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三生石,绿绮琴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1011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男子叹息一声,身影开始虚幻起来,不一会儿便消散了,仿佛从未出现过。

“燃燃姐,你是怎么发现的?”安夏现在看着苏燃的眼睛里充满了崇拜,双眼只冒心心。

“他不该贸然出声,反常即为妖。”

安夏似小鸡一般似懂非懂的点了点自己头。

“我们快点去典籍阁吧,不然别人把好的功法都选走了。”苏燃的步子加快了,直奔典籍阁而去。

整个典籍阁很大,刚走进去,就看见一位看着坐在门口正在记载着什么。一楼是一个切磋的场地,在这里也可以找个位置好好的翻阅借来的功法,至于管理的人员就只有那一位负责记载借书的老者。

一看一楼什么都没有,苏燃拉着安夏直径上了二楼。二楼摆放着许许多多的书架,可见功法之多。

苏燃随手翻看着这里的典籍,'滴血玫瑰'、'吞天印'、'弄焰诀'……苏燃翻了翻白眼,什么嘛!竟是一些不靠谱的东西,就不能有一些实用的。

看着苏燃的兴趣全无,安夏眉头皱了又皱:这些功法再自己看来都是不可多得的,可是燃燃姐为什么一样都看不中呢?

“功法虽好,可要耗费的时间太长,而我们只有三个月。”

“嗯,那我们怎么办?”安夏轻咬了一下唇,眼中明显的带着焦虑。

“为什么只要呆在我的身边,你就开始变得蠢的可怕,让人厌恶。”苏燃停了脚步,温和的声音带着锋利的刀刃刺向安夏的心。

“燃燃姐,你……”安夏的眼睛里开始有雾水凝聚,她不懂为什么燃燃姐要这么说,她听得出来刚才燃燃姐说话的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罢了,和你说这些干什么,我们继续选吧。”苏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她什么也没有说。

安夏再也忍不住了,红着一双眼睛跑了下去。燃燃姐,为什么……这里除了你我还能跟着谁?安夏跑到了一处无人的地方小声啜泣着。

安夏,我不可能永远陪着你,你太依赖我了,如果换成以前,保护你一辈子也不是不可以。可现在蚩尤的封印即将松动,如果我们还不采取行动的话,估计这个位面将彻底崩塌,我该拿你怎么办?

苏燃望着自己身前的功法,眼神空洞。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对蚩尤充满了惧怕和厌恶,而且与生俱来。不然的话我何故如此的好心,待蚩尤出来后投靠他,也不失为一步好路,毕竟我是一个黑暗生物啊。

苏燃将眼睛闭上,脑海里一片混乱,是时候理清自己的思绪了,到底该帮谁?

一步错,步步错,到底该压谁胜?

而安夏这里……

“很难过吗?”一个女孩站在安夏的身后,明知故问道。

安夏听到了陌生的声音,赶紧擦了擦眼泪,但仍带了一些哭音道:“有什么好难过的,燃燃姐只是为了我好而已。”

“哈哈,你信吗?”女子如银铃般的笑了起来,问道。

“我……”安夏把头低下了,踌躇了一会儿道:“我信。”

“信,恐怕你自己都茫然吧!自欺欺人的家伙。”女子也停顿了一会儿说,“苏燃和月冥心是生死之交,可今日来多次冲突,却和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雪女交好,你可想过是何缘由。毕竟事出必有因。”

“我……我不知道。”安夏听了此话更加羞愧的将头深埋在胸前,她不是不知道这些事,只是从未联系起来“很难过吗?”一个女孩站在安夏的身后,明知故问道。

安夏听到了陌生的声音,赶紧擦了擦眼泪,但仍带了一些哭音道:“有什么好难过的,燃燃姐只是为了我好而已。”

“哈哈,你信吗?”女子如银铃般的笑了起来,问道。

“我……”安夏把头低下了,踌躇了一会儿道:“我信。”

“信,恐怕你自己都茫然吧!自欺欺人的家伙。”女子也停顿了一会儿说,“苏燃和月冥心是生死之交,可今日来多次冲突,却和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雪女交好,你可想过是何缘由。毕竟事出必有因。”

“我……我不知道。”安夏听了此话更加羞愧的将头深埋在胸前,她不是不知道这些事,只是从未联系起来过。在她的心里,燃燃姐是永远不会伤害她的。

看着安夏此时的样子,那女孩感觉有些颓废:这个女孩真的可以帮我凝聚天赋猫尾吗?可是三生石上的确是如此指示的。难道此女孩日后必有奇遇!

