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梦前世今生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1068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随着人流,众人来到了户外的一处花园,不过大家都有些疑惑,既然是要练功,怎么来到了户外?这又是哪门子的练法?

随着人流的聚集,一声清脆的女声传入耳中,“大家都来齐了吗?”古颜导师用自己的眸光柔柔的扫过每一个人。

众人跟小鸡似的点了点头,更有甚者还对古颜导师发起了草痴,是的就是草痴!

“今天召集大家来这里,只是想给大家讲一讲这情之脉的筑法,帮助大家少有一些弯路。”古颜导师看着这些渴望强大力量的求学者,眼光不停的闪烁,似喜私悲,让人不自觉得替她难过。说着说着,古颜发现所有的人都陷入了一股悲伤的逆流之中,赶紧收起了自己的情绪,使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咳咳…筑情之脉其一,我们需要生活在一个纷嚣的地方,而且想要筑情之脉,首先有情,方能筑情。”

“其二,我们练功不需要待在练功房里,而是应该在外面的世界,所以就算你的天赋再高,如果心里没有情,那么你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想要将情之气练至大成,只需要心的感悟。”

“其三,当你们成功凝聚情之气之后别可以去选择自己喜爱的五大院,进入其修行能加快你对情之气的作用程度。反之,如果你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凝聚出情气,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好了,多的我也不想说了,最后在强调一点,这片空间的时间和外界的比例是三十比一,也就是说这里的三十天相当于人界的一天。你们好好把握时间,我只给你们五天的时间来感应情之气。”在众人的错愕中,古颜想要结束这场指导。却不料想有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女子开口了,抛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感到疑惑的问题。

“导师,我们体内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多出了一枚火种?”

古颜听了月冥心的问题,忽然一笑,道:“不问我都差点忘了这茬。那是你们以前修炼的灵力,现在也是你装吸收情之气的容器。同时当你们体内的火种熄灭时也是你必死之时。”

众人听得头皮有些发麻,难道老子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死?我靠,还有没有天理啊!

看到众人一脸的哭像,不知为何,明晓总觉得古颜导师有些幸灾乐祸。

“险中求富贵,当你情之脉大成之时,天下的情都能为你所用,当和敌人战斗时,你的力量便是无穷无尽的,只要世上还有情,你就不会有灵力耗尽的时刻。”古颜导师再次嘿嘿一笑,似乎在不断引起大家对情之脉的欲望。

吓!

既然有如此好处,看来也不枉我来一场啊!场中的众人唏嘘不已,开始为自己能够进入灵域而沾沾自喜。

“好了,感应情之气并不需要太多的心境变化,只需要大家不断的回忆自己以前的事就够了,大家回到自己的住处好好参透吧。”说着,古颜用手掸了掸自己衣服上的褶皱,朝着太阳的方向离去,只就给众人一个梦幻般的背影。

既然导师都走了,众人也随之解散。苏燃等人都听到了古颜的解释,可是还是觉得,她有一些事没有说,不过眼下也不能要纠结这个问题了,要赶紧凝聚出情之气才是头等大事。

通过来时路返回各自居住的小楼中,每一个人都来时回忆自己过去。说起过去,都真可谓是有喜有悲!

都说人只有到了死得时候才会在自己脑海里回放自己的一生,这一生有太多的苦处、快乐、悲伤和喜悦,总要等到最后要死的时候才番然醒悟:原来我该珍惜的就在自己身边!可惜为时已晚……来到灵域的众人此时皆盘膝而坐,有些人很快的便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中,但还有些人不管如何都不能将自己的双眼闭上。

似乎闭上眼后等待自己的是无边的地狱,无尽的苦海……

虽说闭上了双眼可让自己无厘头的回忆,这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事,又该从哪里想起?不知从何想起的众人脑袋里一片空白,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真急煞了众人。

时间匆匆而过,众人都还在苦思冥想中,谁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唉!苦思中的众人,耳际却传来了一首曲子。

曲的意境悠扬,沉缓却不显悲伤,好像要抚平每一个人眉头上的忧伤。

又似春风拂面,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众人望着这些美景,痴了,醉了,不知不觉以入梦……

雪女也没有太多的反抗,纵使她知道这是有人故意而为之,却还是将自己的眼睛缓缓闭上,随着乐曲,片刻之间,思绪便飘回了自己能模糊记忆事情的时刻……

在一处极寒之地,一枝高五尺宽一米并蒂莲正以含苞欲放的姿态屹立在寒冰池的水中央。

寒冰池里有连至阳的三昧真火都熔不化的万年寒玉冰,此池里的所孕育的并蒂莲岂非寻常物?

