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分道扬镳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1028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灵域的选拔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可人类世界的情况也拉开了恶化的序幕。人的私心越来越大,贪念在人的脑海里开始站稳脚跟,社会也变得越来越复杂,人与人之间的沟壑也日益加深。

“呵呵,人类世界最终会被我征服的!”身在S市的邹路低语道。

“路,现在我们攻击人类世界会成为众矢之的。”纵使S市已经成为了邹路的天下,可鸾若仍有些忧心忡忡。

“现在蚩尤即将破印而出,整个世界早已经开始乱了,你可知,乱世出枭雄。”邹路阴阴的笑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鸾若助我,定可傲世群雄!”说罢,直盯着鸾若。

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对自己的信任,鸾若的心有些动摇了:自己是不是不应该阻止他,给他空间让他去追逐自己的梦?

鸾若将自己的头深深的低下了,细弱蚊鸣的“恩”了一声。

叹叹叹,为君负了这天下也罢!

灵域内的精英朝着五大院汇聚,可到底谁能够得到女娲大人的传承呢?被传送进五大院的精英们,又面临了令人深思的抉择。

当精英们陆续睁开眼时,看到的表示一卷巨大的褐色卷轴悬浮在空中,上面的每一个都发出耀眼的金光,可以说方圆百里都可以清楚的看见卷轴上的字。五大院:

中院——炼金、北院——木生、南院——水疗、东院——火攻、西院——土防。

规则:

一、五大院只提供练功的理论,不给予任何修炼资源。

二、在一定期限内到达要求者将有资格接受女娲大人的考验,通过考验者可得到女娲大人的传承。

三、要以守护大地为己任,和大地共存亡。

四、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域外寻宝:通过五大院的时空传送阵,进入与人类世界平行的时空寻求宝物。

“平行时空是指我们自己所在的种群所在地?”

“应该是的!”

……

交头接耳的众人忽然感觉到了雷霆般的威压,不由得住了口。

“平行时空是指同一个位面内的万千世界。至于你们所在的种群则只属于一个小世界的范围,再哪个小世界之外还有数不清的小世界。

再由万千的小世界组成一个完整的位面。而人类世界所说的地球就可以说是这个位面的总称。但现在地球的能量开始枯竭,导致这个小世界的任何种群都没有打破天规,突破祰桎。能大成者少之又少。”

空灵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是人无法分辨声音的来源。每一个人的手上也多了一块玉佩。

“每一个人根据自己手上的玉佩进入五大院的各院,努力修行吧,未来你们的成就不可估量!”

众人看着自己手中的玉佩,发现上面有一个凸出来的字,定睛一看,是“金、木、水、火、土”之中的任意一个字,凭着上面的字进入不同的院。

一时之间场中的气氛沸腾起来了,每一个人都开始向着各自的院中掠去。

入五大院后,沐云瑾等人即被分散开来。

而蚩尤暗中派遣的人也有不少进入了五大院。

游戏开始变得好玩儿了呢!

灵域外,预言族的族长安松魁,T市蔚家蔚墨心中都在暗自祷告。

孩子们,你们是宇宙那位主宰钦点的最有天赋的人,地球的未来就靠你们了,像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是不能够出手帮你们的。

Z国大陆一处空间内,一对白衣男女在一玄玉桌边相对而坐。

“枫,灵域是天赐的机会啊!我们一起去吧。”

被叫枫的男子,看着自己对面的娇颜,有些痛苦的说:“沐素,你何苦呢!”

“不是的,枫,”沐素知道他一定是误会自己的意思了,赶紧解释,“灵域是五大院选拔的地方,我们一族身份很特殊,所以有自由进入五大院的特权。”

枫的眼神里依旧没有神采:呵呵,我何时沦落到需要靠女人的裙带关系?就算进入了又如何,我只是一介废人而已,连自己的仇都报不了!

“你错了,进入五大院需要的是能够修炼情之气便可,并不需要灵力。你的灵力尽失,根基也被毁,但情之气你却可以修炼,所以我才说这是一个机会。”

枫的眼神里恢复了些许的神采,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当真?”

