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矛盾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101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苏燃深深地看了月冥心一眼,不由的咪起了眼眸,话中带着一些令人费解的语气:“你们还真是走运呢!这些衣服心心可下了血本了。”

月冥心对苏燃的话并没有太过的在意。

刚才还万里无云的天空竟开始飘起了雪花,空气也渐渐的凛冽起来。一白衣女子从天而降,身上的暗红色的血迹让她看起来更多了一份魅惑与妖娆。落地后的雪女,只是淡淡看了月冥心等人一眼,便独自一人的向西方离去了。

“能掌握四季变化之冬寒,此人应是雪女吧。”醉军刀望着雪女的身影有些不确定的说。

“雪女已经很久没有现身于人世了,没想到如今却出现在这里,不知道是哪家的人才。”苏燃冷哼一声,“要躲就躲这个时候出来干嘛!就你会耍酷!”说完,苏燃一身黑色的紧身衣便替代了刚开始的那件黑色的古袍,将原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

只见苏燃向大草原的西方掠去。在这片大草原上的人都错愕不已,他们只感觉自己身边刮过了一阵风,回头一望,只看到一个黑色幻影正在慢慢地消散。

“吸…”众人猛吸了一口气,这得多快的速度啊!

“都给我停下!”西北方传来了一声娇喝。伴随着声音而来的还有一种来自心中的威压。

在场的那一个不是有些本事的人,各自强压着内心的不适,定睛朝着西北方望去。

一妙龄女子伫立,面若桃花,一双冷目正冷冷的盯着众人,道:“进入灵域后任何人都不能动用自身的灵力,在这里只能够修炼女娲大人留下的情之力。有不愿者,现在可自行离去。否则等真正到了灵域的范围之内,我可保不了你们。”

众人默不作答。

“哼,进入以后会有天地法则限制你们的灵力,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和我打太极。想要进入灵域就去西面的传送阵。”女子瞥了一眼众人冷笑道。呵!那里还有好东西等着你们呢。

转而那女子又想起了什么:“单清何在?”

沐云瑾身旁的单清巧移莲步,回那女子的话:“我是单清。”

“好,你随我来。其他人去传送阵。”只见一阵清风吹过,单清便立在了那神秘女子旁边,眨眼之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众人虽心生不满,可也不敢放肆,只得向那女子所说的西面传送阵掠去。沐云瑾等人相视一眼,也赶忙提气向那传送阵赶去。

在众人的全力加速下如风一般行了百里,一巨型圆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到奇怪的是早已到达这里的苏燃、雪女等人只是静静地站在通往圆台的台阶上,目光中带有几丝挣。而她们的身上的衣服带着些许的凌乱。

且看那圆台有五十米的宽度,东西南北各有一条通向圆台中心的宽五米的台阶。

台阶自下而上,圆台中心离地面有二十米的高度。

众人疑惑,不过话说‘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众人开始陆陆续续的朝着圆台的顶端走去。

雪女和苏燃的嘴角都勾起了一丝冷笑。

看见苏燃唇角似有若无的嘲讽,月冥心并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反而站在了旁边观看。

沐云瑾看到月冥心等人的道。反常,也不敢冒进,只能驻足观望,静观其变。“啊!”

率先登上圆台中心的人传来了凄厉的叫声,可谓是动地惊天。

圆台的中心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种色彩极其绚丽的火焰,不断燃烧着进入到了中心地带的人。

顷刻间,那人便成了一小撮白灰。一阵微风吹来,好不凄凉!众人只觉得背脊一阵发麻,不是说这是传送阵吗?怎么还放火?

在场的还有一些见过大场面的。却认出了那火焰乃是玲珑火,有燃烧万物之能。把它放在这里,莫不是不让人进入灵域?

