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七情初入尘世人法眼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959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随着婢女来到议事庭,左右站满了将领,而月冥心位居高位,槿汐站在其右边。

看到明晓的到来,众人纷纷侧目,大家都很好奇这个年轻人究竟有何等的威慑力竟让魔窟的魔主都要给其几分颜面。

“过来。”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让明晓一怔,眼神有些复杂的看向月冥心,迈着沉重的步子向上位上的月冥心走去。月冥心用眼睛示意明晓站在自己的旁侧。知道了她的意图,明晓心中一种苦涩的味道在弥漫。

待明晓站定,月冥心开口了:“从今以后明晓就是月光城的护法,诸位可有异议?”虽是询问,可语气却是不容任何人置疑。

“属下无异议。”

“城主英明。”

“……”

“既然如此便退下吧。”

“是。”众人退下,连槿汐也悄然退却,仅留下明晓与月冥心在庭中。

“为什么?”明晓有些落寞的问道。

“我不是小唯,我叫月冥心,一直都是。我早说过便救你只是为了拉拢你而已。”月冥心并没有因明晓的话而产生任何异动。

“那你认识它吗?”明晓将脖子上的黑月顽石取了下来,对着月冥心问道。月冥心摇了摇头。

小唯,到底是什么让你忘记了我…忘记的如此的干净…

明晓将黑月顽石重新戴在了脖子上,转身离去,只留下了一句轻飘飘的话:“这个护法我会好好当的。”

月冥心轻轻颔首,任由明晓离去后,单手支撑着头,看向了远方,眼中的忧虑之情使人不禁讶异,城主有何烦恼?听着手下人的报告,邹路眼中幽光更甚:明晓你究竟想干什么,我们不是说好了的吗?

邹路的手指不断的敲击着桌面,不急不慢的样子让人捉摸不透。

更深露重,月光城中有一只寒鸦朝明晓的庭院中飞去。明晓见其并没有想解释什么,直径把寒鸦击杀在空中。魔宫中的邹路狠狠的一拍桌子,暗骂道:“明晓你当真想逆天,真当本座拿你没法?哼,痴心妄想。”说罢转身向外掠去。而月光城内,明晓在击杀寒鸦后转身之时,一转身便见月冥心站在自己的不远处。呵呵!想必她来很久了吧!

“你很识时务。”月冥心淡淡的说道。明晓并没有搭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猛地月冥心一下子向明晓扑过去,顺势在地上一滚。刚才明晓待过的地方早已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显然刚才有人偷袭。

站起来的月冥心对着空气淡淡的嘲讽道:“魔主能亲自来这里,我月光城真是蓬荜生辉。”

一男子从一柱子后走出来,道:“他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明晓上前一步道:“你以为你真能杀我。”

“好了”,月冥心喝住两人,眼神暗了暗道:“魔主你还是自行离去吧,不然本主就亲自动手。”

邹路冷哼一声,转身离去之际还别有深意的看了明晓一眼。

月冥心并没有去在意邹路临走前那一眼只对着明晓道:“走,本主帮你凝聚本命法器。”说罢,上前一步抓住明晓的胳膊向远方驰去。

在月冥心的全力加速下,她和明晓在两个时辰后到达了黄泉水的岸边。看着恢宏大气的浮生桥沟通了黄泉水两岸,月冥心的嘴角微勾了一下:邹路,你这件嫁衣做的不错。

明晓怔怔的看着浮生桥,又看了看月冥心问道:“我们要过去吗?”

月冥心摇了摇头,笑道:“你的本命法器便是这座浮生桥。”

“什么?”明晓瞪大了眼睛,好似还不能够接受这个事实,“你就不能给我换个有杀伤力的本命法器吗?”说完,用极其哀怨的眼神望着月冥心。

月冥心收起了打趣的心情,只淡淡的看着明晓道:“别身在福中不知福,要做惜福之人。”

听了月冥心的话,明晓再一次的仔细的瞅了瞅那座浮生桥,可还是觉得他应该有一个杀伤力强的本命法器。

“主人,主人!别犹豫了,此桥非比寻常。”

在明晓犹豫之际,他听到了黑月顽石中的修的提示,立刻换了一副神情问月冥心:“你确定?”

