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初遇月主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614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杜顾天的步伐很快,他早知道火儿那丫头到底做了什么。

一把推开房门,屋内静静的,连微弱的呼吸都听不到。但是杜顾天却眯嘘着眼睛,嘴角微勾,一抹邪魅的笑便显露出来。佯怒道:“闹够了?”

屋内依然寂静一片。

杜顾天也不恼,直径来到桌旁,轻敲了一下桌子的右边,道:“我闻到了你身上罂粟的味道,呵呵。”说罢,便往桌子左边的凳子坐下。

一个人影显现出来,手上还有一个银白色的面具。面具极其的华丽,大致上可看出是一个凤凰的图案,但是其材质杜顾天还说不上来。

“真实的虚幻,十大辅助系的至宝之一”火儿微微摆了一下手里的面具,调侃道:“没见过吧,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

“你差点害死我,真是一个狠心的女人……”杜顾天双手支撑着下颚,极其慵懒的说道。

“我看你的命硬的很,怎么会轻易死掉。”火儿一挑眉,接着说:“我与星辰族素来不和,这次我来这里就是为着他们的圣物而来的。”

“你要那圣物有何用何必和我抢。”

火儿抽搐了一会儿,说:“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得许诺我三个要求。”

“靠,三个要求!你怎么不去抢……”杜顾天眼睛瞪的老大,伸出三根指头在自己的面前晃了晃,怪叫道。

听到杜顾天夸张的样子,火儿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家伙,三个要求换来成神的机会,他娘的还嫌我要的多……只是三个要求而已……“咳咳,一定在你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火儿轻咳一声道。

“你要我去死貌似也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还有娶丑女做老婆,和男人热吻,还有,还有……”杜顾天天马行空的描绘着他所能想到的恶俗情景。

“停!”火儿厉声呵斥道,“你想多了,我没那么无聊,最多让你在大粪池你睡上一晚罢了。”

“……你狠。”

最终杜顾天屈服了。

火儿俯身在杜顾天耳边说了几句话,杜顾天连连点头。阴谋的味道开始弥漫。

“呵……”一声惨叫从杜顾天住的小楼里传出,可谓是响彻云霄。

小楼里的杜顾天身体不断在地上翻滚着,时不时还用手使劲捶自己的心口。脸色也苍白如纸,杜顾天紧紧咬着嘴唇,眼睛充满了恨意。

当众人闻声而至时,看到的便是这副场景,星月漫不由的背冒冷汗:儿子啊!怎可如此莽撞,这下让为父如何帮你……

五长老上前扶起杜顾天,与此同时运灵力与掌心,从杜顾天的后背源源不断的出入其体内。五长老的眼睛突然变成了冰蓝色,内有几丝幽光透出进入了杜顾天的体内。不一会儿,几条黑虫便从杜顾天的皮肤表层爬出来。

众人见状都默不做声,五长老长袖一卷把虫子收入袖内。缓缓的五长老一字一顿的说:“把星月霸送去冰谷,谁敢求情连罚。”

“这惩罚也太……”星月漫刚开口,便被打断。

“太轻了?哼……”五长老一个眼神斜视过去,便让星月漫禁了声。

五长老将昏迷过去的杜顾天放在床上,刚想离开一会儿,却听到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传来:“师傅,我…我不想在呆在星辰界,哪怕是一刻…望…望师傅成全。”

看到杜顾天这副模样,五长老心里也不好受,但却无法拂了他的意,只好应道:“等伤好了,为师就送你离开。”

“不…不要,我现在就想离开,请师傅帮徒儿撕裂空间。”杜顾天深吸一口气,急切的想把自己的话说完,“哪怕是死在外面,我也不要在呆在这儿。”

看着杜顾天如此的倔强,五长老知道他定是铁了心要离开,如何也挽留不住了。五长老伸手把自己戴在脖子上的一个水晶娃娃解下为杜顾天系上,缓言道:“这是替身傀儡,可替你接下别人的任何一击,只能用三次,望你慎用。为师这就为你撕裂空间。”

说完,五长老抓住杜顾天的肩膀来到星辰界的星空中,徒手将天空拉开一条缝,将杜顾天往里一送。杜顾天的耳边除了呼呼的风声在无任何声响,但脑海里却响起了五长老在把他送走时,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星辰为引,引接万物”。

呵呵……不知自己又将哪里啊,唉!杜顾天自嘲一笑,他有些后悔了,临别时那一眼,他从五长老的眼神看到了高处不胜寒的孤寂,其实五长老也只是一个孤寂的小老头罢了。

一股淡淡的罂粟的味道钻入鼻中,杜顾天便被一女子抱在怀中,感受着挺翘的双峰带来的丝丝触感,杜顾天有些心猿意马了。但是由于身体太过虚弱,杜顾天也只能心中暗恼自己关键时刻掉链子。

可是火儿却不知杜顾天心中的小九九,柔声道:“安心睡吧,一切有我。”

听着火儿的话,杜顾天放松了心神,沉沉睡去。看着杜顾天的睡颜,火儿笑了:你还真是放心我……转而又会心一笑,炫霎整片空间可惜却无人有缘瞧见。

(小鱼儿:呵呵,杜顾天进入了虚幻古镜后就先到此为止吧!还有明晓写呢,下面就写明晓进入了虚幻古镜后所发生的事。亲们,小鱼儿写这三个人的时间是对的上的,所以如果这三个人再相遇,请亲们别惊讶!)