并蒂莲的花苞缓缓的开放,九天上至阴的月光也徐徐的撒进了寒冰池的每一寸地域,淡淡的光辉也让并蒂莲彻底的被催熟。

月亮乃是暗夜的主宰,在任何灵物成熟之际降下最纯正的月之精华乃是月神的祝福。

寒冰池里的并蒂莲开始缓缓的升起,在空中不停的旋转,花瓣上不断散发出最纯正的暗黑之力。

并蒂莲的莲心隐隐约约有两个小女孩模样的的人站立。

看不清模样,但观其眉宇间的神韵,想必长大后定是美艳不可方物的绝色美人。

就站在寒冰池边的雪女,看着并蒂莲上的两个女孩儿,嘴角不自然的弯了弯:这便是考验吗?真是无趣的紧!

徒然画面一转,一个十二三岁女孩在一个黑漆漆的地下室,眼睛里已经盛满了泪水,可她倔强的扬起自己的小脸,硬是不让泪水留下来,只是那已经快咬出血来的唇片泄露了她内心的恐惧。雪女看着她先是吃了一惊,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这容貌和刚才莲上的女孩面貌有几分神似。

女孩蜷缩在角落里,双手把自己紧紧的抱着,眼睛动也不动的紧盯着通往这里的入口。

此时女孩的眼中充满了不知所措,雪女从她的知道了,她一定是刚入世的女孩,唉!终归还是太善良。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啊!

在地下室里的雪女隐约听到了两个中年男子的脚步声,雪女的柳眉往上轻轻一挑:这下可有趣了!

雪女看向女孩的眼光有些怜悯,可更多的是好奇,他们会怎样对待她呢?真是期待呢!

吱!

地下室的铁门打开了,两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一个男子面貌阴柔,可他却并没有女子的温柔,双眼紧盯着女孩的身躯,随着眼睛来回的扫视,嘴角的笑意也越来越大,到最后竟然笑到了合不拢嘴的地步!

另一个满脸横肉,右脸上的一条狰狞的疤痕更是为其增添了一份凶恶的气息。不过此时的他竟然也在笑,看着女孩的身躯,他竟然不由自主的留起了口水,分外的恶心人。

女孩从他们的目光中看出了他们的不怀好意,身子更是是往墙角缩去,弱小的双臂更是将自己紧紧的抱住。

疤脸男朝着阴柔男喊了一声:“大哥,她可是至纯至阴之体啊!身体可是顶好的暖炉,有了她,我们体内的灵力就可以更加的精纯。”说着,疤脸男的呼吸开始有些粗重起来,眼睛也不由自主的热了起来。

“今晚咱们兄弟就可以好好尝尝这个处的味道了,呵呵!宗门不看好咱们,咱们就会一无是处了吗?哈哈,笑话!”阴柔男子的呼吸也有些粗重了。

“大哥,你先上吧。”纵使疤脸男有些急不可耐,可他却还是让出了这个机会。

阴柔男听了这话也没有客气,直径朝着女孩走去。上衣在行走的过程中早已一件一件的剥落,只剩下一条穿在最里面的里裤子。

女孩怕了,鼻头一动一动的开始啜泣:“别…别过来…别…”

阴柔男朝着女孩还有五步之遥时,女孩猛然间站起,绕过阴柔男,朝着地下室的门口奔去。

“找死。”阴柔男低低的骂道。迅速的转过身来,一只手死死的捉住了女孩的衣服的后领,将其狠狠地一拽,顺势压在了女孩的身上,则将女孩的死死的压在了地上。

阴柔男粗暴的扯下了女孩的衣服,双手袭上了双峰,不住的按压。脑袋更是深埋在其颈间,不停的啃咬。

“啊…”女孩尖叫,双手拼命的拍打着男人,娇躯不断的扭动,“放开我,放开我…放开…”