疑惑间,却见一女子缓缓的走到了圆台之上。玲珑火没有客气,直接降下,众人都准备替她惋惜时,忽然发现玲珑火并没有如先前一般直接把她烧死,而是将其笼罩其中。

那女子也不反抗,而是细心之人发现女子身上的灵力慢慢地消失,等玲珑火消褪时那女子所有的灵力皆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好似她从来都只是一个普通人。

众人还在惊愕时,圆台突然散发出了一道黄色光束从下至上把她的整个身体笼罩其中,光束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女子便随着光束一起消失了。

沐云瑾等人看着那女子消失的地方,他们想起了女子离开之前的那一眼,这是在给他们做示范吗!好吧,她成功了。不愧是女娲后人啊!

而不认识那女子的自然不知道,那女子是蔚然,更不知道她就是女娲后人。只能郁闷非常,难道那玲珑火也好女色!那让我们这些大老爷们儿如何是好啊!当然,郁闷的只是一些莽夫罢了。细心之人注意的则是那女子被传送之时身上的灵力尽数被毁,如果不自废灵力就不能被传送,可一切都化成虚无,敢从头再来的又有几人呢!

有人欢喜有人忧,有些不想放弃的依旧往圆台中心走去,可是却再一次的化为了灰烬!

吓!

莫不成当真只能让女子进入。

众人思考间,却见一男子再次走了出来。那是沐云瑾,他一步步的走向圆台中心,玲珑火再次降临。只见沐云瑾以一种极其放松的模样,任其在自己身上燃烧。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能否成功决定了他们的选择,离开,还是留下?

沐云瑾身上的被,灵力迅速的消失,在灵力散尽后,又是一黄色的光束将其带走。

吓!“千年功力一朝丧”,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承受的起的,虽说有舍才有得,但真到了那种时候舍得舍不得都还很难说……

但为什么有人可以被传送而有的人却直接被烧成灰烬?渐渐的有人开始退缩,他们转身离去,脸上还露出了一些不屑的神情。

而有的人还在挣扎,去还是不去?多数人还是咬了咬牙权衡以后做出了自己的最终选择。

苏燃、月冥心等人也没有犹豫的直径向圆台的中心走去。幸运的是他们都顺利的被传送走了。

而雪女盯着圆台半晌后,也踏入了圆台中心。

经过传送阵这么一筛选,能进入灵域的人顿时就少了三分之一。

而经过传送阵的人都被带去了真正的灵域境内。

一座古朴的学院坐落在山谷里,成群的蝴蝶将其紧紧环绕。芬芳艳丽的花朵相互簇拥着,闻着空气里沁人心脾的花香,使得人格外的放松,尤其是长年过着刀口舔血的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待众人缓过神来,却错愕不已。本来大家都抱着从头再来的想法来重新修炼的,可是他们发现原本消失的灵力竟变成了一撮火种悬浮在气海之内,这一发现令许多人都分外的惊喜。

众人刚想仔细探查一下体内的变化,但见不远处的有半米高的的石柱,上放着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球,石柱旁侧站着一女子,那正是刚才给他们指路的人。女子穿的很朴素,乌黑的头发用一根发带稍稍拢于脑后,此时面若桃花的脸上终于带上了丝丝笑意:“恭喜你们过了第一关,现在来这里测试你们的天赋值吧!”

众人默。

第一个来到这里的蔚然,又是第一个走出来的人,带着一种冷静的气质,缓缓的把那纤细的手放在了水晶球上。一片蔚蓝色的光充斥了整个水晶球。测试众人的古月一愣,眼睛里充满了吃惊之色:“七情之喜,天赋十级,是先天满灵力!”

“呵呵,通过!下一个。”古颜的心有些激动了,看来这次招收到的学员天赋很高呢。

蔚然并没有任何的喜色,望着不远处的学院,她只觉得自己身上的的担子还很重。一步一步的向学院步去,脸上的凝重之色被蔚然一点点的收藏起来了。在蔚然之后来测试的众人中,也出现了两位惊才艳艳之辈。

雪女,情之恶,天赋十级,先天满灵力。沐云瑾,情之悲,天赋十级,先天满灵力。

至于其他人的天赋就没有这三位惊人,就连苏燃的天赋值也只有三级。测试完众人,古月将东西收拾好,也随着众人向学院走去。刚进院的新生,被古月待到了一个很大的广场上。

他们去时,广场上已占满了人,人头躁动,十分热闹!