明晓进入虚幻古镜就被传送到了修罗域。入眼帘的是遍地白骨,连大地的土色都呈暗红。看着白骨堆积而成的平原,明晓只觉得浑身的战意都被激发出来了,没由来的想杀人,想看见血液流淌的样子。

明晓踩着白骨一步步的往前行进。猛地几丝剑气从背后袭来。

明晓侧身一避,转过身来警惕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事物。徒然明晓的耳朵微微动了下,他听到了来自东南方有几丝细微的声响。回身便是一掌,虚空中一个人影渐现出来。

只见此人玉带冠发,一双虎目似的眼睛,只是那么静静的与其对视便让人不寒而栗。待细看之下,那男子浑身都散发着肃杀的味道,只是却身着白色的锦袍,这让明晓有些费解,不过明晓知来者不善,便不再多想,只是将其望着暗自警惕。

男子缓言道:“我是你得接引者。”说着便迈着步伐向明晓走来。

接引者?明晓来之前槿汐有向他提过,不过接引者不都是友好的吗?明晓心中对那男子的话充满了质疑,但却没有应声,微移了一下右脚调整最佳状态,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呵,想要杀你就跟捻死一只蚂蚁没有多大区别。”看着明晓防备的姿态,那男人住了脚,道:“放心,身为你的接引者我是不会杀你的,但别人我可不敢保证。”

明晓听了此话仍旧默不做声。

看着明晓不回话,男子也不恼,右手稍稍一抬,一根通体暗红的箫便出现在其手中,背过身去道:“跟我来。”

见男子的确没有要杀自己的意思,明晓便跟在其身后并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我叫宇文寅。”前边一道淡淡的声音传来,给明晓有一种仙的缥缈之感,但观其背影却又知其必是肃杀之人,这两种极矛盾之感却在那男子的身上被呈现出来。

对方已告知姓名,明晓也不做作,索性回了句:“明晓,望大哥多多关照。”说完还抱了一下拳头。

明晓的话让宇文寅一顿,说出让明晓很是无语的一番话:“这里就是一座杀戮之都,只要你不心慈手软就一定能混得下去。”

“……”明晓跟着宇文寅又走了一会儿,开口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死亡山谷,听说那里又惊现了宝物。我准备去瞧瞧。”宇文寅机自然的说道,便不知明晓已经阴了脸色。

“也就是说暂时不准备帮我凝聚本命法器。”明晓抑制住火气,问道。

“急什么,我又没有说不帮。”宇文寅对明晓的怒火视而不见,笑话!错失了这次寻宝的机会又得等上许久,他宇文寅可不做烂好人。

明晓知自己有求于他,便熄了火气,提议道:“那寅哥可以在路上的时候给我讲讲这里的法则吗?”

“叫我宇文吧,也许日后你的成就高于我,现在你如此叫我,我怕我承受不起。”宇文点头示意道。

一路上,明晓从宇文寅那里知道了许多,他知道了这个空间名唤修罗域,此名是因这里的人都好杀人而得来的。在这片土地上只是家常便饭而已,因此整个区域中就这片空间优胜劣汰的最为严重,且战力也是不容置疑的。

不知不觉中,随着宇文寅来到一个小村落,虽地方小,但往来的人却是络绎不绝。明晓一声感叹:“真是热闹!”

宇文寅依旧不短的把玩着手中的玉箫,眼中有几丝戾气闪过:“这里的人能杀的一个也别放过,不然进了死亡山谷会很麻烦。”

明晓收起了玩耍的心态,准备时刻进入战斗状态,复而又问道:“要不要挑衅?”

“不用,不长眼的人很多。”宇文寅摇了摇头否定了明晓的想法。

刚进村口,众人便向宇文寅和明晓投来打量的目光。宇文寅依旧面露笑意,只是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却让人看得出其人并不是什么好惹的。至于明晓则是无所谓的一耸肩,与宇文寅一前一后相隔半步远的走着,如此一来,众人皆明白那个锦袍青年定是要护着他身后之人,识相的都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当然不识相的也大有人在。

宇文寅和明晓进了村子,随便找了一家小客栈住下,当然尾随他们而来的人也在那家客栈入住。

夜,注定了是不平静房间里的宇文寅和明晓都在打坐,夜幕悄悄落下,两人同时睁开眼。呵呵!到底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很难说……窗户被打开,几人摸黑进了屋中却被明晓率先攻击而死于非命。

“你…”看着明晓干净利落的解决掉那几个人,宇文寅暗叹一声,“你可坏事了。”

说罢,宇文寅一把抓住明晓的衣领,将其接近自己身边,带着他从窗户一跃而下,直往往向死亡掠去,连给明晓反应的机会都没有。而宇文寅每每踏过的地方在其走后便会有几种短箭插在那里,要不是宇文寅速度快,早已死于千百回了。

也不知带着明晓跑了多久,身后的人早已离去,想必已经进入了死亡山谷的内部了吧!宇文寅手扶着树干,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这是他第一次有劫后重生的感觉,好险,刚才真的好险!

