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长老PK族长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478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终于火儿受不住他那带走狼性的目光,落荒而逃了!火儿是绝对不会承认今天被一个人的目光吓得落荒而逃的,绝—对—不—会!

嘿嘿,等离开了这个界面,我就霸王硬上弓,看你是从还是不从。杜顾天很是无耻的幻想着,一想到自己不但可以拥美人在怀,而且美人还有大智慧,心里就说不出的爽!爽啊!

火儿脸红了一阵,不过在走出不远,她便恢复过来了,看着朦朦胧胧的雾,她忽然又有些伤感,手不自觉的抚摸上了自己手腕儿上的血翡镯子:希望你一切安好,不然我就永远的永远的不会原谅你的……

……

时间在大家的焦急的等待中终于到来。

众人齐聚到星辰界的主殿,这里有一个地方是只有五长老可以进的,那个特殊的地方,就是树立了一整块玉石的地方,此处几乎就像是透明的一般,从众人所处的位置看过去,玉石的内中似乎存在着万千影像,闲云缥缈,楼阁林立,更有无数婀娜身影在里面飘来荡去,似乎这玉石内部,连通着另外的一个世界……

而众人所在的这边,只是看到了这个神秘世界的小小一隅罢了。只是说眼前的物事乃是石壁,未必很恰当,因为,就严格意义上来说,说是一块巨大的玉石或更合适!长霓都足足有二十丈上下,散着莹莹的光芒,隐隐可见七彩光华在内中游动摇曳……

玉石之上,布满了奇异的花纹!然而若绕过玉石之后,却就只有一座巨大的山岩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更不要提在前面见到的这些神异影像了……

这么巨大的一块玉石,恐怕若是放在大陆上拍卖竞价,相信任何一个家族即便是倾尽全族之力,也未必能够买下来!甚至那价格,这还只限于这块玉石的本身价值……

这是一块玄天玉!完完整整的玄天玉,连一点角,一点碎屑,也不曾有过损伤。然而若绕过玉石之后,却就只有一座巨大的山岩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更不要提在前面见到的这些神异影像了……

“看到那块玉石没有?”星月雨在杜顾天身边,轻声的说道:“而这块玉石最神奇的地方,就是它的不可损坏特性,任何人都无能破坏它……就算是十位长老一起出手,齐心合力,也不能在这块玉石上留下半点瘾迹……”

“这块玄天玉,正是整个星辰界最珍贵的东西!但它的珍贵,却又不因它自身坚不可摧、内藏影像的特性,若只是如此,它充其量只是一个稀有的玩物罢了!”星月雨再次轻声道:“它的真正价值却在于,这块玉,正是灵药园的唯一入口!”

此刻,五长老一人独自站在那块巨大的玄天玉之前,默默地微动身体之中某种莫名的力量,似乎在与面前的那块巨大玉石交流若什么……

玄天玉之上,那些模糊的图案,竟自慢慢的动作起来,由慢而快,更加急速的旋转,逐渐地变成了一团模糊的幻影……到了最后,更变成了一片绚丽的白光……

“好装逼的石头!”星月雨小声给杜顾天讲解着这里,但是杜顾天竟然冷不防的冒出了这句话,顿时把星月雨雷的外焦内嫩。

这个混蛋啊,这等庄重的场合之下,他怎么还是什么话都说呢,虽然别人听不见……

就在这时,那玄天玉的玉璧之中,突然射出一道七彩的霞光,随同而出的,却是一阵馥郁的香气!这种香气,绝不同于红尘俗世之中现有的任何一种香味,惟其让人一闻到,就觉得飘飘欲仙,身心愉忧。

而后,一道大门,异常突兀地凭空出现。一条整整齐齐的石阶道路随即慢慢展现,一路通向远方,没有尽头。似乎沿着这条道路,就能一直走到地老天荒!而在石阶道路两旁,由模糊到清晰地幻化出了无边无际的树木止,等到这一切完全清晰可见,在场的这些人就能够如同走上实质的道路一般,进入圣物的空间里,这是圣物的的惯例,从来没有改变过,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异常……

所有人都在虔诚的跪拜着,耐心的等待着。但就在这时,万年以来从所未有的例外,今日却出现了!