踏上浮生桥的月冥心回头望了明晓一眼道:“站在那里别动,等我。”

待月冥心走到了浮生桥的中间时,一股气浪从月冥心的身上散开,将浮生桥上的人全都震出了浮生桥。刹那间整个桥上只有月冥心一人。只见月冥心一跺脚,随后浮生桥开始剧烈的运动起来,慢慢的桥身开始向空中浮起,约莫有十丈高后,一条红色的丝绳从天而降缠住了明晓的腰身。随后明晓便被带到了浮生桥上。

此时驻扎在月光城不远处的邹路忽然一惊:浮生桥和他的联系!月冥心,尔敢!邹路也不管身旁的人,直接向黄泉水的方向奔去。临走前只留下了“大军撤退,从神魔禁地的中枢返回魔宫。”众人听到了魔主的话都满头黑线:靠,魔主你耍我们玩呢!

浮生桥上,月冥心用灵力冲断了浮生桥与邹路之间的联系。将明晓带上来后,直接道:“把器魂放出来吧。”明晓一惊,不过却也会意,立刻把修唤出来。修神情凝重的出现在明晓和月冥心中间,只听得月冥心说:“此时不归更待何时?”说完后,修便一头扎进了浮生桥里。再修进入浮生桥之际,月冥心拉着明晓离开了浮生桥,只悬浮在空中静静凝望着眼前。

浮生桥开始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桥身亦在空中不断旋转着。天空中大量黑云开始密布,黑色的魔雷在云层中翻滚,好似下一刻就会降下怒火。

远方的一些人不知此地发生了何事,但见高空之中集聚了大量的魔雷,想必又有逆天的宝物要出世了!大量的人开始向黄泉水的岸边涌来,实力不弱的人直接从空中向那宝物的地方掠去。

“方圆五里之内,入者杀无赦!”众人在奋力的前进时,一句霸道的话传入耳中。能力尚浅的顿时被震的口吐鲜血,而空中阵阵能量气浪使人不得不被迫离开高中。

好生霸道的主,不知是哪一位呢?众人停止前进微扬起头,只看见高空中仅有一对男女停滞在哪里,嗯?不会是魔主吧?

“你们看那女子头上戴的半月坠。”众人中忽有一人大声叫到。众人闻声便仔细看了看那女子所带的饰品,其形状似半月,不断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是的,那是月光城城主才喜欢戴的东西,也只有月光城才有此物,不过因城主特别喜欢故此月光城里只有城主才能佩戴。众人心中一寒:难道好东西只能让强者得到?老天你咋能这么不公,让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众人只能遗憾,可正在往这里赶的邹路,遥遥的望见天际那翻滚的雷云,真是肠子都悔青了!浮生桥在他手上时他很是研究了的,发现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功能,不过貌似现在宝物就要落入别人的手中了。加快速度,邹路此时只想赶快达到,一定要阻止月冥心把宝物带走。天际中的黑色魔雷云动了,一道道的魔雷降下劈在了浮生桥上,仿佛它的存在会扰乱了天地间的法则。

浮生桥并没有畏惧,反而迎上了那凶悍的魔雷,似是挑衅一般的宣告:没有人可以阻碍它的出世!哪怕是你也没有资格。

黑魔雷怒了,一道道凶悍的魔雷接连而下,每一道都有水桶那么粗,不断的鞭击着浮生桥。

远处看到这副景象的人都惊呆了,这该是何等的宝物啊?连天道都不容许它的存在,唉!又是一个逆天级的至宝啊!可惜却不是自己的…

虽然不少人在自怨自艾,不过更多的人却是在摩拳擦掌,等待着机会,浑水摸鱼。

欲望果然是最强大的,即使力量悬殊却还是有人在不自量力…哼!

