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重重疑团惑人心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261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本来明晓是不准备要得,但看月冥心主动的放弃,如果自己不要可就便宜了宇文寅,于是明晓就决定宝物定是要去争夺的。

“我来锁住这个界面,你们就去找出阴阳冠的本体。”月冥心说着,身子渐浮到高空中,悬空而立。浑身散发出一股乳白色的光芒,双手也凝结出各种复杂的手印。

宇文寅二话不说,一把拽住明晓的胳膊朝那糜乱的众人奔去。眨眼之间便靠近了阴阳冠笼罩的范围之内,而空中的月冥心此时已完成了封印,点头示意宇文寅他们可以进行收服阴阳冠了。

兵分两路,宇文寅死守本心开始一寸一寸的搜寻阴阳冠的位置。而明晓则呆呆的望着麋乱的众人沉默不语。

结界外的月冥心望着宇文寅他们心中只能为他们默默祈祷,究竟谁能得到宝物,只能看各自的机缘的深浅了。

“主人,我知道宝物在哪里!”明晓一愣,立刻反应过来,将自己的神识放入胸前的吊坠中。

“修,你知道?”神识进入黑月顽石中的明晓问道。

“嗯,我感觉那宝物和我有些关联。”黑月顽石中的修罗器魂——修,说道。

明晓盯着修看了一会,说:“你是黑月顽石的器魂,怎么又和阴阳冠有关系?”

“不知道,主人!我感觉记忆深处的封印有些松动了,似乎有什么重要的记忆会浮现出来。”修用手狠狠的揉了揉头发,似是回忆着什么。

“不着急,你慢慢想。”明晓分了一缕神念去支配身体,随处找了一树阴坐下,缓缓的合上了双眸。

“嗯。”

身在不远处的宇文寅感觉到了明晓的异常,不过现在宇文寅可没有精神去管他。

支撑着结界的月冥心感受到天际有丝熟悉的能量波动正向自己的方向行进,心中只是有些无奈:该来的总是逃不掉的!

不多久,一身黑色斗笠的人便出现在月冥心的对面。

一道低沉的男音传来:“忍得很辛苦吧,既然如此何必倔强。”而后又发出了若有若无的一声叹息。

月冥心转头看向了结界中的两人,眼中闪过几丝决绝,道:“你不准插手。”

“呵,我这次的任务只是来传召你回去,至于那可变人阴阳的物件,本主才没有兴趣。”黑袍人望了望结界中的两人,似是嘲讽的回答着月冥心。

过了好一会儿,黑袍男子又道:“走吧,逃不掉的。”“嗯。”月冥心不在看结界中的两人,干净利落的转身和黑袍男子一同离去。

身处在结界中的两人,只有宇文寅感觉到了结界外的波动,抬头朝月冥心所在的位置望去。看见的!只是她和那黑袍男子的背影,是他!心心身上的毒又发了吗……

宇文寅停止了搜索,飞身想去追月冥心。

“哐当!”宇文寅突然发现自己竟出不了结界,反被弹到了地上,他慌忙的爬起来:心心,你放心——我会做你最后的那丝清明,只为以后能挽回当初那个善良的你。

“啊……”宇文寅仰脖向天长吼一声,声中带了多少悲戚,无人可知。

正在用神识和黑月顽石中的修交谈的明晓,徒然听到了一声长吼,着实一惊。不过却没有去察看:管你发什么疯呢!黑月顽石中的修苦哈哈的蹲在地上,脸上的表情相当丰富,猛地也吼了一声:“主人啊!明明我知道记忆将浮出深渊,可就是半天不出来,真急人!”

“不着急,慢慢来。”明晓听着修的抱怨仍没有着急:呵呵,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随时间的流逝,结界将宝物所在的区域完好的保护着,结界里的众人仍在上演着令人羞耻的戏码,宇文寅和明晓仍各自的忙碌着。

看似平静,其实别的地方早已开始了筹谋。

森罗殿的北殿中,一白衣女子却猛地吐了一口鲜血,脸色分外的难看。女子一袭白衣似雪,满头的银发似绸缎一样的柔滑,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让人不寒而栗。只见女子的用手抹掉了嘴角的鲜血,慢慢地站起来,向森罗殿的正殿走去。

女子最后停在了一面约莫两米高的古铜镜的外缘。古铜镜的边缘雕刻着许多令人发指的邪灵,使整面镜子散发出强大的恶灵之气。

只见女子单膝跪地,语气平静的说:“王,雪女知错了。”

“哈哈……”镜中发出了大笑声,“知错,雪女你越来越放肆了,这次本帝不会只简单的教训你而已。”

一波黑雾从镜中射出,直奔雪女而去,雪女也不躲,任其攻击自己。

雪女用贝齿紧紧咬着那本就苍白的薄唇,硬是没有使自己哼出一声。脑袋上的剧痛阵阵袭来,可雪女用自己的双手狠狠地掐入肉里,一滴滴的鲜血从其手中滴落,是吗么的刺眼。

“骨头真硬,不过很快你就会乖乖的听我的话了,啊哈哈……”镜中传来男声,笑声不断在大殿中回荡。

刺耳的笑声仿佛在告诉雪女不要在做无谓的抵抗了。渐渐的,雪女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身穿一个白衣服的小女孩,细看其容貌,简直就是雪女的缩小版。小人被一股拉力扯进了镜中,而雪女则昏厥了过去。

镜中又传来了淡淡的声音:“出来吧。”

只见一红衣女子从大殿后一根柱子后走了出来,待到了镜前则低下了头道:“主子,烟迹没有……”

“做好你分内得事,待本帝出来你便是功不可没的功臣。”镜中人打断了烟迹的话,道:“将其带出去吧,开始施行计划。”“是。”烟迹将昏厥中的雪女抬起带到了大殿外。

出了正殿,烟迹便把雪女的胳膊一松,雪女“噗”的声便倒在了地上。

雪女微睁开了一下眼睛,却听见了烟迹讽刺的话似尖刀一样传入了耳中:“明明是一个杀人的魔头,却总想着该如救人。呵!当妓子竟还立牌坊。”

看见雪女仍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烟迹知道刚才的话她一定听得很清楚,旋即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雪女只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有一种难以言说的痛,像是被人拆了后再次装上一样。趴在冷冰冰的地上,她一点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远处走来了一男子,将地上的雪女抱起来朝森罗殿的北殿走去,还用一种无奈的语气道:“雪女,我们注定杀伐一生,又何必逃避呢!唉!”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