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命运之轮开启,历练开始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408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身边的白雾开始慢慢的消散,忽然,一突兀的声音传入了蔚然的耳中。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欧阳一家,要不是你把黑衣人引来,我的家人又怎么可能被灭。”一身穿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出现在蔚然的眼前,对她大喊到,只见女孩那双眼盛满了盛怒的火焰紧紧的盯着蔚然。

“啊……不是我,不是我,不是……”蔚然蹲着,双手抱头不住的摇着,嘴里还不断重复道。

“是你,就是你害死了我欧阳一家。”可那女孩带着愤恨的声音不断的在蔚然耳边说着,似乎是想用一切话来刺激蔚然。

而此时的蔚然已几乎近疯狂的摆着头,脸色惨白,双眼赤红一片。

忽然蔚然背后好似有几道剑光闪过,只见一个身穿绿色衣服的女孩从蔚然的背后缓缓走来,接着将还处于癫狂的蔚然敲晕了,把其带离。

再看沐云瑾,他在迷雾中,奔跑了好一阵,确定没有人时,忽然天际传来了熟悉的声音:“瑾儿,来娘亲这里,快来救娘亲。”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让人听不真切,但云瑾此时却知道,这是他娘亲在呼唤他,他永远都记得娘亲的声音。

云瑾脸上没有了往日的淡定,多了几丝忧心的情绪。云瑾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奔去。

突然白雾在瞬间消散了,一个绿衣女孩手拿着一把越刃站在云瑾的对面,对着云瑾俏皮的眨了眨眼,道:“这是幻梦术,你修心多年了,竟然还会陷入?”

云瑾一脸的落寞,待反应过来后,又是一脸的平和看向绿衣女孩问道:“你是谁?还有和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呢?”

“我叫安夏,刚才和一起的女孩神识受了一点伤,不过好在我及时救下了,但是她的道心受损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安夏说着便带着云瑾来到了蔚然身边。

只见蔚然紧闭着双眼,眉头微皱,一张小脸依旧惨白。

“把她带回去好好休养一段时间吧,她就能恢复如初了。”安夏笑道。

“恐怕我们现在不能够出去了,你没有发现周围的邪恶力量在减少吗?正所谓反常即为妖。”云瑾恢复了往日的从容,对安夏回应。

“没有关系,我可以保护你……你们的。”安夏拍着胸脯保证道。

“是吗?你还真是……”云瑾刚想回话,却被一个人的出现打断了。

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女孩因奔跑过急而跌倒在安夏他们面前,女孩头发凌乱,一身衣服上也沾了许些血迹,她看见了安夏他们便大声喊到:“我哥哥在与那些邪物相战,请你们帮帮我哥哥。”

安夏听了灰衣女孩的话,二话不说的便向女孩跑来的那个方向跑去,云瑾抱着蔚然紧跟其后。

灰衣女孩笑了,赶忙起来尾随他们而去,心想:太好了,哥哥有救了,哥哥不会死了!

不远处的一道人影看着远远的瞧见了凌辰奔跑的身影,顿时怒火中烧。

“凌辰,你回来干什么?还不快跑。”一身夜行衣的杜顾天对凌辰喊到,声音中带着滔天的怒气。

“哥哥,我找到人来救你了。”凌辰看着杜顾天回答道。随后,云瑾和安夏便出现在了杜顾天的视线之内。

“邪物呢?”安夏问道。

“被我引在布下的阵中了,不过我不能收力,否则他就会出来的,你们谁进阵中去击杀他?我控制阵法配合你们。”杜顾天问道。

“好。”安夏纵身一跃,就往阵中去。

“一次只能进一个人。”杜顾天补充道。却见安夏已经去了。

而沐云瑾将蔚然放下,双眼直盯着阵中,准备随时去助安夏一臂之力。

过了好一会儿,只见安夏架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对着云瑾道:“先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们先回去,然后再和你们细说。”

云瑾带着安夏他们一行人来到了蔚然租的三室一厅中之后,杜顾天便带着凌辰向云瑾辞别,约好有时间再详谈今天的事宜。而安夏则留了下来。

安夏拿毛巾沾了水,走到她架回来的明晓身边。明晓就那么安详的躺在沙发上,似乎在做着什么美梦,那么安详。安夏轻轻的为明晓擦拭着脸上的污渍,表情专注,似乎她擦拭得是世上绝无仅有的珍宝。

米黄色的灯光撒在安夏的身上,再加上安夏那么专注的神情,仿佛任何人再留在这里都是多余的。

云瑾把蔚然放在床上后,一出来就看到了这情景,他觉得:该死的,刺眼极了!便道:“安夏,能帮我照顾一下蔚然吗?她是女孩子,有些事情我没有办法帮。”而且还故意提高了声音。

“嗯,好!那你也帮我好好照顾一个明晓吧。”安夏起身回答道。

安夏进入卧室后,云瑾看着明晓若有所思的考虑: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陵墓……至于,安夏交代的话,沐云瑾就当没听到。