“古颜,你带的人也到了!”

一青衫男子朝着古月问道。

“是找到了几个好苗子。白岩你那边怎么样?”古颜望着风岩,问道。

风岩摇了摇头,复而叹了一口气,道:“哪有那么容易找到。”

“安静。”在众人的嘈杂声中,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

一中年男子,体型壮硕,鹰目缓缓的扫过众人。

鸦雀无声。

“我知道能来到这里的,都对女娲大人留下的功法抱有很大的信心。而女娲大人也定不会让各位失望。”

“我也不愿看到有谁凭借自己那惊人的天赋从而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在这里天赋只能说明你对功法不会有多大的排斥异,说到底想要成为天之骄子只需悟透红尘事便可。”

“每一位导师都安排好自己的学生,先让他们好好了解一下这里吧。”

那男子说完后便直接消失了,却没有引起一点点的灵力波动,这让众人心中对女娲大人留下的功法更加好奇了。

混乱的众人在各自的导师的带领下纷纷离开了广场,朝四周散去。

而苏燃等人在古颜导师的带领下朝着西面走去。

没有走多远,便隐隐约约看见了一座座楼阁耸立。随着渐渐深入,那楼阁越发的清晰。

古颜停了下来,扭过身来,道:“大家今天先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给你们讲讲这灵域吧。”

古颜自行离去后,众人也开始寻找各自的住处。

步入阁楼,首先映入眼帘的好大的苍翠的松树,在往里走去,就有一小块花园。虽不是春季,花却也开的正盛。混合着淡淡的青草的香味飘入鼻端,不知醉了多少人。

“这里我要了,你们另寻他处吧。”沐云瑾等人还在沉醉时,一道冷清的声音传来。

“姑娘,这一个楼阁里可住多个人,我和我的同伴们也很喜欢这里呢!”沐云瑾温和的开口,文质彬彬的使人很有好感。

“我喜欢一个人住。”

沐云瑾等人尴尬的站着,都沉默着。“可是我想和你一起住。”大家都看着突兀出声的苏燃。

雪女盯着苏燃看了一会儿,笑了。大家以为雪女同意了,都有点兴奋了。

“我只和她住,其他人自行离去。”雪女用素手一指苏燃,戏谑道。

大家一愣,却发现雪女收敛了笑容,神色开始凌冽起来:“不然的话,都给我滚。”

“不要忘了在这里,你还是一名无名小卒。”杜凌辰眼眸一眯,提醒道。

众人之间的气氛顿时有些剑拔弩张。一时之间,风起云涌。

“我去那边住,你们呢?”蔚然用手遥遥一指着不远处的另一处楼阁,问道。说罢,便抬脚离去。

沐云瑾等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紧跟着蔚然向一处阁楼走去,也不知是谁在离去之际冷哼了一声。

雪女看到沐云瑾等人离开,又望了一眼不曾离去的苏燃,头也不回的向阁楼内部走去。

苏燃毫不在意的一耸肩,跟着雪女进了阁楼。

步入阁楼内部,望着古色古香的房间,雪女和苏燃边走边仔细的查看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闻着空气里淡淡的檀木香,她们不由的感叹,真是耗费心力了啊!

两人各自选了一间房,进房后都将门关的很严实。再出来时,都艳惊四座,可惜!此处只有她俩儿人而已。

苏燃一身淡紫色的华贵拖尾长裙,如瀑般的丝发被挽于脑后,用一根紫色朝凤簪将其稳稳的固定下来。

只是很自然的站着,可一种强大的气场还是从她身上散发开来。让人不可忽视!

反观雪女,则穿了一身雪白纱裙,绸缎般的银发半拢着,头上并没有多华丽的发饰,只戴着如雪花状的额饰。

远远望去似误入人间的仙子,近观之,琥珀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波动,格外的渗人。

清风轻抚,吹起两人的发丝,眼眸中幽光流转,任谁也不知这两人心中在想些什么!