沐曦并没有回答枫的话,只是眼神里却充满了坚定。

“我去。”

沐曦的右手旋转了一下,一本很厚的书便出现在手中:“这是灵域的资料,你好好看看,争取尽快凝聚情之气,然后我们就去五大院。”

“恩。”

……

五大院内,雪女去了东院。越往东走越炎热,不一会儿,雪女就感觉到了燥热,按理说身为四季变化之冬寒的雪女来说并不畏惧这点热,但是进入五大院之前自身的灵力都被化了去,现在雪女对于向自己袭来的股股热浪没有抵抗力了。

强忍自身的不适,雪女继续向东院行进。

慢慢的,雪女有些靠近东院了,远远的就看见一片赤红的围墙如血般的伫立着,给人以沉重的压迫感。

待到跟前,雪女就发现围墙是用火山的溶浆做的,而且这溶浆还是滚烫的,连牌匾上的“东院”两个字都带有浓浓的血腥味。

吓!

难道整个东院是一个巨大的法阵,我怎么觉得这里充满了戾气!

和雪女一起驻足的还有不少人,但毕竟没有谁真正的善良之辈,只是停滞了片刻便踏进了东院,当然了,雪女也不例外。

“荣华富贵温柔乡,

马革裹尸战沙场,

功成名就身且退,

三山五岳话悲凉,

千言万语道不尽,

浮生桥上望幽水,

难忆曾经吾是谁?”

刚一踏进东院,每一个人的脑海里便有一个怅惘并带着迷茫的女声传来,似乎在诉说当年事。

众人一怔,都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知所措。不过都将头低下,快速的离开了,谁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内心的感受。这就是所谓的精英都有的内心阴暗面吧!

雪女去了东院,而其他人则进了别的院。

月冥心和蔚然则去了南院,在赶往南院的路上,她们结伴同行。

越往南就越冷,刚开始空气还是温和的,等行进一段路程后,空气骤然变冷,连风也变得凛冽起来。

“月城主,这可是阵法的作用?”

蔚然只感觉风雪来的十分突兀,紧了紧衣服,问道。

“这里面应该有上古遗留的宝物,至于是什么我也不太清楚。”月冥心缓言,接着又是眉头一皱。

看着月冥心表情有些凝重,蔚然也不敢贸然出声,谁知月冥心说了一句让蔚然哭笑不得话,“其实你可以叫我冥心,叫城主就太客套了!”

蔚然有些愣神的看着月冥心:她真的和安夏说的不太一样呢!我感受到的是她冷漠面具下有颗柔情的心。

蔚然脸微热了一下,别过头去,岔过话去:“冥心,跟在你身边的槿汐呢?”

“她啊,我让她自己去把握机遇去了,我没有一直束缚她的想法,她也需要成长。”月冥心笑道。

“我们快些走吧,忽然好像看一看南院的样子呢!”蔚然望了望空中的细雪,有些希冀道。

“嗯。”

越靠近南院的范围,月冥心和蔚然就有一种亲切感涌上心头。

两人加快了脚步,隐隐的看见了一片蔚蓝色的建筑,虽然隔的有些远,不过那建筑仍给人一种很神圣的感觉,见到此建筑的人都不自觉的低下了头,生怕自己亵渎了这份威严与祥和。

近了,一片海出现在月冥心和蔚然的面前,而南院竟然坐落在大海的中央。南院的四周都有一座彩虹桥,从南院的一直延伸到岸边。

一步一步的踏上彩虹桥,向着南院的院门行进。不少人和月冥心两人一起带着敬畏朝着南院的内部走去,南院的学生都穿着水蓝色的衣服,衣服上有一种特殊的力量在涌动,蔚然的瞳孔猛然间一缩。