三生石,缘定三生,只为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三生石,石三生,三生石上定三生。

很多人都认为三生石是生死伴侣之间情深的鉴定。此想法大错特错,所谓缘定三生中的'缘'乃是指自己此生对自己很重要的人或事。

所谓的人和事并不是单指爱情,还包括很多情,而情中的喜怒哀乐等才是正解。

前世因,现世果,来世叹。

而此时三生石指引着说安夏便是她的有缘人,能帮她成就大道。看来自己得先帮她一把啊,不然这个女孩还如何的成就自己呢!

“罢了罢了,你叫安夏是吗?”女孩看着安夏有些无奈的说。看着安夏点了点头,女孩接着说,“我这里有一套绝学,愿你能够好生修炼,学成后不管遇到多强大的敌人都有自保之力。”说着将一卷轴递给了安夏。

《红尘越刃》!这是属于我的越刃?

安夏看着卷轴上的字,眼睛里充满了激动,看其出处定是上古遗留的宝物,即是上古之物又岂是现在残缺的功法所能比的。

红尘越刃共九刃,待大成之日可劈日月,失天地都为之颤抖。

第一刃,初入红尘造杀戮。

“红尘如梦如幻,无梦之力者怎可缺,

红尘当有赤子心,无心怎可入红尘,

红尘须有杀戮心,不为蝼蚁便称王,

红尘本是无情道,斩尽天下又何妨!”

女孩的声音在安夏打开卷轴的那一刻便开始响起。

轰!安夏觉得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条大道,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可以保护那些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看着女孩的身影马上就要淡出自己的视线了,安夏大声喊到:“喂,别走!你还没有告诉我的名字呢?”

“我叫梦琳。好好修炼吧,后会有期!”

知道了那女孩的名字,安夏开心的笑了。抱着手中的那卷《红尘越刃》,安夏有些踌躇:这等好功法,我要不要和燃燃姐说一下?看她需不需要?

算了吧,燃燃姐一定不会要的,一片她就告诉过我,每一个需要的功法都要针对自己的本命法器,否则难有大用,燃燃姐的本命法器不是越刃,有了这本功法也无用,那我就先不给燃燃姐说,以后好吓她一跳,嘻嘻!

而典籍阁里得苏燃重新打起了精神,不管如何,自己都得提升实力,不然如何在关键时刻扭转乾坤。

苏燃继续在典籍阁里乱转,希望能找到符合自己本命法器的功法。

不知不觉已走到了典籍阁的最里面,里面的光线很暗,但也有书架在里面静静的矗立着,只是看其上面那层厚厚的灰尘,便知这里很少有人进来。

凭着直觉,苏燃认为这里也许有什么遗落的宝物,刚刚准备抬步去翻阅一下书架上的卷轴。

一股劲风吹来,阻住了苏燃的脚步。苏燃用衣袖挡住了脸颊,可风依旧刮到了脸上,使得苏燃双颊生疼。

无法,苏燃赶紧退去,没退几步,那股劲风便停止了,这让准备离开的苏燃心中十分诧异。又试着朝着里面多走了几步,果然那股劲风又出现了。

苏燃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看来里面的确有有宝物,想通了以后,苏燃不在执着,急步离开了典籍阁。

走到了看书典籍阁的老者面前时,问了一下老者'这里是否有什么地方很奇怪?',老者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不予回答。苏燃也没有一再追问,直接回去了自己的阁楼。

当最后一缕余晖落下,一袭黑袍向着典籍阁奔去。

“谁,给老朽出来。”半晌后,无人应,老者也未探查出什么。不过还是小心谨慎的在通往典籍阁楼上的入口处布下了几层结界。小心驶得万年船!不然自己要是成为了千古罪人可就不妙了。

四下警惕的探查了一番,没有寻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后,老者坐在练功台上假寐起来。

而典籍阁的二楼,最里面那个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方赫然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的人。

只见黑袍人怀里抱着一架古琴,右手拿着一黄金凤枭面具——真实的虚幻。

吓!

