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有福的小子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434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

“槿汐,你的伤怎么样了?”苏燃坐在以前月冥心长坐的位置望着月亮,问道。

“回大人,属下已无大碍。”站在苏燃身后的槿汐冰冷的回答道。

“嗯。”苏燃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迁怒让她受伤,可要自己道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和她的身份不同,一时之间也只能沉默不语。

呆呆的望着天空中的那轮皎洁的月亮,苏燃想起了冥心:心心,你站在究竟在何处?不管你到底隐瞒了我什么,我只要你能平安就好!至于别的事,一切都等你回来给我解释。

苏燃正在望月思念冥心,而苏燃身后的槿汐也正在看着苏燃出神:大人又何必内疚,当你把我摔出门外时——我只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城主。后来,瞧见你独自疗伤时,才知道,你为了城主不顾天道规则的撕裂空间而来,可天道规则又岂是如此好破坏的?你满身是伤的,狼狈的到来,即使当时你浑身都痛到骨子里,可你硬是假装的没有事一样。就凭这一点我有什么里有再去怪罪与你呢?心里有的仅仅是佩服而已。

“我要出去一趟,心心不在,月光城你一定要帮她守好。”苏燃回过神来,想到了自己身上的伤,便扭过头来对槿汐道。

“属下一定与月光城共存亡。”槿汐知道苏燃不放心,便道。

“那好,在我回来之前务必守住。”苏燃站起来,再一次撕裂了空间向别处遁去。

而杜顾天的机遇在通过虚幻古镜后,也慢慢地显现出来。

八千大道,杜顾天被传送到诸神国度——星辰界。

白茫茫的雾渐渐散开,柔和的星光倾斜而下,使得黑漆漆的空间不在恐怖、阴森。站在这片空间里,杜顾天不知道该往何处去,只能静静的伫立着,静待自己的接引者。

“你来了?”一个姿色不错的女孩笑道。

女孩浅笑嫣然,露出两个酒窝,为她增添了几丝可爱的气息,一笑起来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弯成了两个月牙状,这样的女孩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当然至少现在杜顾天对她的第一印象不错。

看着杜顾天在仔细的打量着自己,星月雨一点也不担心,毕竟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是有信心的。不过现在可不是让他打量的时候,便道:“我叫星月雨,是你的接引者,跟我来吧。”

“嗯。”

跟在星月雨的身后,杜顾天百无聊赖的欣赏着这片空间里的景象。

“杜顾天,我族长老会帮助你凝聚本命法器。”星月雨开口道。

听到星月雨叫出自己的名字,杜顾天很是惊讶,不过杜顾天也并非平常之之人,所以并没有在自己的脸色上表露出来,只道:“麻烦了。”

星月雨顿住,转过身来,目光直盯着杜顾天看。看的杜顾天头皮发麻,杜顾天便道:“我知道自己长得可以,但是美女你也不需要一直盯着我看吧,虽然我脸皮比较厚,但是也是会害羞的。”

刚说完,星月雨便将身子转了过去,这一动作弄得杜顾天有些尴尬,只好摸了摸鼻子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转过身来,星月雨心里很是不解:他怎么能够让族内的长老帮他凝聚本命法器?明明也不是特别的天资禀赋啊!

被星月雨领到一座磅礴大气的宫殿外,杜顾天再次被震撼了,以冰蓝色为主的装潢,高贵的紫色点缀,再加上宫殿自身所散发的星光,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进去吧!五长老在等着你呢!”星月雨看着自己身后还沉浸宫殿的雄伟中的杜顾天,催促道。

“哦,哦。”杜顾天暗骂自己白痴,发现自己跟没有见过世面的土老冒一样,忙连声应道。

“你就是杜顾天吧!”一个中年男子看着杜顾天,询问道,虽是询问,但是却用的是陈述的语气。

“五长老,为什么要帮我凝聚本命法器?”杜顾天问道。毕竟天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还是把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弄清楚吧!

“小兄弟果然透彻,不过你放心,你所需要付出的一定要你的能力范围之内的,当然也不会为难你做你不不想做的事。”五长老看着杜顾天真是阅览越满意。

不为难我?那现在你不正在为难我吗!真是的,睁着眼睛说瞎话,哼!当然啦,这些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杜顾天可不敢说出来。呵呵!

“既然如此,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杜顾天脸上笑着,回答着五长老但是心里却鄙视着五长老。

五长老一挥衣袖将杜顾天带上了观星楼,“现在你好好的观测星象吧,这本书你自己慢慢参透吧。”说罢,留下了《星辰引》,一个人离开了。

“喂,你不给我讲解啊!”看着五长老消失了,杜顾天对着空气吼道。

回应杜顾天的只有他自己的刚才喊的话的回音。

靠,叫我自己参透?那我还要来这里找你干嘛!!杜顾天心中此时无限愤懑的拿起了《星辰引》暗骂道。

翻开《星辰引》,杜顾天草草的看了两眼就把书给扔到了一边,什么鬼书啊!!什么二十八星宿,还有什么用星宿占卜!我靠,预言族的族长安松魁都只说自己只是会一点占卜术而已,这本说竟然说可占卜万物的前世今生?妈的,人类把太阳系的七大行星都弄得透彻了,现在说起占卜我最不相信的就是星宿。哼哼!!