也许是觉得烦了,男人直接用嘴堵住了女孩的唇,将女孩恐惧的声音吞进了自己的嘴里。

女孩还在不住的反抗,男子因火已经在眸子里升起,竟直接坐在了女孩的腰间,身子匍匐在女孩的娇躯上,双手更是在女孩初具规模的双峰上流连。

不知何时疤脸男早已退出了地下室,但雪女却还看的津津有味,雪女眼中的幽光更甚,不只是想助纣为虐还是想发一次善心,总之一句话,就是猜不透雪女此时的心情。

“啊…”女孩一声惨叫。

原来男子已经将自己的火热的根源送入了女孩体内,男子的身体开始不住的扭动,嘴里也不断的在哼哼唧唧。

雪女听到女孩尖叫的那一刻,右手不自觉得紧握,而那个阴柔男此时已经开始运转自己的功法了,他要吸取女孩体内的精华。

救还是不救?雪女的脑袋里有两个声音在争吵。到底该如何抉择?

救她,她好可怜!她还只是一个孩子,如果不救,她就会被那些男子吸干精华而死的!

救她?哼!凭什么?人个有命,这是她的命,怪不得谁!

可老天偏偏让我遇见了她,怎能见死不救,良心上怎能过得去,日后若是因为此事有了心魔,追悔莫及!

遇见了又怎样!自己又不是圣人,再说了,曾今自己手刃多少人,如若有心魔早就有了,难道不救一个女孩便会有心魔,照你这么说,我的心魔多了去了!哼!

不管怎么说,今日必须救!

不救!

救!

不救!

……

雪女的脑袋有些晕眩了,光滑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冷汗:救?不,身为雪女,主人绝对不会让自己救人,否则就是我害了她!不救?可为什么我觉得我似乎感受到了女孩内心的痛苦,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会在她的心里留下不灭的痕迹!

眼睁睁的看男子运转好了功法,已经开始吸取女孩的精华了,雪女暗自咬牙,不能再等了,管他呢,先救了再说!

男子的下体开始在女孩的身体里运作,雪女将自己的右手化掌,掌心聚力猛然的出击。

吓!

雪女的手竟从背后穿透了男子胸膛,可男子依然在吸取女孩的精华,男子的身体向右倾斜,这更让雪女看到了男子与女孩的结合的地方,男子的下体还在不停的律动,而此时女孩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雪女还在恍惚中:原来自己救不了这个女孩,呵!可笑,我竟然成了一个除了看戏什么也做不了的人?

雪女缓缓的收起了掌,退后了几步,眼睛仍然紧盯着男子和那个女孩。只是眼中再没有了同情,有的只是一片死寂。

一个时辰过去了。

看着女孩由原先的反抗,但充满恨意的眼睛,最后眼眸里竟有了一丝淡然,嘴角也勾起了和煦的笑容。

阴柔男子完事后,在女孩的如春风般灿烂的嘴角吻了吻:“放心吧,跟着我们,有你的好日子过,嘿嘿!”说着还在女孩的双峰上又揉了几下,“乖!”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阴柔男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女孩一直在微笑,没有半丝的怨言,只是很平静的看着他,不喜不恼。阴柔男子将衣服整理好后飘飘然的离开了地下室,不久,疤脸男就进来了,看着依旧躺在地上的女孩,疤脸男没有任何的怜惜,直接就如饿狼一般直接扑了上去。

他并没有管女孩刚刚才破了身,更是没有考虑女孩被吸取了大半精华,连裤子都没有脱,直接挺进了女孩的体内,如狼似虎的猛冲直撞,女孩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的声音,眼睛如月牙一样弯着,又似是幸福。

雪女看着女孩的样子,笑了。

懂了,又好像不懂,都化作了笑容。女孩和雪女都笑了,正如同那皎洁的明月缓缓的升上中天。

在雪女对着女孩露出会心笑容的那一刻,周围的景象又开始变化。

满天黄沙里百万大军正在厮杀,落日余晖下孤鸿在哀鸣,干枯的沙场上血流成河。

一红衣女子站在高处,望着尸骨成山的战场,嘴角仍然挂着温暖的笑容。这一次,红衣女子的出现,雪女并没有任何的吃惊,雪女早就猜到了她一定会出现。其实红衣女子是谁很好认,那张脸雪女怎会忘,只是比刚才那个女孩更加的成熟了,也让其更加的美丽了!

