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黑猫护主

作者:水煮冷鱼 字数:374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话说明晓在神魔禁地的的确确有些运气。从他刚进神魔禁地的第二层便救了孙楠一的性命开始,这运气便来了。

要知道孙楠一是何等人物啊!在神魔禁地前五十五层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孙楠一的威名,只因冲击神魔禁地第四十九层失败,方被天道传送到了神魔禁地的第二层,不然以明晓这刚来神魔禁地闯关的小菜鸟怎么能救下赫赫有名的孙楠一,要知道神魔禁地这些年来有这样一个说法:

西有冥心,东有楠一,

北有苏燃,南有邹路。

神魔四杰,盘踞四方。

这四个人在神魔禁地里哪个敢惹?至少没有过神魔禁地前五十五层的人是万万招惹不起的。

孙楠一虽然没有放话,但那一句“你危难之时我必救你一命”却让有些想打明晓主意的觉不强烈,而这次冥心却发现自己竟然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担心。所以冥心断定自己与明晓一定有些渊源。

故此冥心低沉道:“你以后就跟在明晓身边,帮助他提升功力境界,日后便又是我们的一大助力。”

“是。”槿汐虽然接了一个任务,不过却也奇怪:明晓又什么奇特之处竟然让城主都帮他?要知道城主可是出了名的冷血,一般人可是不能够让她多说哪怕一句话。不过奇怪归奇怪,但是城主交待的任务还是要好好完成的,不然城主一旦动怒可不是说着玩的。

槿汐离开了月光城再次前去神魔禁地,这次她要以朋友的身份跟在明晓身边了。

槿汐走后,月冥心闭上了眼睛,开始吸纳月之精华,心中也在想:明晓,明晓!究竟我们到底有何渊源,本主一定要弄清楚。

槿汐并没有直接去找明晓,要介入他的生活一定要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现在暂且暗中保护他吧!

呵呵……看这个样子明晓、沐云瑾和杜顾天他们近期活得都还不错,不过蔚然她们也有了新状况哦!

在清晨S市的轩大的校园里,四个女生围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讨论着什么。

今天是沐云瑾和杜顾天离开蔚然他们的第十天。凌辰开口问道:“安夏,我哥他现在过的怎么样啊?”

“过得怎么样?我不知道啊,他们应该被爷爷弄进神魔禁地里的第一层的‘心境’中历练了吧!”安夏轻轻地拍了一下凌辰的肩,接着说:“放心啦,他们不会有危险的,因为’心境‘中根本就没有危险的东西,考验的只是悟性而已。”

听了此话,凌辰便放宽心了。

“既然云瑾他们没有危险,那我们就不必太担心了。不过,安夏你说S市是最接近黑暗的势力的地方,为什么最近S市却没有出现任何邪物呢?”蔚然问出了当下她最困惑的问题。

“是啊!现在S市平静的让人担心,不过我们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单清有感而言,接着便轻叹一声。

“哎呀!你们不要这个样子啦,先好好提升你们自身的境界吧!任何阴谋在强大的实力面前都会湮灭成灰烬。”安夏自信满满的说。心中却想:苏燃姐姐是一个闲不住的主,她一定会来S市的,到时候,有苏燃姐姐的地方冥心姐也会来,哼哼!看那些邪物还敢猖狂不?嘿嘿!

“嗯。”其余三个人给了安夏一个敷衍的回应,便不再做声了。

安夏左看看右看看,她不想再说什么了,反正说了也是白说,索性道:“我想起我们美术社还有一点事,所以我先走了,拜!!”之后,便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安夏说的对,我们干担心也没有什么用处。不去好好调整一下自己!走,我们好好去感受大学的气氛,不要辜负了美好的青春。”蔚然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道。

“好,我也想起来我还有一些事情,那拜拜喽!”凌辰也笑道。

“我也是,拜!”单清朝着她们挥了挥手,便直径离去了。

“都走了!呵呵,那我也走吧。”蔚然看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道。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一个月左右,这一个月里安夏给她们讲解了一些常识,让她们的眼光不局限于人类这一个界面,这样她们才能进步。当一个人到达一个高度后,如果他没有了敌人就会没有了竞争,从而他的境界就会停滞不前。

故此,有一个旗鼓相当的敌人就等于有了一个最好的朋友。

不知不觉中时光已经流逝了一个多月。今天单清和凌辰很早就爬起来,然后去逛街,不过她们还真是两个人才,这一逛便是一整天,这不!直到夕阳都快落山了,两人才意犹未尽的准备回家。

