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凌辰出事,严阵以待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430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午时到。

沐云瑾、杜顾天和醉军刀已身处祭坛中,安松魁微抬手中的法杖,口里轻吟咒语。不一会儿,沐云瑾他们便消失于祭坛之内。

至于沐云瑾他们在神魔禁地混得如何?是否会与明晓相遇,那是一个未知数。

而自那日槿汐为那男子治疗后,那男子便渐渐恢复,只是一身功力却散尽了,但根基还在,就没有什么大碍。

在那男子恢复的七七八八的时候,‘四堂会审’也按时来临了。

“你好,我是杜凌辰。”

“我是安夏。”

“我是单清。”

“我是蔚然,你呢?”

四个女人望着坐在沙发上的怀抱一只黑猫的男子。

在这四女的气势逼迫下,那男子开口了:“我叫陌齐,是修罗族的人,只因被它认为主人,所以才会被人追杀至此。”说着便看向怀中的幽冥鬼猫,还用手摸了摸它的头。

“喵……喵喵!”幽冥鬼猫蹭了蹭陌齐的手,似是回应着他的话。

“那你岂不是时刻都要处于危险之中!”单清挪揄道。

“我会离开的。”陌齐面色冷酷的道。

“呵呵,我们敢救你就不会怕那些人的追杀,你安心住下吧!”蔚然看着陌齐笑道,之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幽冥鬼猫的身上。

四女静等陌齐的下文,可陌齐却沉默了。他不想和她们说太多,即使她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呵呵,这个房屋太小了,所以我把对门的那间房屋也租了下来,你先住那里吧!”蔚然的提议打破了无言的气氛。

“嗯。”陌齐抱着幽冥鬼猫起身,接过蔚然手中的钥匙向对门的房屋走去。

“他太戒备我们了。”单清看着蔚然道。

“他也没有理由完全信任我们。”杜凌辰解释道。

“慢慢来吧。”蔚然毫不在意的回答着。

而陌齐现在坐在另外一个房间的沙发上,他看着幽冥鬼猫喃语道:”梦琳,你完全可以离开我的,不会怨恨你的。”

“喵…喵喵……”梦琳似是安慰的向陌齐叫了几声。

陌齐自嘲道:”在我爱上她时,就注定了是悲剧吧!想放手,可又万千不舍,我就是犯贱。呵呵!”

“没有,主人请别这样说。”梦琳道。

“幸好,幸好我还有你。”陌齐看着幽冥鬼猫道。

就这样一人一猫静坐,许久。

这边进展不错,明晓那边也不赖哦!明晓接到任务后,又是一阵无语,心想: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呀!每天都在做任务,每一层都有任务,这神魔禁地杂那麽像一个游戏世界呢?是不是到时候还要加入什麽什麽盟,参加什麽什麽战斗啊!⊙_⊙

而明晓身后的槿汐却狂笑不止,因为她用读心术知道了明晓的郁闷。

呵呵,是滴,神魔禁地的确和游戏世界里的法则一样,但也有很多不同——如果你死了是不可能再重新复活的。所以每个来这里历练的人,虽然能够通过任务来获得天道的赏赐,快速提高自身修为,但是生命也随时随地的会受到别人的威胁。

至于盟嘛!到了神魔禁地的第十层,就可以申请加入啦。嘿嘿!加盟的好处就是有人带你去做任务会轻松些,但是盟里人去打架则自己一定要去帮忙。

至于明晓呢!现在正在神魔禁地的第七层奋斗着。因为有槿汐这位大神跟着,绝对不会有人能秒了他的,所以明晓每天都做着相同的程序流程:接任务——做任务——交任务——再接任务——

……无限的循环哈!!

反观沐云瑾他们则轻松太多了,有醉军刀这位大神带他们做任务,实在是轻松到家了!就这样轻轻松松的就到了神魔禁地的第十层。

而此时的明晓凭借自身的努力也来到了神魔禁地的第十层。咳咳,各位注意啦!槿汐要现身喽。

来到第十层,云瑾准备去接任务,却在此时有人拦住了明晓的去路,道:“你是新来的吧!需要加盟吗?‘黑天使‘血盟诚邀你进盟。”哈哈!说此话的正是槿汐。

明晓刚想拒绝,槿汐却上前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见的声音说:“此血盟隶属于月光城,我是感应到你身上的玉牌乃是月光城中之人所颁发的,所以我才来邀你的。”

“好。”明晓爽快的答应了。

“把玉牌拿出来。”槿汐道。

明晓把玉牌递给槿汐后,槿汐自己的灵力注入玉牌之内,顿时玉牌上出现了一个九尾的图案。

槿汐知晓他很疑惑,便道:“九尾是血盟的守护兽。”

“嗯。”明晓点头应道。

“我叫槿汐,负责给盟里的新人讲解规则,你呢?你叫什么?”槿汐脸不红心不跳的掰着瞎话。

“我叫明晓,请槿汐姐姐多指教。”明晓收起了以前那种吊儿郎当的姿态,礼貌的答话。

“嗯,先找个地方休息吧!晚点我再给你仔细讲讲神魔禁地的规则。”槿汐提议道。

“好。”