杜顾天抱怨完,觉得很是无聊便抬头望着天空,他发现,这里的人虽然不么样,但这里的星空确实那样的迷人。杜顾天渐渐的痴了,感觉那片星空正在呼唤着自己,自己与星空是密不可分的存在。

杜顾天本就是一个行动派的,一旦认定了某种事情就不会犹豫。现在他想在星空中遨游,去寻找那份来自内心的呼唤。

慢慢地杜顾天觉得自己离它们越来越近,有一种伸杜顾天一惊,才发现,自己竟在不知不觉中飞到了……飞到了空中!!“啊~~”一声惨叫,杜顾天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杜顾天连忙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用手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和屁股,但顾天本没有抱怨,而是双眼炽热的望着天空,内心却在狂喜:难道只有我对它们有想要亲近的欲望的时候,就可以和它们产生共鸣!

“不错,不错,是一个好苗子!”原来是五长老刚才离去只是骗杜顾天的,其实五长老一直躲在暗中观察着杜顾天,刚才那幅情景不由的感叹。

本来五长老就下《星辰引》就是想让杜顾天和星辰产生共鸣,从而借助星辰之力帮助他凝聚本命法器,但没有想到杜顾天的天资竟如此之高,反而让《星辰引》没有起到一点作用。这让五长老怎能不吃惊,不兴奋呢?看来星辰界也要出一位惊才艳艳的小辈了!!而和五长老呆在一起的星月雨此五长老更吃惊杜顾天的天赋,同时心里也感到了不安。

“星月,你一定要保护好他,他会是我的关门弟子。”五长老扭头看着星月雨,语气凝重的说。

看着五长老表情上的凝重,星月雨只道,如果自己没有保护好杜顾天,那自己一定会被狠狠地惩罚,而伤害杜顾天的那个人估计会很惨,没命都有可能——五长老的发起狠来就不把人命当回事儿!

“是,星月一定誓死护卫杜顾天。”星月雨单膝跪地,低下了头道。

“嗯,你先下去吧。”五长老一挥衣袖道。星月雨起身离去,但心中却总觉得不安。一楼台中,一小厮上前道:“少主,那人已来我界,看样子,五长老对他甚是喜欢。”

'嘭!'吓的小厮一抖。

“岂有此理!五长老就算看不上我,那他把圣物交给别人我别无二话,现在却要把本族圣物交到一个外人手里!他到底还有没把族规放在眼里。”被叫做少主的男人脸色阴沉的说道,转而又冷笑一声,“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呵呵!”

杜顾天正沉浸在喜悦之中的,却不知,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的眼中钉。不过就算知道了,也只会不予理睬吧!更何况现在杜顾天整个人的心神都扑在那满天的星斗上。

咦?怎么没有那种感觉了!杜顾天在无限的纠结中,因为他现在找不到那种物我合一的感觉了,无法与星辰沟通。杜顾天一拳砸在观星楼的柱子上,粗鲁的爆出了一句话:“他娘的,真坑爹啊!”

“呵呵,屏气凝神臂化羽!”暗中观察杜顾天的五长老看出了杜顾天此时的与星辰无法沟通,便开口指点道。但仅仅只是指点了这一句话而已。

杜顾天一惊,但却没有太过担心自身的安全,毕竟如果连他的安全都保护不了,那他真的要唾弃这一个地方了。

听到五长老的提示,杜顾天仔细的体悟五长老说的那句话“屏气凝神臂化羽”。

“屏气凝神”乃是让我注意力高度集中,心无杂念。“臂化羽”是用自己的胳膊当翅膀吧!那“屏气凝神臂化羽”就是让我心无杂念的煽动着胳膊?额……杜顾天一阵恶寒,他一想到自己煽动着胳膊时的样子,就无语,啊……我的形象啊!

算了,能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就算是难看点我也忍了……

于是乎,杜顾天使劲的挥动的手臂,半晌后,满头大汗的杜顾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个样子怎么能让我静下心来啊!

“噗嗤!你也太笨了吧!”星月雨将一切事情都收拾好了后,再次来到了杜顾天的身边,看到杜顾天的搞笑动作笑喷了。

“哼!那你说‘屏气凝神臂化羽’是什么意思?”杜顾天见星月雨嘲笑自己,傲慢的问道。“呵!那只是一个形象的比喻而已。”星月雨解释道,“而且……”

星月雨刚想进一步的解释,但杜顾天却插话道:“谢谢你,我明白了。”嘿嘿,这一句话把星月雨接下来的话给堵住了。

“好吧,我不打扰你了。”星月雨转身离开观星楼。

望着星月雨离去的背影,杜顾天没有叫住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找到刚才那种物我合一的感觉。

比喻?呵呵!难怪我刚才弄了半天也没有飞起来呢。

这次,杜顾天屏气凝神,想象着自己有一双翅膀。脚尖轻轻一点,杜顾天身体便向上跃了起来。渐渐的杜顾天浮在了半空中。这让杜顾天很是兴奋!

八千大道,星辰在其中到底扮演者什么角色?这个问题开始浮现在杜顾天的脑海里。

呵呵,也许杜顾天的本命法器会和他对星辰体悟有着密切的关系。五长老现在也对杜顾天充满了好奇,他想知道杜顾天到底会有什么体悟,他又是否能接受本族圣物呢?不管怎样,他都是得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