两个人在经过一条巷子口时,忽然窜出了一只黑猫,它的身上有多处伤口正在淌着血,它挡住了单清她们的去路。

之后,黑猫又往巷子里走,然后回头望望单清她们,见她们没有反应便再次来到单清她们身边咬住了凌辰的裤脚后往巷子里扯。

这次凌辰开口了:“它好像我们跟着它进巷子里去。”说完看着单清,等待她的答复,“黑猫向来是不吉利的,我们跟着它不会有危险吧!”单清看着黑猫那双碧绿色的猫瞳里流露出的乞求,有些不忍了,但是那条巷子给了单清隐隐的不安感,故反问道。

“单清你先回去吧,我要进去看看,而且就算有危险我也能够逃跑的。”说完便向那巷子口掠去。

“喂,凌辰别去。”单清看着凌辰的背影喊到,见凌辰没有理她,便跟着凌辰向巷子里跑去。

只见黑猫进巷子后,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个男人的身边。那男人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了,黑猫则呆在他身边,不时的用爪子碰碰那男子的脸,低头拱拱男子的手,似乎在确定他是否还活着。

单清来到这看到这一幕愣住了,就连被人认为是不吉祥的黑猫都能忠心护主到这种程度,此情还有多贵重?就算那男子和那只黑猫会给我们带来灾难,我也甘愿承受。

凌辰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只是将男子架起来便向空中跃去,想以最快的速度将男子送往安夏哪里。

凌辰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巷子里,独留下单清和那只黑猫。单清将黑猫抱在怀中道:“小黑猫啊,你的主人被人救了,开心吗?现在我带你回家去见你的主人吧!”右手还摸了摸黑猫的头,对黑猫身上的血污丝毫不介意。而黑猫在单清怀中并没有反抗,好似它知道自己的主人有救了,就安心了。

伴着天际的几丝晚霞,一个女孩怀抱着一只黑猫一步一步往前走,微凉的冷风带来了点点萧瑟的味道。

“安夏,他还有救吗?“凌辰望着安夏,询问道。”全身骨头都被敲断了,撑到现在完全是靠意念,好在他碰到的是我们,不然必死无疑。”安夏俯身检查男子的伤口,道。

“安夏,那能让他恢复如常吗?”这才是凌辰最担心的问题。

“可以的,他会好起来的,你不要担心。”安夏安慰着凌辰,有接着说:“他的伤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多难,只要还吊着一口气,槿汐都能够救活的。”“嗯。”

“不管他现在有没有救,请先来包扎一下它的伤口好吗?”到家后单清插话道。并且向安夏示意让她来看看自己怀中的小黑猫。

“呀!这是幽冥鬼猫?你们也太好运了吧!”安夏吃了一大惊,叫道。

“幽冥鬼猫?”单清和凌辰同时疑惑出声。

“好啦,待会儿和你们细说,我先给幽冥鬼猫检查下伤口。”安夏说着又拿出了一颗白色丹药递给凌辰,“这是保魂丹,给他服下,好让他能够撑到槿汐来。”

凌辰接过丹药,将男子头扶起,把丹药塞入男子口中,刚皱眉,却听见安夏说:“丹药入口即化,不用忧心。”

“嗯。“

安夏接过单清怀抱里的幽冥鬼猫,转身离去,走前还不忘嘱咐一句:“别来打扰我,也不用太为他担心。”

安夏出来后,便将双手凝聚出灵力替幽冥鬼猫疗伤,幽冥鬼猫舒服的“喵~”的叫了几声。

“呵呵,好啦,现在得给你洗洗澡了,看你脏的。”安夏将黑猫举起,笑道。

“我来帮它洗吧!”蔚然想让安夏先救那男子便道。

“好吧!”安夏看着幽冥鬼猫补充道:“你要乖哦!”

“喵~~喵喵!”幽冥鬼猫回应的叫着,相当的配合。

将幽冥鬼猫递给了蔚然,安夏便进了卧室。再次拿出了那个挂饰并施展了传音术。

“心儿姐姐,你可以让槿汐来这里一下吗?帮我救一个男子。”安夏小心翼翼地说。因为冥心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给予理睬的。

“受了什么伤需要槿汐去救?”月冥心反问道。

“全身骨头都被敲断了,而且那男子还是一只幽冥鬼猫的主人。”安夏解释道。

“幽冥鬼猫?那好,槿汐呆会儿便去帮你救人。”月冥心思索了一会儿,回应道。

“嗯。”跟在明晓身后,暗中保护他的槿汐在接到月冥心的指令后,顿时无语望天:我咋那命苦呢?什么事情都指挥我,呜呜……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