一朵巨型的白色花苞在空中缓缓展开,它得上方陡然间呈现出一条连绵浩瀚的星河一样,星河中,无数星辰在沉浮,在花蕊的四周,更有无数星辰浮现,呈现出星辰景象,花蕊上星河倒转。

瞬间,仿佛有一条浩瀚无边的星河突然出现,在花蕊中,一种令星河斗转,逆转星河的无上意志彻底的呈现出来。

呵呵,被星河束缚,哪怕你再强,也休想违逆星河的运转,被星河镇压,束缚。卷进星河中,在逆转下直接被星河之力撕扯成千万块碎片。可束缚,可攻杀。

以周天星辰为引,将远古星辰空间中的星辰牵引下来。嗖嗖嗖!!速度非常快,快到不可思议,在破空而来的同时。星辰外面燃烧起炽烈的星临。在星辰下,虚空剧烈扭曲,寸寸厘灭,不断的崩碎成无数碎片。

这些远古星辰的数量,不是一枚两枚。而是上千枚,尽万枚。密密麻麻,散发出的星辉,可以让无数空间都能目睹得到。每一枚。都夹带着死亡的气息。这是广片可怕的陨星雨。带着死亡气息的陨星雨。每下降一寸,给人所带来的盛压就越加的强烈。

在坠落的过程中,每枚星辰中所蕴涵的力量也在疯狂的攀升着。每一枚,都带有能让大能生生陨落垂刺的可怕伟力。

轰轰轰!!数千枚星辰随着距离的拉近,也越来越年夜,如一团团巨年夜的火焰,带来的压力,几乎每时都在不竭的增加,递增。陨星破碎空间的声音是如此的清楚。

周天星辰不单能自无数星空中汲取到浩瀚的星辰之力,其本身中就有一枚自混沌中诞生的先天灵宝一一星辰琉璃树!!能不断的汲取无数星神信仰,不断的孕育出无穷无尽的星辰,乃至是散发出海量的星辰之力。虽然走上极端,可其威力亦达到极端。在星辰中,无可匹敌。

“星辰,黑暗中的黎明,虚空中的宝石,照耀万千世界,孕育亿万生灵,星辰代表生命,星辰象征毁灭……”无数星辰赞歌不断的大殿中回荡,一尊尊星辰战神疯狂的涌出黑洞,不断的吞噬着外界的星辰之力。

“星辰陨天!”在星辰中,九尊盖世的星神同时发出一声咆哮。周天星辰的空间一阵剧烈颤动连带着四周的空间都在不断的扭曲崩碎,转眼间,破碎成亿万碎片。整幅画面化为一片浩瀚的星辰在星辰空间正中垩央,隐隐可以看到,有一株巨大无比的呈现出水晶琉璃色的神秘的古树,在树上,结出一枚枚果子,每一枚果子,都是一枚璀璨的星辰。

那星辰古树猛的一摇晃轰轰轰!!一枚枚星辰犹如雨点般,铺天盖地的自树上坠落而下,每一枚,都在瞬间化为最可怕锋利的星辰战箭,夹带着璀璨的星辉,密密麻麻的自星辰中迸射而出一下子,将整个大殿覆盖其中。

轰隆隆!!那些星辰战箭确实可怕,每一柄,都具有可怕的洞穿力,那海量的神雷,被生生的洞穿,击的粉碎,发出一连串的轰鸣声,只是消磨那些战箭一点点的伟力,依旧具有可怕的破坏力。

可却在不断的颤抖,那星辰树在剧烈摇晃,喷吐出大量的星辰元气,孕育出大量星辰,但星辰树上的神辉不断的变的黯淡起来。汲取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产生的消耗所抗衡。星辰树中,却依旧如杯水车薪一样。

望着白色花蕊上的景象,星辰族的族人都激动了:这就是星辰的力量,毁天灭地!!这就是我们所向往的。

而杜顾天也呆了,他是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到底有多渺小,但是没有关系,我以后也会站在巅峰的………

花蕊上的景象不断的向外界显示着星辰的力量,这足以让星辰界的族人疯狂,可是却也让他们不解。往日开启通向圣物所在的空间时都没有任何异象,此次又代表着什么呢!

