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发现重大问题,难决策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270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蔚然疾速向陵墓内部走去,沿途的景象也越来越吓人,起初只是绿光的枯树,血色蝙蝠,接着是成千上万的白骨。

“咦,这布局怎么好像在哪里看到过。“蔚然停止前进,飞身跃起,接着用悬浮术在空中滞留,看了好一会,心道:不好,这是血魔的吸魂大阵。

反应过来的蔚然立刻在空中画起了传送阵,将自己传送到了陵墓外。

只见蔚然划破了自又是谁己的手指开始在空中画着符,顿时空气中的水开始凝结成一个巨大的网,旋即蔚然轻喝一声:“去!”巨大的水网罩在了陵墓的上空,而陵墓周身的银丝被阻挡在了水网的外面。

“唉,希望这个网能先帮忙抵挡一下了。”蔚然凝重的表情终有一点松懈时,道。

“谁?谁在那里。”却见一黑袍人离开的背影,蔚然喊道。

四周有恢复了寂静,蔚然快速回到自己的家里,心中不断惊骇:我还是太莽撞了,今天我暴露了,可是那黑衣人又是谁?啊……,好烦啊!蔚然蜷缩在沙发上,一夜未眠。

第二天,蔚然来到学校,却发现学校里的同学生命力并没有减弱,好似没有被吸取生命力的迹象,环顾四周,蔚然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死胡同,迷雾笼罩,让人看不清真相。

“你是在为他们的生命力没有流失而担心吗?”杜顾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幸灾乐祸,他看着蔚然那微皱的眉头,笑道。

“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为什么不去阻止?你还有没良心!”蔚然气愤的斥责道。

“良心,哼!多少钱一斤,又在哪里去买?他们的生死又和我有恩什么关系,再说他不还没有死嘛!还有以后晚上少去那里,不然你死了,可没有人给你收尸。”杜顾天一脸的不屑,又接着说:“凭你的力量不足以和他们抗衡。”

听了杜顾天的话,蔚然陷入了沉思,而杜顾天也在不知不觉中离开了。

蔚然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去了卧室,盘膝而坐,屏气凝神,将自己的神识进入到放置在蔚然家藏经阁的玉牌中,不断查寻阵法,想要弄清血魔到底要干什么。

吸魂大阵,顾名思义是在人群集聚的地方抽取普通的生命力,积少成多,时间久了得到的力量就是越来越大。

蔚然苦思:我在骷髅陵墓看到的银丝就是生命力没有啊!但他们白天并没有任何虚弱,相反比以往更加精神,真奇怪!

“蔚蔚,你遇到什么困难了吗?怎么用神识进入藏经阁?”一位面相和蔼的老人,问道。

“空中传来爷爷的声音,蔚然心中便踏实了很多,把自己到轩大所见所闻都娓娓到来。便问:“爷爷,蔚蔚愚顿,百思不得其解,请爷爷教诲。”

“蔚薇,爷爷想你所看到的并非吸魂大阵,乃是邪恶的摄魂之阵。顾名思义,它就是摄取别人的几丝神魂,并通过这几丝神魂来掌控他人,使其成为打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想血魔背后肯定另有高人,那人并不是你所能应付的。这样吧,轩大所在的S市里有一户欧阳世家,你去那里将情况告知于他们,他们一定会派人来管这见事的,毕竟欧阳世家是S市里的守护者。”蔚然的爷爷蔚墨所有所思的交代蔚然。

“嗯,爷爷,那我先走了。”这时卧室里蔚然缓缓睁开眼眸,松了一口气:这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吧。还有杜顾天,想来爷爷没有提及他,就表示他并不会对谁造成威胁吧。

“明天上午就去拜访欧阳世家。”蔚然轻吟道。窗外一只麻雀振翅往轩大校园飞去,叽叽喳喳的向黑衣人叫着。黑衣人冷哼一声:“既然你们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清晨的鸟鸣谱写欢快的乐谱,似乎正应着蔚然那愉乐的心情,步入欧阳世家的别墅,那几棵葱绿的古树看似是主人因喜好没有拔出,实则它们置位巧妙,相互之间的连接隐隐透出,笼罩整个欧阳家。好精妙的构思!蔚然不动声色的大量着欧阳家的布局,感叹道。

“叮咚”!蔚然按下了门铃,等待了好一会儿,一位仆人上前问道:“请问您找谁?”

“请告诉欧阳伯伯,就说T市的蔚家蔚然前来拜访。”蔚然礼貌的回话。随后便被仆人引进书房,只见一老人手捧一本古书走了进来。

“蔚家蔚然,是蔚墨的孙女吧!都长这么大了,小时候我可还抱过你呢!”欧阳问天笑着看着蔚然。

蔚然礼貌的回话:“欧阳伯伯,蔚儿怎么会不记得呢!不过这次前来,是因为蔚然发现竟然有人在欧阳伯伯守护的辖区内使用慑魂大阵,实在是可恶!何奈蔚然道行浅薄束手无策啊!”

“有这种事?他们实在猖狂,竟然避开了老夫的查寻。蔚儿侄女,你所说的是何地方。”欧阳问天眉头紧皱,声音微沉的问道。

“S市的轩南大学图书馆,每到入夜一点至两点,便不能进也不能出,图书馆还会变成巨大的骷髅陵墓。”蔚然如实回答。

欧阳问天沉吟道:“蔚儿侄女,这事出现在S市就该我们欧阳家;管,你不用操心,交给我们吧。”

而后,蔚然在欧阳家待了半日后离去。此时蔚然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左儿,今天晚上回家,爷爷有话要对我们说。”一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对一18岁的女孩说道。

“知道了,哥哥,我晚上会回家的,拜。”欧阳左伊俏皮的对她的哥哥欧阳凌枫扮了一鬼脸,道。

谁又知道这次分别是否是永远的别离呢……

说起来很久都没有见到爸妈和爷爷了呢,还真有些想他们了。不过,今天回家就可以看见他们了,真开心。

咦?今天晚上风怎么这么大,连月亮都被隐去身形,都说月黑风高杀人夜,难道今天有人作恶不成?算了,先回家待会儿再来想这问题。欧阳左伊此时心中有一种不详之感跃上心头,随即提气向家中掠去。

左伊愣在了欧阳家的大门口,这哪里还是家啊!百年古树被腐蚀是南的不再翠绿,满地的黑色树叶似乎在诉说着,曾经的这里发生过大的能量碰撞,满地零星的血迹是那么的刺眼。

左伊一步一步的走进家门,看见的是横七竖八的尸体,如果说曾经见过这样画面的左伊没有哭泣那这一次我们都想错了。

只见左伊目光呆滞的望着书房的墙壁,眼角竟流下了血泪。雪白的墙上一个人被钉在上面,双眼凸出,似乎是看见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竟然死不瞑目。

而书房书桌上的魂牌竟然完全碎掉了,要知道那可是欧阳家的魂牌啊,只因自己还未成年,才没有挂上自己的魂牌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