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281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是战败破印而出的蚩尤的第三天,我的心终于有了那么的一丝解脱。

一身如白絮的锦衣将男子紧紧的包裹着。那男子长的甚是清秀,可眉宇间的那股哀愁确实让人心疼的厉害。

不过此时的男子的脸上有种如释重负的解脱感,还掺杂着淡淡的幸福味道。他的心里不住的想着什么。

明明空气中还弥漫着百花的香味,可天空着却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霎时间,整个天地都银装素裹。男子只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小唯,呵呵!我还是喜欢这么叫着你。感觉好亲切,就好像又回到了有你的日子里。如今的你是否还存在于人世间?你可知:我想你,真的好想你……

男子用右手捂住胸口,感受着那颗心脏的跳动,嘴角泛起了甜蜜的笑容。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男子在雪中只身伫立,直到月上枝头才转身离去。

小唯,今夜的月亮真圆,如果能和你共赏,死而无憾矣……

月亮折射在男子的身上光,将男子的身影拉的老长,在纷纷扰扰的大雪中,男子的身形渐行渐远。

古朴的楼阁之内,一妙龄女子身穿火红色的羽衣正端坐在桌旁,而她的对面正坐着刚才伫立在雪中的男子,看样子两人是有事要商谈。

只见女子端起桌上的茶,正细细的品尝之,轻嘬一口茶水,女子问道:“明晓你当真要听'华胥引'?你可知那首曲子代表着什么?”

被叫做明晓的男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带着了然于胸的话回答:“我给你的华胥,自然知道它代表着什么。”

女子有些愕然,没有想到明晓既然已经知道了华胥代表着什么,但他为何还要听?应该不会是为了心心吧!

“你…”

“我想小唯了。”明晓带着极浓的思念之意,也有些喜悦的神情,让人也说不得什么。

女子并没有因为感动而松口,她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望着明晓,她的视线有些模糊了,如果心心还在,现在应该会和他过的很幸福吧!毕竟他是那样的爱心心。

'扑通'一声,高傲的明晓竟然给那恭喜女子跪下了。眼神极其的哀愁。

“苏燃,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的话,就请满足我的愿望。”说着,明晓将头重重的叩下,“拜托!”

“你这又是何苦呢!战局刚刚才结束,就那么迫不及待吗?”苏燃对明晓的请求有那么的一丝困惑。

“我之所以还活在当下,只是因为小唯的心愿罢了,如今小唯凡尘中的因缘已了,我也该随她而去了,她太寂寞了。”

“魂以飞,魄以散,你又去哪里寻?”苏燃轻叹了一口气,有些悲痛的道。

“呵呵,”明晓轻笑,“所以我才想听华胥。”

苏燃的心有些颤动,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纵然是魂飞魄散也要生死相依!”苏燃大笑几声,“既然如此,我便如了你的意,让你生死都和心心相伴。”

跪地的明晓缓缓起身,脸上带着感激的笑意,甚是迷人。

苏燃将古琴摆放在琴案上,明晓盘膝而坐,当琴声渐起,明晓任由苏燃用鲛珠的力量窥探自己,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嘴角勾起了满足的笑意。

明晓的发丝徒然间变成了银白色,苏燃的眼神一凝:梅花印自动护主吗?苏燃手起手落的碰弦速度也随之加快了。

像是力量的对抗,琴声和明晓身上的梅花印互相的吞噬,由于明晓的主意识没有做出反抗,最终明晓额头的梅花印悄然的逝去。明晓的呼吸也渐渐的变浅了。但脸上的笑意却愈来愈浓。整个人的状态就是陷入了沉睡般。

桃花朵朵,一粉衣女子随风起舞,一白衣男子眼角带着浓浓的笑意,修长的手指在古琴上不断的跳动,羡煞了旁人。

近看男子容貌,却不能不惊骇——明晓,竟然是明晓!此时的明晓脸上再没有了哀愁,有的只是陷入爱河的痴呆罢了。

再看那娇俏的女子容颜,也不由得迷惑,女子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如果真要说的话——那一双眼睛是最让人不能忘记的!在那双眸中出了深邃,看到的还是深邃!看到的只有对整个世界的漠不关心,她似乎已经自成一体,自成一界,不过每一次旋转,她的眼睛都只紧紧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男子,似乎他就是她的全世界!

他们的眼睛中有的只是彼此,出了彼此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去得了眼。

夕阳西下,谁也不忍心打扰这份难得的爱恋,而我们能做的恐怕只有祝福了吧!

一曲罢,苏燃的眼睛缓缓的闭上了,同时微微叹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明晓,你的爱,你的付出和得到的是不成比例的,可是你又何必如此的执着!我敬佩你,同时也为心心能够得到你的爱由心的欢喜。

再睁开眼,苏燃静静地看着明晓的睡颜,和他整个人身上此刻散发出来的祥和与满足所触动。看着明晓身影渐渐的虚幻起来,直至散成点点星光。苏燃将明晓化成的星光一丝不露的收入了自己的身体内,心中却没有因自己的力量又强大了一分而有丝毫的开心,她只觉得好累,真的好累!

她也好想有一个人在自己的身边陪伴着,也许自己曾经也可以拥有这种幸福,只是现在一切也许都已经来不及了吧……

起身离开琴案,苏燃随着自己的感觉,不知不觉的来到了书房,嗅着浓浓墨香的书房,苏燃走到了书桌旁,细细的研墨,她好迷茫,只觉得自己的心好空虚,黑漆漆的没有一丝的阳光……

许久后。

苏燃提笔久久的伫立了一会,似是在回忆着什么。终于蘸了蘸墨汁,想要在纸张上写点什么:

七情初现,是非谋起。

正邪交锋,八方汇聚各拥其主。

明枪暗刀你争我夺,可谁又知:

只因爱恨交织,难分谁对谁错?

一念之间,是拯救还是毁灭?

当人类无知,错把善当恶;

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当爱人逝去,是黄泉碧落生死相伴;

还是独活,再思念?

破晓后,下一世能否永相伴?

笔劲沉缓的写完了最后一个字,苏燃的眼角不知何时已盈满了泪水,嘴中有些含糊不清的说着:“父亲,也许我不应该和你打赌,这样他们仍旧是幸幸福福的一辈子,此生我最爱的两人:一人为我而死,一人被我伤的遍体鳞伤,'道——道——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竟是这般让人痛彻心扉……倘若早知道,我宁愿做一只蝼蚁,也不愿如此的。”

清风徐吹,带着墨香的纸张也随风而走,烛光影动,一袭红衣显得多脆弱,似乎也将随风而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