高空中的月冥心和明晓,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修渡劫成功…

远方的邹路看到越来越激烈的天道与宝物之间的碰撞,心中更是不甘。一咬牙,从怀中掏出了一卷轴,拿在手中,嘴里还念念有词。瞬间邹路便消失不见了…

“喂,你快点!到底还要不要宝物了!”一红衣女子,看着跟不上自己脚步的男子,怒吼道。

“皇上不急太监急…”那男子反了女子一记白眼,反驳道。

“哎,君子动口不动手…哎哟,你轻点…”看着那女子直径转过身来,用手拧住了自己的耳朵,男子哀号。

当然女子拧住他耳朵的同时也带着他向远方疾速前进,只是手里的动作会让他感觉到疼痛而已。

宝物跟前的月冥心,将一块飞行市给了明晓,“这是飞行石,你拿着它等会浮生桥渡劫完了,赶紧通过那个器魂把浮生桥招入体内,听到没有?”

明晓重重的点了点头,同时也似有担忧的问道:“你可以吗?”

月冥心并没有答话,而是直接用实力来证明。虚空一掌,带着阵阵波动。一男子便出现在了空中,与月冥心两地遥遥相望,明晓一惊:?那不是魔主吗,他莫非也是来抢夺宝物的!

“你安心等待便好,其他的不用担心。”月冥心清冷的的话传来,让明晓有些慌神的心安静下来了,明晓不在看月冥心,而是专心致志的看着浮生桥,只待它经过天道的历练了。

“月城主,那东西不适合你们,还是不要做无谓的争斗。”邹路率先开口,俨然一副指责的面孔。

“呵,别说大话,有本事便从我的身上踏过去,否则我们就是不死不休的的死敌。”月冥心也不甘示弱回应。

“哪来的那么多废话。”邹路身后有一红衣女子直径扔出了几柄飞刀,飞刀划过天空带有淡紫色拖尾的痕迹,煞是好看。

在邹路转身之际,月冥心从袖子里射出了三根红色丝绳,直击他的命门而去。刚躲过飞刀,又迎来了月冥心的攻击,邹路的身子凌空翻了几个跟斗,一把黑龙戟在胸前一横,画了一个半圆,红衣女子和月冥心同时一挥,身体向后靠去。邹路在空中稳稳立住后,厉声道:“月冥心,苏燃你们别欺人太甚。”

“呵呵,我们有欺负你嘛?笑话,要知道一个男子打赢了女人可算不了什么本事,哼!”苏燃白了邹路一眼,调侃道。月冥心则默不做声,眼观鼻,鼻观心。“本座可从来没有把你们当女人,你们哪里有一个女人该有的样子。”邹路嘲讽道。

苏燃朝月冥心使了一个颜色,两人在邹路说话之际,双双偷袭而去。哼!要知道你们会偷袭,真当本座想别人一样愚不可及…

“啊…”天空中传来了惊叫声。众人抬头望去,只见浮生桥竟然发生了能量爆炸。能量余波席卷了整个天空,月冥心等人很不幸的当了一次炮灰。

难道浮生桥渡劫失败了?

爆炸后的余波使得天地都忍不住的晃动。苏燃她们虽被余波震下了天空,但并不代表被伤得很严重,都是些皮外伤,看起来很骇人,实际上三人一点大碍都没有。

但距离浮生桥最近的明晓再察觉到异动之际,早已向更高的地方掠去。还未来得及提醒月冥心,就看的她们被震下了天空。定睛一看,知她无恙,明晓的心也安了不少。

每一个人都在暗自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天地却萌生了异象。

只见浮生桥上升了百丈,稳稳的伫立在空中,整个桥身散发着圣洁的五彩光绪,黑魔雷不知何时已悄然离开了,天空如水洗过一样,是那么的纯洁美丽!

