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灵域现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978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单清和杜凌辰皆怔怔的望着蔚然,只有安夏没有透出任何吃惊之态,反而走到蔚然的跟前,道:“你果然是女娲后人此身份虽荣耀,可肩上的担子也不轻啊!”说罢,有些担忧的重重叹了一口气。

而蔚然在看到自己的腿变成一条蛇尾之时,心中早已卷起了惊涛骇浪,后又听到安夏说什么自己是女娲后人!这才从惊吓中缓过神来:还好,还好我不是妖怪……“女娲后人?那岂不是大地之母?”杜凌辰眼中有一丝复杂的情绪闪过,情不自禁的出声问道。

还躺在床上的单清“嗯”的应了一声。杜凌辰的眼中有泪水在涌动,连唇都不自觉得抿成了一条线。

看着杜凌辰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安夏有些讶异道:“凌辰,你怎么啦?”

“我只是太激动而已,大地之母出现了,那黑暗势力定不敢再猖獗下去了。”杜凌辰嘴角挤出了一丝笑意,回答道。

一直注意着凌辰的单清,眼底有几丝幽光在流转,看着凌辰苍白的唇片,单清总觉得凌辰没有说实话,可又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但安夏却没有对杜凌辰产生任何的怀疑,但却也蹙起了眉头:“是啊,大地之母,的重现虽预示着邪恶将不再猖狂。同时也预示着将有一场恶战即将来临。”

蔚然见安夏又要滔滔不绝的讲解一些她们不了解的事情赶忙开口道:“能不能把我的双腿先变回来啊,现在这个样子我有点不习惯。”说完眼中透着几分殷切的望着单清。

“啊!”单清一惊,“这个是由你的意识控制的,我没有办法帮你。”

安夏也耸了耸肩道:“我也帮不了你,不过你这个样子当真蛮好看的。”

蔚然白了安夏一眼撇了撇嘴:“好看什么呀!出去就会被人当成妖怪的。”单清和安夏都不可否认的笑了笑了只有杜凌辰低垂着头,无人知其是何种神情。

集中意念,红色的蛇尾逐渐消褪,蔚然又恢复了普通人的容貌。

沉默中的杜凌辰忽然说话了:“单清,你是如何知道蔚然是女娲后人的?昨天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

“昨天那个五彩能量球是女娲娘娘在世时预感到今日之祸,所以才会留下一场胜观,先如今最重要的是找到圣女。”单清回忆起昨日那涌入脑海的资料不急不慢的说着。

“圣女?”杜凌辰疑惑出声。

“七情现,蚩尤出

聚七情,战蚩尤

寻圣女,唤始祖

破晓后,道长存”单清念出了女娲娘娘留下来的提示,转而又道,“这个提示明确的让我们去寻圣女,可茫茫人海到那里去寻呢?”

“也许你走入了一个误区,女娲娘娘既然后找上你,就说明你的身份很特殊,而你却不是女娲后人,那就极有可能是圣女,你们觉得呢?”蔚然将自己的观点说了出来。

“我也赞同,女娲大人不会无缘无故的找你替她办事的,在此之前一定把你的命轮看过一次。”安夏对蔚然的观点持赞同态度。

“这…”单清有些犹豫。

“对了单清,女娲娘娘出了给了你一些记忆,还交给你了什么东西没有?”杜凌辰问道。

“没有啊,只是最后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单清努力的回想着,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头绪。

“什么奇怪的话?”蔚然看着单清问道。

“就是说什么让我一定要回归本我,我才会真正的完整起来。你们说她说得是不是很莫名其妙?”单清对此十分的迷惑。

“完整?单清你难道不完整?”安夏仔细的打量着单清,眼神中的审视让单清的头皮发麻,更何况是三个人一起打量着自己。

“出去,都出去,我要睡觉,哼!”单清一把把被子扯到了头上,对着蔚然等人吼道,“你们才不是一个完整的人。”