红衣女子素手一扬,沙场上的血煞之气顿时向着女子的身体里涌进,女子的眸子里开始泛着红光,宛如地狱里的罗刹。血煞之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女子丝毫没有反抗,女子身上开始出现血丝,这是能量溢满,是要爆体而出的先兆!

女子依旧浅笑嫣然,眼睛里没有丝毫的痛楚,仿佛那不是自己的身体。

血煞阵,以人死时的煞气凝聚,只要煞气足够,其威力可灭天地!

约莫有一个时辰左右,女子体内的煞气已经吸收的相当庞大,可女子的身躯仍然是一种近乎饱和的状态,雪女虽有些好奇,不过却有些阴森的笑了起来。

女子凌空悬浮,朝着北方径掠而去。

隐约来到了一座宗门上方,女子的手摆起了几个复杂的手势,天空之中的聚起了乌云,压城欲摧,女子脸色淡漠,似乎这与她无关。

雪女也笑得有些狰狞了,嘴中不可闻的轻喃道:“毁灭吧!这世间的确没有什么可留念的,呵呵!”

宗门里的人都还在错愕中,虽说老祖心中有不好的预感,但何奈身有旧疾暂不能出去迎战,只好赶紧派人开启了护宗大阵——阴阳夺魂真阵。

宗门外女子手托血煞莲花,待的莲花中出现了丝丝的黑线,女子将血煞莲花投进了开启的宗门大阵中。

谁料?阴阳夺魂真阵在带有血煞之力的莲花之下竟然失去了作用,任由它横冲直撞,捣毁宗门。

诺大的一个宗门就这样在红衣女子淡漠的眼神下被毁于一旦。万千人在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祈求逃出这已被死亡笼罩的地方,但红衣女子却充耳不闻。

雪女看着这混乱中的人们所露出的恐慌,心中有说不出的愉悦。看着空中的红衣女子,雪女只赞叹了一声“好”,谁又懂得她的苦楚?明白当日她的绝望和恐惧呢!除了雪女谁又知那日从她笑从心起时,雪女就知道今日的悲剧一定会上演。

有人说红衣女子太过偏激,不就是被强了,那有怎样!

我可想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不是这个宗门为了修炼走了旁门左道,又怎会惹来这端祸事?与其说是红衣女子太过恶毒伤人无数,倒不如说是他们自己早就的悲剧!

不要小看任何人,哪怕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在心中只要有足够的恨意凝聚,那么她就能够凭借这股恨意立于不败之地。

徒然间画面一转,依旧是红衣女子,这一次她立在九天的云霞之间。清逸的流云袖,随风一摆魅人之极。

纤细的手在空中挥洒着什么,雪女向下看去,只见一个国家的百姓都纷纷倒下,死尸遍地,在细看,原来这片国土乃是那个害人宗门所坐落的国土。

吓!

龙有逆鳞,触者,流血何止三千里啊!

不管如何都不要去得罪一个心怀仇恨的人,那是一个悲剧。

雪女死死的咬紧银牙,但眼睛里充满了畅快,人犯我十倍,我必千万倍偿之。世界早已经将我抛弃,我又何必怜惜!在雪女感到畅快之时,所有的画面都开始消散,雪女的周围开始弥漫了层层白雾。

刷!

雪女的眼睛直愣愣的睁开了,那只是一个梦吗?我怎么觉得好真实呢?窗外传来的曲声也渐渐弱了下去,可谁再也无心关心这曲声的匿迹。

“冤冤相报何时了…”一直沐浴着晚风的风岩将手中的青萧缓缓的放下了,叹息道。

“当年的我们不也是如此!何必挂怀。”风岩旁边的古颜端坐着,不时的用手轻抚着古琴,打断了风岩的哀愁。

“是啊,当年的我们也是如此。”

一夜寂寥,怅惘无话。

遥远的天边出现了一丝微亮的光晕,向人们说着光明即将到来。

众人整理好自己的衣衫,纷纷下床。待好一番梳洗后,再回忆起昨夜,都觉得恍如隔世一般。

雪女踏出房门,走在庭院中,只觉得有些怪异,可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却又说不出来。