巧移莲步,雪女和苏燃都往楼外走去。出了阁楼,出了阁楼,两人却向相反的方向离去。

苏燃朝着沐云瑾等人的阁楼里走去,初来灵域,自己得和他们讲一讲这里的一些规矩。一进门,才知道自己着实想多了,他们哪里需要自己去!

沐云瑾一身白色镶金锦袍,头发用玉冠高高束起,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气质配上那阳春三月的笑容,使人对他的好感倍增。嗷呜……那就是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啊!

蔚然竟然穿了一身红色的仕女装,加之本就娇俏的小脸,一股温婉的气质顿时萦绕在了众人心头。

而月冥心虽穿了一身白色,但却是一件道袍。这让苏燃分外讶异。

都穿出了沉稳的味道,却不想一明黄色侠女装的安夏飞快的向众人跑来,当真有静若处子,动若狡兔之态。

“看来是我自作多情咯了。”苏燃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是我告诉他们的。”月冥心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苏燃道,“最近你很奇怪。”看着苏燃与月冥心眼眸中的刀光剑影,众人都寒蝉禁声。苏燃莞尔一笑,优雅的转身离去,眸子里的怒火也消散了,让人看不清她的心思。

月冥心依旧一脸的平淡,但从其一直盯着苏燃的背影可知她的内心也并不平静。

苏燃的身影刚消失在拐角处,月冥心便朝着苏燃离开的方向追去。

一路小跑,月冥心终于追上了苏燃。可苏燃并不搭理月冥心,仍自顾自的走着。

月冥心的脸色铁青,一把拽住苏燃的皓腕,沉声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自从进了灵域,你就格外的反常!”

“松开。”苏燃并没有在意月冥心的怒火,看到她生气,苏燃只是想笑而已。

“曾几何时,我们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月冥心的目光也开始冷了下来。

“从你对我不坦诚时就开始了。”苏燃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看着月冥心的脸一点点的变的苍白,苏燃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畅快。可是,这还不够!苏燃继续说着,“那么现在,你可以放手了吗?”月冥心拽住苏燃的手开始慢慢地松开了,身体摇摇晃晃的退了几步,看着苏燃那浅笑嫣然的脸,声音忍不住的颤抖:

“苏燃,你可知道你现在在说些什么!”

“我很清楚。”

“好好好,我月冥心身边多你一个不算多,少你一个也不算少。”月冥心的眼眶红红的,可是里面却没有半滴泪。她很平静的说完这句话,从容的转身,朝着来时的路离去。

不回头,一定不能回头,月冥心,骄傲如你,有什么是你放不下的!月冥心将自己的双手藏在宽大的袖子里,紧紧的攥着拳头,心中不断的提醒着自己。望着那月冥心离去的背影,苏燃知道她此时内心一定很难受。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什么都不和我说,你可知当我接到槿汐的消息说你出事了的时候,我有多担心吗?

再次和你相遇,你变的太多,让我有一种那不是你的感觉,难道我没有说过我对你的疑惑吗!你可曾为我解释过一丝一毫,如若你对我已然没有了当初的信任,我何必要去在乎这样是否会伤害到你。

要痛苦大家就一起吧,我不想独自一人去承受,心心,别怪我…呵呵!

苏燃不再看月冥心,只是脸上没有了来时的从容。

雪女出来后碰到了闲逛的导师古颜。

“导师。”

“原来是雪女啊!有事吗?”古颜听见了雪女声音,不经有些诧异,她可知道:掌握四季之冬寒,虽说只需要是体质是至阴,但练功时间的增长,练功之人的性格也会如寒冷的冬季,寒气逼人。

“导师,我可以现在就修炼情之脉吗?我不想浪费任何的时间去做无聊的事。”呃…

“雪女,如果照你这样说,估计你在情之脉上永远也不可能闭上那些喜欢做无聊之事的人。”

“嗯?”雪女眼光微微一凝,眸中充满了迷茫之色。

“情的来源便是芸芸众生,如果你永远都把自己孤立在他们之外,你又怎么能够懂情呢!”古颜微微一笑,转身,抬头望向天空,“不入红尘,何谈忘却!”