“好了,我们都出去吧。”杜凌辰看着正在偷笑的蔚然个安夏,无奈的说着。其实杜凌辰也好像笑,只是现在却挤不出一丝的笑意。

离开了卧室,杜凌辰轻轻地把们碰上,还淡淡的说了句:“单清,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别生气。”

被子中的单清,心里面并没有很生气,只是在思考,为什么女娲娘娘说自己是一个不完整的人,唉!女娲娘娘你杂说一半藏一半呢……

出了房门的蔚然等人并没有长时间的笑,而是各自分开,不完整的人?呵呵,去查查不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离开卧房后,蔚然等人便分开了,她们必须好好消化一下今日所听到的和所看到的东西。

蔚然立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快速的拿出通讯玉盘,用灵力将其接通。不多久,玉盘中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蔚蔚,你又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没有。”蔚然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忍不住的问道,“爷爷,蔚蔚是您的亲孙女吗?”

“蔚蔚,你又从哪里听到的风言风语,你怎么可能不是我蔚墨的亲孙女!”蔚然的话让在家的蔚墨一愣,旋即声音便带了怒气。

“爷爷,不是蔚然听到了什么,而是今日蔚蔚的被确认是女娲后人,这…这让我有些慌了。”蔚然知道爷爷生气了,赶紧解释道。

“谁说你是女娲后人?”玉盘那边的蔚墨并没有像蔚然想的那样继续生着气,略有沉思的问道,颇有试探之意。“爷爷,昨日的异象想必您已经知道了吧?“虽是疑问,蔚然却用了肯定的语气。“嗯,那不是邪恶的东西,所以爷爷并不担心,呵呵!有缘者得之,爷爷老了,就没有去凑热闹。”蔚墨爽朗的笑了笑,道。

“那是女娲娘娘的力量。”蔚然坦言,“证实了蔚蔚就是女娲后人,爷爷,那是真的吗?”

“这…唉!罢了罢了,你也大了,有些事也该告诉你了。”蔚墨的声音中透着几丝凄苦,“蔚蔚,你的母亲的确是女娲后人。只不过早逝世尘世很多年了。

当年你母亲正在寻找一样东西,说是没了那物,世界便会又一场大浩劫。也正是在寻找的过程中你母亲遇到了你的父亲。

你父亲啊,当年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凭着那一点点的本事就在世界上学别人去除妖。最后差点塞了妖物的牙缝,的亏你母亲出手相救,我蔚家才得以保住那根独苗啊!

救下你父亲后,于是便结伴同行。一来二去,便渐渐生了感情。约定在找到宝物后结为夫妻,长相厮守。

天违人愿,最后你的父亲死在了幽冥府地。你母亲悲痛欲绝之下连那宝物都没有去拿,直接带着你父亲的尸身来到了我蔚家,为他守灵三天。

虽然你父亲以死,可你母亲却还是嫁入了我们家。当时我们也不愿害了你母亲,但她说她已怀孕一月之久,为了不让我蔚家的血脉流落在外,这才认了她做儿媳。

后来她告诉我们了她的身份,并嘱托我们一定要好生照顾好你,同时也让我们给你说一声对不起。”蔚墨讲着讲着便忍不住的流下了泪:儿子,父亲好想你,好想你…

“爷爷,你不要难过,蔚蔚会孝敬您的。”蔚然也有些红了眼睛,“母亲的错让蔚蔚来承担吧,没有他们哪来的蔚蔚呢!”

“后来,你母亲说要去找你父亲,到现在一点消息也没有…”蔚墨说着便住了嘴,声音也渐渐的弱了起来。

蔚然并没有怪自己的母亲,毕竟爱一个人又有什么错呢!如果母亲因爱造成了这次浩劫,那么就由我来替母亲承担所有罪责好了!

蔚然坚定的对蔚墨说:“爷爷,蔚蔚会解决这场灾难的,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说罢,不等蔚墨回话,直接收了灵力。结束了这场谈话。

安夏则准备回预言族的,但是却接到了爷爷的命令,爷爷让自己好生守着女娲后人,胆敢出了任何差池绝饶不了自己。看来自己还要在蔚然身边待上一段日子,可是…可是我好想他啊!啊…至于杜凌辰只是到外面散了散步,仰望着天空,她只觉得好迷茫:我那样做究竟是对是错?我真的错了吗?