这衣服和爷爷给我的那件衣服好像一模一样。那件水蓝色的衣服我只是在发现S市的图书室是一个骷髅陵墓后,在夜探陵墓时穿过一次,不想今日却又看到了。

“他们衣服上的那股力量便是情之力吧!”月冥心紧盯了一会儿他们的衣服,带着些许的讶异道。

“嗯。”蔚然应了一声,“我们往里走吧,别站在这里了。”

带着有些沉重的心情,蔚然率先向前走了。月冥心紧跟其后。

而沐云瑾去了北院。

拿到玉佩后的沐云瑾仔细瞧了瞧,发现玉佩上赫然写着一个“木”字,就立刻朝着坐落在北方的北院赶去。对于被分配到北院,沐云瑾没有抱怨,毕竟现在的他也算的上是一个精灵。精灵嘛,不就是和自然亲近!

至于沐云瑾在赶往北院的路上就比雪女、月冥心和蔚然等人要好的多了。几乎是一路上游玩着过去的,好一片山光水秀啊!

虽说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却也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走在路上的沐云瑾心中有些忧虑,他们这一行人中安夏和苏燃没有成功凝聚情之气,单清在进入灵域的第一时间就被古颜导师带走了,在第一次通过传送阵后也并未见到单清的身影,单清到底被带到了哪里?

日上中天,身上早已经没有一点灵力的沐云瑾感觉到了身体的疲惫,便在自己所行走的森林中找了一棵隐秘的树干栖身。

“去死吧,啊嘿!”

几个男子拳拳生威的一起向一个女子进攻。女子虽狼狈不堪,可还是倔强的站立着。

吓!是她?月光城城主的护法——槿汐。

那女子又开口了:“一群废物,你们的死期到了。”说着,槿汐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眼神有些嘲讽的说道。

“这小娘儿们还搞不清现在的状况呢!哈哈,兄弟们今天我们抓住了槿护法,一定要先乐呵乐呵。”

“是啊,让她知道咱也不是好惹的!”哼,猖狂!沐云瑾从树上跳了下来,准备出手。

槿汐此时双手抱臂,一声低喝:“倒!”那几个男子在槿汐出声后,都应声倒地。

“你,你对我们做了什么?”其中一个男子吃力的从地上抬起头,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

“哼,做什么?很快你们就会知道的。”槿汐走到那几个男子的身旁,手上赫然的拿着一把小巧的匕首:“我会让你们永世难忘今天,让你们记住,有些人不是你们能够招惹的。”

围攻槿汐的总共有三个人,皆穿灰色的袍子。槿汐上前扒掉了三人的衣服,在三人中选了刚才第一个冒犯自己的男子。

“你说我该怎么做才能消除我心中的愤恨呢!”槿汐用手中冰冷的匕首拍了拍那男子脸,道,“千刀万剐怎么样,哈哈!”说着,槿汐就开始动手了。

槿汐一把捏住了男子的下颚,用力将男子的嘴撬开,流光一闪,男子的舌头便被割了下来。

“呵呵,我这只是不想让你自杀而已。”为了不听到刺耳的尖叫声,槿汐点了男子的哑穴。

男子只能痛苦的咽呜,槿汐充耳不闻,继续用匕首在男子的身上划着伤痕。不多会儿,男子身上已经有了上百道伤痕,槿汐有些欣慰的笑了。

“去死吧!”

槿汐一个翻滚,用脚踢飞了身后偷袭的人:“找死。”被踢飞的那男子,试图再一次的爬起来,但身体却不听使唤了。

槿汐来到了那男子的身边,眼神开始变得幽深起来:“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从背后攻击我。”

“啊!”