明晓入盟了,可沐云瑾那边也入盟了哦。

醉军刀和沐云瑾他们一起进入神魔禁地第十层后,醉军刀便直接把沐云瑾和杜顾天拉入了‘征战八方‘的血盟,因为这个血盟是隶属于邹路的,而邹路是军刀的至交好友,便没有让沐云瑾他们进入到隶属于预言一族的‘陨落丶星辰‘的血盟,毕竟‘征战八方‘的确是神魔禁地的一处强悍的血盟,并不是‘陨落丶星辰‘能媲美的!(鱼儿:呵呵,因为要写明晓和沐云瑾他们凝聚出本命法器需要很长的文字,所以带大家去看看蔚然她们。)

中午,单清走进厨房准备做午餐,凌辰也跟随单清进了厨房。凌辰对单清露齿一笑,道:“我不会做饭,你能教我吗?”

看着凌辰我有些微红的脸,单清轻笑出声:“呵呵,我很乐意教你。嗯……你先从洗菜开始学起吧!”然后抬手指了指水池边的青菜。

“好。”凌辰走到水池边开始洗菜,单看那份神情便知道凌辰是真的想学好厨艺。

背过身来,单清开始切土豆。看单清手起刀落那土豆便成了细细的土豆丝,便知单清的厨艺绝对是一等一的。

“扑通!”一声传来,把单清吓了一大跳,她赶忙转身,便看到凌辰蜷缩在地上,表情十分痛苦,似乎在忍受着什么。

“凌辰,凌辰你怎么了,别吓我啊!”单清急急忙忙的说道。见凌辰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单清朝客厅喊到:“蔚然、安夏你们快来帮忙啊,凌辰晕倒了。”单清因着急连声音中也出现了颤音。

“怎么啦,怎么啦?”安夏和蔚然听到声音都立即放下手中的事,向厨房跑来。

“先扶她回卧室。”蔚然冷静的说。

将凌辰扶上床后,安夏仔细的为她检查了身体,却皱紧了眉道:“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凌辰,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啊?”

“好点了。”凌辰声音有些微弱,但面色没有刚才那样吓人了,“我想休息会儿。”

“那我们不打扰你了,有事记得叫我们。”单清柔声道,眼眸里盛满了关心。

“嗯。”

“对不起,凌辰这种状况我没有见过。”安夏低下了头,声细如蚊的说道。

“以后多留意一下凌辰,看她到底接触过什么邪恶的物品,我在她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邪恶力量的存在,蔚然叮嘱安夏和单清。

卧室里的凌辰喝了一点水,觉得身上没有绞痛的感觉了,便躺上了床。

这里发生的事并不是悄无声息的。

“梦琳,你感觉到黑暗之力的涌动了吗?”陌齐站在窗边冷冷的问道。

“嗯,主人,我们要过去帮忙吗?”梦琳将那双碧绿色的猫眼睁的大大的,望着陌齐的背影,道。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况且现在我们自身都难保。”陌凌齐并没有丝毫因凌辰她们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选择进入那个阴谋的漩涡。也许这就是修罗的本性吧!

而身在森罗殿的烟迹蓦然睁开了眼睛,轻喃道:“血泣动手了?也好,就当扰乱他们的视线吧,以后动手就方便多了。呵呵!”

……

“单清,你不要一天24个小时都盯着我吧?我现在真的感觉好多了。”凌辰看着单清的眼睛,无奈的道。”

“最近我老是从你身上感觉到了不安,所以我害怕你如此,便……便如此了。”单清很认真的回答。

“你感觉有那么准吗?凌辰浅笑道。

“准。”

“……”凌辰无语了,对单清撇了撇嘴。

单清却没有就此罢手,依旧盯着凌辰看,心中却想:凌辰,你不会懂的,我对危险的感知是很准的。但是。最近却老是感觉到危险的感知的气息,可就是没有什么事发生,这是不可能的!到底,到底我忽略了什么可疑的东西。可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保护好你,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至于安夏原本是想再找槿汐来瞧瞧的,但是槿汐现在没有时间过来,所以安夏束手无策了,只在心中暗骂自己:谁让你平时不努力练功,也不爱看书,现在好了吧,遇到事就找别人帮忙,一离开别人就毫无办法了吧。

而蔚然虽担心凌辰却并没有盲目的去关心。她总觉得凌辰身上透着诡异,所以对凌辰开始不完全的信任了。

后来蔚然去和陌凌齐谈过,陌凌齐只说他也未见到过这种情况,不过他会留意的,一旦发现邪恶的事物一定会告诉蔚然的。

虽然蔚然已经万分小心,可是还是中了血泣的阴谋。

呵呵,夜晚注定了不平静!

夜幕已降临,蔚然、安夏和单清并没有去休息,因为在今天她们不约而同的有一种感觉——暗中隐藏的那个人要动手了。

“凌辰,你就待在我们身边,别独自一个人。“蔚然嘱咐道。

“嗯,可是我好困哦。“凌辰努力的睁大眼睛,回答道。

看着凌辰的样子,就感觉下一秒她就会睡去,单清不忍心便开口道:“躺在沙发上睡会儿吧。“

听到单清的话,凌辰就像得到了赦免一样,趴在沙发上,沉沉的睡去。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