“是对是错感受最深的莫过于自己,如果连自己都不能救赎自己,何谈救赎别人呢!我说的是否有理?”陌齐站在杜凌辰的身后,缓言道。

杜凌辰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嘲讽:“这就是修罗该有的思想吗?”

陌齐听了杜凌辰的话后,忽然变了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道:“哼!别不知好歹,我们修罗做事向来随心所欲,比不的你们人类阴险狡诈。”说完便离开了。

望着陌齐离开的地方,杜凌辰不由的垂下了眼帘:阴险吗?呵呵,的确。人类的确是已阴险卑鄙而文明于大千世界的…

躺在床上的单清在获得了机缘后的确很开心。这样我就可以好好保护她了!可是女娲娘娘为什么要说让我找回自己呢?我到底哪里不完整了!单清开始害怕了,她好害怕如果找回了完整的自己就会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到时候那还是自己吗?

惶恐与不安开始在单清的心间萦绕。

而另一边。”心心,你别不理我嘛!跟我说说话哈。”苏燃一路追着月冥心来到了卧室,看着月冥心仍然不理她,就撒娇道。

“你貌似不需要我来陪你吧!”月冥心轻笑,扭过头来对苏燃说道。

“咳咳。”苏燃的老脸红了一下,不过马上又恢复了常色。

月冥心将苏燃浑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咂咂嘴说:“没看出来啊,你还有这本事呢!”

苏燃狠狠的白了一眼月冥心,道:“你还说我呢!你身边那个叫明晓的又是怎么回事?哼!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觉得我喜欢他?”月冥心说得风轻云淡,“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如此对他吧。”

苏燃笑了,“果然,我们是最有默契的。哈哈…”

月冥心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苏燃收起了笑意问道:“灵域你是去不去?”

“你说呢。”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本来杜顾天一直跟着苏燃的,可是半路上收到了醉军刀的传来的消息,让自己速和他们会合,再三权衡之下,杜顾天决定离开。

快速的来到预言族的入口处,不想那里已有两人等候多时了。

一身黑袍,头发自然的披散着,一双黑眸沉静如水,背后一把骨剑更为其增添了黑暗气息。“呵呵,我还以为这是谁呢?原来是云瑾啊!”杜顾天调侃道。沐云瑾温和的笑着:“你貌似过得也挺舒坦啊。”

一股暗流在杜顾天和沐云瑾之间涌动。

“走吧。”站在旁侧的醉军刀,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暗自较量。

三人通过预言族特定的通道,向人类的位面进发。

“呼…”终于回来了,杜顾天和沐云瑾深深呼了一口气,望着久违的天空、阳光和熟悉的空气,他们相视一笑。

“带路吧,这地方我不熟。”醉军刀,看了看两人,道。

“云瑾你带路吧,我妹在你哪里呢。”杜顾天望了望沐云瑾,道。

沐云瑾点了点头,向北走去。

呵呵,太好了云瑾!你终回来了。安夏摸了摸自己的紫色手链,傻笑着。忽然安夏想起了应该告诉蔚然,云瑾回来了的消息便起身去找蔚然,告诉她这个令人开心的好消息。

沐云瑾带着杜顾天等人来到了蔚然所在的地方,杜顾天刚准备去敲门,门就一下子自己开了。杜顾天只得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哥哥。”原来是开门的是杜凌辰,看到了久违的哥哥,心情有些激动,“哥哥你终于回来了。”

将杜顾天等人迎进门,沐云瑾就被迎面扑来的安夏吓着了。本来还以为是有人偷袭呢,却没有想到是这小妮子,沐云瑾的唇角出现了一丝不为人察觉的微笑。目光稍稍抬起,看见杜顾天和醉军刀等人皆是一副看戏的神情,有些无奈的咳了两声。

