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华胥引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978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雪女的手很白皙,如羊脂一般细腻,可雪女说的话却让明晓更加的生气了。原来雪女的手正指着自己带着右耳朵上的菩提戒。

“你不觉得你很过分。”明晓的声音放轻了。但不难看出他压抑的火气正在酝酿。

雪女看见明晓的样子,莞尔一笑:“帮我干掉其余的四季季司,用他们的性命来让我帮你保守秘密。”

嗯?明晓有些疑惑了,听苏燃说她应该是雪女,按道理不应该杀死自己的同伴!四季季司不应该窝里反的!

“杀死四季季司?”

“嗯,”雪女看到明晓迷茫的样子,解释道:“四季季司这一次是最后现身人世了,所以我希望能够得到他们的'司印',所谓的'司印'是每一个季司都拥有的,只有拥有了司印,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四季季司。”说着,雪女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的梅花印记,只有花心那一点殷红更添妖娆,而她的瞳孔又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琥珀色。

明晓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了,显现了梅花印的雪女浑身都散发着凛冽的冰冷气息,以前身上还散发着丝丝的不食烟火的飘渺仙气,现在整个人就好像是地狱里的罗刹一样,冷血、嗜杀、无情。

“其他四季季司的印记我不太清楚,但是我对春之季司特别的敏感,春之季司是樱花印。”雪女淡漠的看着明晓,缓缓的说道。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明晓努力的活跃着雪女此刻所带来的气氛的压力感。

雪女没有否认,但看着明晓的眼神让他不自主的发怵。明晓轻咳了几声,以掩饰自己竟然怕了一个女人的尴尬:“那我需要帮你杀三个人?这个不行,最多一个。”明晓又恢复了往日的神态,开始和雪女讨价还价。

“好,”雪女一口应下,速度快的让明晓咂舌,这让明晓有种自己又被坑了的感觉。

“雪女就交给你了。”

留下一脸憋屈的明晓,雪女带着寒风离开了。

靠,这是什么人啊!什么线索都不给我,就把春之季司交给我了?茫茫人海我去哪里找……

“说什么鬼话呢?她不是告诉你春之季司额头是樱花印记嘛!”

“啊!”明晓吓了一跳,“修你醒来了。”

“是啊,终于醒来了,那该死的老树,竟然敢分解我的力量,要不是我……要不是……”修渐渐的没了声音。

“要不是什么,你别说一半留一半啊!”明晓听着修吞吞吐吐的话,有些着急。

明晓走出了这个让人终生不忘的'浴室',带着满身被烫出的水泡,一瘸一崴的向外走去。

还没有有多远,迎面一声“哥哥”,让明晓有种要流泪的感觉。

单清,是单清!

“哥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身绿色的翠花软丝裙,发髻间用自然的花朵点缀,让人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单清比以前更加的亲和了。

“那个,那个…”明晓不知道从何说起,只能结结巴巴的。

“你身上的伤哪里来的!”单清眉头蹙起了小山锋。双手不自主的在自己胸前十指相扣,明晓看着单清凝神的样子,感觉自己身上的伤一点点的好起来了。而单清额头上若隐若现的粉红色印记让明晓的心有些寒了。

“单清,我们先走吧,不在这里逗留了,我现在想好好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好,我们走吧!”单清见到了在此见到了明晓,兴奋的都忘了自己来这里的初衷了。

“你的额头竟然有印记!”站在单清身后的雪女有些诧异的问道。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单清并没有承认,因为她在接受樱花印时就被告知——现在整个时势还未明朗,自己不能过早的暴露,不然很可能为自己引来祸难。

雪女点了点头,更加的确定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但是雪女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明晓一看雪女并没有打算动手的意想,便催促着单清赶紧带路好让自己能够睡上一觉。而单清也没有太多的兴趣就在这里,毕竟她对雪女的印象一直都是及其的厌恶,不知道是何缘由。

跟在单清身后,与雪女擦肩而过时的明晓,被雪女一句轻飘飘的一句话给威胁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度量吧。”

明晓眼角一抽,她到底想干什么!唉,果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你永远都别想知道她们前一刻和后一刻都在想些什么,因为她们是善变的。

走出了雪女的住的院子,单清就开始发泄自己的不满了:“哥哥,你怎么会和她在一起啊!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每一天都在东院里闲逛,还好是她什么都没有做,不然的话就凭她的所做所为就会被东院驱逐的,你知不知道?”单清越往后说,情绪就有些激动了,很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里面。

明晓也没有做任何的解释,但心中暗自思忖:雪女都快要被驱逐了,那我这个混进五大院的人要是被查了出来,岂不是要被生吞活剥,千刀万剐?看来我还是不要和单清说算了,她不知道的话,以后就算被发现了,最多也只是一顿责罚,肯定不会殃及性命的!如此的想着,明晓便决定自己的秘密和雪女的秘密一同隐瞒着单清,反正自己也不怕雪女耍什么花样。

“喂,喂喂,明晓,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单清看着明晓神游天外的样子,顿时火冒三丈。

“哦,哦哦!我在听,我真的在听,你别生气。”明晓紧忙的为自己掩饰着。反正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打死不能承认自己刚才的确没有在听她说的这个事实。

“鬼才相信你!”