但浮生桥的上空却出现了几行大字:

七情现,蚩尤出

聚七情,战蚩尤

寻圣女,唤始祖

破晓后,道长存

仔细一看,每一个字都散发着浩然正气。不只是谁,只听得空中传来了极其古朴得声音,用悠长得调子念出了这四句话。待他念完,字便消失了,而浮生桥也化成了一条白练向远方遁去。

而众人此时脑海里不断出现那四句话,耳边也不断回响着那四句话,仿佛天地有一种要将那四句话烙印在众生得脑海一样,连月冥心和邹路等人未能幸免。而身处高空中的明晓此时用手紧紧捂住胸口,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庞不断的滴落,但他眼中却充满了惊喜。明晓随即又反应过来,不顾身上的酸痛,赶忙来到月冥心的身边,轻摇了一下月冥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儿。”月冥心用手轻抚了一下额头,赶紧回头看了看苏燃,却见一男子带着她离开的背影,只无奈的笑了笑。趁月冥心愣神之际,明晓一个横抱将她纳入怀中,再借助飞行石向月光城奔去。见到月冥心和苏燃已经离开了,邹路深深的舒了一口气,用手中的黑龙戟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能在这里倒下,不然还不知有多少人想把我当成跳板,一战成名!邹路剁了一下脚,身体便化成一阵黑雾,消散于空中。

“你…你干什么,”一女子用手死死的抓着自己胸前的衣服,被逼的连连后退,“别过来,别过来,呜…”

男子步步紧逼,忽然男子欺身上前,双手撑到墙上,将女子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眼神中露出凶光:“你不是叫火儿吗!嗯?咋又叫什么苏燃了。”

苏燃嘿嘿的笑着,用手搔了搔头,讨好道:“这个是意外啦,是意外,呵呵…”“意外?”

“嗯。”苏燃赶忙点头,“顾天啊,真的是意外啊!”

杜顾天在听到苏燃的话后,双手迅速缩回,夸张的甩了几下胳膊,“汗毛都竖起来了。”

“……”

见到杜顾天貌似对自己还是不理不睬,苏燃上前用右手拧住了他的耳朵,恶狠狠地说:“你小子可别忘恩负义,别忘了没我你咋能凝聚本命法器,哼!”随着苏燃话出口后,她手上的使的劲也越来越大,最后杜顾天只能练练告饶,以求她放过自己的耳朵。

“走,咱们先去月光城,然后再跟你算账。”苏燃松开了手,直径走出了他们歇息的客栈,向西方走去。

杜顾天很识相的没有再和苏燃顶嘴,随着她准备朝月光城进发。

而被明晓一路抱回月光城的月冥心从起初的错愕,最后变得很平静,仿佛被抱在怀里的不是她一样。等到了月光城,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放我下来。”明晓也并没有得寸进尺,听的出月冥心声音中的冷漠与疏离。

月冥心一步步的迈入月光城的一处楼阁,背对着明晓说道:“今日之事,你是最大的得益者,回去好好的融汇一下技能吧!”

原来,原来你什么都知道。明晓会心一笑,脚步有些轻快的离去了。

月冥心缓缓的将身子转过来,望着明晓的背影,微叹了一口气道:“老天,他们究竟有什么错,需要如此的惩罚他们。”

在月冥心出神时,她忽然感觉到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右手暗自运力,猛地转过身来,还未出击,手便被另一双纤细的手握住了,“喂,你不会想杀我吧!心心,你太不厚道了。”

反应过来,来者是苏燃后,月冥心撤掉了手上的灵力,刚欲说话却看见了站在一旁的男子,月冥心只是紧盯着他看,一言不发。

“哎呦,心心!这是我新收的跟班哦,好看吧!”苏燃搂着月冥心的腰,在她耳边轻语,“他叫杜顾天。”

月冥心依旧只是眼无波澜的看着杜顾天。

虽然杜顾天从月冥心的眼神中并未看到杀机,却也觉得她的眼神好渗人,好像他自己就是一个死物一样,不能引起她一点点的反应。好歹我杜顾天也是一美男啊,虽没有潘安之貌,却也是一位邪魅的翩翩公子啊!

月冥心挣开了苏燃的手,异常沉默的向月光城中自己的主卧室走去。

“喂,她好像并不待见我。”杜顾天看着离去的月冥心,眼神暗了暗,“她是假的吧!”