安夏听到了沐云瑾的咳嗽声,顿时想起来周围还有别人呢!脸颊刷的一下红了起来,悄悄地抬头看了看沐云瑾,心想:完了完了,我应该矜持一点的,我这样会不会吓到云瑾啊?他要是不喜欢我怎么办?越想越担心,忽然看到大家都一直盯着自己和云瑾,安夏羞的一跺脚,飞快的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去了。

“云瑾,不错啊!你把军刀族里的小公主都骗到手了。”杜顾天望着跑进房间的安夏,有些幸灾乐祸的说着,“要娶如此金贵的人儿,你要努力了兄弟。”

“别胡说八道。”沐云瑾声音中没有一丝喜悦的心情,“对她我从来没有过心动的感觉。”看着他不像玩笑的表情,杜顾天和醉军刀都暗自为安夏担心,但愿不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云瑾哥哥,欢迎你回来。”一旁的蔚然的声音虽显的突兀,但是也恰到好处的阻止了即将陷入尴尬局面的气氛。听到了蔚然的声音,沐云瑾才发现站在一旁的蔚然。细看之下,总觉得其身上多了一些什么,看起来成熟了好了。

“近日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吗?”沐云瑾问道。

“有,坐下我们细说吧。”蔚然不急不慢的说着。

沐云瑾等人听到了蔚然的话都齐齐的坐下,静待她的下文,而不知道何时杜凌辰已经悄悄地离开了。

蔚然简简单单的把近日来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说道自己是女娲后人时,除了醉军刀,杜顾天和沐云瑾都十分吃惊,他们可没有想到,蔚然竟然是女娲后人,这是何等的荣耀啊!

待到蔚然讲完后,房门忽然打开了,大家都以为是安夏呢!谁料竟是单清和杜凌辰。只见杜凌辰扶着单清来到了蔚然身边坐下,道:“凌辰帮我把安夏也叫出来吧!”

“好。”杜凌辰转身去安夏的房间里去找安夏。不一会儿,安夏和杜凌辰一起出来了。脸上除了还留有一层淡淡的薄红,安夏也不扭扭捏捏的藏着不出来。看到安夏也来了,单清又再次望向众人道:“大家都坐在一起,互相拉着手,我把一些资料传入你们的脑海中,有些事我也给你们解释不清楚。”

听到了此言,大家并没有任何的反对,都很自觉地围坐在一起,互相拉着手,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单清身上散发出一股乳白色的光绪,将众人笼罩其中。众人此时觉得脑袋十分的胀痛,有种脑浆崩裂的感觉。但是都没有吭声,只是暗自咬牙,祈求这痛觉能赶紧消失。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众人的脑海里便出现了一白色的卷轴。众人使用意念将其打开,一行行字便映入了眼帘:

灵域,世间女娲所留下的一所学域。是当今世上唯一的可接纳各种种族的学域,在其之。内,共分五极之势。

以金、木、水、火、土为中心,分别为炼金、木生、水疗、火攻、土防五大院传授来修身之法。其内学员都筑情之脉,情之脉又分七种,喜、怒、哀、惧、爱、欲、恶。每一脉都可化众生的情为己所用。

每一个人都只能筑七脉中的一脉,并不是限制,而是规定。在三百多年前,有一位自是天资禀赋的学员妄想多筑情之脉,后来因没有战胜悲之情而一生都陷入了悲苦之中,也是从那个时候起,灵域里多了一条规定:进来的学员最多只能筑一条情之脉。

灵域是女娲开创的一处灵界与大千世界相隔,只能在灵域招收学员之时才能通过域门进入到灵域。说来也奇怪,灵域只和人类世界相通,而人类世界也并非只有一处,而是有多处世界并存,但其发展的进程各不一样。

不管是哪一种情之脉的等级划分都是一样的:第一阶段:凝聚情之气:每一个人选择的情之脉不同,所显现的情之气也不同,喜(蓝)、怒(红)、哀(灰)、惧(紫)、爱(绿)、欲(黑)、恶(白),等级为初级凝聚成点、中级凝聚成线、高级凝聚成面。