雪女望着古月看着的那片天空,看到的只是一片灰蒙蒙的乌云,哪来的阳光?

古颜看着雪女,微叹了一口气,希望她能开窍吧,不然白白浪费了上天赐予她的天赋。

“不过…伪装也算体验的一种。呵呵!”一直看着雪女的古月别有深意的忘了一眼雪女,缓言道。

雪女一惊,却见古月已经离去了。灵域真是一个奇怪地方,感受生活吗?早已身在红尘中,说什么入红尘!雪女不以为意。

不在天边的乌云密布,迈着优雅步子,远方也走来了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女子。片刻的擦肩而过,雪女听到了那女子在自己的耳边低语。“最好别让我知道你在进行什么阴谋,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雪女淡淡撇了她一眼,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纵使只是刹那,却也让人心寒。

“出来吧,跟我很久了。”苏燃住了脚步,轻柔出声,不过嘴角却又嘲讽的笑了笑,“学别人偷听墙角可不是好习惯。”

苏燃的身后出现了一紫袍男子,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可还是压不住浑身那邪魅气质。“火儿,你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呵呵!没什么,只是胸中有些抑郁之气而已。”苏燃笑容依旧灿烂,好似说的不是自己一样。

“那为什么要和那个什么雪女住?”杜顾天的声音中出现了颤音,连眼睛都折射出哀怨的目光,活脱脱一个怨夫。

苏燃的嘴角抽搐了,苍天啊!这是什么人啊,怎么搞得我跟个负心汉一样,呸呸,什么负心汉,应该是负心女才对!人家可是很淑女的!

苏燃摊了摊手,对于杜顾天的目光不予任何的表示。

“火儿,”杜顾天眨了眨眼睛,“我跟你住好不好?”

“呕……”苏燃很没有形象的作势要呕吐,“你别恶心我了行不?你的天赋可比我高,有何必来讨好我,在灵域我就算想杀都做不到,甚至…也许我还会来巴结你。”

“你这叫不叫怒火迁移?”杜顾天一挑眉,“看你不开心我才来恶心你的,一般人我还懒得理呢!少得了便宜还卖乖,哼哼!”

“谁知道呢?来灵域的人都是竞争者,这里没有朋友。”苏燃带着一股疲倦,缓言道。

“少说屁话了,我自己会用眼睛去看。”杜顾天有些生气,这是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说这么苍白无力的话。

“你们这群笨蛋,就是待宰的羔羊,你们终究会明白的。”苏燃收起了和杜顾天玩笑的神情,“如果在哪里第一次碰上,我不会动你,但也只仅仅一次而已,就当是你今日逗我开心的回报吧。”

说罢,再看向杜顾天时的眼神里充满了淡漠,好似杜顾天早已是一个死人。

吓!这目光,杜顾天一惊,那一次在月光城第一次见月冥心时,月冥心就是用这种眼光看着自己的,到底…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怎么总感觉在将来会有一场浩劫发生!

苏燃不在理会杜顾天,径自与他擦肩而过,一阵香风扑鼻,杜顾天却寒彻骨髓。

仿佛她们早就约好一般,一同回到了住处。

“安安分分的,也许就不会死!”“如果安分,那还是我吗?想必你和我是一样的打算吧。”苏燃冷笑。雪女,你想要什么我一清二楚,可是就是因为清楚我才待在你的身边。

“如果不喜欢笑就不必笑,何必勉强自己。”雪女的话中透着一股冰冷,这便是练功所致。

“呵呵,没有啊,我天生的笑脸,你羡慕也没有办法。”

雪女好像没有听到苏燃的话一样,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落得苏燃一个人观望楼台中的万千景象。

“心心姐,你回来啦!”安夏惊喜的问道,“燃燃姐呢?”