看着宇文寅狼狈的样子,明晓忍得快内伤了,但宇文寅一记刀眼飞过来便让他收回了想笑的冲动。

“额,我们为什么要跑?”明晓实在受不了宇文寅的眼神,便找了一个话题,问道。

宇文寅有些怒火:“你很喜欢杀人吗?有必要猴急成那样!”

“额,不是你说的要心狠手辣吗!我又做错了什么?”明晓十分无辜的回答。

宇文寅扶额道:“那是森罗殿?它很厉害?”明晓搞不懂宇文寅到底想干什么,他觉得宇文寅前后所说的话是那样的矛盾。

“那是一个很神秘的宫殿,分布的人数众多,没有人愿意得罪!”宇文寅做到了一块石头上,回答着。

“那我们为什么要跑?”明晓追问着。

“因为我和它们有过节。”宇文寅说着。

“于是乎,你就是连累了我。”

……

长时间的寂寞无声,明晓却突然开口道:“要不先帮我凝聚本命法器吧!”宇文寅嘘咪着眼,目光落在明晓身上缓言道:“当然可以。”

明晓静待宇文寅的下文,却瞧见了其眼中一闪而过的笑意。果不其然……

“如果接受传承,多则一月,少则几天便可凝聚出品质上乘或天品级别的本命法器。”宇文寅用平淡的语气娓娓道来,“反之,则不然。”

“唉…”

看到明晓沮丧的脸,宇文寅就觉得挺有成就感,却也没有落井下石:“在这里带上几天,等寻宝结束了,我帮你找传承。”

“在这里待几天我没意见,关键是我道行浅薄离不开五谷杂粮。”明晓将眉紧紧皱着,肚子也很合适宜的叫了两声“咕…咕……”

明晓刚说完话,一个物体便被宇文寅抛过来,明晓反手一抓,将其握在了手中,原来是一枚戒指。明晓向宇文寅一挑眉。

宇文寅盘膝而坐,不在看他,随他折腾吧!

好在明晓反应不慢,立即猜到那物体是——空间戒指。

神识进入到空间戒指,发现内有空间三十多平方米左右,食指和衣服分开放。不过令明晓惊讶的是里面竟然还有女装,而且从里到外都有!好吧,明晓在心里悄悄的邪恶了一把。嘿嘿!

随便吃了一点东西将肚子填饱后,明晓也开始打坐。森林中的鸟语掺杂着时不时传来的几声兽吼与静坐中的两人形成了一种极和谐画面,让人不忍打扰。

时光流逝,短短几天死亡山谷中的那个小村落就已人满为患,但却还有人在马不停蹄的往这里赶,一切都只为那宝物,宝——物!

热火朝天的这里将消息源源不断的朝远方传递着,如此一来幽冥府地自然也闻讯而至,不过来的却仅一人而已。

正在打坐中的宇文寅睁开了眼,声音中似有些欣喜的道:“她来了。”

“谁?”

宇文寅不作回应,明晓几种全部的精神力想搜索到那人的位置,但空中却传来了声音“不用找了,我在这里。”

宇文寅微笑看着自己前方,一红衣女子乘风而来,衣袂飘飘,一脸的淡漠,只能让人联想到——绝世而独立。虽没有倾城之姿,可气质却胜过了凡尘众人。

明晓朝宇文寅望的方向望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剧烈跳动。一股熟悉的感觉席卷了明晓的脑海。进了,进了,呵!原来是她,是那个在月光城让自己先凝聚本命法器的女孩。

“心心,你来。”宇文寅熟络的月冥心打着招呼。

月冥心微微颔首,算是回音一般。

原来她就是月光城的城主——月冥心。明晓心里胡乱的想着,也不知她到底是不是我的小唯,如果她不是,那刚才的心跳算背叛吗?

看着明晓对月冥心的眼神,宇文寅的眼色暗了暗。好在月冥心对此不甚在意,宇文寅便没有多事。

“没有想到你会被虚幻古镜传送到这里。”冥心淡淡的看了明晓一眼,说道。

“一个高高在上的城主却对我赐教,也是我没有想到的。”明晓出言犀利,虽无嘲讽之意,可去了别人耳中可就变可味。“你别太得寸进尺。”宇文寅当下就沉了脸色,出声脸色,出声警告。

“我…”

“无妨。”冥心似是安抚的对宇文寅说道,转而又打断了明晓的话,“我只是看中了你的天赋,栽培好你,我月光城日后又多了一员大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