“可我真的在听,不信我对天发誓。”

“发你个头,你就是一个猪!”

“是,是是,我就是一头'主',一头大大的,潇洒的,迷人的'主',”人。最后一个字,明晓在心中默默的加上。

“……”

两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而雪女则在原处若有所思的静静凝望着,伫立良久。

跟着单清,明晓终于有一件好衣服穿了,同时也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

次日早上,明晓就找到了单清,急急忙忙的问她:“单清,你可知道'华胥一引,乱世成殇'到底指的是什么?”

“你是说'华胥一引,乱世成殇'?”单清有些疑惑的问道。明晓重重的点了点头,可单清还是摇了摇头以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

“这个对你很重要吗?”单清有些犹豫的问道,“如果很重要,我可以帮你问问别人的。”

这次换明晓摇了摇头:“我在一块石碑上看到的,认为它肯定是一处宝藏,如果你问太多的人,就会将宝藏的秘密泄露,我自己去打听,所以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单清点了点头,当看着明晓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的冒出了一句话:“把你耳朵上的指环给取下来,太难看了!”

明晓的身子一震,有些气氛的说:“你懂什么,这叫艺术,艺术哎!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话,真是的!”说完气冲冲的离开了。

开始在东院里闲逛的明晓,看到了雪女好像在寻找什么的样子,便放轻了脚步声跟在她的后面。这个奇怪的女人到底要做什么?怎会让我感觉到一种六月飞雪的感觉。

“不用藏了,你还真是无聊的紧。”雪女漫不经心的说道。

“呵呵……”明晓干笑着来到雪女的身旁。眼神有些飘忽不定。

“说吧,有什么要问的,别在我面前装聋作哑。”

“我想知道'华胥一引,乱世成殇'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晓整个人就以一种豁出去的架势来问问雪女,当然也没有期望能从她哪里得到什么答案。

雪女的看向明晓的眼神有些不善,问道:“你从哪里知道的这句话?还是说你……”

明晓赶紧的摆了摆手,以示意雪女不要多想:“我一个生死之交的兄弟问的我,而我不了解,所以就想帮他问问别人,看看是否有什么线索。”

雪女盯着明晓半晌,问道:“如果真的是你的朋友问得,我希望我能够见见他,不然的话,我没有办法解答。”

明晓紧咬着自己的牙齿,有些沮丧的说道:“不是我不理解你,而是我的兄弟,已经为了这句话沉睡了,我现在只想弄清楚缘由,好想办法让他醒过来。”明晓猛然间直视着雪女的眼睛,有些疯狂的说:“你知道吗?世界上总有一些东西是自己不能失去的,你懂吗?”

雪女沉默了良久,道:“我明白了。”

“华胥引相传是一位名叫华胥的人谱的乐,此乐可为人编制梦境,使人沉迷于此,然后在收取做梦者的性命为自己所用。而那个听华胥引的人则会在梦中不知不觉的死去。

不过华胥引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修炼的,只有得到过琴魂的认可,方能够修炼华胥,此是其一。”雪女顿了顿,看着明晓若有所思,便接着说,“其二,华胥引需要鲛人的心,用它们的心融入和自己产生过共鸣的琴中,不过最好是将鲛珠安入自己的心脏。”

“鲛人的心?可是鲛人深藏在海底,而且貌似早已经没有进入海底世界的通道了!”明晓一听雪女的解释,有些萎靡了。

“你没有办法,并不代表我没有办法,”雪女微微一笑,明晓一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但我有一个条件,我要和你一起去,得到鲛珠后,先借我用几天。”

明晓有些愤愤然道:“你觉得你的要求我能够接受吗!”雪女不可否认的摇了摇头。

“我不会将鲛珠占为己有的,因为我已经是冬之季司,一个人的好运是有一定的度的,如果我什么都想要,最终只会成为众矢之的!”雪女轻叹了一口气说,“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份空白,虽然那并不影响我的生活,但是我却介意有任何的事物超出了自己的掌控,尤其还是和自己有关的事。”

“好。”两人立刻一拍即合。

“对了你的办法是什么?”明晓有些迫不及待了。

“你和昨天那个女的什么关系?应该处的蛮好吧!”雪女有些意味深明的看着明晓。

“咳咳……她是我的妹妹,你想什么呢!”明晓差点被雪女的话呛到。

“那就更好了,她的身份很特殊,你只要把你想去找鲛珠的事告诉她,说自己没有办法寻到鲛人住的地方,她可以为你动用私权的。”雪女有些恶趣味的对明晓眨了眨眼睛。

“动用私权?”

