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问题解决,进入虚幻古镜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435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9点……10点……11点……

“要来就来,怎么那么磨蹭。”安夏不看着凌辰睡的香甜的样子,不耐烦的道。

“呵呵,小夏你敢睡吗?”蔚然也有些无聊了,便调侃道。

“额,不敢!算了,再等等吧。”安夏无奈道。

就这样,房子里又陷入了沉默。

此时单清还是盯着凌辰,心中的不安感愈来愈浓。

嗒,嗒,嗒……12点已降临,危险也随之而来。

“嗯……”蔚然、安夏和单清猛地一下子都倒在了地上,并轻哼出声。

“小夏,单清,你们有事没?”蔚然微撑着身子,询问道。

单清和安夏同时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什么大碍。

忽然她们看见凌辰的手指微动了一下,似乎是要醒来的迹象。

“凌辰,你感觉怎么样?”单清看着凌辰问道。

“呵呵还是想一想你们自己吧。哼!”凌辰睁开了眼睛,冷笑道。之后,缓缓的起身立于单清她们面前。

接着,凌辰用灵力化出了一柄匕首,在手上把玩着,眼睛里露出了嗜血的光芒。

安夏现在才知道拥有强大的力量该是多么美好的事,可惜却为时已晚。

单清看着凌辰,并没有因自己的生命将逝去担心,毕竟自己的生命本就是她所赐予的。

只有蔚然还神态自若的望着凌辰,问道:“凌辰,为什么要这样做,你到底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哈哈,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凌辰缓缓地走进蔚然,平静的回答道。

然后,杜凌辰用灵力封住了蔚然,安夏和单清的经脉。而蔚然眼睁睁的看着凌辰封住她们的经脉却却无能为力。

这次凌辰扬起手中的匕首向着蔚然的眼睛刺去。“啊……不要,凌辰!”单清一声,喊到。

匕首尖端停在了离蔚然眼睛一公分的地方,缓缓的凌辰得手很是不受控制,右手握住匕首想刺蔚然的眼睛,但左手却按住了右手,把右手往回拉。看到这个景象,安夏她们明白了,凌辰被控制住了。

“陌齐,此时不现身更待何时。”蔚然叫道。

“哼!”凌辰一声冷哼,手向东面挥去。

“噗~”陌齐吐了一口血后倒在了地上,满眼的不可思议。

“就凭他?还是那只睡死了的猫?”凌辰鄙夷的望着他们,轻笑道。

蔚然望着陌齐身边的幽冥鬼猫无语了,这个时候都能睡着??

“它被施了咒术。”陌齐解释道。

“愚昧的人。”杜凌辰不屑,道。

“愚昧?”空气中传来一道淡漠的反问。声音传来后,杜凌辰出人意料的晕倒了。

接着,从空气中飘来了一朵白色的莲花,在蔚然他们头上不住的旋转。不一会儿,莲花就散尽了。

“我有力气了。”安夏惊喜的道。

“我的伤好了。”陌齐惊奇的出声。

“我也是。”蔚然和单清出声,表示自己也没有事了。

就连幽冥鬼猫也是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冲着陌齐喵喵的叫了几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陌齐走到凌辰身边,扯下了凌辰的一根头发,捏着发丝,陌齐暗中运力,对发丝施了咒法。转眼间发丝就变成了一条锁链缠上了凌辰的身体,然后消失不见了。

“现在把她扶到房间里去吧,我已用束缚锁链锁住她的神魂。”陌齐依旧冷冷的道。

“嗯。”蔚然和安夏相视一眼,一起起身把凌辰扶回房间,至于单清则懊恼自己没有保护好凌辰。

一室寂静。

而暗中保护的人则长舒了一口气:幸好赶来的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第二天清晨,阳光透过窗照进室内,驱散了近日来的阴霾。卧室里的凌辰开始专醒。

“你醒啦,头还痛吗?”单清看着凌辰,笑问道。

凌辰用手揉了揉头发,回答道:“好多了,单清你们抓到那个人了吗?”

“没有,不过不用担心,她不会再来了。”单清回应道。

“嗯。”凌辰开心的笑了。

今日与往常相比没有什么不同,蔚然、安夏和单清都瞒下了昨晚的事——她们不想让凌辰自责。

而远方在一个异界面的男子此时却紧攥拳头,心中暗立誓言: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公子,这是圣姑给您的信。”一个身着古袍的年轻的小侍,上前道。

“嗯。”展开信封,只见寥寥数。

枫:

一切有我,安心养伤。

看着纸上清秀工整的字迹,枫是有些感动的,她一直无悔的照顾自己,哪怕自己这一生都可能不会成功的再筑根基。筑不了根基,自己又怎么……怎么能……枫抬头望天,自嘲一笑:老天,此生我还有幸福可言吗?