细看自己的丹田处,有无数白色的点开始汇聚,好像白色的点没有用尽的那一刻一样。

殊不知在雪女查看自己身体内部的情况时,外界以肉眼看不见的形式飞来了好多白点围绕在她的身旁。

嘻!雪女已经具备了筑情之脉的资格。“咦?”,苏燃刚从房门里出来,便看到雪女凝神苦思的样子,周身还围绕着一些白点,不由得惊讶出声。

看着雪女被自己惊醒,苏燃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掩饰自己的尴尬。

雪女稍微侧了一下身,问道:“昨晚感觉怎么样?”

“什么感觉怎么样?我压根就没有感觉,一觉睡到天亮。”苏燃白了雪女一眼,有些气愤的说道。

雪女对苏燃的话并没有深究,只轻轻的颔首。

苏燃也懒得多问了,她算是知道了,不管怎样雪女对外界的事都是淡淡的,甚至是厌恶,自己还是别热脸贴上冷屁股。

苏燃也学着雪女的样子,用淡漠的神情瞟了雪女一眼,便走出了院子。另一座楼阁内,也有人起来了,不过神色却没有这里的沉闷。

蔚然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满脸的幸福之色,感染着见到她的每一个人。“蔚然,你在开心什么?一大清早就看见你在这里傻笑。”安夏手里拿着两个苹果,顺手就给蔚然递过去了一个。

接过苹果,蔚然没有吃,迟疑了一会儿,忽然盯着安夏。

“昨天我做了一个梦,很美很美的梦。”蔚然轻咬了一下自己的唇片,有些羞涩的说道。

安夏有些惊讶:“一个梦?难道是梦见你未来的夫君了?”说着,安夏的神色暗了下去。

未来夫君?我的夫君是否又知道我对他的一片情呢!

蔚然并没有注意到安夏的神色,将手中的苹果放到嘴边,轻咬了一口,接着说:“我没有梦见自己的夫君,不过却梦见了自己的孩子。”

“他长的好可爱,肥嘟嘟的小脸在对我笑呢!眼睛也特别的有神。

在他对我笑的那一刻,我觉得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刻,哪怕用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去换,我也愿意。”

安夏看着蔚然嘴角不经意流露的笑容,只觉得鼻头泛酸。

“你的愿望会成真。”安夏扭过身去,“我先走了,拜拜!”

蔚然依然沉浸在自己虚幻的梦中,并没有注意到安夏已经离开了。

“蔚然,”不知何时月冥心已经走到了蔚然的身后,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人不要太幸福,否则老天爷会嫉妒。反之,亦然。”

蔚然猛然间愣住,转过头来望着月冥心,见其没有了平日里的那种淡漠,多了几丝忧虑和哀愁。

“福兮祸所倚,祸兮福所倚。”月冥心转过身来,眼神有些空洞,嘴里反复念叨的这句话,不知是说给蔚然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耳边月冥心的声音越来越轻,蔚然知道她已经走了。可蔚然的心却悬了起来。

反之,亦然。那……那个孩子到底是我的补偿还是我的幸福呢?

如果是补偿,我又将失去什么?如果是幸福,我又该拿什么来偿还?

蔚然的心开始不自觉的刺痛,那只是一个梦,一个梦而已,自己想那么多干嘛!可那个梦好真实,真的好真实!

一花一世界,一梦一菩提。

“安夏,”沐云瑾昨天做了一个梦,把自己吓的不轻,一大早便在这里侯着,希望能等到安夏,“安夏,你等等我。”看到朝自己跑来的沐云瑾,安夏住了脚步等他。

“安夏,昨天你打坐以后梦到了什么?”

“能梦到什么啊!昨天说来也奇怪,我打坐没一会儿就睡着了,什么也没有梦见。”安夏看着沐云瑾有些急切的神色,问道,“云瑾,你梦到了什么?难道和我有关?”

看着安夏狡诘的眼睛,沐云瑾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叫你没事找事!不就是个梦吗,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额,没事。就是看看你凝聚情之气没有,看样子是我多想了,拜!”