月冥心对安夏的问话并没有搭腔,脸上仍然是一片淡然,理也不理的从安夏的身旁绕过去。

额!

好像心心姐又回到了以前,对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难道是和燃燃姐决裂了!不可能吧。

天空中点点繁星把漆黑的夜幕衬的更加黑暗,有一种风雨欲来的趋势。难道天地要大变吗!

一楼阁中,一紫衣女子坐在桌旁,看烛台里着燃烧的烛光,手指不断的敲击着桌面,如若仔细聆听就会发现她手指的起落非常的符合心跳的节奏。

一阵风出来,吹灭了烛光,房间里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

“苏燃何必如此试探我,今天来这里只是为了让你安心,别整天胡乱的推测,让人心寒。”

“今日你既然来了,我以后自然不会胡思乱想。呵呵,”苏燃蹭到了黑衣人的身边,双手环上了其的腰身,“我错了。”声音带着些许的喑哑。

“和你说清楚就好了,现在我也该走了。”说罢,翻窗而走。

苏燃此时也露出了满足的微笑,摸黑爬上了床,褪去衣衫,钻进被子里,露出了甜蜜的微笑。

梦里,她梦见了自己和一男子身在一水池边。

男子身着一身帝王袍,脸上带着一凤凰的面具,看其身形,说他十几岁尚可、二十几岁也可、三四十岁好像也可以!男子看着她好像在笑,苏燃只觉得自己的血脉中一股亲切之感不断的涌上心头。好似那是自己失散多年的亲人一般!“你是谁?”苏燃警惕的盯着他,问道:“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燃燃,游戏就快要开始了,相信我,这一次你一定会输。”男子说着,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看来燃燃永远都不能赢我呢!”

“放你狗屁,老娘我一定会赢的,滚……”苏燃虽然想不起来自己是否和这男子真的认识,但是他说的话却让自己极度的不爽。

男子的身影开始虚幻起来,不过他低沉的笑声却充斥了苏燃的整个梦境。

“啊!”床上的苏燃猛地惊醒,用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丫的,那家伙一定是故意的!真他妈的欠扁。别让老娘我记起你是谁,不然看老娘我不玩儿死你,我就不姓苏!

在水镜中一直观察苏燃的男子,有些阴险的笑了,轻喃出声:“燃燃你竟然如此骂我,看来是欠教训了。那我就来为你加一把火吧!哈哈。”

“阿嚏!”一直在碎碎念的苏燃,猛然间打了一个喷嚏。苏燃用指头在鼻前擦了擦:那个王八蛋又想老娘我的拳头了!敢诅咒老娘,别让老娘知道,不然定要让那个人吃不了兜着走!

今夜有人睡得香甜,但有的人却一夜为眠。

“啊!杜大哥,你一夜没睡啊?黑眼圈好重哦!”安夏早晨遇到了刚出房门的杜顾天,疑惑的问道

“没有啊,就是有点认床罢了,”杜顾天解释道,说着又打了一个哈欠,“等我和它好好熟悉熟悉就好了。”

安夏忍住笑意,抿嘴看着他,杜顾天终是觉得自己说的太扯了,咧了咧嘴,傻傻的笑着。

又是一道开门声,原来月冥心也起来了。只是看着她冷清的眸子,谁人都知道现在最好别惹她,不然的话,肯定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还站在哪里干什么,今天古月导师会给我们讲一些关于灵域的事,你们别迟到了。”月冥心提示道。

嗬!

杜顾天和安夏都愣了,听语气好像心情不错啊,不然怎么会和我们说话。杜顾天和安夏相望一眼,同时跟小鸡似的点了点头。

说完后,月冥心在他们的注视下慢慢的走出了他们的视线。

“我们也去吧,这地方古怪的很,先去找古月导师了解了解情况吧。”杜顾天看着安夏,道。

“嗯。”

初生的太阳正在缓缓上升,一点点的释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芒,温暖着大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