来人竟是苏燃,只见她盘坐下来,古琴放腿上,一双修长的手抚上了晶莹剔透的琴弦。一个个琴音似小精灵一般从她的指缝跳出,又似高山流水流水一般轻快。

琴音一直悬绕最里面的几个书架之间,不一会儿出来了一股劲风将一个木盒卷了出来,轻放在苏燃的身边,苏燃见此立刻住了琴音,一把抓住木盒往身上放。

说时急那时快,三根用情之气凝聚而成的箭飞速的向苏燃所在的方位袭来。

铛铛铛!

看守典籍阁的老者到时,发现黑暗中只有三支箭在月光的照耀下孤零零的血插在木板上。

人呢?老者吃惊不已,自己与发出的箭到达的时间不超过三秒,怎么会没有人,刚才明明隐约听到一阵琴音?

奇怪,今天真实委实奇怪至极!

老者带着不确信的眼神环顾四周,可没有发现一点的气息。于是便举步下楼去了。

黑暗中的苏燃送了一口气,不过也不敢立刻现身离开这里,她仍旧继续潜伏着。

果然不一会儿,老者又重新回到了这里,又将这里仔仔细细的搜查了一遍,真的确认没有人后,才放心的离去。在老者这次真的放心离去后,黑暗中的苏燃才将紧扣心稍稍松了些。然后尾随着老者离开了典籍阁。

趁着夜色,苏燃回到了自己的阁楼里,在进入自己的房间前,苏燃在安夏的房门外停住了一会儿。

“这次我一定可以变得很强大,燃燃姐,我不会拖你的后腿的。”屋内的安夏由不自知自己所说的话早已落入了在屋外偷听的某人耳中。某人听得有些飘飘然的离开了,等回到了自己的屋内时,某人都还在不断的傻笑着。

连安夏都开始勤奋起来了,看来我也该行动了。想到此,苏燃开始摩拳擦掌,这个木盒里到底装着什么秘密?

小心翼翼的将木盒放在桌上,苏燃天不怕地不怕的胆子有点萎缩了,双手也带着些许的颤动,一点点的打开木盒,看着木盒开启的缝隙越来越大,苏燃咽了一口唾沫,“啊……”,一声尖叫后,木盒被扔到了地上。

屋外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燃燃姐,你没事吧?”“没事,只是看见了一只耗子,你快去睡吧。”

听着苏燃瞎掰的理由,安夏无语的想撞墙,如果是我害怕耗子还情有可原,你害怕!!说出去恐怕都没人信,算了,懒得理你!

“哦,那我走了,晚安!”

“嗯,晚安!”

天知道屋内的苏燃现在正咬牙切齿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把自身的火气撒在安夏的身上。

苏燃侧耳听着安夏的步子渐行渐远,苏燃终于爆发了!

“啊……”

刚准备进屋的安夏听得苏燃一声怒吼,安夏缩了缩脖子,话说真像杀猪一样!算了,不管她,我还是置身事外最妙。安夏加紧了步子向自己的屋内走去。

而另一边苏燃看着自己手里的木盒,一股莫名的怒火冲上心头。

木盒半开着,里面只有一张泛黄的纸条。当你打开木盒的那一刹那,就会有一位重要的人将会从你的生命中逝去。

这不是诅咒,是你命中注定的抉择。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叫人生死相许。

苏燃将纸条紧紧的攥握在手心,眼神开始变得凌厉起来:杜顾天,看来留你不得了,莫要怨我……

“啊嚏!”早已身在五大院里的杜顾天打了一个喷嚏,他用手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道:“难道有谁在想我?而且对我还居心叵测!”杜顾天对自己莫名其妙的想法分外的无语,甩了甩头,将那无厘头的荒诞想法抛到脑后了。

