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番外白家父母篇3

作者:寻涯 字数:276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快要到学校时,白夜突然说:“今天你们班又会转来一位新生,你们尽量避着他。”

“为什么?”

“他跟我有点过节,总而言之你们不要去惹他。”

“放心,我一定不会惹他!”海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要好好会会那位敢跟他哥有过节的新同学。

银非看海银的表情,就知道她又要惹事了,希望她不要太过分,不然她又要浪时间帮她收拾烂摊子呢!

如白夜所言,今天班上果真来了一位新同学,穿着一身黑,冷着一张脸,老师站在他旁边声音有点颤抖的说:“这位同学今天新加入我们班,他叫麻苍炫,来自日本,希望各位同学多多照顾他。”班上响起一阵欢呼声。

银非抬头淡淡的看了麻苍炫一眼,又无聊的低下头翻着书,她真不知道班上的女孩怎么都这么花痴,看见帅哥就狂叫,可长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麻苍炫根本不会甩她们,更不是她们惹得起的。

不过,这个班真是越来越热闹了,班上只有一个洛风时,门槛都快被人踏断。现在又来了两个与他不相上下,性格却竭然不同的帅哥,以后班上的日子可想而知了。

“银非,那个麻烦炫朝我们走来了。”海银碰一下银非,小声说道。

银非连头都没抬,无所谓的说:“应该是找位置坐吧。”

“夜,你最后一关下来呢!我看你要怎么从我手上拿到题目。”麻苍炫冷冷地说。

银非抬起头看着站在她旁边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的麻苍炫和挂着漫不经心笑的白夜,才想起早上似乎听见白夜说今天班上会转来一位新生,让她和海银少惹他,看来他说的人就是这个麻苍炫,他们似乎关系非浅,而且麻苍炫应该是为了白夜而来的。

“题目我不但会拿到,而且还会让你毫无察觉。”白夜邪笑着说。银非发现那种邪恶的笑容真是他的招牌表情。

“我等着看你怎么拿!”麻苍炫的声音依旧冷漠,他看了一眼银非和海银,冷冷的说:“你们两个到后面去坐!”

银非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书,没理他,不过她很奇怪为何海银也一直没反应,要是平时她早就跳起来骂人了。

海银看着麻苍炫冷冷的眼神,有种被电到的感觉,心跳加速,根本没听到他说什么。

“啪!”麻苍炫怒气的拍桌子,从来没有人敢不甩他,何况是女人,“我叫你们坐到后面去没听见?”

“你自己不能坐到后面去吗?”银非不悦的说,但还是没有抬头看他。

“就是,不要以为你长得帅,我们就要听你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是谁!”海银回过神气愤的说。

麻苍炫眼神冷冽的看着海银,用不带温度的声音说:“让不让?”

海银觉得空气在下降,心里感到恐惧,但嘴上仍然倔强的说:“不让!”

银非听出海银声音里的颤抖,连忙站起来,把海银护在身后,冷漠的与麻苍炫对视。

老师看他们之间的战火一触即发,舌头有点打结的说:“那个……麻苍炫同学……后面还有座位,你不要……与女同学抢座位,这是……不好的行为。”老师在麻苍炫冷漠的注视下说完这些话,觉得他刚才真是在生死一线,这个学生的眼神真的可以冻死人。

“银非,海银,你们把座位让给他,坐后面去吧!”

“什么?哥,你没搞错吧!”海银不敢置信的望着白夜,哥看着她被人欺负不帮她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帮着麻苍炫。她觉得眼睛涩涩的,有什么时候东西要涌出来,可她倔强的不让她掉下来。

“算了,海银,我们去后面坐。”银非拉起海银的手,她越来越搞不清楚现在究竟是什么状况,可她明白一点,就是少惹他们,不然后果会很麻烦。

同学们看银非退让,眼珠子都惊讶得要掉下来,特别是洛风,白夜和银非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可以让银非退让。

洛风觉得心里有些苦涩,跟银非交往两个多月,他知道银非有多自我、倔强,她的心不被任何事物左右,可是现在却……或许跟她分手是明智的选择吧!他真的不适合她。

海银甩开银非的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怒视着麻苍炫,咬牙切齿的说:“除非我死,否则绝不把座位让给你!”

麻苍炫被海银倔强的样子震慑住,他没想到女孩子可以固执到这种地步。不忍心再逼她,害怕看到她的眼泪,从小到大第一次退让的向后面走去。

海银向外面跑去,心里委屈极了,出了班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掉下来,银非赶紧追出去。

银非在树底下找到趴在腿上哭泣的海银,无可奈何的坐下来陪着她,等着她哭够。

海银抬起满脸泪痕的脸,有些哽咽的指控道:“我哭得这么伤心,你都不安慰我!”

银非拿出纸巾擦干海银脸上的泪,好笑的说:“我是想等你哭够了再安慰,这样你比较听得进去。”

海银不满的抱怨道:“每次都是这样,非要等我哭得肚肠寸断以后,才来安慰我,你就不能先安慰我,让我少掉点眼泪。”

“肚肠寸断?这也太夸张了吧!懂得抱怨了,表示不难过了,其实哭也是一种很好的发泄方式。”

“那你怎么从来不哭?”海银不太相信银非的话,如果哭真的是很好的发泄方式,那她怎么就从来没看过银非哭过。

“我跟你不一样,我没资格哭!”

“哭还要论资格吗?”海银不知道银非是怎么想的,想哭不就哭,需要什么资格。

“很多事说了你也不会懂,还是说说你为什么要哭吧!”

“还不是我哥,小时候,不管我闯了什么祸,我哥都会帮我解决,可是现在呢?看见我被人欺负,不帮我就算了,竟然还帮着那个冷面人!”想起来海银心里就来气。

“就为了这么点小事,你就跑出来哭?”银非不得不佩服海银的小题大做,她们的性格实在是差太多了。

银非的话让海银不高兴,她气愤的说:“什么小事,我长这么大都还没受过这种委屈,那个冷面人竟然当着全班人的面命令我们让座位,摆明把我们的自尊踩在脚下,我哥竟然还帮着他,你说以后我们还要在学校混吗?”

“你哥只是不想让我们惹上他,他的身份背景绝不简单,而且他从日本转到我们班不会没有目的。虽然你家是黑道上的龙头老大,但没有人能无时不刻的保护你,你多得罪一个人,就多一份危险,你哥只是想好好保护你,让你少一点危险。”银非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不大确定。

“那个冷面人真的有这么危险吗?”海银显得有些失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