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烦恼

作者:寻涯 字数:264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独舞”吧是间很火的酒吧。它一楼是快摇吧,二楼是静吧,每晚这里都是爆满。听说这里的老板是位年轻又漂亮的女人,可是除了管理酒吧的总经理钱、,谁也没见过那位老板,甚至连她叫什么、姓什么都不知道。

舞池中一群人疯狂的乱舞,而散座和卡座上的色子声和各种游戏的高喊声也叫嚣着。原本这样猖狂又迷乱的环境是他最熟悉放松的,可今天他莫名的觉得烦躁,不论是震耳欲聋的音乐,还是那些放纵的客人,都让他觉得烦。

白云雪答应跟他交往,他该高兴的,可他当时听到她那句“我们交往吧”,他脑子里闪过的是白云舞甜甜的笑脸,然后感到一阵心慌。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直冷酷无情的心似乎渐渐开始动摇。

“酒保,把酒吧里所有口味的鸡尾酒都调一杯给我。”一个女人口气不善的叫道。

她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得像洋娃娃一样,毫无疑问,她是个少见的美女。

可东方昊在看向她时,脸色先是闪过一丝惊讶,然后是自己都不懂的愤怒。那个又笨又胆小的公主竟然独自跑到这人龙混杂的酒吧来,她是脑子被雷劈到了吗?

他没有过去,只是一边喝着酒一边注视着她。他在等着看她不知所措的面对陌生人的搭讪,看她惊慌害怕的摆脱不了那些醉鬼的无礼纠缠。他要让她知道这里不是她这个任性单纯的公主来的地方。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没有看到他期待的情景出现,反倒看到那些找她搭讪的人个个都灰头土脸的离开,而她桌上二十几杯鸡尾酒也在一杯一杯减少。他不禁皱眉,再也忍不住的朝她走去。像她这样喝酒很容易醉,或许说她已经醉了。

在他到达之前,有个喝醉的中年胖子捏了一下她的腰,淫笑着问:“美女,多少钱你跟我回家。”

云舞抬起有些浑浊的眼,看着面前这个像是要把她吞下去的“老头”。原本放在唇边的机尾酒,毫不犹豫的泼向那张令她恶心的嘴脸。

“臭姨子!”那人一拍掌挥向云舞。

在云舞还没想清楚是好心点断他手掌,还是干脆废了他整条手臂时,已经有人替她拦截了那个拍掌,接着是杀猪似的哀嚎。

云舞看都不看那个“救美的英雄”,也不理会那个哀叫着逃跑的人,她只是拿起剩下的机尾酒继续喝着。她今天的心情很不好,虽然不相信一醉解千愁,可是她现在特别想喝醉。

在今天之前,她从未怀疑自己在风和雪面前扮柔弱是错的,可看到雪中枪倒地的那一刹那,她后悔了!明明她就有能力保护雪不受那种痛,可为了保持那戴了十几年的柔弱面具,她让雪陷入危险当中,眼睁睁的看着血染红她的衣服。

她记得她扮柔弱、平庸,是因为不想让自身的光芒遮掩住他们的光芒,让他们受到伤害。而她现在,根本就是本未倒置了!

她现在不想回家,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继续当个柔弱的公主,她怕还会有今天这种事发生,而突然告诉他们她其实依然是十几年前那样的天才,她更怕十几年的欺骗,他们接受不了。她似乎让自己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鸡尾酒到了唇边,被人给抢了过去,她不悦的看向那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看到是东方昊,脸色闪过一丝讶异,可很快就又变得无所谓。管他是不是会怀疑她,明天她全部都推给心情不好喝醉酒发酒疯得了。

“你为什么抢我的酒,要喝不会自己买哟!”

迷蒙的双眼,红通通的面颊,微翘的红唇,这和她平常清纯可爱的样子不一样,似乎透露着一种魅惑人心的妩媚。

不可否认,这样的她挑起了他的欲望。如果她不是白龙帮的大小姐,是个不能随便碰的女人,他想他不会介意带着醉了的她回家。

“你醉了,我送你回家!”

“我不要回家,我不想看到昏迷虚弱的雪,那会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是个很失败的姐姐!”

她轻轻的靠在他怀里,也许自己真的有些醉了吧!不然怎么会对他说这些话了。

“那你今晚打算去哪里?”东方昊扶起像小猫似摩擦着他胸膛的头颅,他可不认为自己的定力有那么好。

“你收留我一晚好不好?”舞抬起头,期待的看着他。

“我收留你?”东方昊的嘴角不禁扬起玩味的笑容。

“你不肯就不要在这里烦我,我待会去找唐玉,他肯定很欢迎我。”舞向赶苍蝇似的朝他挥手,然后继续进攻剩下的鸡尾酒。

“谁说我不肯?我现在就带你去我住的地方。”东方昊搂着她的腰带她离开酒吧,他得好好让她记住:不能随便跟男人回家!

出了酒吧,舞就不肯走了,东方昊不悦的问道:“你又怎么啦?”

“我头昏,我要你背我。”

看看离这不远的车子,又看看走路不稳的舞,他觉得自己肯定是脑袋不清醒,不然怎么会不想拒绝这任性公主的无理要求。

他背起云雪,僵硬的说道:“下不为例!”

云舞搂着他,把头埋在他的后胫上,舒服的笑道:“呵呵!可我想在我不想走路时,昊都会背我啊!”

东方昊的脚步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往前走,嘴角也扬起莫名的笑容。

她从后面看着他的侧脸,有感而发道:“昊长得又帅又有性格,难怪好多人都说你可以和风竟争校草的位置。”

他没有说话,她也无所谓,依然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看法:“可就算是重选校草,风也还会是校草。不是风比昊帅,而是风是王子,昊不是,昊只是个魔王。王子是大家的,被王子爱上的人会很幸苦。魔王是孤独的,被魔王爱上的人很幸运也很倒霉,幸运的是她会得到魔王全部的爱,倒霉的是她也必须把魔王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如果魔王爱上公主,那……”

“那会怎样?”东方昊还没意识过来,话就已经问出口了。

“公主也是大家的。”

她回答了一个让他听不懂的答案就不再说话了。他也不好意思再去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就当她是在醉言醉语。

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知道在她说那句“公主是大家的”时,原本溢满笑的眸子瞬间变得暗淡,甚至掺杂着犹豫和歉意。

她是不是不该以追求他的方式去保护雪?他应该会受到伤害吧?为什么她现在才想到这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