男子一声惨叫,槿汐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你以为我挑断了你的手筋脚筋就结束了了吗?太天真了!”槿汐的匕首一闪,男子的舌头不复存在了。

“不知哪位高人在此,这场戏可还满意?”槿汐望着一个粗壮的大树,问道。

“是我,沐云瑾。”从大树的后面出现了一个人,道。

“帮我生一堆火。”槿汐的眸子并没有因沐云瑾的出现而任何的异动。

沐云瑾点了点头,出去找了一些干木枝便开始忙活起来。

不一会儿,火便生好了。

槿汐看着不断晃动的火焰,嘴角的弧度加深了。

槿汐来到了第一位受刑的男子身旁,在他的身上撒了一把盐,接着又拿出了自己的水壶将水全部都倒在了男子的身上,看着他身上的盐开始融化了,槿汐才不在管他。

接着槿汐来到了第二位受刑的男子身旁,给他为了一颗药丸,然后用自己手中的匕首在男子的身上割下了一块肉,穿插在木棍上。

“呜呜……”男子的舌头被割了,只能用眼神祈求槿汐,而槿汐的眼底却深不见底。

将木棍上的肉放在烈火中烧烤,没多久人肉就开始发出“滋滋”的声音,槿汐看了看最后一位还没有受刑的男子,眼底充满了笑意:“追了我那么久,一定饿坏了吧!再等等马上就好了。”

沐云瑾咽了一口吐沫,浑身打了一个寒颤:这女人好可怕!她是从哪里学来的,难道是从她……沐云瑾一想到这里,心悬了起来,苏燃和月冥心等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啊!看来我们还是太善良了,以后如果再遇见她们一定要多留一个心眼。

将烤熟的肉,槿汐拿到了最后一位男子的身边:“如果你听话就不是遭受到他们两人的那种待遇。”说罢,还回头望了一眼已经被自己整治的俩人。

槿汐面前的男子,满眼恐惧的看着槿汐,木呐的点了点头。接过槿汐手上的肉开始胡吞海咽起来。

“别着急,看你这么听话的份上,我会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的。”

“谢谢护法,谢谢护法!”男子不住的道谢,更加快了吃下自己手里的人肉的速度。

哼!能不能活命,就看你的本事了。

“我们该走了!”槿汐站了起来,对沐云瑾说道。

沐云瑾此时只觉得自己的胃里一片翻江倒海,听了槿汐的话,立刻站了起来了,跟在她的身后,飞速的离开这里。离刚才那个血腥的地方远了,沐云瑾单手扶着树,猛然间弯下了腰。

“呕……”

槿汐只是淡淡的看了沐云瑾一眼,冷笑了一声道:“你真的以为我放过了他们,他们就可以活下去!”

“嗷呜……嗷呜……”

啊?狼群!沐云瑾看着槿汐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了恐惧的神色:“为什么,他们并没有对你造成太大的伤害?”

“为什么?你真是愚不可及,等到他们真的给我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时,就来不及了!别做那些不现实的梦,愚昧。”槿汐头也不回的向着北院继续进发,留下了沐云瑾一个人呆滞在那里。

其实森林里暗中还隐藏着不少人,但谁也没有想多管闲事的心,只是静静地看着。当看见槿汐折磨人的方法后,每一个人都对她产生了一股惧意。

而槿汐也在这一次行刑中也获得了“血腥魔女”的称号。

森林里的狼还在从四面八方涌来,整整三个时辰后,狼群才有序的离开,至于那三个男子则尸骨不剩!当然这只是后话。

看着沐云瑾对自己越来越戒备,槿汐不想解释什么,也不屑于给他解释。若不是因为城主,鬼才会搭理他。

“为…为什么要那样做?”沐云瑾突兀的声音传来把槿汐吓了一跳。

槿汐紧盯了沐云瑾一会儿,突然的笑道:“看在你和本护法的名字蛮相近的份上,我就给你解释解释。哼!”

“……”

“他们是魔窟的人,如果我不杀他们的话,城主就会有危险。也许你会问杀就杀了,可我为什么还要那么折磨他们吧!”槿汐的声音放轻了,细如蚊鸣的轻喃,“这是我保护城主的方式,一生一世。”

沐云瑾看着槿汐的侧脸,若有所悟道:“我明白了。”没有想到我沐云瑾又发现了一颗散落在大地上的明珠,呵呵!剩下的一段路,两人谁也没有说话,此时此刻任何的话语都显得多余。

北院并没有像东院和南院一样的大气,反而有一种浓浓的自然气息。

这地方果真很适合养老啊!哈哈……

美是美,可是我却早已对此忘却,今生今世只愿伴在城主左右。以我半世福缘消她此生孤独!