看到异象五长老心下一喜,看来杜顾天的确是圣物的有缘人……

“如今圣物已经自己现出了本体,那你们自己就各凭本事,看谁能得到圣物。”五长老发话了。

几乎每一个人都跃跃欲试,但是此时大殿中却又传来了几丝琴音,声带魅惑的传入大殿内所有人的耳中,一阵眩晕的感觉袭上众人的心头。

众长老和族长虽发觉琴音有些古怪,可是脑海里不断袭来的眩晕的感觉又让他们无力在去多思考什么,一个个都慢慢地倒下了,至于其他人都不用说,早就倒了!!

一颗绿色的珠子破空而来,朝着白色花朵飞去,最后停在了花蕊的上方,白色花蕊慢慢地缩小,最后变成了几丝光束进入了绿色的珠子中。收走了白色花蕊,旋即珠子又遁入虚空之中。

一切都是那样的了无痕迹。一柱香的时间从指间快速的流走……啊……”大殿中的人逐渐苏醒,一道道惊呼声在大殿中响起。圣物呢?圣物消失了,当然不是,众人心中已了然——圣物被偷了!

众人在恢复常态后,徒然一股凶悍的气势袭卷了大殿中的所有人,就连星辰族的族长也被那气势震的吐了一口血,更莫说殿内的其他人了,更有甚者被震飞至昏迷。

观其来源,入目的是目盛怒火但脸上却开始勾起唇角正在微笑的五长老。看到这模样的五长老,众人只觉背后开始滋生冷汗。“都说了你们这群愚昧的人根本不配见圣物,果然,你们一来圣物就出了意外。”五长老用恶毒的话嘲讽着。

望着五长老的样子,星月漫知道其已经陷入了疯癫的病态,便立即安排道:“所有人都去搜索任何可疑的事物,决不可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是…”众人齐声应道,乘机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们可不想当五长老的出气筒。

众人的迅速离开,星月漫却留了下来,他必须入承受五长老的怒火。大殿中,星月漫与五长老之间的气氛已剑拔弩张。

“一直以来,我都敬你是一族之长,对你恭敬有加,可你却处处针对于我,我要是垂涎族长之位,你会存活到今天?”五长老毫不客气的打击着星月漫,“今天我会让你认识到你和我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星月漫也被挑起了怒火,言道:“我会让你知道我究竟有没有资格做着一族之长。”

两人都没有召唤出自己的本命法器,他们都想用野蛮的原始方法将对方打败,肉搏。

最先打破沉默气氛的是星月漫,他一个瞬移靠近了五长老,同时右手快速出拳向五长老袭去。

五长老看着渐进的身影纹丝不动,待其近身开始攻击后,迅速出手用左手握住了袭来的拳头往左一扭,同时抬右手快速出拳向五长老袭去。

五长老看着渐进的身影纹丝不动,待其近身开始攻击后,迅速出手用左手握住了袭来的拳头往左一扭,同时抬右脚侧踢过去。

星月漫立即腾空,左手向五长老挥出一掌,令五长老不得不松开了对他的钳制。几个腾空侧翻,星月漫稳稳的落在了地上。抬起头来笑道:“不过如此,不用灵力你又比我强多少!”

“可你不要忘了,这是一个有灵力的世界,你注定了是一个卑贱的弱者。”五长老伸出了右手虚空一抓,星月漫便被五长老拉至跟前。

星月漫一挥衣袖,一股星辰之力便从袖中泄出,无数的星光向五长老袭去。趁五长老防御之时,腾空而死,双手在胸前不断演变着印决,而璀璨的星空一下子斗转星移不断组成阵法。“哼!你以为你所摆的阵法能镇住我,呵!笑话。”

长老望着不断凝结阵法的星月漫,眼中没有一丝一毫的危机感。

“是与否,你待会儿自会知晓。”对于五长老的讥讽,星月漫毫不在意。哼!他以为我还是当年的我,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会一点长进都没有?

五长老静待星月漫的阵法完成,他要亲手破了他的骄傲之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