓闭上眼睛后,只感觉到自己浑身的力量都开始充盈起来,身上有说不出的舒服,没过多久,这种感觉就消失了。

缓缓的明晓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翠绿,郁郁葱葱的树木给人以生机勃勃的气息,抬头仰望天空,一轮皎洁的月亮高高悬挂,散发出无尽光芒。是的,在这里就是夜晚主宰的天下——月光城。

四周静悄悄的,明晓只能四处走走,察看一下地形,同时手中则用灵力幻化出了一把黑色的大刀。

“嗖!”明晓右边窜出了一白色动物,动作敏捷的向明晓扑来,明晓向左一闪,待看清那动物后,明晓吃了一惊:这分明是一只被放大了的老鼠啊!体积约有一只成年野猪一般大小,两只爪子也异常锋利,眼睛泛着红光。

醒悟过来后的明晓异常愤怒,双眼开始变色,霎时间,一双血红色的眼睛被显露出来,周身也有黑气缠绕。只见明晓手起刀落,那老鼠便被大卸八块。明晓瞧也不瞧一眼的向森林的北方掠去。

走了有三四个时辰,终于依稀看到了一个镇的入口,明晓快速向入口走去。刚进镇子没多久,只见一个身高八尺且虎背熊腰的男子走过来拦住明晓的去路,道:“你是刚进来的新人吧!把身上的值钱的东西留下便放你一条活路。”

明晓没有理他,直径走了过去,并且在经过大汉身边时,迅速的将刀插入了大汉的心脏,而后大汉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下了。

镇子里的人并没有因为有人死了而有任何异样,反观明晓,头也不回的向镇子中心走去。

明晓直径走进了一家茶楼,要了一个包厢坐下。

“客官,您要喝些什么吗?”小二哥来到明晓身边询问道。

“一大杯血沙玛利。”明晓回应后便盯着小二,不再言语。

小二哥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但眼睛中有一丝阴暗闪过,道:“稍等片刻。”

过了一会儿,血沙玛利被小二哥端了上来,放在了明晓的桌子上,“请慢用。”

等到小二退了出去。看着桌子上的血沙玛利,明晓的眼神复杂起来,陷入了沉思:

十二年前……

一个八岁小男孩夜晚独自醒来,穿着一件灰色的睡衣向外走去,今夜他又难过了: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被人抛弃在孤儿院。

是的,这个小男孩就是明晓,明晓八个月大的时候便被人抛弃在孤儿院门口,在院长发现他时已经奄奄一息了,好在明晓的命够顽强,在院长的悉心照顾下,一天天的健康起来了。

等到明晓身体健康后,院长带他去检查了身体,发现他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地方是残疾的,想来是他的父母没经济能力来养活这个孩子吧!院长是在早晨发现的他,故取名——明晓。

今天是中秋,明晓的心里有的却是恨,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不能让人发现他的秘密。

忽然明晓猛的停住,在秋千架上有一个身穿灰色衣服的小女孩,他认得她,她是今年才出现在这里的,只有六岁,她从来不和任何人说话,除了院长以外,也从来不正眼看人,反正……反正她就是一个特别奇怪的女孩!现在那个女孩在秋千上荡来荡去,她的周围好像布满了忧伤,也许她有和自己一样不能表露的秘密吧!明晓心中暗暗的想道。

“我可以和你一起玩吗?”明晓望着小女孩,语气诚恳的问道。

小女孩停下来,转身向孤儿院的另一边走去,连看都没:看明晓一眼。

明晓紧跟上去,却听到小女孩说:“有没有说过你很烦。”明晓顿住,转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不再看她了。

明晓没有走多远就听见有风吹树叶的声音,而且听声音应该刮的很大,可是明晓却没有感觉到风,一丝一毫都没有。明晓急忙转身向小女孩的方向追去,他害怕她会消失,那个和他一样有秘密的小女孩会消失。

来到她的身边,明晓发现她双眼漆黑的,十分的吓人,身体也一动不动的伫立,她身边有风在吹,落叶满天飞舞。与她对视,明晓看到了她对自己的厌恶与鄙夷。

“你……你没事吧?”明晓小心翼翼的询问。

忽然小女孩一下子瞬移到明晓的跟前,右手掐着他的脖子说:“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可我不会说出去的。”明晓打断了她的话,同时双眼紧盯着她。

“如果你说出去了,就——死!”小女孩恶狠狠的警告。之后便松开了掐着明晓脖子的右手,然后转身离开。

明晓虽然奇怪她的这种能力从何而来,不过-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便准备回去睡觉。

从那次以后,明晓总是会很无赖的每天都会去陪她,甚至还给她起了一名字叫小唯,因为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她叫什么,每当他问起,她总是沉默相对。

直到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小唯给了明晓一条带有一块黑水晶的项链,并且让他去救一个名叫单清的女孩,并好好保护她时,他们的缘分才就此断开。

去救单清之前,小唯曾说过——谢谢你让我的世界有了阳光,我会好好铭记的!

直到后来明晓才知道原来那一次的分开就成了永别,在他的心里小唯只是消失了,所以他一直都很努力的变强,再后来他离开了孤儿院,但是他带上了单清,因为不管如何照顾好单清是他答应她的,他绝不能失言,一切都只因那是她的交代。

至于那块黑水晶名唤黑月顽石,里面有一个器魂——修,明晓就是通过这个黑月顽石才知道了一些普通人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的东西,那时超越了科学所能解释的范畴的东西,也正是如此才跨进了异能者的行列。

而晓明的心早在那里与小唯正是认识的那晚遗失了,也许那个时候他还不懂爱,但经过时间的雕琢,他的那份爱已深入骨髓。

爱其实很简单!真的很简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