而身在森罗殿的烟迹透过水晶球观看到了血泣失手的那一幕后,语带怒火的骂道:“真是一个废物,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虽是很生气,但烟迹还是暂时令血泣罢手,毕竟烟迹并不是鲁莽之人,在知道蔚然身后有高人保护,就不会再动手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明晓加入盟后,在交谈中,盟里的人知道了:明晓在过了神魔禁地的第四层后竟然没有被召回月光城,反而接到了继续历练这一指令,都吃惊不已,但大家都心照不宣的缄口了,呵呵!有些事不是我们能插手的,盟主既然如此关照,定有她的理由。

到现在明晓却苦恼了,因为带明晓入盟的槿汐给了他两个选择:

一是继续历练,去挑战神魔禁地的下一层,不断筑自己的根基,根基稳固对以后提升境界有很大帮助。

二是去闯虚幻古镜,在虚幻古镜中凝聚出自己的本命法器,本命法器是与自己共存亡的,凝聚的越早,本命法器便可以随自己一起成长。

明晓很是郁闷,他问过槿汐了,哪一种方式更好,谁知?槿汐说两种选择都很好,没有办法区分。

入夜,当月光透过窗撒进明晓的房间时,明晓沉沉的睡去了。

梦中,一轮圆月挂在中天,一束明亮的光从天际照进了明晓房里,此时一个女子的身影缓缓的出现在明晓的面前。细看她的容貌,明晓错愕:这不是我在【问味】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女孩吗?她竟也不是普通人!!女子轻起朱唇道:“先去凝聚自己的本命法器,如果一个闯关者连一把忠心于自己的语气都没有,那他就输了一半。“

“你是何人?“明晓询问道,“为什么要帮我。“

“我只帮该帮之人。“女子回答完后,身体渐渐虚幻起来,连原本照进屋里的月光也不如先前那般明亮了。

醒来后,明晓辗转难眠一宿,最后决定选择先凝聚出自己的本命法器——先闯虚幻古镜。正在这段时间,沐云瑾和杜顾天也准备闯虚幻古镜。

虚幻古镜只有还未凝聚出本命法器的人才能够进入,所以明晓、沐云瑾和杜顾天他们在进入虚幻古镜后便会危险重重。说的再直白一点,去了就是接受传承,但也可能被残噬神魂,成为他人再度复活的肉灵体。

虚幻古镜连接的是亿万个小世界,过去了,也许你被传送到食人族部落、精灵境地、诸神国度、修罗之域……等奇怪的地方,那些地方是非人类的国度,也是非普通人能知道的,但并不代表着他们的不存在。

被传送过去后,异世界的人会根据每个人的天赋和属性的不同帮助他们凝聚出最好的本命法器,而得到帮助的人也会得到他们的认可。这种认可就像一个人有两种国籍一样。

槿汐和醉军刀把他们带到虚幻古镜的入口处后,便都离开了,毕竟凝聚自己的本命法器外人是帮不上忙的。

他们会得到哪个种族的认可呢?嘿嘿!进入虚幻古镜后,他们便开始了各自的旅程。【沐云瑾】

“没有想还有人会被传送到这里来。“

沐云瑾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隐隐约约见一袭深紫色衣裙的女子向他缓缓的走来。渐近,沐云瑾才看清那女子的容貌,一双凤眼似笑非笑,朱唇不点而红,额间一紫黑色的泪型吊坠是唯一的装饰,一头紫色头发随风微微扬起。不知怎么的,沐云瑾就是觉得她是属于自然的,她与自然似是融于了一体。

待她走进,云瑾问道:“这里很久没有人来吗?“

“呵呵,是啊!因为这是整个精灵族最鄙夷的地方——暗黑族。“女子自嘲一笑,道。

沐云瑾一时不敢接话,毕竟如果一句话说的不对就可能使自己陷入陷地。不过,从那女子的话中,他知道了他身处在精灵一族的领地中;而且,貌似还在精灵族中最受排挤的暗黑精灵一脉中。

“好了,跟你说的再多也没有用。我叫忆断,是你的接引者。“忆断收起了自己的哀怨,道。“我叫沐云瑾。“云瑾也介绍了一下自己。

“跟我回族内吧。“忆断欺身上前,却把沐云瑾吓了一跳。忆断见此,补充道。

云瑾窘迫了。

忆断抓住云瑾的手,而此时忆断背后生出了一对深紫色的翼。忆断轻振双翼带着云瑾向森林深处掠去。

片刻。

“忆忆回来了。“无悔看到忆断后,立刻迎上去,笑道。

“是啊,没有想到会有人被传送来我们的族群呢!“忆断松开了拉着沐云瑾的手,和无悔谈笑。

“那送他去长老哪里吧!你累了,让我送他去吧。“无悔看着忆断的有些憔悴的脸,说道。还等忆断回答,便扯着沐云瑾走远了。

忆断无语扶额,但心中却冒起了甜蜜的幸福泡泡。

“我叫无悔,是暗黑精灵的守卫者。“无悔说着说着便看到沐云瑾,目光直盯着他,缓缓的又道:“我喜欢忆断。“

“我有喜欢的人了,她单纯、善良、可爱,让人有一种想去好好呵护的冲动。“沐云瑾知道无悔在警告自己不要去肖想忆断,便含蓄的给了无悔一种承诺。

透过沐云瑾的话虽然很难判断他是真的还是假意,但不要忘记了,无悔是精灵族的精灵,精灵与生俱来的就有敏锐的感知力。无悔感知到沐云瑾的心境并没有因自己的话而起丝毫的波澜,所以无悔选择相信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