……

雪女轻笑,明晓在她戏谑的眼光下落荒而逃:“其实兄妹恋并不是什么大事。”明晓的脚下一崴,猛地一下子趴到了地上,接着刚进爬起来,随便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快速的离开了这个雷人的地方,虽然说吧——雷雷更健康!

这边的单清看着去而复返的明晓,有些诧异,而明晓此时在自己的面前扭扭捏捏的女儿态,更加的让单清的眼角有些抽搐了!这和人真的是我家的明晓哥哥?我怎么觉得他是假的呢!还是说他受什么刺激了!

“那个……那个,其实那个……”“那个什么啊!你有病吧,说个话还吞吞吐吐的,是不是脑袋被门挤了,让驴踢了!”单清一改往日的温柔,破口大骂道。

“其实我吧,是想请你帮忙啦!”明晓说话带着小心翼翼,“我想让你告诉我那个地方有鲛珠,我想要,你能为我大开方便之门吗?”说完,还装成了十分羞涩的模样,还真是欲说还羞

啊!

单清的眼角狠狠的抽了抽,苍天啊!降一道天雷劈死这货吧!忒无耻了。“靠,告诉我,谁让你来找我的?”单清爆了粗口,把明晓也吓了一跳。

“好单清,我的好妹妹,那东西真的对我很重要,你知道吗?”明晓的声音开始变得低落了。

看到明晓如此的样子,单清的心里一颤:“真的?”单清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明晓轻轻颔首。

不能违心,也不敢违心,单清同意了明晓的请求。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定是有事求我吧!”一袭白衣胜雪的女人问道。

细看那女人,竟然也是和雪女长的有三分的神似,不过脸上却有雪女不曾经历过的沧桑感。

“不愧是师傅,一眼就看出来清儿有事相求。”单清从树后面缓缓的走出来。

“又在贫嘴,如果没有事,你哪里还记得起我这个师傅啊!”

“哪里有啊!红莲师傅,清儿才不像你说的那个样子呢!”单清拽着被她叫做红莲的师傅,不住的撒着娇。

红莲只是静静的笑了笑,便不在做声。

红莲是五大院中最年轻的一位长老,绝对不是什么老一辈的人的啦!然后被分配在东院作为守护长老,也维持着东院的秩序,多年来不曾出现过任何的差错。当单清被带入五大院后,红莲看着便觉得亲切,就自告奋勇的将单清要了过来,作为自己的关门弟子。不过单清来到红莲这里的确也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如果不是红莲的话,单清根本不可能在现在这个阶段就把春之季司的樱花印给激发出来的,也许单清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自己竟然是四季季司之春之季司。

“师傅你知道哪里能够找到鲛珠吗?”单清坐在了红莲长老的旁侧,有些希冀的问道。

“鲛珠?”红莲皱了皱眉头道,“你要鲛珠做什么?貌似凭你现在有了鲛珠也毫无用处吧!”

单清听了红莲的话,心里立刻就门儿清了:原来师傅真的知道鲛珠啊!也许师傅手中就有,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单清不断的对着红莲长老眨着大眼睛,一副乖乖宝宝的样子,让红莲哭笑不得。“清儿,不是师傅小气,而是现在的地球里的确没有鲛人的存在了。”

“那我们可以去别的和我们平行的的空间里去啊!”单清提议道。

“清儿,为师说的是地球里,不是这个空间里没有,你懂了吗?”红莲对着单清强调着。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该如何还清欠下的债,今生缘,只有来生在续……”

“什么?清儿,你在说着什么?”红莲的娇躯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单清摆了摆头,什么都没有告诉说。

“我可以将你送去异空间,能否得到鲛珠,就看你的本事了!”红莲叹了一口气,语气十分的疲惫道,“但是你必须让鲛人心甘情愿的把自己的心交给你,否则的话,永远都不可能得到真正的鲛珠,就算侥幸得到了,也只是一颗与常人无异的心罢了。”