“她真的是心心。”苏燃白了杜顾天一眼。废话,刚才我在她身上摸了的,是不是心心我还不清楚!

不容拒绝,苏燃便去追赶月冥心的脚步,而杜顾天只能选择再去见那个讨厌自己的女人。

唉!神魔禁地出现了异象,而人类世界也出现了异常。

漆黑如墨的天空一大能量球划过天际,五彩的拖尾绚丽异常。光球直奔S市而去。

“哇!妈妈,你快看。”一小男孩手舞足蹈的用小手指着天空,“好漂亮哦!”而S市的蔚然与她们今日在一片空阔的草地上,嗯?她们在那干什么呢?

“月之精华与日之精华一样珍贵,我们虽不是黑暗生物,却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吸收月之精华。万物相生相克,只在于多少罢了!”安夏头头是道的说着。而单清听得到则是一知半解,蔚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凌辰晃了晃一副你怎么说我就怎样做的表情,使人哭笑不得。三个女孩眼前有一阵虚影飘过,虚影最后停在了凌辰的身边。仔细一瞧,竟是陌齐,而且他的肩膀上还卧有一只小黑猫,一动不动的,让人觉得那到底是活得还是死的?

陌齐看着安夏不可否认的笑了笑:“只有自身的属性属阴时,吸收月之精华才有大用,否则只是徒劳一场。”

“但是吸收它也……”安夏忽然发力将众人推开了一丈远,且喊道:“快跑!”安夏本以为自己会被天际飞来的五彩能量球击中,在推开蔚然他们后就已经撑起了能量结界保护自己。

谁料五彩能量球竟凌空改变了方向直奔蔚然他们所在的方向而去。安夏气的一跺脚:要是伤着了女娲后人该怎么办?又急又气的安夏赶忙收起了保护自己的能量结界,向能量球追去。

世事赶不上变化,蔚然他们见天空中的能量球向自己袭来时,便分头而逃,谁又想能量球竟想有意识一样直奔单清而去。

“不…”杜凌辰企图在能量球撞上单清之前救下她,却不想还是慢了一步。

五彩能量球撞击单清后,并没有发生能量爆炸,反将单清的身体笼罩在其中。外面的蔚然等人把能量球围在中间,都不敢贸然出手,怕伤着里面的单清。众人面面相觑,却见五彩光绪一下子全部都涌入了单清的体内。

“啊……”单清双手抱头,一声惨叫。身子蜷缩在草地上,额头上也隐隐的冒出了细密的汗珠。杜凌辰将单清抱在怀里,以求减轻她的痛苦。

“还是我来吧。”陌齐不由分说的将杜凌辰怀里的单清打晕,打横抱起,“今日先回去吧,不必太担心,我看这是她的一场机缘也说不定呢!”说罢,身体开始虚幻起来,消失在众人面前。“我们也走吧,回去看看单清。”蔚然看着杜凌辰和安夏,蹙眉道。

“嗯。”两人各应一声后,杜凌辰飞快的朝陌齐离去的方向追去。

陌齐将单清放到床上后,用灵力在其身上探测一周后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脸色阴了下了。单清此时脸色渐红润起来,不复刚才那般,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陌齐轻轻地将被子给她盖上,然后安静的坐在床边,双手十指相扣的放在唇边,若有所思的看着单清:这种气质和她真的好像,给人的感觉永远是那么的坚韧……

还在沉思中的陌齐被巨大的撞门声惊扰了,凝神一看,只见凌辰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眉宇见的担忧尽显。单清,你不可以有事,除了我的家人,你是对我最好的人了!

“她没事,不过……”陌齐看着杜凌辰的样子,起了玩味之心,故意停顿了一下道,“她的运气真不是盖的,天上掉馅饼这种事都能碰上!”

杜凌辰刚开始听到陌齐前半句话时,心一直悬在半空中,等听完了他后半句话时才知道他竟在逗自己玩,顿时脸就黑了下来,不过一想道单清没事,脸色又转晴了。

尾随进来的蔚然和安夏进来后,安夏问道:“有大碍吗?”

