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救人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442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槿汐在明晓身上施展了一个灵术,这样槿汐再回来找明晓所以的位置就方便多了。

之后,槿汐便在神魔禁地里找到了通往S市的通道,疾速向S市驶去……

“槿汐,你可来了。”安夏看到槿汐,便松了一口气,道。

“废话少说,那男子呢?”槿汐不想搭理安夏。如果不时凭借着苏燃,她安夏怎么可能使唤自己?哼!槿汐心中不屑的想着。

“在卧室里。”安夏侧身回答。

安夏心里也知道:无论自己在如何优秀都不可能让她侧目,只有像苏燃和月冥心那样的天之骄子才能让她瞧得起吧!

走进卧室后,槿汐直径走到那男子身边,右手搭在男子左手的脉搏上,至于在照顾那个男子的凌辰和单清连看都没有看。也许这就是实力的差距所带来的所谓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吧!

片刻之后,“他怎么样?还有救吗?”凌辰看着槿汐问道。

“我需要绝对的安静,不喜欢有人在自己身边,这会使我分心的。”槿汐冷漠的语气在凌辰和单清的耳边响起。

单清和凌辰相视一眼,便一同退出了卧室。

卧室里,槿汐等到她们离开卧室后便开始在卧室里设了一个结界,这是槿汐多年来养成的习惯,在危难时刻这个习惯多次救下了槿汐的小命儿。

之后槿汐用自己的灵力注入那男子体内,在他的周身游走了几次大周天将男子体内的於血和残毒逼出体外。

然后用灵力将男子受损的脉络修复。

接着槿汐将男子的神识引入他自己的心梦里,这样她帮他接骨时就不会有痛的感觉。

最后槿汐将男子的骨头一块一块的接了起来。

工程如此浩大,如果不时槿汐早已习惯了处理这种伤,对这种伤已熟能生巧,若换成别人恐怕断不会完成的如此让人满意。

这种事考验的是耐心和高度集中注意力,这也就是为什么槿汐不愿有人在自己救人是呆在自己身边,如果这个有人来偷袭,恐怕就会完全的挂掉啊!

做完一切事情后,槿汐抬脚离开卧室。刚打开房门便看到门外的三个人都直直的望着她。这时候凌辰率先开口了:“槿汐姐,不知他怎么样了。”槿汐仔细打量了一下凌辰,便开口道:“放心,如果连这样的人我都就不活,那就不用在这片地界混了。哦,对了,幽冥鬼猫呢?”

“在这里。”单清开口道,说着又将幽冥鬼猫举到槿汐跟前,“它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呵呵,借我抱会儿,呆会儿还给你们。”槿汐单手将幽冥鬼猫从单清手上提起后,便向客厅走去。之后,便坐在沙发上使劲的用手蹂躏它。

“哎……“单清刚准备出声阻止便被安夏制止了,并且安夏还用眼神示意她什么都不要说。

“我们还是进去看看那个男子吧!”凌辰出声提醒道。她可不想在这里看槿汐逗猫咪玩儿的场景。

经凌辰这麽一提醒,安夏和单清想起了那个男子,便跟凌辰之后进了卧室。

那男子躺在床上,除了脸色苍白一点之外,其他都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凌辰和单清心中不仅感叹:这个云瑾还真是有些本事的,难怪会这麽傲。

至于安夏则没有惊讶,毕竟槿汐的实力她是清楚的,能被月冥心带在身边的人不会差到哪里去。“对了,蔚然呢?”单清问道。

“她说她有点事先出去会儿。”安夏接话道。

“水……水…要喝水…”正在谈话的安夏她们忽然听到那男子的话。

先回神得单清立即倒了一杯水端到床边,这时凌辰已将男子扶起让他背靠在枕头上。凌辰接过水,慢慢的喂那男子喝水。

“咳咳……咳咳。”那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环顾四周便看了凌辰,单清和安夏三个人,艰难的开口道:“多…咳咳……多谢你们相救,伤好了,我会自行离去的。”

“等伤好了再说吧!”凌辰看着他那防备的眼神,无奈道。同时心中渐生疑惑:难道是我弄错了?我怎么感觉我救错了人呢!

凌辰她们离开了房间,出来后槿汐便把幽冥鬼猫递给了安夏,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哦,对了,好好对待这只小猫咪,它蛮有灵性的。”说完便直接从安夏她们眼前直接消失了。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吗!”凌辰心中一声苦笑,又想起了往事:要是我有这份实力,何故会沦落至此。想着想着凌辰低下了头,手也紧握成拳头。

此刻安夏早已抱着幽冥鬼猫去增进感情了,只有一直留心凌辰的单清注意到了凌辰细微的情绪波动。

“也许我不知道出了什麽事,不过一切都会过去的。”单清向前一步用自己的手紧握住了凌辰的手,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声音呢喃道。

凌辰抬起头直愣愣的看着单清,好一会儿才发出一个单音:“嗯。”

凌辰发现原来还有人在关心我,一种莫名的甜蜜感涌上心头,眼眶不禁湿润了。不,不行!我怎么能心软呢?杜凌辰,你不要忘记了——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想到这里凌辰立即恢复了神态,再看向单清时,只留下一句话:“单清,谢谢你。”说完便出了家门。

独留单清一个人在屋里。

单清没有跟出去,谁人没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呢?适当的关心足矣。凌辰,这一次换我好好保护你,为你遮风挡雨!