第二阶段:淡化情之气:将外放的情之气淡化,颜色越淡,越不易被发现,直至透明。等级为初级淡化、中级淡化、高级淡化。

第三阶段:将情之气内敛到体内收聚成鼎。鼎的颜色和第一阶段的情之气颜色相同。情之鼎又分为大鼎、中鼎、小鼎。大鼎吸收的情之气溶杂,中鼎吸收的情之气较为精纯,小鼎吸收的情之气乃是最为精纯的。

灵域开启的时间在人界的月圆之夜,持续时间为七天。

“吸…”看完了卷轴上的内容,众人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收天下的七情为己所用,那岂不是不用愁灵力被耗尽,但凡是有生灵的地方必有情之气!

“灵域,看起来很好玩。”杜顾天用手摸了摸鼻子,玩笑道。

“蔚然和我必须去。”单清看了看众人道。

蔚然轻轻颔首,眼光飘向了沐云瑾道:“我一定会去,云瑾哥哥,你呢?”

“我的职责可是保护你,怎么能不去。”沐云瑾打趣道。

安夏看着沐云瑾和蔚然之间的互动,心中有一股苦涩蔓延,脸色有些苍白了,嘴唇微微蠕动:“我也去,军刀,你呢?”

“呵呵,当然要去喽!”醉军刀看着安夏苍白的脸色,赶忙解围。

“不介意的话,也带上我和哥哥吧!”杜凌辰也插话道。

杜顾天瞪了凌辰一眼,语气有些恶劣:“妹妹啊,没他们我们也可以进去灵域,哼!”

“……”

众人非常的愉快的互相打趣着,同时也期待着进入灵域,既然是女娲娘娘所留下的学域,想必其内定有乾坤。森罗殿内,雪女将学域再现的消息禀报给了镜中人。

许久后,镜中才传来声音:“雪女,你和其他三位殿主一起去灵域,本帝倒要看看她准备怎样再次镇压本帝。啊哈哈……”

“不用留下一位在这里主事?”雪女平缓的问道。

“不用,敢在森罗殿惹事的人,下场都不怎么好。”镜中人自负的说着,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道:“雪女,你不可莽撞,如果被发现就立即回来,不可逗留。”

“是,雪女遵命。”

雪女慢慢的退出了主殿,却不知她的主子的目光一时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镜中人又在雪女走后十分霸道的说:“天涯海角你都逃不掉的,终究会成为本帝的女人,在本帝的身下承欢,呵呵!”一夜之间,灵域再现的秘密像长了翅膀一样传遍了大大小小的位面,每一一个种族都开始疯狂的涌入人类世界。

“唉…心心你说,是谁把消息扩散出去的?现在连一些小喽啰都知道了,真麻烦!”在月光城落脚的苏燃向月冥心不断抱怨着。

“浑水摸鱼。”月冥心简明扼要的回答着苏燃。

“呵!蚩尤大帝的人散开的吧,他们还真有心了!”

苏燃无聊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还真别说,这招挺狠的,让那些女娲的守护者们摸不清头绪。”

月冥心莞尔一笑:“这样咱们也可以浑水摸鱼。”说完,月冥心只见苏燃十分惊奇的望着她,狠狠地瞪了苏燃一眼,

“喂,我脸上有花啊?”

“没有,我发现自从你这次回来后,变了好多?”

“我哪里变了?”月冥心又恢复了以往的淡漠,不在理会苏燃的胡闹。

“你比以前爱笑了,也多了些生气哎!”苏燃撅了撅嘴,对月冥心的不理睬也给予了严重的鄙视。

“我们也该动身了。”月冥心直接屏蔽了苏燃的恶搞,提示到。

“那她呢?也带去?”苏燃斜眼看了看离月冥心不远的槿汐,问道。其实她真的不想带上一个拖油瓶去灵域。

“也许我们还需要她,毕竟她的医术是公认的。”月冥心抬眼望了一下槿汐道。“随便好了,不过心心啊,我们是不是还要带上明晓啊?”苏燃忽然想到了明晓,便问道。

“肯定要带的。”

苏燃一副我不认识你的表情:“纳尼?还敢说你跟他没有一腿!”