“叩谢师傅。”单清跪下了,给红莲行了一个大礼,可见此时的她心里有多么的激动与愉悦。

单清眼角都彰显着笑意。红莲看着单清的模样,知道让她继续呆在这里只会坏了自己看风景的兴致,挥了挥手示意单清可以离开了。单清也不想继续在待下去了,她还想把消息告诉给明晓哥哥呢!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单清一路带着小跑,发丝迎风轻拂,像极了住在森林里的精灵。

次日清晨,单清带着明晓来到了红莲那里,当然啦,身后还有一条小尾巴。

“唉,清儿,想我当过这么多年的长老为别人大开方便之门的机会不多啊,如今为你来一次竟然还要顺两个人,我是不是太亏了!”红莲看到单清竟然不是一个人来的时候,调侃道。

“师傅,”单清跺了跺脚,娇嗔道,做足了小女儿态。不是说单清太过于矫情,而是她知道自己的师傅最受不了的就是自己这个样子,只要自己这个样子,她就会懒得理自己,很快就会把自己打发走的。

红莲没有说什么,双手迅速的在自己的胸前结印,随着复杂的印不断的重叠和叠加,红莲的手上便出现了一个红色的石门,虽小,却有一种高不可攀的压迫感从石门上不断的传出,让人有种想要跪地膜拜的敬畏。

红莲右手托着石门,在单清和明晓的面前一晃而过,他们便被收入其中。而不远处也快速的掠来一个人,与红莲相视一下,便进入了石门内。而外面的红莲,则盘膝而坐,右手仍旧保持着托石门的姿势,入定。

而进入石门的三人则在一条隧道里穿行,隧道里不断的有雷劈下,三人跌跌撞撞的在其内穿行。不知道在隧道里穿行了多久,隧道好像终于快要到了尽头。

三人同时穿过那一层结界,出了隧道。

该怎么说自己眼前的景色呢?

自己的面前有不断上升的泡沫,这里好像是在海的深处,水是那么蓝,像最美丽的矢车菊花瓣,同时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是很深很深的,深得任何锚链都达不到底。要想从海底一直达到水面,必须有许多许多教堂尖塔一个接着一个地联起来才成。这儿不只是一片铺满了白砂的海底,这儿生长着最奇异的树木和植物。它们的枝干和叶子是那么柔软,只要水轻微地流动一下,它们就摇动起来,好像它们是活着的东西。所有的大小鱼儿在这些枝子中间游来游去,像是天空的飞鸟。

“我们现在在海底世界?”单清有些不相信的,轻揉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问道。

明晓摇了摇头,他也是头一次看见如此奇异的景象。而雪女则对单清的话视若惘闻。雪女自顾自的走着,丝毫没有将明晓和单清当成同伴的样子。单清倒是不介意,反正本来自己就和她不对眼,她有也就走了。但明晓却急了,早知道她竟然知道华胥的秘密,那么她一定知道该如何去获取鲛珠,跟着她比自己一直瞎转悠可好太多了。

想着,明晓便急步跟了上去,看的单清都有些火冒三丈了!明晓哥哥也真是的,干嘛非要跟着那个女人,她知道的我不知道吗?真是笑话,哼……

虽这么想着,可单清还是跟了上去。

走在前面的雪女被明晓追上了,雪女只是淡淡的说:“如果上路,我只带你一个人,其他的人我可没有兴趣,如果她一直跟着我,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生出想杀了她的念头,如果不信,你可以试试。”

是啊,我怎么忘了这茬儿这女人可一直都想杀了其他的四季季司呢!单清跟着她的身边太危险了。幸好她提醒了,吓!她提醒……

明晓听了下来,等着身后的单清跟来。

“单清,哥自己去找鲛珠,你先自己去玩吧,不用跟着我的。”

“为什么,我凭什么不能跟着你,是不是又是那个女人的原因?”单清一听明晓的话,刚压下的火气又蹭蹭蹭的冒了出来,“哥,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我已经可以帮到你很多事了!而且我还找到了……哎,你别跑啊。”望着已经跑远的明晓,单清住了声,自己在心中补充道:我还找到了小唯姐姐!

“单清,等着哥去找你,你自己先去玩儿吧,难得的放松时间哦!”空气中明晓的声音远远的传来,让单清有些失落感。白沙的海底沙滩上,单清只是静静的望着明晓那快要消失不见得背影,寂寥无声。

“喂,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明晓问着自己身边的雪女,充分发挥了好奇宝宝的天赋。

“一个生物都没有遇见,我怎么会知道。”雪女有些不耐烦的回答道。

“……”明晓很乖的闭上了嘴巴。

两人在海底闲逛着,明晓实在受不了那压抑的气氛,再次问道:“为什么我们可以在海底呼吸?为什么我可以在海里可以如在陆地上那样的如履平地?为什么……”

“够了!”突然出声的雪女把明晓吓了一跳,“因为我们是异时空的人,对于自己来说,我们是外来者,所以这里的天地规则不会约束我们,懂了吗?”

