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相识

作者:寻涯 字数:240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姜慧的眼神里满是痛苦和难堪,千言万语想要对他说出口,可最终吐出口的只是一句道歉:“对不起!”

云舞不想就这样放过姜慧,可看到东方昊的样子,她的脚就像生了根似的,无法追着姜慧出去。

东方昊嘲讽道:“怎么?还不走吗?还是我东方昊还没让你这位大名鼎鼎的飞舞玩尽兴?”

云舞突然好累,好不容易聚集的决心又支离破碎了。他的愤怒难堪她知道,可她的悲伤他却看不到。她有些无力的问道:“东方昊,在你心里,我白云舞就是这样不堪的一个人吗?”

在梁磊的抢救下,麻苍纤渡过了危险期,云舞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是她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好转,脸上连强颜欢笑都装不出来。楚杰他们不清楚她昨晚怒气冲冲出去后发生了什么事,也就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情绪低落的她。只是他们习惯了张扬任性的公主,突然面对不说话不微笑的她,心里难受的紧。

“公主,小纤虽伤得严重,不过有梁磊在,她不会有事的。”楚杰坐到她旁边说道。

云舞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看着空无的前方。她点点头,声音没有起伏的说道:“我知道,我相信梁少的医术。”

“那你怎么还这么不开心?”楚杰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出自己想知道的。

“我没事,只是心里堵得慌。楚少,你说为什么人就只感觉得到自己的痛苦,而看不到别人的难过呢?”云舞靠到他肩上小声问道。

“我没想过这个,反正对别人而言,我们这种一出生就什么都拥有的人的痛苦难过,不过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自寻烦恼。”楚杰一时不太明白云舞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唉,算了!我换种问法,为什么相爱的两个人却不能相互理解,只会相互伤害?”虽然不认为楚杰会给她答案,可说出来总比憋在心里强。

“我还没真正爱过一个人,不太能理解你的烦恼。不过呢,以我这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爱情的领域是不能讲求公平的,一定会有一方比较主动、退让!其实啊,每个人一生真正爱的也就那么一两个,为这一两个委屈一下自己、多为他们着想也是应该的吧!”楚杰干笑道,虽说他也是花花公子,有过的女人不少,不过对她们,他只谈性、不谈情。所以对于爱情,他实在没啥立场讲话。

云舞沉默了。她与东方昊从相识、相爱、到分手,也就短短几个月。而这几个月中,两人从没好好的聊过天,也没有认真的了解过彼此。现在想来,他们两人的爱情太苍促。在两人还不了解彼此的情况下,整颗心就先陷了下去。这样的爱情就像是阳光下的泡泡,美丽耀眼,可一碰就会碎!

想跟东方昊继续下去吗?答案是肯定的!可她也明白,两人再这样只凭着自己的感觉爱对方,只会更深的伤害彼此。

爱情,怎么这么难?

“公主,别再想那些烦心的事了。一切顺其自然就好。”楚杰拍拍她的肩膀,站起身拉起她说道:“你不是说小纤的哥哥麻苍傲要来吗?我们还是先想个理由解释为好。”

“不止傲,严少刚刚打电话给我,说他刚下飞机。”云舞补充道。

听说麻苍傲、严子熙、东方宇三人是下任冥王候选人,也是由冥王亲自训练了,三人算是师兄弟关系。不过,从没听他们三人提过对方,想必感情不怎么好。不知道三人要是在没有意料的情况下见到了,会是怎样的情景?想到这,云舞终于提起点精神了。她笑道:“东方宇也说要来看望小纤,看时间,他们应该都快到了。”

麻苍傲三人之间不是感情不好,而是压根就没感情。按理说三人因竟争冥王的位置应该有冲突,可偏偏这三人对冥王的位置都没兴趣。要问为什么,只能说是现任冥王白夜太强了,他们都清楚的知道他们是超越不了白夜的。换句话说,就是超越不了现任冥王,那将来他们继任的时候,权利就不是绝对的,这样的话,当不当冥王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三人见面,没有云舞预料中的火药味,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就仿佛陌生人一般。

云舞疑惑的问道:“你们不是师兄弟吗?怎么见面就像不认识一样?”

三人惊讶的看着云舞,严子熙先说道:“你怎么知道我们的关系?”要知道,冥组织的人在外面当作不认识,就是避免让人顺藤摸瓜摸清组织内的成员,所以从没有外人知道冥组织有多少人,又有哪些人。他从来没有跟她提过冥组织的事,她没理由知道他们三人都是冥王亲自训练出来的啊!

“你不知道冥王是我爸爸吗?你们三人是我爸的得意弟子,我妈偶尔会跟我谈起你们的。”云舞比他更惊讶,她以为他是知道她是冥王的女儿,才让她横行于少爷的。

“夫人跟你提过冥组织?我还以为他们为了不让你们姐弟妹三人过多涉入黑道的事,会瞒着你们冥组织的事了。”这次开口的是东方宇。冥王带他去了白家,所以他知道她的身份,却不知道原来她也知道他的身份。

“我们十岁的时候,我爸妈就跟我们讲了冥组织的事,至于我们三人要不要进冥组织训练,他们让我们自己拿主意。风志不在此,选择不去,雪不想跟我分开也没去,而我,有我妈妈这个师父,我根本就不用进冥组织。”云舞也不隐瞒,解释的很清楚。

“那你怎么会认识严子熙?”麻苍傲也提出疑问。对于她刚刚讲的,身为她表弟的他都知道,可是她认识严子熙,这就让他感到很奇怪。

“这你就要问他了,他要是不想说我也不方便说。”少爷恐怕是严子熙瞒着冥组织私自组建的,她也不好随便拆他的台。

“我没有想到冥王就是白龙帮的帮主,认识公主纯碎是偶然。”这话是事实,他本以为白龙帮内没有冥组织的人,才会想拉白云风入少爷,谁知碰到云舞,结果没见到白云风,还把少爷白白送给云舞了。

关闭