而身在东院的雪女此时用手捂住胸口,光滑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滴落下来。而雪女却没有理会,胸口传来的阵阵绞痛,让雪女根本就无法好好思考。

待得胸口传来的痛苦悄悄减轻后,雪女的目光望向了窗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会有一种天塌地陷的感觉,难道是主子出事了!不然我怎么会如此的心神不宁。

而苏燃则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有那么重的好奇心,果真好奇心害死猫!

而典籍阁内的老者,喃喃自语:“唉,这是你自己选择的路,老朽也没法儿了,愿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唉!

四声叹息同时响起,似在各自忧虑着什么。

未来的事,谁又说的准呢?

本想自己盗来的应该是一部上古的卷轴,就算和自己凝聚出的本命法器不相映衬,那自己也还可以送给别人啊!怎么也能换来一个人情吧,现在倒好,东西没得到反被诅咒了,要是假的到也罢了,现在竟然还弄得有鼻子有眼,要真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因为自己这次什么狗屁抉择而逝去,他妈的我也不活了。苏燃越想越觉得憋屈,这叫个什么事儿啊。无语望天,苏燃只觉得自己憋屈到极点。

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当大地上迎来第一缕曙光,一轮红日冉冉升起,似是吹起了胜利的号角,也似再为即将逝去的哀悼。

日上三竿,本已是极为暖人,可苏燃的心仍旧如堕入冰窟一样,看着自己摆放的一张琴,苏燃的眼中也开始有了色彩。

绿琦琴开始有些变化了!

此琴名为绿琦。

那是一张通体橙色的古琴,样式古朴,七根琴弦晶莹通透,不知是什么材质,一层淡淡的橙色光晕流转其上,仅是看那琴上的光,就仿佛能感受到它所散发的悲伤之气。

琴弦的共鸣依旧在继续,似呜咽,似轻吟,虽然没有正是拨弦,但那琴音中的爽朗清澈却令人心神俱醉,坐忘无我。

一只手托琴,另一只手轻拂琴苏燃整个人都呆滞了,此时此刻,她眼中却充满了柔情。那是沉迷,完全的沉迷。

此时的苏燃,已经进入了一种特殊境界。而将她引入这个境界的就是这张绿琦琴的古琴。古琴上没有任何力量的波动,却有情绪。不论是武器、防具还是其他种类的物品。由低到高,一般都分为普器、精器、灵器、魂器和圣器五个级别。其中,魂器和圣器的首要特点就是情绪。

情绪的产生,是因为魂器和圣器之间有灵魂存在。而此时,眼前的这张橙色古琴,是苏燃所见过的所有器物中情绪最浓郁的一个。即使是她以前看到过的也远远无法与其相比。此时的苏燃,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另一个境界。她的心神进入了一个橙色的空间。周围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只有那橙色的古琴在低低的吟哦着。

若有若无的声音,在苏燃内心深处响起,声音凄婉而清脆,那起伏不定的情绪,仿佛在寻这一个奇妙的旋律悄然倾诉:

“我是神手中的一朵琼花,在神的手中,我轮回了五百年。

五百年前,别人叫我苏绿琦。我是一个叫绿琦的姑娘。

在我十八岁那年,我爱上了一个叫秦治的男人。他比我大二十岁,但我依旧喜欢他喜欢到毫无顾忌。

记得那是一个朝阳满撒的早晨,我为了追寻一只可爱的白羽雀儿而到了一片枫林。然后我听到了琴声,清澈的、婉转的——像平静的溪流恬然,那是天簌之音!

我看见他了,秦治,一个轮廓分明的白衣男子。他端坐在满地的红叶之间,额前的发鬓微微的垂在脸庞,双手轻如流水般在他面前的橙色琴身抚过,随之而出的是万物皆醉的天簌之音。

从那时开始,我便义无返顾地爱上了他。随着那婉转流云的琴声,伴着漫天的红叶飘落,我情不自禁地舞起了《霓裳》。就这样,我在漫天满地的红叶中为一个陌生的白衣男子而起舞!

