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草之魂离体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43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震住了,愣在了当场。待缓过神来,心中便滋生了恐惧之感。

“长老,这……这是怎么回事?”

各位长老都面面相觑,他们也是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长老,我族中所有未凝聚本命法器的精灵都被圣物摄走了。”忆断仔细的看了看剩下的精灵全都是有着自己本命法器的,略有沉思的说道。

经忆断这么一提,五位长老心中顿时都涌起了喜色:难道神魔殇要认主了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族终于要崛起了!!

想通了这一点,五位长老都面露喜色。

“四位长老去守着暗黑族的四方;无悔,你带领守卫精灵在领地上空巡逻;忆断,你去探查任何可疑的事物,不许让任何东西靠近我族领地十里以内。从现在起,不许放任何活物进领地,违者杀—无—赦!”大长老认识到事情的重要性,便立即着手布置,他可不希望暗黑族还没有崛起便被扼杀。

“是。”

一时之间,暗黑精灵族里陷入了一级戒备状态。

大长老站在湖边,望着空中的那把散发黑暗之力的神魔殇,喃喃自语道:“孩子们,暗黑族的未来就靠你们了。”说罢,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暗黑族的情况应该算是好的吧!但大长老永远都不会知道远在月光城中的月主此时会有多么的痛苦。

在大长老将草之魂融入神魔殇之后。身在月光城的月冥心猛得吐了一口鲜血。

“城主,你怎么了?”槿汐看到月冥心吐血后,便上前询问,手也不由自主的搭在了月冥心的右手的脉搏上。

月冥心一把推开槿汐,冰冷的道:“出去。”“可是,城主你……”槿汐还没有说完便被月冥心的掌风摔出了卧室。

槿汐被摔出了卧室后,右手撑地,一个筋斗翻过,便稳稳的立在了地面上。又一个瞬移来到了月冥心的卧房外想再次进去。可是月冥心比她更快,又是一掌,便’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留的槿汐顿在了房门外。

“城主……”

“做好你分内的事,不许多嘴。”月冥心的声音依旧是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温度。

“是。”槿汐从月冥心的声音中还是听出了那被压抑住的痛苦的轻吟声,但嘴上却应和着月冥心,她可不想惹怒城主。

卧房外的槿汐悄然离去,她用最快的方式将城主的状况告诉了苏燃,她希望苏燃能有帮助城主的办法。

远在异世界的苏燃在接到槿汐传给自己的消息后,也不顾天道规则,就直接撕裂空间往月光城赶。此时,苏燃只恨自己为什么跑到离月光城那么遥远的异世界。

槿汐在给苏燃传完消息后,便着手安排月光城的防卫,虽然槿汐知道城主若知道自己多嘴后,一定会惩罚自己,但她不后悔——她槿汐从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而卧室里的月冥心在将槿汐关在房门外后,脑海中再一次出现了哪种难以忍受的剧痛,钻心的剧痛,这种痛,自身体,自灵魂,根本无法忍受,在这似潮水的痛苦中,身体徒然一软,整个身躯都瘫在了地上,但月冥心还是用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能晕,一定不能晕,再忍忍就过去了。

月冥心的痛苦,别人也许可以从她滴下的冷汗来看出她到底有多痛,但子尘却真真的感受到了。

远在幽冥府地的子尘原本正在打坐,身上却莫名感到痛楚。子尘右手捂住心口,嘴中暗骂一声:“这个笨蛋,真不让人省心。”

子尘虽暗骂道,但却也不敢怠慢,子尘用自己的神魂在自己的神识里运转起召唤契约阵。

而正在忍受痛楚的月冥心在召唤契约阵运转之时,随着契约阵的力量就那麽直愣愣的消失了。

月冥心消失之际,苏燃正好通过不断撕裂空间终于到达了月光城。之后,苏燃运起了灵力,提气向月光城的主城掠去。

“心心呢?”一身狼狈的苏燃出现在了槿汐面前,问道。

“卧房里,城主她……”不等槿汐说完,苏燃已向卧房奔去,槿汐的话便顿在了那里。

卧房的门被苏燃一掌拍开,“心心?心心你在哪里?”苏燃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一点波动的气息。顿时,苏燃怒火中烧的问道:“槿汐,你家城主人呢?”说完便垂下了眼帘。

至于后进来的槿汐没有看到苏燃垂下眼帘前那双眸子里的怒火,听到苏燃问话,便回应道:“城主就在房中,我敢保证没有放任何活物进来这里。”

“保证?”苏燃笑了,抬起头来用嘲讽的眼神看着槿汐道:“这就是你所谓的保证?”

听到苏燃的嘲讽,槿汐也察觉到不对劲,环顾了一下四周:卧房里的月冥心已不知去向!“我,我真的没有……”

没等槿汐解释完,苏燃便在槿汐的胸前拍了一掌,这一掌可是实打实的的啊!槿汐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紧接着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咳”槿汐不断的咳出鲜血,她知道自己恐怕伤到了根基,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冲击——这还是苏燃手下留情的后果。槿汐踉跄的起身向外面走去,她不怪苏燃,城主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消失了,自己竟毫无察觉——自己的确是该打。

房内的苏燃看着这个一尘不染的卧房,她的神志渐渐的冷静下来,但心中却生了怨念:心心,不管谁要抓你,都不可能不留下痕迹,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曾经的我们患难与共,到底……到底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难道……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唉!其实苏燃哪里知道,冥心当时只有一丝执念在支撑着她自己,她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知道呢!