明晓点了点头,雪女又继续说:“但如果我们在试图打破这里的规则时,天道就会降下天罚,以示惩戒。”

明晓又点了点头,而雪女又再一次的开口:“不许再问了,给我安静点!”

额,好吧我不问了,真是的,问自己不懂得问题这是好习惯好不好?我一直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好习惯而自豪的!现在竟然被人嫌弃了,你狠!明晓在心里默默的嘀咕着,哼!我就不信你还会读心术,能猜到我心底在想什么。明晓的脸上一片平静,没有丝毫的怨言,但雪女真的相信了吗?哼,聪明如她,她早就知道明晓正在腹谤她,只是她也懒得理会罢了。

继续往前,却听见了一声甜美的诧异声“竟然有人能够进入我们的海城?”雪女和明晓都有刹那间的愣神。

那是一个不大的女孩,她的皮肤又光又嫩,像玫瑰的花瓣,她的眼睛是蔚蓝色的,像最深的湖水。不过,她没有腿:她身体的下部是一条鱼尾。

美人鱼!雪女和明晓相视一眼,均看见了对方眼底的那份不可思议。简直太美了!如果不是那一条鱼尾,估计她会被人们当成天堂里的天使吧!

“我们只是迷路了。”明晓朝着雪女说道,似是在责备。

说着就朝着小人鱼走去,只见小人鱼”嗖!”的一声,一下子躲到了一块十分巨大的巨石后。只露出了小鹿般可怜的眼神,似乎明晓是什么瘟疫一样。

“当陌生人侵入海底城,就是有厄运即将降临……”小人鱼的嘴里不住的念叨着,似乎正在诉说即将到来的不幸。

雪女的眼神暗了暗,但也只是一瞬罢了,随即雪女用了一种明晓从未听过的温柔的声音,好似蛊惑一般的说道:“厄运即将降临,我们要赶紧找到他们,好帮助他们度过恶难!”说着雪女的周身散发着如月光一样的莹莹白光,在雪女的周身环绕着,把雪女衬的似九天的玄女一样,当然啦,在小人鱼的世界里并没有听说过九天玄女,不过她知道现在她的面前有一位很厉害的姐姐,虽然她和自己长的不一样,可是身上散发的气息确实十分的神圣,而且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

“她只是普通的人鱼罢了,我们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雪女试图拉着明晓离开,不在理会那胆小的小人鱼。

明晓一愣神,立刻的反应过来,不在理会小人鱼,雪女的白练也从身后环上了明晓的腰身,雪女一用力,明晓便回到了雪女的身旁,两人都未在看小人鱼,似乎遇见她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

在小人鱼的注视下,明晓和雪女离开了这片海域。

“刚才的人鱼不应该放过的。”明晓的脸色很不好看,毕竟马上就唾手可得的鲛珠飞了,搁谁身上,估计谁也不会好受的。

“如果刚才你动手了,估计我们马上就会成为她的陪葬。”雪女也丝毫没有给明晓面子,厉声道,“她的生命已经快走到尽头了,如果为了一个将死的人鱼把自己的命搭上,委实不值得。”

“少来这套,那你刚才何必释放你身上的情之气?难道只是为了喊我回来,别在哪里掩耳盗铃,无聊的很!”明晓没有相信雪女的话,现在他只觉得雪女竟然可以预知别人的死亡,太渗人了,如果自己继续和她在一起会不会被在不知不觉中让她算计,最后死于非命。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你可以用你自己体内的神秘力量去感知,就会知道刚才那个人鱼的身上死气已经丝丝的从身体内部往外渗,由此便会知道她活不了多久,”雪女对明晓的无知充满了鄙夷。“还有啊,如果不想跟着我,你就自行离去吧,我绝对不会挽留,别太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明晓的眼睛里开始有血丝显现出来。

“主人她说的是对的,我们的确可以通过他人身上的死气来判断那个人是否是将死之人。其实是对我们这些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是最敏感的!”明晓的黑月顽石中的修赶紧交代道。他生怕明晓一个愤怒就真的离开了,看雪女做事的样子不难看出她对寻找鲛珠的事是很有把握的,如果真的离开了她,估计自己的主人会费很大的劲才能够得到鲛珠,但更大的可能是得不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