北院完全是用大树做房屋,外表虽不怎么好看,不过也别有一番滋味。但沐云瑾却知道这一定是精灵族的秘法,毕竟他在暗黑精灵族就见过这等秘法,树木虽小,可内却大有乾坤。

跟着陆陆续续的众人,沐云瑾和槿汐进入了北院。

刚进北院,就被那里温暖的氛围团团的包围了。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如阳春三月般的笑容,是那样的简单,让人生不出任何恶意。

“醒醒吧。”槿汐把手搭在了沐云瑾的肩头,脸上仍旧一片平静,“他们全身都处在一级戒备状态,哼!”

啊!沐云瑾的内心有些冷颤,如果她不提醒自己估计……

呵!好敏锐的眼睛,呵呵,估计这次五院试炼此女子应该也是一匹黑马。注意到槿汐的南院老学员们心中都对她不住的赞扬。

沐云瑾两人跟着众人来到了一块足够容纳上百人的场地上,等待着安排。

“让大家久等了。”一身月袍的男子出现在了半空中,接着缓缓落下,落在了众人的最前方的高台之上。

有不少人认识这位男子,包括沐云瑾和槿汐两人,那个人就是当初召集大家提前进入五大院的——风岩。

“欢迎大家来到了这里,单请不要骄傲,因为这里的每一位都是精英,而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通过自己努力也到达这里的恒心者,他们的付出是你们这些天赋着的百倍,所以也许他们在这条路上会走的比你们更远。”

风岩并没有理会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他知道现在能把他的话放心上的不多,就算他强调的再多也是无用功。

“在那些恒心者还没有到达的时间里,你们就好好的吸收情之气,感悟情之气,尽量的让增加情之气的厚实程度,对你们以后有好处。”

说完,风岩也不理会众人,就直接消失了。

这算什么嘛!就交代了几句屁话就拍拍屁股走人了?众人心中虽有不满却也不敢发作,毕竟现在不是从前了,自己体内的灵力已经没有了,而体内的情之气还处于弱小状态,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先夹着尾巴做人吧。

“你跟我来。”沐云瑾低声对槿汐说。然后转身去朝着森林里的钻去。

带着槿汐来到了一颗树前,沐云瑾伸出了自己的手,轻敲了几下树干,大树便露出了一个可容纳一个人的洞来。

“你?”

“槿护法,我想凝聚本命法器便通过了虚幻古镜被传送到了暗黑精灵族,故对精灵族的一些秘法略有知晓。”沐云瑾看着槿汐,戏谑道。

槿汐点了点头,用只有两个人听得见的声音道:“草之魂的事别泄露出去,那东西来历不干净。”

“知道了,我们进去吧。”沐云瑾应了一声。我又怎会是那种人,毕竟我在暗黑精灵族也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虽说滴水之恩我不会涌泉相报,但我也不会狼心狗肺到忘恩负义的地步。

槿汐没有说话,静静地跟着他进了树洞。

其他四院的情况也和这里的情况差不多,都是让学员们自己感悟。

而五大院外。

五日的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第五日,“燃燃姐,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成功凝聚情之气,是不是连进入五大院的资格都没有了?”安夏苦着一张脸,问道。

“不可能的,他们一定会另有安排。不会任由我们一直就在这里的。”苏燃的眼中虽有担心,但更多的是放松。心中补充道:毕竟五大院除了需要一些天才之外,还是需要大量的打手的,也就是所谓的炮灰,虽然很不想承认我已经被当成了炮灰的事实,不过只要能进入五大院,谁会成为炮灰还不一定呢!哼哼。

“真的吗?”