我所在的苏家,权倾天下,财甲天下。可我多么希望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啊!但我不是,我是苏绿琦,是苏家家主唯一的掌上明珠。

秦治,那个大我二十岁但我喜欢得不得了的男人,只是一个居无定所的流浪汉,甚至还是一个吟游诗人,靠弹琴卖艺为生——“身份寒碜,年岁太大,有损苏家颜面,不——配!”父亲这样说。然后我们被限制了来往。

但我是苏家大小姐,我从来没怕过任何的事任何的人,我是父亲唯一的女儿,所以即使也见过他活生生地打死犯错的仆人,我还是不怕他。

我千方百计地去找他,坦白地对所有的人说:我爱他,不管怎么样,我都要和他在一起。

在一个下着淅沥小雨的晚上,我再次偷跑出去找到他时,却看见他已经倒在了地上,而他身上的血,如同一朵鲜红的蔷薇般在黑夜中绽放!

“父亲做的,是他,是他……”我这样想!

他曾经对我说:如果我高兴一次,他或许只能为我高兴几天;但如果我伤心一次,他却一定会为我伤痛几年。但现在是我的父亲杀了他!我没有流泪,因为泪已经流在了心里——我满脸张狂地笑,如同百合花一般肆无忌惮地在风中跳耀,妖异,诡秘——那是父亲的杰作!

……

我发誓,我只是想吓吓他的,我真的没打算杀了父亲。是我放那条蛇在父亲的床上的,那是我对他杀秦治不满的报复,可我真的没准备要杀他。

但事实只有一个,我杀了我的父亲!是的,我杀了那个爱我宠我任我胡作非为甚至拔他胡子也不会和我瞪眼的父亲!无论他怎样的不是好人,但于我,他是一个好父亲!

于是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没怎么值得我留恋,我用剪刀在手腕上划了一条优美的弧线,然后笑了——了无牵挂。我成了神手中的一朵琼花,在神的手中,我求了整整五百年。

自从我知道了神的存在,我就明白一切皆有可能。我求神让我去见他,神总是对我说因果乃天定,缘已尽,即使你再见他,他也不认识你了。我说我不介意,我只是想看看他,看看那个让我爱了五百年思念五百年的男人。

神说,我已经是神的一部份,如果我一定要去,记住一定不要流泪,神讲求心境不能沾染尘世间的一切、不能影响尘世间的一切,心静——不惊,不喜,不悲,不愤。

我说我不会,理由是我在神的手中已经轮回了五百年,早已经有了神缘。我只是去看看他,了却一段心愿,然后便回来,在神的手中继续我的轮回。

神让我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

一天,两天……我飞过了无际的海洋。

一月,两月……我飞过了广阔的沙漠。

一年,两年……我越过了重重的高山。

我终于来到了那片枫林,依旧是漫天的红叶纷飞!他的今世,依旧如五百年前,洒脱无忌。但我仅仅是高兴了片刻,因为我看见了一个人,一个粉红罗裳的年轻姑娘在他的面前轻舞着,同样的是把橙色的琴,弹着《静夜思》,他的满脸全是微笑,他的眼中尽是她的身影。

他——握住了她的手,满目深情地说:“你真美”他们依偎在一起。“你真美”,他五百年前也在这片枫林中对我说过。

我不在意的,我只是来看看他,真的,仅此而已……谁说我不在意?我又怎么能不在意?我做得到吗?我做不到,我高估了自己。

我飞到他的眼前,飞到他的耳边,绕着他大叫,“我是绿琦,五百年前你的绿琦,你知道吗?”他听不见,他只是满怀柔情地对那姑娘说:“雅,你看这蝴蝶多可爱!”

那姑娘却撒娇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可爱?”他马上紧张起来。连忙解释说:“不,不,你是天底下最美最可爱的,即使这蝴蝶也比不上你的!”

