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四女义结金兰,兰花为印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246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三天后,凌辰和蔚然并没有去送云瑾他们,因为他们都懂得离别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相见。

云瑾他们跟着安夏来到了一处隐蔽的树林,只见安夏左手拿出一块木牌,右手在木牌上空画着符文。

这时候晴空万里的天空顿时间风起云涌,接着天空中便出现了一道古门,光是看一眼就被那古朴的气息所包围,浑身都说不出的舒适。

只见安夏把右手上的木牌往空中抛去,正好落在古门上,缓缓的古门被打开了,安夏便把沐云瑾和杜顾天往上一推,他们便入了古门之中。

而沐云瑾他们在愣神时,耳边却听到了传来了安夏的话:我在这里还有一件事未完成,你们先走吧!

过了好一会儿,天空中的古门消散了,天空又恢复了宁和,安夏便去了和明晓约定的地方,却不想明晓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你迟到了。”明晓冷静的说道。

“嗯,我其实忘记告诉你了,有月光的时候我们才能够进入月光城。”安夏尴尬的搓了搓手,不好意思的回答。

“哥,你不是要出远门吗?怎么还在这里。”向明晓走过来一个女孩,弯弯柳眉,肤如羊脂,问道。是的,那正是单清,单清站定在明晓身边后,双眼仔细打量着安夏。

但安夏此时对单清却并不感冒,便道:“我先去蔚然家,要去就跟来,不去的拉倒。”说罢,便理也不理他们的自顾自的离去了。

而身后的单清眼神中有一丝幽暗闪过,随即有恢复了清明的眼神,接着便望着明晓,似乎在询问他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

明晓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笑道:“跟着她,待会儿和你解释。”之后,便急步的追上安夏,和她并排走。

单清无奈,只好跟上去。

许久后。

“叮咚”,门外有人,“我去开门吧”,凌辰起身,笑对蔚然说。

“咦?安夏,你怎么回来啦,你不是和我哥哥他们一起走了吗?”凌辰打开门,微微侧身让安夏他们进屋。

“我还有点事没有做呢!所以就回来喽!”安夏一脸阳光,越过凌辰,蹦蹦跳跳的来到蔚然身边坐下。顿了一会儿又说:“蔚然姐姐,让我们住你家吧!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的。”语带撒娇意味很明显。

“好啊,那小夏你转学的申请也由我来帮你办好了。还有啊,凌辰是大二的呢!算是我们的学姐哦。”蔚然说着便微笑的看着凌辰。

“嗯,很开心能够认识你们。”凌辰点了点头回应道。

“我怎么从未遇见过你?”单清带着少许的疑惑,偏头问道。

“我学的是中医,比较冷门吧,所以很少遇到。”凌辰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单清道。

单清没了话,不过心中虽然有少许疑惑却也因再次见到凌辰的喜悦而冲淡,便没有在追问下去。

“那好,我们今日就结拜成姐妹吧,你们看可好?”安夏开始虽对单清并不感冒,可后来从她的言行举止上觉得她也没有那么不好相处,便兴奋的看着凌辰、单清和蔚然,提议道。

看着她们四个人现在都进入了兴奋状态,明晓发话了:“喂,你们不要当我不存在好不?好歹我也是帅哥一枚啊!”

顿时,四个女孩齐刷刷的盯着明晓,看着她们的目光,明晓一时无语,心想:“哼!好男不和狗女斗。明面上却笑呵呵的说:“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咳咳,皇天在上,后土为证,今天我安夏愿同蔚然、单清、凌辰义结金兰,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安夏学着古腔调,手里拿着四朵兰花。说完后,将兰花分别放入她们手中,自己留下了一朵。

“我,单清。”

“我,凌辰。”

“我,蔚然。”

“愿同,她们结为金兰,此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请天地见证。”她们也手捧兰花像安夏一样立下誓言。

“好了,这下我安夏也有姐妹喽!嗯,你们把兰花放在自己身上,紧贴一下,它就会自动成为你的纹身哦!”说着,安夏便把兰花放在胸口处,一眨眼,兰花就不见了,“咳咳……兰花在我胸口上了,你们还盯着我看,我都不好意思了。”

这么一解释,顿时大家都明白了。接着,凌辰便把兰花放在左肩处;蔚然则把兰花也放在了胸口处;至于单清看到凌辰放兰花在左肩,她便把兰花放在右肩上。不一会儿,兰花就都消失了。

但是这时某人一声吼道:“为什么就我没有兰花,我也要。”

四女都很无语,一起丢了几个白眼给明晓,便不再理我。

此时,明晓只感觉自己很委屈,但心中更期待夜晚的到来。

时间过的很快,夜幕已悄悄的降临。

明晓和安夏趁着夜幕出了家门,来到了【问味咖啡店】明晓生疑,便问到:“来这里干什么?”

“你一直都不知道吧!【问味】的屋顶便是月之精华最浓郁的地方,也是通往月光城的通道之一。”安夏轻笑道,随即飞身一跃,转眼便到了屋顶,迎风而立就像暗夜的精灵。

明晓听后没有再说话,他站在安夏身后静静的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

“这是月光珠,你拿着,它会让你感应到月光城的入口,入城后你的生死就听天由命了,至于能不能见到心儿我不敢保证,我和她的交情只不过是因为我是某个人的好友,而她恰巧是那个人的生死之交而已。”说着,拿出了一颗泛着乳白色光的珠子递给了明晓。

明晓接过珠子后,将眼睛缓缓闭上,片刻之后,月之精华开始像明晓聚拢,而他的身体正在逐渐被乳白色的光晕笼罩,整个身体开始不断的透明化直至完全消失。

安夏目睹明晓消失后便迅速离开,返回到蔚然家里时,心里还不断嘀咕:我感应月光城的入口都用了一个时辰左右,他竟然只用了片刻,太打击我了吧!呜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