月冥心一句话也懒得说了,任由苏燃一个人再那里大惊小怪。

匆匆忙忙的带着人苏燃就和月冥心前往去人界。

“燃燃姐和心儿姐要来人界了,想和我们一起去灵域,你们怎麽看?”安夏来到单清身边询问道。

“好啊!人多力量大嘛,欢迎她们的加入。”单清对苏燃和月冥心的到来并没有感到反感,反而松了一口气,有高手跟随就不怕被别人仗势欺人了。

月冥心、苏燃、槿汐和明晓他们通过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安夏他们的所在,想和他们会合。

刚一进门,安夏就给苏燃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

“哎呦!你这么想我啊。”苏燃抱着安夏转了一圈,戏谑道。

安夏也觉得自己太小家子气了,赶紧退出了苏燃的怀抱,望了望站在一旁的月冥心,发现后者没有什么表情,暗自吐了一口气。

“哥哥!”单清看到了站在她们后面的哥哥连声叫道。

“单清。”明晓看到跑来自己身边的单清,暖暖的叫着。

单清很奇怪,明晓为什么没有向以前那样和自己调笑,但是却也没有放肆了,她觉得明晓一定有他的理由。

月冥心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便转身向屋内走去。而明晓则紧跟其后。至于槿汐则异常沉默,只是静静地跟在月冥心身后。

“准备什么时候出发?”苏燃望着安夏问道。

“今夜子时。”

月冥心坐在沙发上双眸微闭,对外界依旧没有太多感情。槿汐坐在月冥心的旁边,冷冷的注视这众人。

对月冥心和槿汐的反应,众人不以为意。只有明晓一直暗暗的关注着她,看着月冥心的样子,明晓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了却又说不出来。

带着紧张和兴奋,众人终于等到了晚上。

大家都站在露天的草地上,仰望着璀璨的星空,可是天空中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大家都望向单清,希望她能解释一下。

单清对着大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忽然一直在望着天空的安夏叫了起来:“你们快看!

众人抬头,只见天际一道流星划过天际,煞是美丽动人。天空之上,一五彩的漩涡在缓缓的显现出来,流星也坠入其中。

苏燃拉着杜顾天,月冥心和槿汐飞快的向漩涡的中心掠去。看到如此场景,不会飞的人都暗自咬牙。

谁料想,明晓忽然拉着单清,沐云瑾背生双翼同时也将蔚然抱在怀里,疾速向苏燃等人的方向追去。

安夏看着沐云瑾的背影,眼眶红红,看的醉军刀有些不忍心了:“安夏我带你吧。”

“不用。”安夏直接拒绝了醉军刀的好意,嘴里念起了神行咒,凭着阵法直接最前面的追上了苏燃等人。

醉军刀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这小妮子怎么就如此的倔强呢!看到天空中灵域之门,醉军刀也不再多生感慨,提气便向上跃去。

醉军刀走后,人界还有一些人也赶在灵域门来之时进入了灵域,其中便包括被蔚然等人遗忘了的陌齐。

进入灵域后,众人都被传送到了一片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和煦的阳光撒在小草上泛着嫩绿的光,给人一种极富生命力的感觉。

月冥心看了一眼沐云瑾等人,沉思了一小会儿,便给槿汐使了一个眼色。接到月冥心命令的槿汐,看到了沐云瑾面前道:“这些给你们,最好快点穿上。”说罢便给了沐云瑾几套古装的衣服。

蔚然等人一愣,旋即看了看周围的人,才惊觉每一个人都穿上了古风的衣服,在转眼看看苏燃和月冥心等人也早已幻化出可古衣。蔚然等人强压住了内心的疑虑,各自从沐云瑾的手里选了一套衣服换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