竖日,蔚然已经了一个晚上的平复,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安夏也就不再照顾蔚然。就来到明晓身边坐下,就那么静静的靠着沙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黑暗,还是黑暗,唯一有光亮的地方里有一个人,但是他的周身缠绕着无数的锁链,锁链都来源于黑暗,但是那个人却依旧紧闭着双眼,丝毫没有反抗。

“你是明晓吧,为什么甘愿让恶魔在你的身体里居住,用你的身体作恶呢?”安夏静静的看着他,问道。

只见明晓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眸子里盛满了落寞与恨,低沉道:“虽是恶魔,可我却拥有保护自己心中人的能力。在我们被人欺凌,被人践踏的时候可有人救我们。”明晓声音渐冷。

“所以是为了报复,你选择了这种方式。”安夏若有所思的询问。

明晓没有回应,也算是一种变态的默认吧。

最终,安夏受不了这种气氛,便开门见山的说:“曾经的我,在心儿的内心深处看到的景象与在你内心深处的那个温馨的景象是一模一样的,不知心儿可是你的心中人?”

明晓抬起头与安夏对视,看着安夏那双清澈的眸,明晓的眼中逐渐地有了几丝光彩,便请求道:“让我见一见你所说的心儿。”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可能是我的小唯。明晓心里补充道。

“嗯,好!那就别完全丧失了神志。”安夏心里有些释然了,如果能帮他解开心境,自己也有一种淡淡的满足感。如此便离开了明晓的心梦。

沙发旁的安夏笑了,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刚起身便看到身后的云瑾就那么直直的看着自己,那眼中有几丝她看不懂的情绪在波动,但很快又消逝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云瑾,你……你来了,我只是……只是……”安夏语无伦次的解释,可怜巴巴的眨着那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望着云瑾。

“嗯。”云瑾和善的回答道。

“那好,明晓快醒了,我会带他出去,还有啊,这个给你,可以用它来找到我哦,你应该知道怎么用它的。”安夏把一个紫色的吊坠递给了云瑾。

云瑾愣了一下,便笑道:“好。”说完便接过了吊坠。

随后明晓慢慢的醒来,便同安夏一起离开蔚然的家。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悠,安夏终于开口了:“心儿在月光城,她掌管着哪里,但是月光城外有很强大的结界,没有特殊的物件是进不去的。”

“那我也要试一试。”明晓坚定的回答道。

“那好,三天后跟我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汇合的地点就在这里。”说完,安夏便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而明晓则回到了家中,只见单清面色不善的看着明晓道:“晚上不回家,都不会打电话说一声吗?”看到单清那厚厚的黑眼圈,明晓不敢直视她的眼睛,只好眼神左右飘忽。

“算了,桌子上有食物,你自己拿去吧,我去补觉去了。”单清再一次的开口。“嗯。”明晓回应了一下,便接着说:“三天后,我要出一趟远门,时间会有一点久,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知道了。”单清也没有太在意,却不料这一次的疏忽竟让自己差一点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而安夏回到了蔚然的家里,等待她的便是四个人,蔚然、云瑾、杜顾天和杜凌辰。都拿着打量的目光直盯着她,最终云瑾开口了:“安夏,你究竟是哪里的人?为什么在血魔的地盘上,你可以如进无人之地一样?”

“啊?像血魔这样低级的邪物,我还打不过的话,我就可以去自行了断了。”安夏吃惊的望着云瑾他们四人,一头的雾水,十分不解。

这下云瑾他们四个人面面相觑,脸色变了又变,这时凌辰道:“那可以告诉我们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吗?”这一句话缓解了安夏的话带来的尴尬气氛。

“好啊,我是上古的预言一族的后人,近年来,我族长老预言到人类将再一次的受到邪恶力量的进攻,可女娲娘娘已死,所以我族便开始寻找破劫之法。进日来,算到女娃后人出现在这里,所以我便急忙赶来了。因为不能破坏这个地方的平衡,家族便没有在派人过来。”安夏一口气将事情说的清清楚楚,然后拿起了茶几上的饮料喝了几口。

“那么说蔚然和妹妹都有可能是女娃后人。”杜顾天一挑眉,有继续说:“她们到底谁才会是呢?”

“是与不是不重要,因为我要你和云瑾去一个地方,至于蔚然和凌辰便留在这里吧,她另有任务。”安夏一本正经道。

“为什么?”云瑾和杜顾天同时开口询问。

“没有为什么,三日后。我带你走,去帮助你们提升功力,蔚然和凌辰就继续在这里,看着这里的安全,S市是最接近黑暗势力的地方。还有啊轩大的骷髅陵墓不会在作恶了,你放心好了。”安夏一脸的不悦。心中补充道:明晓就是骷髅陵墓的守护者,明晓一走,那陵墓基本就报废了。

就这样,这五个人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他们各自的去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