我哭了,我终于哭了,我还是哭了。

神说不能哭!

我想起了一些东西:

那橙色的琴……美妙的旋律……红色的枫叶如火般……

我感觉自己在消失,我好像变得越来越淡……在变成一缕轻烟后,我钻进了端放在他膝上的琴身中!

神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流泪后,你会变成那一瞬间你想到的东西,永不在轮回……

我成了琴魂,他手中那把琴的琴魂。我常常想起五百年前枫树林那些事,这时我的情绪就非常的激动,如同飞瀑流雨般不可阻挡;我也常常如当年在神手中轮回时那样安静恬然,无欲无求——我想说的是,我的这些情绪都通过琴音表达了出来,我希望他能听懂!

他或许真的听懂了我。

他抛弃了尘世间的一切,倾心于琴。

他万里跋涉,取南山千年桐木,以四十九味药材泡之,温火轻烤九九八十一天取出。于温和阳光下晾晒一百零八天,取那把橙色的琴的弦——也就是有着我灵魂的琴弦,花费三年,制成了一架新琴,——绿琦琴。

我成为绿琦琴的琴魂。”

橙色的世界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重新回到了现实之中,苏燃突然感觉到自己的面庞很湿,此时她才惊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晶莹的泪珠滴在那晶莹的琴弦之上裂成无数更小的水珠悄然滚落,不知是人在流泪,仰或是琴。

绿琦琴,是绿琦琴。琴中极品之极品!而那个名叫秦治的男人,正是她得到这张琴时所看见的琴主人。

苏燃不知道为什么绿琦琴会在这里,但她却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与这张琴分开,永远都会守护在她身边,分担她的悲伤,分担她的哀怨。毫无疑问这是一张琴中神器。

琴中的神器是什么?自然是琴。苏燃的情绪还没有从绿琦琴那虚无缥缈的故事中清醒过来。她不知道琴魂是否真的存在,但那个故事却是如此的委婉动人。或许是因为她的泪与琴魂所在的琴弦碰触。苏燃旧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它的琴弦与自己的心弦在共同颤抖。

为什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绿琦琴怎会发生如此大的情绪,它是一张好琴,可是以前自己从未和它共鸣过,如今怎会又触碰到了绿琦的真正琴魂!难道是那都是真的,是我未来的遭遇引起了绿琦的共鸣吗?它是在为我悲鸣!

苏燃不敢在往下想了,每多想一步,自己的心就像要裂开一样:不要,我不要失去你,心心……

此时的苏燃俯在琴身上,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滴在琴弦上,不知是为了绿琦还是为了自己……

咦?我怎么流泪了!怎么控制不住!

在苏燃哭泣时,一股悲凉的气氛席卷了整个灵域,不管是谁,不由自主的伤感起来,眼泪也肆涌泛滥。

古颜虽为导师,此刻却也落下泪来,不过她却没有去擦拭,喃喃细语道:这感觉,怕又是一件圣物出世了吧!

五大院的东院里,在一长老的琥珀色双眸中,有泪水在积聚。

是谁的悲伤竟让我的心境也发生了逆变!多少年了,终于寻到了几丝熟悉的存在感,这一次一定要牢牢的抓住这丝线索,一定要查到曾经我到底是谁?又因何故会出现在这里?

苏燃渐渐的停止了哭泣,人定胜天,我又何必为了未来那虚渺的事忧心忡忡。收拾好心情,苏燃慢慢朝着外面走去。

“燃……燃燃姐,你没事吧?”安夏觉得现在的苏燃浑身都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悲伤,虽然她仍是笑着,但安夏看的出来她的悲伤。

“没事,”苏燃轻拍了一下安夏的头,笑道,“能有什么事,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安夏点了点头,拉着苏燃去了庭院里赏花。

“燃燃姐,我昨天半夜里闲的无聊在庭院里种了一些梦昙花,想必现在应该吸取足够的梦之力开放了吧!”安夏带着向大人炫耀的小孩子口吻向苏燃撒着娇。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