“嗯,你燃燃姐什么时候骗过你。”苏燃坏笑道,“相信我准没错。”

安夏点了点头,现在大家都走了,自己只能跟在燃燃姐身边了,不然的话自己一定会不知所措的。

“走吧,古颜导师在召唤我们了。”苏燃起身向着屋外的传来敲钟声的地方走去。

跟在苏燃的身后,安夏有些忐忑不安。

“五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成功凝聚情之气的可以进入五大院,至于该怎么进入,我想凭你们的本事早就知道了吧!至于没有成功凝聚的,就都留下。”古颜导师严厉的说道。

随后不少人走出来,接着都被传送走了。而在场的众人已经走的七七八八了,留下的则满脸的惶恐与懊丧。

古颜导师看着留下的众人,道:“所谓的天才应该都走完了。那么剩下的就是……”

众人低着头,一股颓废的感受袭上了每一个人的心头,谁愿意承认自己比别人矮一等!估计没有人愿意,谁不想做天之骄子?

目光扫过众人,古颜的眉头皱的更狠了。

“那么你们准备放弃吧。”古颜说的云淡风轻。

放弃!真的要放弃吗?“你妹的放弃!”一声震耳欲聋的骂声传来。似九天中的雷鸣,响彻在众人的耳中。

“曾经我们从微末中起步,不曾埋怨过,也被人瞧不起过,可就是凭着一股执念才有如今的辉煌。多少次被人像丧家之犬一样追打,可我们却不曾放弃,哪怕在生命的最后一刻。”

“可是因为这个位面经过了人类的糟蹋,人类的文明开始飞速的进步,可位面里的灵气却只足够维持位面的运持,无法再给我们这些修行之人突破位面梏桎的力量,充其量我们只是一些活的时间长一点罢了!”

“可谁知吾心亘古,等待了多少时间,只为了等到灵域重现人间,也许这是一场赌博,如果可以筑成无上情脉,那么就可以打开这个世界的梏桎,毕竟万千世界里谁人无情丝。”

一个稚嫩少年的声音此时在诉说着现在这个位面的情况,他双手紧握,猛然间将头抬起,眼睛中充满着不甘心,恶狠狠的望着古颜质问道:“你凭什么让我们放弃,连试一试都不愿意?难道我们中没有一个人可堪造就吗!”

古颜的脸一下子红了,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哼,就算还有别的方法可以让你筑情脉,可我说出来了,你们却一定不会用,说了又有何用!”

“古颜导师你错了,我苏燃的原则是'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到了最后一刻我也绝不放弃'正如刚才那位小兄弟说的,我们这么多的废材中当真没有一位可堪造就的吗?难道强者之路永远都是天资禀赋人的舞台?”苏燃的眼眸中对古颜的说的话充满了鄙夷与不屑。

“好好好,看来你们都挺有骨气,那告诉你们也无妨。”古颜导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眼中流光暗闪。

“情之脉除了自己能铸造之外,的确还有第二条路,便是&¥@……”在场的每一个都愣住了,谁能料想竟是这样,顿时不少人的心又开始活跃起来了。古颜注视着每一个人的神情,不作任何的评论,在给了每一个足够的时间思考后,古颜开口了:“决定去筑情脉的,可以去典籍阁寻找适合自己功法,然后开始练功。三个月后开始比赛,然后排出名次,前十名者可以自由选择五大院中的某一院,然后进入其修行。”

一想到自己还有望进入五大院,众人的心都亢奋起来,在古月说完话后一哄而散。

古颜看着离去的众人莞尔一笑,随后身影慢慢涣散,直至消失不见。

苏燃转身跑了起来,没跑多远便拦住了一个人。随后而来的安夏定睛一看,竟是刚才说话的小男孩,分外不解苏燃为什么拦住他。

来到了苏燃的身边,只听苏燃对小男孩说:“刚才的话好感人,不过下次记得有些话是你这个年龄段说不出来的。”啊!安夏用手捂住了小嘴,有些不可置信。

“走啦,笨蛋。”拉着安夏,苏燃从容的离开了。

而她身后的小男孩一直矗立在哪里一动不动,等到所有人都走光后,身影开始变得修长,一位儒雅的男子的容貌显现出来了:“苏燃吗?呵,看来这次整个位面果真要乱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