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究竟谁比谁更忠心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436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过了很久后,杜顾天休养够了,就睁开眼睛盯着黑雾,双手支着下巴,眼睛就那么眨啊眨啊,他知道黑雾中的人可以知道他正在做着什么动作,于是他就直接了当的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我说那个美女啊!能把黑雾撤去不?就算你现在在怎样狼狈,我都不会笑你的。”

杜顾天说完黑雾不仅没有消散,而且还将范围扩大到他所在的地方。

“这个黑雾能隔绝灵力的探测。”那个女人解释道。

杜顾天也被笼罩在黑雾之中,刚开始他还看不清,但后来杜顾天的眼睛慢慢地变成了一种冰蓝色,而周围的事物也清晰地显现出来了。

只见一个女子衣衫不整,身上还有多处血迹,而且以狗趴式的样子极其狼狈的趴在地上,看样子是身上实在是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移动自己。

呵呵!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女子刚才竟然爆了粗口,要是换了他,估计他自己会杀了那个打扰自己的那个人吧。

“你还笑?”那女子有些生气了,冲着杜顾天再次吼道。

“额…我没有笑!”杜顾天解释道,天知道他根本就没有要嘲笑她的想法啊。

“你当我是瞎子啊,我看到你笑了!”女子又是一声吼过来。

好男不跟狗女斗,我就大度一点好了,嘿嘿!“咳咳,我天生就这个表情,没办法。”说着杜顾天还摊开了双手做出了很是无奈的神情。过了一会儿看那女子没有反应,便又道:“我叫杜顾天,你呢?”

“无名小卒而已。”

“说说又怎么了,难道你的臭名远扬吗?”杜顾天一挑眉,问道。

“我叫火儿。”说着女子的声音渐小,“我的职业是金手指。”不是火儿自己瞧不起这个职业,而是要让一个金手指理直气壮的告诉别人自己的身份,自己还是会是有一点不好意思滴。

“金手指?你还有那本事!”杜顾天听了她的话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

“哼!你别瞧不起我,只要我能知道在什么地方的东西,就没有我拿不到的。”

“当然相信你啦!不过你准备一直都待在这里吗?会很危险的!”杜顾天总觉得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一个办法。

“我没有地方可以去。”火儿可怜兮兮的望着杜顾天,双眸里盛满了泪水,可就在眼眶里晃啊晃啊愣是没有掉下来。

“我自己在这里都还只是一个外人而已,又怎么能帮的到你呢!唉……”说完,杜顾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那你走吧,我还是呆在这里。”火儿开始撵人。

看着火儿有些倔的样子,杜顾天竟然鬼使神差的来到她的身边。

“你过来干嘛?”火儿看到他过来,便问道。忽然杜顾天双手一捞,把火儿打横抱了起来,向来时的路走去。

“喂,你把我放下来,不然我就对你不客气啦!”火儿第一次被别人以公主抱的形式把自己抱起来,脸上有些尴尬,便威胁着杜顾天,过了一会儿见他丝毫没有放下她的意思,便一口咬在顾天的左肩上。

“啊…你属狗的,我是看这里什么药物都没有,才想早点带你回去疗伤,比在这里休养不好多了,不然你以为呢?别想太多了你,不然你现在下来走路看看你行不行啊。”顾天看着火儿将自己的肩膀都快咬出血了,便连忙开口阻止道。

“我…我还以为你…你…”火儿听了杜顾天的解释,赶忙松开了口,低下了头有些脸红了,没想到杜顾天根本就没有别的意思,是她自己想歪了。

其实火儿长得的确称得上一个是美人,也难怪她会多想,可是她却也不想想现在她一身狼狈哪有美感可言啊!杜顾天能救她纯属是看她可怜而已。

一时之间两人都沉默了,杜顾天抱着火儿疾速向自己的房间掠去。

被杜顾天抱在怀里的火儿,微仰着头,看着杜顾天的侧脸,她就忽然发现他做起事来是那样的专注与他的外表极其不符,第一眼看他就觉得他一定会是那种吊儿郎当的人。现在她觉得她不应该再以貌取人了……

抱着火儿,杜顾天心里也没有多平静。她的身子很轻,很软,而且身上还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像罂粟花一样的味道,如果不仔细闻是闻不到的。虽然他没有多关注她,但他知道他一直都在看着自己,估计一定是在惊讶自己为什么会帮她吧。呵呵!其实他只是想自己拉起一队人马为了以后打算而已,别无他意,而她正好是他看中的一个属下罢了。

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得很快,他们也到达了杜顾天的房间。

推开房门,杜顾天直径抱着火儿进入了,猛然顿住。“我等你很久了,没有事别乱跑,不然被什么人骗了又要哭爹喊娘。”坐在桌边的星月雨讽刺道,还别有深意的瞥了一眼杜顾天怀里的火儿。

“我又不是犯人,为什么不能出去走走,你不觉得你管得太宽了!”杜顾天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随便你。”星月雨起身朝外走去,在经过杜顾天身边时,又道:“管好她,如果她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或者犯了什么事我可不会说自己认识她。”

“拽什么拽,我决定了我的下个目标就是她了,哼!”看着星月雨的高傲姿态,火儿也有些怒了,嘴上说着心里还暗暗鄙视着:她还以为谁都稀罕认识她。

“你还是先养好伤了再说吧!”听到杜顾天关心的话,火儿刚想激动一下,可他下面说的话直接就打消了火儿对他的好感。

“等伤好了,把你从她哪里弄来的好东西也分我一半。嘿嘿!咱们就这样说定了,我帮你保密。”