杜凌辰摇了摇头,眼眸中带着笑意回答道:“好像单清得到了一场造化呢!”

“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尚早,等单清醒了再说吧。”蔚然淡淡的说。毕竟是福还是祸谁又说得准呢!

“是啊!不过,既然没有什么大碍,今晚就由我来守着她,大家都去休息吧!”安夏微微一笑,格外的暖人。

“好。”蔚然和杜凌辰离开了房间,陌齐也起身离开,不过直到走出房门陌齐等眉头还是没有舒展开来。

此时的森罗殿中,雪女收到了来自神魔禁地的消息,而坐在高位上的雪女将手中的信件放下,道:“来人。”

“属下在。”

“派人盯住那个女孩,一有异动马上禀报。”

“是。”

雪女轻挥了一下手,众人便退却。雪女将自己袖子里的白练抓在手里,回想起了那日的情景:

那日,雪女从自己的北殿中出来,只见一条白练落在地上,也是因为习惯了用白练作为武器,所以对其也分外的爱惜。捡起白练,刚一上手便知道此物比自己用的都还要好上千百倍,细摸之,又瞧不出其材质。不过雪女却没有太多的疑心,直接将其收入了袖中。

嗯!这白练会不会就是那浮生桥所化?如此一想,雪女只是暗自笑道,骂自己想太多了,怎么可能是浮生桥呢!甩掉心中不切实际的想法,雪女起身向正殿走去。

“雪女,你来了。”镜中人似乎早已料到了雪女的到来,在雪女踏进正殿的那一瞬,便开口了。

听到了镜中人开口后,雪女仍不急不慢的走着,待到镜前,缓言道:“主子,雪女已派人去盯着那个女孩了。”

“不急现在估计各界人马都开始寻找圣女了,你们可不用派人寻找,只要紧跟着女娲后人便可。切记不可让人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懂吗?”镜中人传来了低沉的声音,带着些阴狠。

“雪女知道。”

次日清晨,床上娇小的人儿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待适应了外界的光线,缓缓的像羽毛线一样张开。入眼的是一张带着倦意的小脸。单清轻轻坐起来,不想将守了自己一夜的安夏惊醒。虽动作微轻,却还是扰醒了浅眠中的安夏。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轻揉了一个朦胧的睡眼,待眼神清明后,安夏问道:“在哪里不舒服吗?”说着还用手掖了掖被角。

单清摇了摇头,嘴角噙着笑意,道:“安夏,帮我把她们叫来吧,我有事要告诉你们。”

安夏点了点头,将右手放在胸口,眼眸半闭着,保持这个姿势有一愣神的时间。不一会儿,房门口便传来了细碎的脚步声。

“单清你让安夏叫我们过来,有什么事啊?”杜凌辰在单清的床边坐下,问道。单清并没有回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蔚然,眼中的笑意更甚。

蔚然有些莫名其妙,低头将自己全身上下细看一遍,问道:“单清,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随着蔚然的话,安夏和杜凌辰十分疑惑,相视一眼,随后又都朝单清投去询问的目光。

“站着别动。”单清声音中带着些许的激动。

只见单清双手在胸前绕了几个繁杂的手印,一股精纯的能量便开始在其手间汇聚,最后凝聚而成的能量被单清推向了蔚然。

能量进入蔚然体内后,蔚然并无任何的不适,在她甚为疑惑之时,一惊呼声传来:“看她的腿!”安夏激动的站了起来,呼吸也急促起来。

蔚然周身红光围绕,一双纤细的腿早已变成了一条红色的蛇尾,蛇尾上还泛着柔和的红色。其身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身红色的腈纶古衣笼罩着她曼妙的身材,凹凸有致。此时的朱唇不点而红,分外妖娆,如墨的黑发被稍稍拢起,一红色的菱形额饰使其身上多了一种神圣不可亵渎的謫仙之气。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