噗!安夏捂嘴偷笑,看着沐云瑾前言不搭后语和落荒而逃的身影,安夏也有些目瞪口呆了。

咚!咚!

众人向着敲钟声的地方寻去。

初晨的阳光特别的暖,斜照在大地上就像初恋的情人般甜蜜。

“今日召集大家来是想知道在场的各位学员有谁已经成功凝聚了情之气,就可以率先离开这里,进入五大院。”说话的不是古颜导师,而是另一位导师风岩。

“怎么会这样,不是说好五天的吗?”

“是啊,就是啊!”

“我还没有成功凝聚呢,这里就开始招人了!”

“幸好幸好,我已经成功凝聚出了。”

……

“安静。”面对众人的嘈杂声,风岩很好的演绎了温文尔雅的王子气质,“并不是看不起大家,而是五大院招生已经开始,我们准备先送一批符合要求的学员过去。至于现在暂时还没有达到要求的,只要能在五日之期内成功凝聚还是可以进入五大院的!”

众人一听到还有机会,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风岩用柔和的目光看着每一个人,待全都屏住了呼吸时,道:“现在,成功凝聚情之气的留下,还没有达到要求的先行离开。”

知道风岩导师和成功凝聚情之气的学员有话早说,很多人都知趣的离开的。

风岩看着一些人的离开,一言不发。神色也有些凝重了。

待该走的人都离开后,风岩望着留下来的百来号人,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大家知道今天为什么把你们留下吗?”

场中只有清晰可闻的呼吸声,无一人回答风岩导师的问话。

风岩轻笑起来:“五大院是很神圣的地方。那里才是女娲大人留下来的真正传承,可至今未有人得到过。包括看守灵域的守护者们。”

风岩的目光划过每一个人的脸,看着大家的脸色开始变得沉重,他知道他成功勾起了这批学员的好胜之心。

“而你们此次的主要目的就是成为五大院中的精英,你们才有资格去接受女娲大人的考验,能否成功在此一举!”

“你们经过一个晚上便成功凝聚出了情之气,代表着你们拥有成为五大院精英的资格。而剩下的人中除非谁有持之以恒的毅力和决心,否则永远都会被你们踩在脚下。”

“告诉我,你们有成为女娲大人传承者的信心吗?”风岩的语气便的威严起来。

“有!”

喊声震天,可又有几人真的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风岩转过身去,用自己的手抚摸着和自己一般高的大钟,有些怅惘的言:“要离开只要在这大钟上放一缕你的神念,便会触动能量法阵将你带走,你们愿意早些进入五大院的人可以先行离开。”

顿时大家看着那口大钟的眼光都有些火热,风岩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语气变得有些严厉:“没有凝聚情之气的之人,如果将自己的神念放到这里,立即就会遭到反噬,如果有人不服气,不妨一试。”

风岩不在看众人,掸了掸自己身上的褶皱,从容的离开了。留下了众人面面相觑。

随着风岩导师的离开,不少人也离开了。呵呵!毕竟滥竽充数的不在少数。

剩下没有离开的,才是真正成功凝聚情之气的精英!不少人开始将自己的神念分了一缕出来放入了那口大钟里,而沐云瑾、蔚然和雪女、等人赫然在列,当然除了安夏、苏燃这两个例外。

和第一次经过传送阵一样,从地上射出了一黄色的光束,分别将每一个人笼罩在其中,然后消失不见。

“燃燃姐,我们怎么办?”站在离那口大钟不远处的安夏看着沐云瑾等人一个一个被传送走了,有些焦急的问道。

“走一步看一步喽!不然还能怎么办?”苏燃对自己没有凝聚出情之气并没有多大的怨气,反而看着安夏紧张的神情,觉得有趣的紧。

“你还在开玩笑!”安夏跺了跺脚,不在里苏燃。

“好啦好啦!我的小公主啊,不就是咱们没有凝聚出情之气嘛,至于吗?没事,不还有你陪着你吗?”苏燃也懒得逗安夏玩了,赶忙安慰道。

“那我搬过去和你一起住。”安夏见好就收的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行,反正雪女被传送走了,那座阁楼我就是老大了,嘿嘿!”苏燃一口答应下来,连思考都没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