他娘的,谁跟你说定了。火儿无语,于是火儿不回话,挺尸中……

杜顾天一看火儿竟然跟他玩儿挺尸,就直接把她抛起来,然后火儿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最终落在了那张大床上,“我靠!你狠。”火儿感觉经他这么一抛,自己貌似伤得更重了。

杜顾天才没有理她,他开始在房间里翻箱倒柜的找东西,不一会儿原本整洁的的房间就一片狼藉了。“哈哈!我终于找到了,就是它。”杜顾天手拿着一个白色瓷瓶往手里倒出了一颗白色的药丸兴奋的说道。转而又来到了火儿身边道:“快吃了它,你的伤就会好的快些。”

“哼!算你还有些良心。”火儿接过了药丸一口吞下。

杜顾天紧盯着火儿的脸色,看到她没事便也放心了,“你朝里面去,我也要睡觉了。”杜顾天很是无奈的说,毕竟他不想睡地上。

本以为火儿会不同意,谁料“呶,你睡这里。”火儿用手拍了拍自己右手边的地方,说道。

见火儿都不介意,杜顾天直径爬上了床。火儿还真放心她,真的睡去了。可杜顾天却是彻夜未眠,只能睁大眼睛数着星星,希望能把自己给催眠喽!

……

“我靠,你一夜没睡?眼睛怎么红彤彤的!!”火儿怪叫道。

“我担心你啊,所以一晚上都在给你守夜。”杜顾天狡辩道,他怎么可能告诉她真正的原因。火儿一挑眉,道:“有心了。”

看到火儿一脸的不相信,杜顾天就当自己没有看见,转移话题道:“快点起来,待会儿我们去吃饭。”

“好。”

许久后。

“小天,你不是这里的人,怎么会受到如此好的待遇啊!!”火儿吃完饭后,端起了一杯茶水,轻抿了一口,淡淡的道。

“噗~”正在喝茶的杜顾天,听到了火儿喊他小天,一口茶水全喷了,恰巧火儿就在他的对面。

火儿被杜顾天喷了一身的茶水,爆了粗口:“卧槽,我惹你了,你要这样攻击我!!”

“不是,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杜顾天语无伦次的说着,一边说一边帮火儿擦身上的茶水。不经意间,杜顾天帮火儿擦茶水时,一个不注意,就直接擦到了火儿的胸口处,不断的用手上下摩擦。

是的,杜顾天当时的确没有注意到,但是火儿可不是这样想的。“啪!”一声,一个清晰地五指印便出现在了杜顾天的脸上。

待反应过来的杜顾天只感脸上火辣辣的疼,嘴里似乎也弥漫了一些血腥味,“呸!”杜顾天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又用右手擦了一下嘴,便直径走了出去,不再搭理火儿。

火儿也十分倔强,也啐了一口唾沫:明明是他不对,登徒子一个,怎么搞得好像是我错了一样,哼!火儿也不搭理他了,火儿直径走进了卧室里。

妈的,下手真狠!不过身材是挺有料的,嘿嘿!杜顾天一想到这里,心里就暗爽了一把,而且把手放在鼻前嗅了嗅。

不知不觉来到了五长老的卧室,一进门就碰上了满脸笑容的五长老。五长老笑道:“小兄弟,拜我为师可好,老夫可以传授你上等功法,帮你提升战力。”

“拜你为师?晚辈求之不得。”杜顾天不是不识时务的人,能有这等机会,他怎会放过。

“好好,哈哈,老夫也终于有继承人了,希望下一次和那些人比的时候,老夫也有骄傲的资本了!”五长老越说越兴奋。

“呵呵,五长老所谓的资本就是把我族圣物交给一个外人。”一个器宇轩昂的白衣男子缓缓走来,出声讽刺道。

“星月霸,注意你的身份,你凭什么和本长老如此说话。”五长老刚才还是满面笑容听到了星月霸的话,立刻阴沉了脸,厉声呵斥。

“他的身份不够,那我呢?本族主可有资格,哼!”紧随星月霸而来的星月漫道。

“族长出关了?恭喜族长突破!”五长老眼中出现讶异,但很快又掩饰了过去,立刻恭敬的回话。

“本主还没有突破,不过如果本主再不出来,你就要把本族的圣物拱手相送吧。”星月漫看似漫不经心的说道,实则是怪罪五长老越矩了。他必须要打碎五长老想只手遮天的野心。

“族长,本长老绝无此意,只是杜顾天被虚幻古镜传送到我们星月界,就已经说明了和本界有缘,以后就是我族中人,何谈外人之说?”五长老据理力争,他不想放弃杜顾天这个好苗子。

“那你不让星月霸靠近圣物是何用意?星月霸也是我族中拔尖的天才,可你怎能剥夺他面见圣物的权力!”星月漫掷地有声的指责着五长老。

“老夫…老夫不是不让少族主靠近圣物,而是少族主真的不是圣物的有缘人啊。”五长老十分无奈的解释道。

“是吗?别忘了你的身份,如果要带你看中的人去见圣物,那我族的新秀也必须要有面见圣物的机会,否则你就别怪本主了…”星月漫淡淡的声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