子尘通过召唤契约阵将冥心带到幽冥府地后,看着她痛苦的样子,子尘心中一直暗骂她是一头猪,是一个大笨蛋,有着东西是可以乱送的吗?但手上却没有丝毫的迟钝,源源不断的向冥心注入灵力。

深受煎熬的冥心在感到一股熟悉的力量正在源源不断的注入自己的体内时,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沉沉的睡去。

而子尘看到冥心睡去后,也安了心,心想:若不是有我在,你这痛苦得持续多久啊!还好,还好有我在,不然你就晚独自承受这莫大得痛楚了。唉!都这么大了,竟然还没有学会照顾自己好自己。

……

神魔殇把一些没有凝聚本命法器得暗黑精灵摄入了自己得本体中,它究竟想要用什么来考验自己未来的新主人呢?

被摄入神魔殇中得暗黑精灵们,没有过分恐惧,毕竟神魔殇是暗黑精灵族得圣物,不会去肆意伤害本族的族人——所以他们知道他们唯一不用担心的就是他们的生命安全的问题。

“老是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们分开去探查一下这里,你们觉得呢?”云瑾看着四周:青山傍水,鸟语花香,天空中的太阳散发比和煦的阳光,不过分燥热也不过分寒冷,给人一种淡淡的适中感。

“云瑾哥哥,不是我们不想动,而是我们没有凝聚本命法器之前在阳光下所消耗的能量是在夜晚里消耗的几倍,所以我们只是在等天黑而已。”一个看起来很小的一个男孩向云瑾解释道。

云瑾听了小男孩的解释后,心中就释然了。不过云瑾又问了一个问题:“我们每次补充灵力是通过什么方式?”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们自己用灵力给自己疗伤啦!”小男孩看见云瑾问的问题自己都可以为他解答,很是开心,就更加善心的给云瑾解答他的疑惑。

“嗯,可是………”云瑾还没有说完,嘴便被小男孩用手捂住了。再看看小男孩,先男孩一直向他示意让他不要出声。当然沐云瑾也不是没有眼色之人,在受到暗示后,云瑾很自然的闭上了嘴巴。

看到云瑾没有出声,小男孩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接着小男孩用自己的小手拽拽沐云瑾的衣袖,待云瑾看向他。他又把眼光投向了远处没人的一处草地,然后又对云瑾眨了眨眼睛,又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松开手,最后跑向他刚才紧盯着的那个地方。

云瑾当然明白了他,他也紧跟着来到了那片草地上。

“云瑾哥哥,我叫白默夜。”小男孩坐在了草地上,仰头看着云瑾道。

“我就不用说了吧。”云瑾也坐在草地上,用手摸了摸白默夜的头,道:“小默夜,刚才为什么不让我说话呢?”

白默夜甩开了云瑾的手,不悦道:“我不比你小,只是我一直都长不大,连族内的长老都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

看到白默夜似乎有些生气啦,云瑾赶紧道歉:“好啦,默夜!我记住了——你是和我一样的大人了。只是你让我觉得你像我的弟弟一样,所以我才那么跟你说话的,你不喜欢我就不说了。”

'噗~'看到云瑾不知所措,白默夜很开心的笑了起来,道:“我逗你玩呢!被大家叫了那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

云瑾无语扶额,现在的孩子咋都学坏了啊!“咳咳,好啦,我们言归正传。刚才我们是吵到那几位正在休息的大哥哥们了,所以我们要离开,不然的话他们一定会生气的。”白默夜望着远处阳光下的的草地,道。

“是我莽撞了,不过为什么我在白天没有感到任何不适呢?”云瑾看了看离他们不远处的那些暗黑精灵们,问道。

白默夜垂下了头,闷闷的回答:“因为我们不是最纯粹的暗黑血脉。”

“纯粹?”云瑾念着这两个字,顿时明白了什么,忽然云瑾又看向白默夜道:“默夜,你所说的我们可是说的我和你?”

“嗯。”

云瑾只得到了默夜一个音的回复,云瑾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只道:“别难过,以后我做你的哥哥好不好,我会保护你的。”

白默夜抬起头来,说:“哥哥?其实我比你大,我也比你厉害,你叫我哥吧。”

“可我们走出去了,说你是我哥没有人信啊!”沐云瑾故意用一种打量的目光在白默夜的身上瞅了瞅,又叹了一口气,惋惜道。白默夜怒瞪沐云瑾,而沐云瑾则一脸笑容的看着他。

白默夜又看看自己,转而在看看沐云瑾,心想:好想是看起来小了一点,不过也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吧!然后在心里默默鄙视了一下沐云瑾。随后又点了点头,脸色有些难看,极为勉强的说:“算了,就先叫你哥吧。”沐云瑾腹谤他:不知是谁?从一开始就叫我云瑾哥哥呢!!不过云瑾还是挺会做人的,至少脸上没有透露出自己的内心情绪。

虽然白默夜同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