槿汐离开了,蔚然因为去自己家中的藏经阁翻阅古书查找幽冥鬼猫的信息而错过了与槿汐相见的时间。不过,蔚然却也知道了幽冥鬼猫的来历。

幽冥鬼猫:出生在幽冥府地,经过月之精华的万年的滋养方可化成猫形,因一旦化形便可驱使数万阴魂鬼怪,故得幽冥鬼猫这一称呼。

而且幽冥鬼猫还有一奇特的地方便是,有九个天赋神通,修行每增进一层,便会多长出一条猫尾,此猫尾有几条便可使用几个天赋神通,在危难之时放弃一条猫尾便可带自己一死。

故此幽冥鬼猫一旦出生便会被奉为猫族之主。

可以说幽冥鬼猫是上天的宠儿,天生的王者。

“城主,那男子全身骨头都被敲断了,连存于丹田的根基都被摧残的不成样子,要不是我是木系治疗的好手,恐怕他活下来也是一个废人,现在他虽然千年功力一朝丧,但慢慢修炼总能修炼回来的。”槿汐在月冥心的身后,语气中颇有些得意的意味。

“嗯,那幽冥鬼猫呢?”月冥心依旧是语无波澜的问。

“那只猫?灵智还未全开,像一个六七岁的孩子一样,什么也问不出来。”槿汐说着又撇了撇嘴,她忽然想到那天自己和幽冥鬼猫的对话,简直有损自己的形象。

那日待单清她们去看那男子时,槿汐便停止了蹂躏幽冥鬼猫的动作。接着便直视幽冥鬼猫,用神识和它对话。一下不是她们的对话内容:

槿汐:小鬼猫,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会认了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当主人?

幽冥鬼猫:不知道啊!我一醒来就看到一个男子正在与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打架,那女人凶我,我就帮那男子打她,再后来我们都被打的半死不活,好在我机灵的逃走了。再回来时,就看到那男子躺在那里了,我就发了一次善心,然后就……就……你看到的这个样子了。

槿汐:一只鬼猫被一个女人打的半死不活?说出去真是笑死人。哼!那打你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

幽冥鬼猫:忘记了!

槿汐:啥?这你都忘记了?真是一个猫才!

幽冥鬼猫:……人家就是忘了,咋滴?

就这样一人一猫大眼瞪小眼的对峙着,许久。

一人一猫同时出声,并且把头扭到了一边:哼!谁理你。

“继续保护明晓去吧。“”月冥心向槿汐挥了挥一下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槿汐无语了,只道:“是。”同时心中也在想:‘呼之则来,挥之则去’说的就是城主对我的态度吧!

槿汐虽然心中不断嘀嘀咕咕的,可速度并没有减慢,用最快的速度向神魔禁地赶去。

每个地方都有“乐趣儿”,饭预言一族中却在此时爆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大秘密“。

沐云瑾在休息几日后,便被预言族的族长召到书房中谈话。

一进门便看到早已来书房的杜顾天,杜顾天向沐云瑾一挑眉,痞痞的说:“你可来了,我都等半天了。你说召我们来的族长怎么还没有现身。”

“这麽久你都等了,再等会儿又何妨?”沐云瑾一脸的淡然的问道。

“你……”杜顾天刚想将话顶回去,却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有进来了,右手还拿着一柄法杖。

“两位小友,久等了。”老人和煦的开口道。

“不久,刚来而已,不知道安族长叫我们前来所谓何事?是要安排我们提升境界的下一步吗?”

老人摇了摇头,道:“我已帮助你们打好了根基,往后的哭得靠你们自己走,最多再给你们讲一些上古的人或物,给你们一些阵法之类的东西了。”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云瑾啊,到时候我们俩个比比,看谁能走的更远。”杜顾天听了此话后,望着云瑾打趣道。

“好。”一句原本打趣的话,沐云瑾却当真,很认真的回了句话。

看到沐云瑾认真的样子,杜顾天也认真起来,道:”行。”哼!反正我杜顾天又不是伤不起,嘿嘿!

“呵呵,有竞争是好使啊!不过现在老朽要找你们所谈的却不是此事。”安夏的爷爷安松魁轻叹一口气,道出了一件骇人听闻的密事:

“此事要追溯到女娲与蚩尤的那场惊天动地的战事上。

相传女娲把蚩尤封印后便因灵力枯竭而死,但也有人说女娲经过那场战争悟到了更好的法则,去了更高级的位面……唉!总之说法很多。

却不知道其实女娲当年是真的陨落了,但是她早料到人类还有一次大劫难,需要聚齐一些物品方能让人类逃过此劫。

故此,便有了我们预言一族的诞生!其实预言一族并不是真的是能预知未来的种族,我们只是会一些占卜术而已。

女娲娘娘交待:只要我族天命之子出现,那便是她所预言的灾难快要到来之时。而今我族星命之子已经出现,所以也是我族开始执行使命的时候了。而你们便是我们所找定的有缘人。””天命之子?说的谁!”杜顾天一脸的鬼笑,道:”不要告诉我,那个人是我。”咳咳,杜顾天,你觉得可能是你吗?”沐云瑾就无奈,道:”敢问族长,我们有什么能帮得上忙得地方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