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番外白家父母篇2

作者:寻涯 字数:255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银非,等一下啦!我们等我哥一起回去。”海银拉着银非说。

“他知道回去,不需要我们等。”银非皱着眉头说,她有点排斥白夜,不想和他有任何交集。他身上带着黑暗神秘的气息,眼神邪气深邃,惹上他绝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你怎么能这样说,他现在被一群花痴包围,如果我们不去解救他,他一定会被她们生吞活剥的。”海银夸大其词的说。

银非转过头看向被包围的白夜,发现他也在看他,忙转过头,不自在的问:“海银,你哥怎么会才读大四,他不是去日本留学了吗?”

“他的确去了日本,但不是去留学,而是留在日本黑道接受特训。他十五岁就一个人去了日本,肯定吃了很多苦。”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回来吗?”

“没有,爸爸给他十年时间,让他在日本通过特训,才有资格回来接手白龙帮。”

“如果十年之内他没有通过特训会怎么样?”

“那爸爸有会承认他这个儿子,他所有的一切都与白家无关。”海银眼神暗淡了许多,她不懂爸爸为何对哥哥如此严厉无情。

银非拍拍海银的肩膀,安慰道:“白叔叔只是希望你哥哥独立自主本事大一些,这样接手白龙帮才不会被人看轻和谋划害。你哥现在回来了,也就意味着他通过了特训,被白叔叔认可,你应该为他感到开心的。”

“说的没错,你不知道我多崇拜我哥,听我爸说他是特训中最出色的人。”

“那他为什么还要来读大学?”

“这点我就有知道了,不过我想大概是闲着没事到学校来混日子。”银非不认同海银的话,白龙帮的少主还有时间来学校混日子,这理由太牵强了。

“他在日本呆了十年吗?”

“是呀,如果我哥没去日本,我们根本不会有机会认识,那时候哥哥刚走,我整天吵着爸爸要哥哥,爸爸实在是被我吵得没办法,就带我去孤儿院领养了你。”海银有口无心的说,然后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伤人,连忙解释道:“银非,我不是说你是我哥的替代品!”什么叫越描越黑,海银算是彻底体会到了。

银非无所谓的说:“不要紧,我不介意。”因为你说的本来就是事实!这句话银非只是在心里补充道,并没有说出口。

夜晚,银非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子里一直想着晚饭后白叔叔对她说的话:银非,我希望在在学校白夜的安全由你负责,并且替他挡掉一切麻烦,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吧!

银非打开窗户,坐在窗延上看着满天星星,自言自语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做自己想做的事,只为自己而活啊!”

银非懂白叔叔的意思,在学校里她要听命于白夜,还要寸步不离的呆在他身边,保护他、替他解决不必要的麻烦。可白叔叔有这么看得起她吗?白夜不是海银,根本不需要她的保护。就算真的会发生什么危险,白叔叔真的认为她会有能力解决吗?他把她安排在白夜的身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唉!”一想到以后要寸步不离的跟在白夜身边,银非不由得叹气。她不是害怕白夜,也不是讨厌他,其实在海银说他的事以后,她甚至有点佩服他,可他太危险太难懂了,和他相处,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黑暗中隐隐约约传来的声音吸引了银非的注意,她知道她现在该做的是关上窗户,回床上睡觉,这样不会惹麻烦,也会少一些烦恼。可惜她的理智战胜不了好奇,不但没有关上窗户,反而全神贯注的盯着黑暗处的两个人。

听不清楚那两人在说什么,但看那面朝她的人似乎在向背朝她的人汇报什么,态度很恭敬,那人她没见过,并不是白家的人。而背朝她的人,她只看得到他的背影,不知为何,她直觉认为他是白夜。

那人仿佛背后长了眼睛,回过头朝她望来。与银非眼神交汇时,白夜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对着银非邪气的笑了,两个人就一起消失在黑暗之中。

银非呆呆的看着他们消失的地方,脑子久久不能思考。白夜的那个笑容,让她觉得十分不安,她越来越肯定她以后的日子不安定了,心中少了该有的害怕,反而心情变得有些兴奋和期待。

“银非,你今天好慢哦!我们都等你好久呢!”银非刚下楼,海银就抱怨道。

“不好意思,今天起晚了点,保证明天不会了。” 银非微笑着说。

“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你前晚没回来,去哪儿呢?”

“随便走走。”

“你该不会被洛风甩了,一个人在外面哭了一夜吧!”

“不要瞎说”银非尴尬的看向白夜,发现他并没什么特别表情,好象有些心不在焉,不禁松了口气,她不想别人知道自己太多私事。

可惜,海银并不打算放过她,仍喋喋不休的说:“那个洛风简直没长眼睛,竟然为了唐子蕊抛弃你,你哪一点比不上那女人,想起我就有火,昨天多打他几下就好了,要不今天你再去揍他一顿吧!”

“海银,我跟他的事你不准插手,我知道该怎么做。”

“我不是替你不值吗!莫名其妙被他甩了,难道你就不想报复他吗?”

“不想!从昨天开始,他所有事都与我无关,他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只要不惹到我就可以了,花心思去恨他根本就不值!”

“你真的能放下这段感情吗?那可是你的初恋啊!”

“不然你觉得我怎样?”

“既然是他负你,让你难过,你也不能让他好过,我们就天天整他们,弄得他们不得安宁。”

“这样只会让我忘不了他,让他更深的潜入我的生活,这对我而言不是什么好事,我现在该做的是把他彻底踢出我的生活,当我从来没认识过他。”

“毕竟是曾经爱过的,真的可以说放就放吗?”海银有些怀疑的问。

“别人不可以但我可以。”银非坚定的说,看到白夜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才意识到今天自己的话太多了,她撇开头,看着车外的风景。

海银也明白银非不想再说了,一时之间,车内气氛陷入无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